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回复: 20
收起左侧

关于木斧先生 陈绍陟

[复制链接]

221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62637
发表于 2020-3-22 22:3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关于木斧先生
陈绍陟


640.webp.jpg


三个多月以前,2019年12月13日下午,我预约的一位牙病病人需要照顾忽然发烧的孩子,不能前来就诊,正好给我腾出了大约两个小时的时间,我就把前一天下午的经历用语音转换文字作了千余字记录。近日我把百日前的这段文找了出来,默然续写为此文
我的湿地——新
浪博客

https://user.qzone.qq.com/591664148/main散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1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62637
 楼主| 发表于 2020-3-22 22:32:40 | 显示全部楼层

1
2019年12月11日,我陪母亲从贵阳去成都办理赴美签证手续。临行前,我对那一个下午有奢望的安排,想去看望几位老人,夏嘉瑜、木斧、王尔碑、马识途,以及其他长者……他们中最年轻的木斧先生90岁,最年长的马识途先生105岁。

12月12日上午,母亲办理签证的时间比我料想的还短,我们母子俩就到我的母校华西医科大学校园去转悠,我本想争取时间去华西口腔医院看望我的师长和同学,但82岁的母亲不能久累,我就只得做罢。几位朋友请我们吃午饭,饭后母亲去朋友蜀华家休息。

64000.webp.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62637
 楼主| 发表于 2020-3-22 22:32:41 | 显示全部楼层
华西荷花池,2019年12月12日
64000.webp.jpg
我按原计划进行,朋友惠总百忙中安心载我一天,我自恭敬不如从命。按照路径情况,惠总建议先去看望家住新城国际广场的木斧先生。我们驱车直到楼下,我才打电话给先生。

十多年没有面见木斧先生了……后来惠总说:“你们一点都没有陌生感呀,就像前些天还在一起。”是,从40年前起,我和先生之间就一直没有繁文缛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62637
 楼主| 发表于 2020-3-22 22:32:42 | 显示全部楼层
纪念木斧老师mmexport1584884630637.jpg
2000年10月,我在成都市二医看望住院的木斧先生
2
我是1981年在诗人杜谷家认识木斧先生的,那时候我才满18岁不久。杜谷先生时任四川人民出版社副总编,木斧先生是文艺编辑室主任(出版社后来改为出版总社,文艺编辑室改为四川文艺出版社,木斧先生任总编辑),两家都住在成都市盐道街出版社宿舍,两人既是同事,又是同道中人,无话不说。他们同是40年代七月诗派的主要代表人,是蜚声诗坛的大家和长者,我们三人在一起的次数颇多,他们并未把我当做小孩,也不介意我旁听和插话,无论我煞有介事的言辞和观点有多么幼稚,或者放肆,他们都会尽心倾听,还常常赞许,不免就滋长了我没老没小之心。

1983年春节日,放假后我没有回家过年,春节那天上午,木斧先生居然找到我寝室来了,我正纳闷之间,他手一招就对还躺在双层床上铺的我说:“起来起来,到我家去。”

“木斧老师,您怎么找到我寝室的?”“我长了一张嘴,张口就问嘛。”他一边用手帕擦着额头上的汗珠,说着咧着嘴笑。

从学校大门进来到我的寝室有比较远的距离,那么多系级,那么多教学楼,那么多寝室,分布是比较复杂的。
纪念木斧老师mmexport1584884637569.jpg
80年代初的校园/李峻同学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62637
 楼主| 发表于 2020-3-22 22:3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乖乖跟他到了他家,没等我弄明白什么回事,他就在一张小桌上摆上了酒和一些早就备好的小菜,倒上两杯酒,手一招:“嘿嘿嘿,叫你来和我喝酒。”

“我……我不会喝酒。”我有些兴奋,又有些尴尬。
“哪个人生下来就会喝酒?”他眯着眼睛笑:“这是过年。你一个人,离家那么远,我叫你来过年。”端着一杯酒在等我。我用手轻轻按了一下眼睛,不由自主端着另外一杯酒,看着他往嘴里面倒酒的样子,也比试下去了。他看看我又看看在一边笑的儿子杨林,对我说:“他还是中学生,小娃儿,不能上桌子;你,已经满18岁了。”

他一边喝酒一边津津有味给我介绍菜,几道小菜都很精致,印象最深的有一道菜是羊睾,他介绍说那是回族菜,是陕西的回族人送他的,告诉我他是回族。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吃羊睾。

酒是瓶装的全兴大曲,他介绍说是全国的八大名酒之一,那也是我第一次知道这种酒的名称,也是我第一次知道全国有八大名酒。

“贵州有茅台酒,晓得不?”他笑眯眯问,我点点头,我也仅仅知道茅台酒名称而已。“以后我去贵州,你请我喝茅台?”他有滋有味地喝了一口,我赶紧点头。

那天从中午直到下午较晚,我们喝掉了那一瓶酒,聊了很多很多,大多具体的内容印象已经很模糊了,只记得离开他家时我满脸通红,路过锦江河时站在桥头吹了一下风,看了一下波光粼粼的水面,擦了一下湿润的眼睛,回到寝室蒙头大睡到次日中午。

可惜40年来,我那一点头落空了。2004年杜谷、夏嘉瑜夫妇来我家小住一周,他本拟同行,一同游贵州,却因事务繁忙,他终未成行。“茅台酒暂时喝不成啰!”他在电话里说,笑意朗朗,并咂咂有声。

纪念木斧老师mmexport1584884647997.jpg
杜谷、夏嘉瑜老师与我一家同游黄果树瀑布/2004.10.16
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62637
 楼主| 发表于 2020-3-22 22:32:44 | 显示全部楼层

3
1983年5月21日,雨。

成都中医学院,某个教室,黑板带上方牵了一条红纸横幅,用排笔刷了4个大字:初夏诗会。来自四川大学、成都科技大学、成都地质学院、成都大学、成都中医学院、四川医学院(华西医科大学)的50多名学生聚在一起。外面阴雨绵绵,室内热火朝天。

主持者叫祝晓珊,高个子,很帅气,另外一位主持人是川大哲学系七九级的美女唐亚平。成都科大北望、邓翔、叶绿、李小瀛、黄宇翔,川大赵野、胡晓波等人。川医我带了曾朴、康江、郭冰几位师弟师妹去。中医学院何念善是东道主,他毕业后主动要求去西藏了,祝晓珊也去了西藏。那天的主要活动内容是击鼓传花和诗歌朗诵,此事成为后来“成都市大学生诗歌艺术联合会”成立及成都第三代人、《第三代人》油印诗刊的正式发端,此不赘述。

却说诗会结束后的当晚,我回到学校主持华西文学社主办的诗歌讲座,演讲者就是木斧先生。

讲座的地点是学校的行政楼,全校的诗歌爱好者们聚集在一起,木斧先生的到来让大家极其振奋,诗人的智慧、诙谐和质朴,让当初仰望诗人光环的文学青年们受用不已。

不久前,和当年的同学和校友们在校友微信群聊到这件事情,当年的大学生诗人黎红和曾朴、李刚都还有颇深的影响。“陈师兄你们毕业之后,我接手华西文学社,也请过木斧老师和流沙河老师来给同学们搞讲座。”口腔系81级的黎红说。

纪念木斧老师mmexport1584884672927.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62637
 楼主| 发表于 2020-3-22 22:3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曾任华西公卫学院书记的曾诚教授回忆道:“那年受文学社绍陟的安排,我送木斧先生回家,摆谈中才晓得木斧先生是我中学美女同学杨桦的父亲。”木斧先生姓杨,名杨莆。

大名鼎鼎的曾教授总是很会聊天。最近,新冠状肺炎肆虐中国,他在健康报上发表的《公卫体系改革正站在关键路口》一文,高屋建瓴,就不是的寻常聊天了。

纪念木斧老师mmexport1584884681001.jpg

华西文学社油印期刊《华西》第一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62637
 楼主| 发表于 2020-3-22 22:3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华西文学社油印期刊《华西》第一期
4
诗歌讲座不久后的一天,我去杜谷先生家,刚进门夏嘉瑜阿姨就神色紧张地告诉我:“小陈,不好了!”神色颇为紧张,我还没有来得及问,阿姨就直接告诉我:“杨莆生病了,病危!已经急诊在华西住院。”

我问清了住院处,扭头就跑。我喘着粗气找到病房房间,见一位护士把氧气瓶从里推出来,我心里一紧,从门外斜身进去,还好,木斧先生躺在病床上,手上挂着输液瓶,眼睛微微闭着。

我没有吱声,轻轻俯身看,没想到可能是我的呼吸声太粗太重了,他轻轻睁开了眼睛,神情极其软弱,嘴角却挤出了一丝微笑:

“活的。”他说。

一听这话我忍不住笑起来,又赶快打住。

这时,另外一个护士拿着注射器等物品进来,看了我一下,那眼神可能是想把我撵走。木斧先生对我说:“帮我把被子掀开一下。”我知道他要打针了,赶紧把被子给他轻轻揭开。护士给他注射了,可能以为我是他的家属,没再管我。原来他夫人恰好这时候回家拿东西去了,他家所住的盐道街离华西医院不远。

我正犹豫问问他怎么会忽然患了重病,他看出了我的心思,没有问我为什么知道他生病住院,断断续续告诉我,一边说,一边忍不住想笑。

“喝酒,着了。”

他咂了一下嘴,似乎还有美酒的滋味。

此时的昨天,他出差从北京返回,上飞机后就蒙头大睡,空姐感觉到他有些异样,呼喊他,他不应,空姐闻到浓重的酒味,扒拉他一下,没反应,空姐大惊失色,叫了人来,发现他已近昏迷状态。飞机降落双流机场之后,救护车已经等候在机场上,直接把他拉到了华西医院进行抢救。所有的过程他自己根本不知道,是被抢救苏醒过来之后医生告诉他的,然后才通知了出版社和他的家属。

看见他虽然虚弱,但已然脱离了危险,我也就没有了紧张情绪:“木斧老师,酒还是不能多喝……”

“我要坐飞机,也不想多喝,但是,喝得高兴就忘记了。两个人喝一瓶酒,我忙赶飞机,喝急了。”
“两个人,一瓶酒?”
“我和藏克家,在他家喝的。”

中国的新诗运动已经百年,浩如烟海的文字大多都如泥牛入海,如落叶入土,而藏克家简单的语言依然不朽:

有的人活着
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
他还活着
5
他出院后,有一天我去他家,他问起我学习的情况,我说我在华西医院当实习生了,他兴奋地说,呵呵,当医生了,好好好,当医生好,说着拿来一根手电筒,坐在椅子上,把手电筒递给我,仰着头对我说:“来,来来来,看看我的牙怎么办?”我有些迟疑,这怎么看牙啊?把他客厅当牙科的地摊了……我推脱不过,按了手电筒,不亮,我一皱眉,却暗自窃喜起来。他把手电筒拿过去拍一拍,依然不亮,就拧开后盖把电池取出来,用手捏一捏,两节电池已经软了。

那时我刚刚开始口腔内科实习,心里实在面没有底,电筒不亮,我轻轻舒了一口气。就建议他去医院,我请老师帮看看。他眯眼一笑:“当医生需要有真本事哦。”唯一的一次,我在他面前脸红了。

几天后,我正在口腔内科诊室在给病人操作,忽然看见他从诊断室门外探了身子进来,我给病人打了招呼,正准备出门去,他摆一摆手。

我终于处理完那位病人了,他拿着一本病历本和一张挂号单进来:“我专门挂号来找你看嘞。”我看看他的挂号单,那是口腔修复的号,科室错了。正好我的带习老师曾光明教授(曾教授那时候还是讲师)进门来了,我赶快求助。曾老师让我先给他检查,我检查诊断了,曾老师重新检查了一遍,点点头:“对的,就这样。”然后让我操作,每一步曾老师都再过一遍手,直到最后一次复诊完成。
纪念木斧老师mmexport1584884688233.jpg
我们实习小组的同学在华西口腔医院门前合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62637
 楼主| 发表于 2020-3-22 22: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1987年第8期《山花》文学月刊刊发了编辑部给国内诗坛名家的约稿,其中有木斧先生新作《关于我的牙病一一给陈绍陟》。2019年11月中旬的一天,我收到了先生寄赠的诗集《给200位诗人的画像》,扉页上是他独特的笔迹:“关于我的牙病 还能治吗?绍陟 木斧 2019.11”。

这本诗集,他写了从1947年到2015年近70年间与他交往的200位诗人:炼虹、杜谷、田间、辛笛、绿原、牛汉、孔孚、方敬、苏金伞、冀汸、张贤亮、冰心、雁翼、严文井、公木、巴金、屠岸、王尔碑、邵燕祥、艾芜、白航、李致、白莎、杨牧、李小雨、沙鸥、陈敬容、纪鹏、流沙河……每一个诗人的名字,都是中国新诗星的恒星,第43页收录了写给我的那首诗,忝列大家之间,甚是让人惶恐。

诗集是2015年出版的,从那时候到近期我和先生仅仅通过一次电话,其余时间几乎处于失联状态,续联是缘于流沙河先生逝世。

2019年11月23日,流沙河在成都因病去世,噩耗传来,我悲痛不已。我忽然想到河流沙河年龄相仿的木斧先生,心头一紧,先生情况究竟怎么样呢?我百度了一下先生的名字,没有不祥的消息,稍缓一口气,我拨打了先生家里的座机,恰好是他本人接的电话,那一刻我悲欣交集……流沙河先生走了,木斧先生安好。

纪念木斧老师mmexport1584884693498.jpg

成都朋友代我向流沙河先生敬献的花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62637
 楼主| 发表于 2020-3-22 22:3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木斧先生1946年开始发表作品,成为青年中小有名气的诗人,1948年任地下党成都市委领导的《学生报》文艺版编辑。许多中学生和大学生对其仰慕不已,他们不仅羡于他的诗名,更隐隐约约感到他有一种神秘的使命。其中有一位中学生常去听他的诗歌讲座,木斧先生挂上了他的相貌。

一次诗歌活动之后,木斧先生叫住了这位中学生,问他是否可以帮带一封信给另外一位朋友,这位中学生受宠若惊,把那封信贴贴实实揣入怀里,送达之后居然又回来,完成重大使命之后复命的样子。木斧先生这才想起问他的姓名,“我叫余勋坦,金堂县人。”这位中学生彬彬有礼地回答,脸红了。

有一天,木斧先生给我讲起这件往事时哈哈一笑:“其实那是普通的信件,流沙河以为我请他带什么机密文件。”

从此之后,两人相交70多年,如酒又如茶,长饮不醉。

大约是1981年夏天,杜谷先生介绍我认识了流沙河先生和木斧先生先生、王尔碑先生,那些年我常去他们几家蹭饭,有一次我还带川大外语系的赵野去王尔碑家,聊诗歌吃春卷,居然还午睡后又起来继续聊,晚上继续吃。我诗歌的处女作后来是流沙河先生编发在《星星诗刊》1983年第4期的。

纪念木斧老师mmexport1584884698610.jpg
2004年10月9日,诗人王尔碑先生请我吃成都小吃后留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62637
 楼主| 发表于 2020-3-22 22:32:49 | 显示全部楼层
纪念木斧老师mmexport1584884705098.jpg
6
1983年10月中旬的一天傍晚,我刚吃完午饭去盥洗间洗碗回到寝室,木斧先生汗流浃背来到我的寝室,神色有些紧张,瞅了一下我寝室的同学们,向大家点点头之后示意我出去。

我跟他出门之后,他居然径直下楼去了,走得很快,我几乎要小跑才能跟上他。我们一路上完全没有停留,看他的神色,我略感紧张,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直到他家后,示意我坐在凳子上,他洗了脸之后出来,示意正在小小的客厅里拿着一本书在看的儿子杨林到里屋去了。

“形势很严峻!”他压低了声音,尽管屋里没有其他人。那时候我很懵,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一切感觉都是好好的啊。

他见我如此,狠下决心的样子:“我和流沙河刚刚去重庆开会回来,是一个很重大的会议,柯岩参加主持的,对外的名称叫当代文艺思潮重庆会议,我感觉到……气氛不对……”他这一说我依然很懵,我的表情让他既忧心忡忡,欲言又止。

“唉,我看你还是没有醒!太年轻了,太年轻了!”他在屋里转来转去,眉头紧皱,非常焦急,不断用右手握拳打在左手掌心里。

“我豁出去了,告诉你……”他更加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的对着我的耳朵说:
“要 搞 运 动 了 ……”
“运动?”我还是没有明白。
“你不清楚什么是运动吗?”他继续压低声音说:“我昨天去参加了省WXC部常W会扩大会议,会议的内容就是专门对你们……你们是不是有一个大学生诗会?”

“有啊,叫成都市大学生诗歌艺术联合会,由8所大学的学生组成,今年6月份在望江公园成立的。”
“你是什么头目?”他睁大眼睛问我。
“头目?我们没有头目,就是一帮喜欢诗歌的学生聚在一起嘛……要说头目的话……成立大会是我主持的,算不算头目?”头目这个词让我忍不住笑了。
“你还笑?事情很严重了!”然后他叮嘱又叮嘱,让我小心再小心。

我离开他家了,又一次我站在锦江河桥头,望着那波光粼粼的流水,不知道为什么笑,哼着小曲回寝室了。
纪念木斧老师mmexport1584884711486.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62637
 楼主| 发表于 2020-3-22 22:32:50 | 显示全部楼层
1984年7月,我临毕业前和先生在锦江河桥头合影

1983年10月20日,一大早我就参加了一台上颌骨切除术手术,主刀医生是温玉明教授,我的口腔颌面外科带习老师高家让担任一助,我第一次担任这么大的手术的二助,同小组同学吴亚菲担任三助。已过中午12点,手术尚未结束,忽然,手术室的电话铃声响了,亚菲正好在整理不再使用的手术器械,听见电话铃声就取下手套接了电话。

“陈绍陟,找你的电话。”她颇为惊讶:“学校团委打来的电话,叫你马上去学校团委。”温玉明教授也颇为惊讶的神色,顿了一下,也许在他的医生生涯中从未有过手术医生被直接叫下台的事情发生过。温教授久俯的身子略略抬起来,向我点点头。我脱下溅满血滴的蓝色手术服,取下满是血的手术手套,离开了手术室。

那一日,成都少有的蔚蓝的天。

我走在人民南路上,阳光极其明媚,我进了大校门,从草地上和林荫间抄近道到了学校行政楼团委办公室。几个神色严厉的陌生人在那里等着我……那天,团委书记陈光清老师暂时解救了我,而最终解救我和许许多多学生、青年,乃至一个国家时代的人,是杜谷、夏嘉瑜老师一生所崇敬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62637
 楼主| 发表于 2020-3-22 22:32: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62637
 楼主| 发表于 2020-3-22 22:32: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62637
 楼主| 发表于 2020-3-22 22:32:53 | 显示全部楼层
纪念木斧老师mmexport1584884711486.jpg
7
再说2019年12月12日下午,我和惠总上了楼,敲了门,木斧先生开门后呵呵一笑,并不问我怎么会到成都来,也不问我为什么直到楼下才打电话,径直泡茶去了。先生的步履显得有些缓慢,我和惠总争过去,他用那熟悉的手势摆一下:“你们搞不清楚茶叶在哪儿。”先生的老伴走出来了,除了白发满头,和40年前相比变化并没有太大。“她也88岁喽。”先生笑笑。

见我们惊叹两老康健的神情,“我们下不了楼啦,拐杖不好用,我儿子退职在家里照顾我们。王尔碑稍好些,刘令蒙走几年了,夏嘉也不行喽……”木斧先生指指桌上的茶杯。

刘令蒙即杜谷先生,夏嘉即夏嘉瑜女士。

“一会儿我要去看夏老师的。”我说。

“她认不到你了,最近她连她女儿也不认识了……我还能走的时候我去看过她,她好像也认不识我了,好像也认识,我握她的手,她就抓得很紧,眼睛看着我,不能说话了。”木斧老师静静地说着,伸手拿起面前的电视机遥控器,把电视节目关了,呷了一口茶:“他们两口子,当年胡.耀.邦最器重的是夏嘉,她是川大才女,地下党,刘令蒙当时是大学生诗人,他是夏嘉发展入地下党的。”

呵呵,我以前只知道川大40年代有一个文学社,杜谷先生是主要成员,50年代初胡.耀.邦担任西南局书记时,将他从北京调重庆担任《西南青年》主编。再后来,他被成为胡.风集团主要骨干,夫妇俩双双被下放到陕西一个县,70年代末才从陕西调到四川人民出版社……我并不知道夏阿姨曾是他先生的领导和引路人。

“我前几天给你寄的书收到了吗?”
“收到了。”
“另外还有一本没有给你寄去,正好你来了。”

说着他招呼我进书房去,杨林在书房,他替我与木斧先生在阳台上和书房拍了合影。我和杨林几十年没有见面了,当年头发浓密的中学生双鬓已然花白,“少年白”,我们一阵亲热,说起往事,大笑。

这时,木斧先生从书架上拿来了收录了他与巴金、杜谷、流沙河等几十位现当代文坛大家珍贵书信及诗词的《再论木斧》,正准备写下签名,停住了,又反身往书架上拿来了一本老旧的笔记本。

“还记得它吗?”他口角挂着笑容。
我摇摇头。

他把笔记本翻开,37年前的往事一下来到了我的眼前。1983年5月21日晚,也就是在那个初夏诗会的当夜,我请他前往华西行政楼给华西文学社同学们做演讲后,以华西文学社的名义赠送了他一本笔记本。

纪念木斧老师mmexport1584884721283.jpg
笔记本封面
纪念木斧老师mmexport1584884732295.jpg

笔记本扉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62637
 楼主| 发表于 2020-3-22 22:32: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笔记本封面

纪念木斧老师mmexport1584884732295.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62637
 楼主| 发表于 2020-3-22 22:32:55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得意地告诉我,两天之后,也就是1983年5月23日,从这本笔记本开始,他恢复了年轻时写日记的习惯,一发不可收拾,一下子写了十几本日记……这些日记不仅记录了他自己个人的事,其中所涉已经成为了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极其珍贵的史料。

他说笔记本是演说结束后我亲手送给他的,笔记本上的字“木斧老师 留念 华西文学社”是我写的,我看的笔迹不是我的,我的字潦草多了。

笔记本上还盖了华西文学社的印章,此枚印章不知所踪了……

我和惠总终于下楼了,头脑中回旋着先生和我聊起许多人,许多事,聊起过去、现在以及将来时,他反复用的重音词:“历史的长河……”

90岁的老人有资格使用这个词汇,那种郑重绝非戏言。
高山深壑中水流和风的声音与小喇叭吹奏的声音不可同日而语,无论如何鼓腮。

历史的长河!……

纪念木斧老师mmexport1584884799031.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62637
 楼主| 发表于 2020-3-22 22:3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又驱车前行了,我的心跳有点快……目的地:玉林北街34号。

附近没有停车场,惠总就在外面溜车等我。终于,我到了夏老师家,她70岁的女儿和一位长期照顾她的阿姨在家里,她们知道我,她们没有打扰我。寒暄之后,我独自进了夏老师的卧室。

曾经有非同寻常的经历和追求,见证了94年人间平凡与非凡事,当年的才女,风度而慈祥的我尊敬的长者,夏嘉瑜老师,躺在床上。

小小的一间屋子,风始终吹拂着朴素的花布窗帘,从屋外射进来的阳光随着窗帘的飘动和旋转不断变换着屋里的光影。

夏老师果然不认识我了,也许她是听到了响动,半睁一下眼睛,也许就一直是这样,睁睁眼,闭闭眼,目光涣散;她的嘴唇略略蠕动着,口中偶尔喃喃着什么,始终不清晰。但是我全部听懂了,我一直在给她说话,我不停地说,说起以前的故事,告诉她现在的我,我的家,和她与杜谷先生始终关心的我的夫人、孩子们和我的母亲。我告诉她当年他们送我母亲的那根从峨眉山带下来的拐杖,我母亲依然可以自如行走,没有使用那根拐杖,但一直珍藏着。告诉她这次来成都是为我母亲办理签证,她将和我们一起去美国看望正在读博士的孙子,就是当年那个去黄果树的路上为他们朗诵自己写的诗《星星》的孩子……

我轻轻抚摸她的脸,一根一根理顺她被风略略吹乱的白发。

纪念木斧老师mmexport1584884630637.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62637
 楼主| 发表于 2020-3-22 22:3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图片_20200322231136.jpg
玉林北街34号。拜望杜谷、夏嘉老师2000.10.09 向明拍摄

“夏老师,从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您就一直叫我小陈,我每次来您家,您都要给我做好吃的;我大学毕业后,你们的每一封信都叮嘱我注意天气变化,提醒我加减衣服……小陈要走了,您,保重啊!”我握着她的手,感觉她在用力,肯定的。她的眼睛茫然,但我始终微笑着,那时候我有一个心愿,用微笑驻在她眼神那个苍茫的世界中!

我下楼了,反身拍了她家那个单元的照片,大滴的泪水落在手上。
8
三个月来,我始终不敢拨打夏老师家的电话,我知道她再也不能接听电话了,那亲切的“小陈!”的声音只有留在我永远的记忆里了。

当然我和木斧老师又通过电话了,他告诉过我:“今后联络,只能是电话,快递或挂号,你寄平信,我收不到。” 他把此项叮嘱写在纸上寄给了我,最方便的就是电话,他一如既往地说完话就直接挂掉,没有回旋,没有客套。每次和他通过电话之后,我都会忍不住笑,太可爱了。

2020年3月15日,我收到了诗人稚夫发给我的一条信息:《著名作家木斧先生在成都逝世》!惊悉噩耗,我久久坐下,有时候会在恍惚中习惯性地拿起手机,又会一下冷噤地回过神来。

噢……木斧先生,您老这下把这人世间的电话全挂断了。
纪念木斧老师mmexport1584884811445.jpg

2019年11月,木斧先生寄给我的最后一张照片


2020.03.15-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62637
 楼主| 发表于 2020-3-22 22:32:58 | 显示全部楼层


2020.03.15-21


2019年11月,木斧先生寄给我的最后一张照片





纪念木斧老师mmexport1584884821846.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19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62637
 楼主| 发表于 2020-3-23 09:2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记载了与木斧老师交往的珍贵的历史故事!
我的湿地——新
浪博客

https://user.qzone.qq.com/591664148/main散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