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8|回复: 3
收起左侧

【第八届中华母亲节征文】046号老中华街的春天/宗湘元

[复制链接]

200

主题

4874

帖子

1万

积分

副总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7719
发表于 2019-12-25 10:3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梭板门老街.png
(老街熟悉的梭板门)

    大码头,紧挨着防洪大堤,老中华街那段狭长垂直的丁字路口,形如筲箕一角,有的把它叫做筲箕洼,我的童年就在那里定格,一所挤满了三代人的双排间瓦屋,时不时冒出童年的炊烟。


    我的邻居,说是邻居,其实左边是一间铝匠铺,右边是一间车工小作坊,往上,是九澧赫赫有名的无线电厂,车间有三层楼高,居其上可一览众山小,将津市全貌尽收眼底。一字排开,有不少小型的工厂、作坊、杂货店、牛肉粉馆和老茶馆,德货大、秤铺、钢丝绳厂这些名噪一时的老店铺或厂坊,象珠玉一样,杂陈于散列的住户区之间,时不时叮叮当当,宛如弹奏一曲生活的锅碗瓢盆曲。其中有一家工厂很特别,路过门前,会有一股刺激的气味飘来,不用说,这是马头肥皂厂,生产的马头肥皂名扬九澧,家家搓衣板都飘荡着那熟悉的气味。

    老中华街最西端是辉煌一时的中华电影院,昔日繁华热闹的去处。那个年代,人们把看一场电影当作最时髦的享受,而年少的我们呢,则把打“拱拱票”(方言:逃票)当作最有趣的消遣。出了电影院,对面就是一排又一排的小人书摊,那时候可没少在那儿磨磨蹭蹭,小矮凳上一坐就是小半天。津市素有小南京之称,从老中华街的繁盛就可见一斑,当然,现在都成了悠悠往事,老中华街已从岁月的门楣中勾掉,只有新修的刘公桥庙宇,依稀让人生发往事的感慨。

    记忆中,老中华街的街道是灰白色的。五六米见宽的水泥道,象一条白练连接着清一色的灰墙瓦屋和成片的木板屋。栀子花开的季节,灰白暗淡的街道是闻不到栀子花的馥郁芬芳的,只有几个农民会从乡下采摘一小篮上街来卖,但那不属于街道的春天。街道两侧基本上看不到树木,四季仿佛一个颜色,春天象迷失了踪迹,夏天和秋天在远处的小巷张望,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只有青苔在灰色的青砖墙上安营扎寨,一点点地涂抹着四季的色彩。偶尔穿过冷冷清清的青石小巷,也不见有哪户人家在小盆里或者墙角,种上一株太阳花抑或兰草花,不知道是人没有了种花的情愫,还是时代遗忘了美丽的心情。筲箕洼的拐角,曾经有过一棵梧桐,开着喇叭形状的花,但我们都不叫它花,因为既不闻花香,色泽也太过灰白,一如灰白的街道和那个苍白的时代。
     记忆中的老屋是黑色的。成片的木板房之间,矗立着那种看似单门独户的大院。我的发小好几个都住在这种幽暗的大院里。
     两扇高高的沉重的木门,吱呀一声推开,迎面一口天井,往上一看,晕乎乎有点刺眼,阳光就从头顶上那狭小的空间里倾泻下来,再往里走,就是黑压压鸽子笼一般的房屋了每家每户,是一间阁子紧挨着一间阁子,颇似小孩垒就的积木。单独的厨房几乎是没有的,一个碗柜一个炉子一个水缸,摆在房门一侧挤占着走廊,就是厨房了。窄窄的楼梯要在恐惧中摸索着前进,一不小心就会踏空。
     我的发小一家就挤在这样狭小的黑屋里。
     那个年代,一条街住着,家境都不怎么好,发小一家就更不用说了
他的父亲是位癞子,一年四季坐在黑屋的床上,从来不见他走出房门。我在黑暗中同他打招呼时,他只是嗯了一声,就再无言语。有一次见他走到临街的门口,一会儿看看天色,一会儿看看卖菜的人群,已经是破天荒的发现了,证明他还活着。也许有我不为所知的缘故,虽然能走能动但他从来都不做事,难道因了一头不愿示人的癞子头,就把家庭重担全压在他老婆身上,这可苦了他的女人。发小的母亲形容枯槁脸上从来没有笑容,那年月,这几乎象刺青一样成了时代的标志。

    发小有个倒霉的诨名,大家都叫他告哈德,哈德是方言,意即叫花子,也不知道是谁叫出来的,其实他不是叫花子,他有家,有父母。
    那个时候津市最热闹的菜市场就在我们的家门口。每天熙熙攘攘,热闹鼎沸,周围乡镇上街来赶集的,卖包子的,卖牛肉粉的,刺鳝鱼的,把街道两侧挤得水泄不通。米粉摊生意最为红火,一锅包子馒头把集市的清晨煮得热气腾腾。老板收了钱,见他随手就扔到钱柜子里,也没关紧抽屉。露出的一叠崭新毛票可把我和发小几个人眼睛都看直了,也不知是谁怂恿了一下,发小的手就伸向了敞开的抽屉。老板一声怒吼,这下可炸锅了。
      
   发小真不是小偷,可心狠的老板象杀红眼的赌徒,勒住发小的脖子左一拳右一拳,
发小凄厉的喊声惊飞了梧桐上的雀儿。我赶紧去喊救援,只见发小的父亲端坐床上,没事人似的,两个眼珠子呆滞的朝我望了望,发小母亲“啊”了一声,三步并做两步夺门而出,待赶来时,发小已被打得鲜血直流,倒在地上。看到这一惨景,母亲再也忍不住了,平时一言不发的她,冲着老板怒吼“他还是个孩子,你下死手”。她奋不顾身揪住老板的手,疯狂的撕咬老板的手臂。
      
   那时正值春天,我
没有感到一丝一毫春天的气息,相反觉得每个人的眼光里都深藏着我看不懂的世界,人几乎象蝼蚁一样活着,只有发小母亲那份沉甸甸的母爱,让我感到春天还滞留在老中华街的天空。
      
   我一直以为老中华街是没有春天的
,灰白的街道,黑色的老屋,统一着蓝布装的人群。人们紧张的忙碌着,仿佛一台永不停歇的机械,不苟言笑的模样象极了灰白街道那冰冷的气息。

      
    直到有一天,一次意外的发现,才改变了我对老中华街的认识。那天我行至无线电厂西端,正走过一户紧挨无线电厂的老屋时,一道蓬檐木门打开了,一个人从窄窄的院子里走了出来,在他转身关门的一刹那,我看见墙角种着几株鲜艳的红色的花儿,周围用短木棍圈成一个小的花圃,红红的花蕊在阴暗的一角,高高的耸立,悄然的绽放,像一个傲立尘世的女子,分外耀眼,没错,那是美人蕉,在墙角显得那么光芒四射,妖娆夺目。
      
    春天,老中华街的春天!在我以为春天已经在老中华街消失时,它以一种摄人心魄的形象出现了,我第一眼感受的不仅仅是花儿惊艳的美丽,更有一种难以言述的辛酸。
    发小的遭遇让我深感春寒的料峭,而另一位小女孩的出现让
老中华街的春天又多了一抹凝重的色彩。
    这
小女孩姓甚名谁,我至今都不为所知,只知道她大约五六岁,母亲姓刘。她没有家,我家对面露天的垃圾坑就是她的家她母亲从乡下把她带到城里,地生人疏,在那个一穷二白的年代,哪里去给她布置一个遮风挡雨的家。可这难不住娘俩。
    我家对面是一个荒置的垃圾区,地方不大,呈三角形。每天早上,摊担一个挨着一个。刘大姐见别人刺鳝鱼,也在垃圾坑前面弄了一个鳝鱼摊。一根尖刺钉在一个长凳上,手拿一把小刀,就开始吆喝起生意。那时鳝鱼不象现在身价贵得离谱,它和龟鳖一样都是上不得席面的平价菜食。
     
    刘大姐旁边也有一个刺鳝鱼的摊贩,叫邓老二,刑满释放不久,五大三粗,整日喝得醉醺醺的,经常没事就拿刘大姐出气,路人看不过,可谁也不敢言语,实为市场一霸。刘大姐没少受他的欺负,也只能哭着忍气吞声,小女孩见娘被欺负,也陪着娘一起哭泣。
邓老二见状得寸进尺,有一回借着酒疯要砸刘大姐的摊子,沉默的刘大姐终于爆发了,手拿尖刀要和他拼命,众人拦住才没使血案发生,刘大姐以命相搏,邓老二倒安静了几天。
     
    有一天早上,众人惊讶地发现垃圾坑多了一张床,原来刘大姐和她的小女儿就在垃圾坑里过夜。刘大姐很勤快,她把垃圾坑里的杂物收拾得干干净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张旧床,原本肮脏的垃圾坑在她勤劳的手上顿时成了临时的家园。虽然没有瓦,没有门,甚至连遮风挡雨都谈不上,但起码在城里有了一个家,刘大姐靠自食其力也该得到人们的尊重,可那个时代,鄙夷的眼光仍然充斥着灰白的街道。
     
    可刘大姐丝毫也不气馁,看着小女儿在她身边蹦来蹦去,她觉得生活再苦也是幸福的。一场大雨马上就要降临,刘大姐赶紧张罗着塑料布和竹竿,和小女儿一起,把床紧紧地包裹住,围成一个挡雨的透明间。晚上,大雨倾盆,家家户户都在黑暗的屋里安然入睡,可刘大姐娘俩儿却巴望着雨打在塑料布上小一点,再小一点,巴望着明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艳阳天。
    又过了一个清晨,我看见垃圾坑的一角多了一株红色的花儿,娇娇俏俏,不知是谁种上的,
在风中摇曳生姿,煞是可爱。我疑心是无线电厂那位种花的人家栽种的,好像满大街只有他那里栽种,但也不敢确信,毕竟岁月在变,老中华街也不再是单一的灰白色彩了。
      
    种花的小女孩后来去了哪里,我不是很清楚。那一年,我家遇拆迁举家搬走,老中华街就成了童年的缩影。有一天,思念故园的我独自回了一趟老中华街,走在菜贩拥挤的街道上,远远的就看见了我的家,屋顶已经被拆毁,低矮的房檐还在,门早已不知去向,童年的炊烟,儿时的伙伴,对面种花的小女孩也不知去向。
      
    老中华街拆毁,是在多年之后了。熟悉的灰白色的街道,被富丽堂皇但有些冷清的商业街取代,那道抵御了无数次洪灾的防洪大堤还在岸边挺立着,周围种满了五颜六色的鲜花。在姹紫嫣红的花丛中,我想,有一株是小女孩留下的,记忆中依旧芬芳馥郁,只是,如烟的往事,儿时依依不舍的小人书摊,曾经辉煌一时的中华电影院,都淹没在防洪大堤外那湾深情的碧波里了……
  






点评

老中华街的春天,是通过新旧对比体现出来的,好政策带来了大变化,春天真正到来了。  发表于 2019-12-26 18:31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30 收起 理由
毛毛雨 + 3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7

主题

1987

帖子

6499

积分

副站长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6499
发表于 2019-12-25 20:45:2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好文笔,好有画面感,像是一部怀旧电影。电影里有记忆,有沧桑,还有摇曳的芬芳。赞一个!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0

主题

4874

帖子

1万

积分

副总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7719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6 09: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毛毛雨 发表于 2019-12-25 20:45
老师好文笔,好有画面感,像是一部怀旧电影。电影里有记忆,有沧桑,还有摇曳的芬芳。赞一个!

回复精彩独到,谢谢副站阅读点评,老街都承载着我们共同的回忆。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