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0|回复: 5
收起左侧

《滇西雄峰》节选第十三:秋雨绵绵

[复制链接]

682

主题

4390

帖子

1万

积分

总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7079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廖文刚在家里耍了十来天,绵绵秋雨下起来了,到处一片泥泞。这天,白翼坤洗好一个一尺多高的坛子,放在阶沿边上,准备搞些腌菜。廖文刚坐在旁边和母亲闲聊。白翼坤说:“生产队,生产应该对,又搞什么文化大革命。我看林彪,一副奸臣相。”廖文刚说:“母亲不知道,林副主席在军队威信可高啦。从南昌起义到井冈山,到长征,到平型关,到辽沈战役,平津战役,他建立的功勋,在将帅中也是名列前茅的。”白翼坤说:“乱世英雄好当,治世能臣难找。文刚儿呀,你要多读点史书。现在,多数人吃不饱,穿不暖,槽内无食猪拱猪,照现在这个样子整,什么也解决不了。我看他们打仗行,治国不行。阉猪儿抓不住卵呆筋,只是叫,有用吗?”廖文刚说:“妈妈想得有道理,但在外头可不要这样说。说这些话的人,枪毙的都有。”白翼坤竟说:“枪毙得完吗?稍微有点见识的人,都这么想。”
    这时,一只大公鸡从外面上阶沿来,廖文刚见它要屙屎,挥手一赶,那鸡惊起一窜,把坛子撞倒在院子里,并没有破,却沿着倾斜的坝子向下滚,廖文刚和弟兄们飞跑去抓,坛子加速度快得惊人,眼看滚到了院坝边,“砰”的一声碰到阶沿石上,撞得粉碎。白翼坤说:“可惜,这坛子,是文刚生的那一年买的。国家和人也这样,走下坡路,容易跌得粉碎呀!”
        一天,吃过午饭,文刚的父亲廖紫云进了院子,头戴斗笠,光脚板,一脚一裤子都是泥。文刚说:“伯伯,还没有吃饭吧?”“吃过了,在研经街上碰见熟人,请我吃了一碗冒儿头。”冒儿头,指的是饭,那时饭店里卖饭,用小碗盛满再翻倒在另一个碗里,圆圆的冒出碗面,形如圆头,就叫冒儿头。正在洗碗的白翼坤出来站在阶沿上问:“这么大的雨,路那么烂,回来做啥?”廖文刚已猜着了八分,说:“是廖清风来电话了吧?”紫云说:“他叫你快到川大去,一个姓李的什么同学在那里等你。”
    廖文刚一听,慌忙说:“那我得马上走。”翼坤说:“这么大的雨,这么烂的路!”廖文刚说:“看这样子,几天也晴不了,路更干不了。让人家在那里等,可不好。”
    母亲头发已经花白,脸有些浮肿,很有些伤感地拉着文刚的手说:“千里万里的回来,还没有耍到半个月。”文刚强装笑脸说:“也该回去了,云南那边正在农忙。妈妈和伯伯,您们都要注意身体。我会常写信回来,给家里寄钱回来的。以后,我还会回来看你们。保重,我走了。”廖文刚又去和大哥二哥、兄弟们告别,然后左手提起黑提包,右手撑开雨伞,跨入雨帘中。翼坤追出门来问:“身上的钱够不够?”廖文刚回头说:“够!妈妈保重!”一家人都站在屋檐下,望着文刚远去。文刚走的对门岩边上,他不时回过头来,见母亲和弟兄们都还站在雨帘里。
       廖文刚踩着泥泞的路前进。在乱坟坝遇见长安的妻子代秀容。背上一个大背篼,装着些刚割下的青青的牛草,头上一顶枯黄的斗笠,一身破旧的兰布衣裤,裤腿挽到膝盖上,只见她一步一喘。“三老辈,这么,大的,雨,还走?”廖文刚听她说话都不连贯,看她苍白的脸色,一说话就咳成一堆的样子,说:“秀容,你病得不轻。找医生了吗?”她站住了,满脸无奈地说:“三老辈,没钱呀。”廖文刚兜儿里的钱,还必须省吃俭用才能回到班卡。他只得咬咬牙说声:“秀容,保重!”匆匆从她身边走过去了。秀容还只有33岁,娘家就住在大山顶下头,年轻时,长得健壮丰满。现在,竟成了这个样子,廖文刚心里难过了十几里路。
    到了红碑儿,上了213国道,这里可南去井研,北上成都。廖文刚想,这时到井研也不会有到成都的车了,干脆向成都走,看看路上能不能搭个货车。他回头向研经方向望了望,又侧身向井研方向望了望,在茫茫秋雨里,路都布满了杂乱的脚印,树和草却一片油亮。他转身向成都走去。
    虽然是国道,也还是泥土公路。下头虽然坚实,面上却糊了薄薄一层稀泥。汽车一过,则泥浆如箭,四面乱射。一听汽车声,廖文刚就横拿着雨伞遮住身子。好在汽车不多。廖文刚见车就停住脚步招手,所有的车就像无人驾驶似的,速度都不稍微减慢一点,放着稀泥箭,从他身旁飞过去了。廖文刚看这路上,大约一公里,就立着一个毛主席语录碑,石质的,有一人高,三尺宽,雕刻着当时流行的语录,并用红漆填涂过。两边的山坡上,也就着地势,用石灰写着各种标语口号,每个字都比一个人还大。路边上的草,都被汽车溅起的泥浆覆盖着,廖文刚想,不知要等多少天,这些草才能摆脱满身的污浊啊。
    路上几乎没有遇见行人,前后左右,都一片死寂,只有雨在伞上絮絮地述说。廖文刚开头满脑子都是亲人们的音容笑貌,尤其是母亲凝望的眼神,慢慢地演变成程茜平、李秀芝、井中校的梧桐树,张家口的风沙,火车上的送别,陈文芳的笑容,班卡的群山。
   “解放军同志,给我抱一下行吗?”一个女人的声音,把廖文刚脱缰野马似的思绪拉回到秋雨泥泞的路上来。面前一个年轻妇女,背着一个满脸通红的孩子。廖文刚迟疑地看着她。那女人红着脸说:“不好意思,我的肚子痛,你看,这么大的雨。”廖文刚用颈夹着伞,双手从她背上抱过孩子。那孩子闭着眼睛不哭也不叫。那女人向路边的坡下跑了两步,慌忙蹲下,廖文刚转过脸去,用额挨了挨孩子的脸说:“呀,发高烧!”那女人一会儿就过来了,说:“松儿前天就病了,没有钱,只好挨,今天才借到两元钱,还不晓得够不够。谢谢叔叔!”廖文刚又把孩子放到她背上,望着这娘母俩消失在雨帘中。廖文刚愧疚得心有些疼。贫病交加的家乡人啊,我可没有能力帮助你们,怎样才能摆脱困境呢?
    天将黑时,廖文刚到了钟祥。他已经走了50多里地。满街的饭店面店都关了门,幸好还有卖糕点的,他买了一封芝麻饼,找好旅店,就着蜡烛下开水,用热水洗了洗脸,烫了烫脚,闩好门便睡。一阵敲门声把他惊醒,板壁外射进手电筒的强光。“干什么的?”廖文刚厉声问。“查夜的!”廖文刚说:“登记住宿时,服务员看过证件了!”“别罗嗦!一个穿军装的,杀伤了我们队长,跑了。是你就赶快投降!”廖文刚见事态严重,只得开了门。三个戴红袖套的中年人进来了。“证件!”廖文刚从床上的上衣口袋里,掏出给了他们。“教师,怎么穿军装?”“军人转业也可当教师嘛。”“跟我们走一趟!”“到哪里去?”“民兵指挥部。”
    廖文刚心里可有些犯嘀咕了,证件,他们都不信,怎么办?他只得穿好衣服跟了出去。只走了不到50公尺,便进了一个院子。右手边一间屋,亮着灯。进屋后,一个穿军装的坐在马灯旁说:“哪个部队的。”“总字793。”“有这个部队吗?在哪里?”“当然有,张家口。”“谁能证明?”“谁能证明?”廖文刚可犯了难。“是瞎编的吧!老实交待!”廖文刚突然想起了他有几个仁寿的同学,就说:“福加的章云水、陈子和,和我同一个部队。永宁的鲁近初,和我是高中的同学。”一个戴红袖套的说:“我认识章云水,他是在解放军外语学院呀!”廖文刚说:“那就是这个学院的番号。”那个军人说:“说两句外语来听听。”廖文刚用俄语、英语,各说了两句客套话。那军人说:“非常时期,要百倍警惕。误会了,你走吧。”廖文刚这才松了一口气,要回证件,回到宿舍,已经全然没有了睡意。和平时期,竟然会有这样的“警惕”,“简直是神经过敏!”廖文刚愤愤地说。
    天还没有亮明白,廖文刚就走到了街上,雨已经住了。廖文刚想买点吃的,从街头走到街尾,没有一个开门的店子。廖文刚见场口一辆货车,头朝着成都方向,有几个人正往车厢里爬。廖文刚也装起熟人的样子,爬了上去。只十来分钟,车厢里就有了三四十个人。司机在车下说:“每人三块。”廖文刚这才放了心。
    到了成都,廖文刚先在九眼桥旁买了两个馒头充饥。进入四川大学,太阳还没有当顶。这个大学城,坝子很宽,里面远远近近摆着好些高高矮矮的楼群,红砖墙的楼房居多。廖文刚在楼下,就看见了廖清风。廖文刚赶忙上楼,廖清风也慌忙下楼,两人在楼梯上握过手,廖文刚问:“她在哪里?”廖清风说:“跟我来吧。”    他们来到一间小教室。推开门,李秀芝正坐在一张油漆条桌旁看书。廖文刚喊了一声“李秀芝”,就已经泪流满面了。李秀芝慌忙站起,“廖文刚”三字还没有喊完,也泣不成声了。他们没有握手,因为不习惯,他们也从来没有握过手。廖清风说:“我去打饭,你们谈吧。”廖文刚说:“时间还早,一会儿,我们一道去。三个人的饭,你也不好拿。你坐吧。我们没有秘密。”廖文刚把自己如何提前毕业、如何待命分配、如何转业云南当小学教师,如何半年收不到信的情况,简单给李秀芝讲了讲。李秀芝一直伏在桌子上哭。廖文刚又静坐了一会儿说:“李秀芝,不要再哭了。我们都正视这个现实吧。”廖清风说:“有情人终成不了眷属的事很多。”廖文刚说:“好在我们都同在一个天底下,永远改不了的是同学、朋友。”廖清风说:“我和廖文刚去打饭。”
    两人打饭回来,李秀芝已站在门口。穿一身灰色翻领上衣,露出里面浅色衬衫,裤子是深兰色的,平底布鞋。身材更加丰满,端庄的脸上已经笑盈盈的了。三人坐下,各人端一碗吃起来,菜,只有一种:藕,而且切成很厚的圆筒形。吃起来,真有味同嚼蜡的感觉。李秀芝问:“廖文刚,准备哪天回云南?”廖清风说:“我陪你们在成都耍两天吧。”廖文刚说:“行,你呢?”“我下午就要回重庆去。我们在五七干校,管得很严格。出门都得请假。”廖文刚说:“那,我们到车站送你。”李秀芝说:“不用了。你知道我们永远是朋友就行了。”
    吃过午饭,廖清风说:“我们一同去逛逛望江公园怎么样?”李秀芝说:“我不能去了,怕赶不上火车。”廖文刚说:“那么,我们送你到校门口分手吧。”三人一同到了校门口,廖文刚说:“那就再见吧,祝你们幸福,请代我向曹正训问好。”,并伸出手去。李秀芝羞涩地握了一下手,说:“廖文刚,你的遭遇太令人意外了,但我相信你,不会被任何挫折摧垮的。”廖文刚说:“谢谢你的鼓励。”三人挥手而别,廖文刚和廖清风看着李秀芝没入人流中,才向望江公园走去。
    廖文刚和廖清风在公园里并肩走着。廖文刚说:“自从在深山险壑中当了小学教师,我就下了决心,不让程茜平、李秀芝和我一同吃苦。而且他们两位,我选了哪一位,都会在另一位心目中留下伤痕。能这样结束这种关系,算是最好的结局了。”廖清风说:“你没有发现吗?李秀芝长得更漂亮了,你看那线条,嘿!”廖文刚说:“在我的眼睛里,女人外形都差不多。你的事情是怎样的?怎么会进监狱?”
    廖华清说:“说来话长。”廖文刚说:“话长也讲来我听听呀。”廖华清说:“有什么好说的,二月镇反,全国一样。监狱就是监狱,那可不是人过的日子。”
    廖文刚当晚住川大学生宿舍,第二天一早,便告别廖清风,赶火车回云南去了。

点评

生活气息浓厚,结构紧凑,叙事脉络清晰,主题鲜明,具有强烈的时代感。  发表于 6 天前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7

主题

1987

帖子

6499

积分

副站长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6499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廖老小说节选,感受那个动荡时期的脉动。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30

主题

9851

帖子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39309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写得好!问好廖兄!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82

主题

4390

帖子

1万

积分

总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7079
 楼主| 发表于 昨天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毛毛雨 发表于 2020-1-13 21:05
拜读廖老小说节选,感受那个动荡时期的脉动。

问好张站长!致谢祝新的一年安康快乐、再创辉煌!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82

主题

4390

帖子

1万

积分

总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7079
 楼主| 发表于 昨天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向胤道 发表于 2020-1-14 09:34
欣赏!写得好!问好廖兄!

谢向站长诗文友!问好祝新的一年健康快乐、再创辉煌!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