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回复: 0
收起左侧

高呼与可 (历史人文散文) 岳定海

[复制链接]

69

主题

72

帖子

792

积分

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792
发表于 2019-7-22 10:48: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高呼与可  
                            (历史人文散文)
                                       岳定海

大约在若干年前,因为研究北宋大画家文同(字与可)的缘故,我注意上了文同蓬勃向上的画作如《墨竹图》,在他的笔下,竹子不仅具有“虚心、凌云、气节”等三大品格,而且气势凛冽又温润如玉,在故乡永泰(今属盐亭)的丘陵之上,在为官的洋县之“筼筜谷”,在毗邻的富驿古道之间,漫山遍野的竹林,挥洒阳光,飒飒有声。
文同是从永泰山丘长大并考中进士而走上仕途的,宋庆历六年(1046)秋天,文同参加东川府梓州乡试,高中第一名,直接获进京殿试资格。同年十月十五日,他登上竹林茂密中掩映的永泰太元观,提笔在墙上写下言志诗:“三十穷男子,其如胆气存。鸿毛在乡里,骥足本乾坤。周孔为逢揖,轲雄自吐吞。平生所怀抱,应共帝王论。”这首诗表明了文同心迹,在宦海里要结交具有孔子之德、周公之才的人为朋友;在官场上要以孔子的忠君、孟子的爱民,周公的廉俭、杨雄的谏言作为自己的执政理念。在文同行走官场三十余间,朝廷上革新派与保守派激烈斗争达到翻云覆雨的程度,文同在险恶的庙堂与颠簸的江湖中不结党营私,以川人的智慧与忠诚做到担当有为并建言改革。宋元丰元年(1078)文同受宋神宗召见,共议国是,是为殊荣。当朝宰相王安石赞文同为“廉吏”,好友苏东坡称之为“清贫太守”。文同一生做官清廉,家无积蓄,可称“两袖清风”,宋元丰二年(1079)正月,文同转任湖州知州,行至陈州宛丘驿(今河南淮阳),身患重病而倒床歇息,这期间,他向神宗上了一折奏章,推荐苏轼接替自己知湖州,还向老友苏轼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信。到21日,文同自知大限已至,他“沐浴衣冠,端坐而卒”,享年61岁。苏轼接此恶耗在伤痛之余写下名篇《祭与可文》和《再祭与可文》,叹息之间称赞文同“甚口秀眉,忠信而文,志气方刚,谈词如云”。苏东坡是历史上不朽的文化大家,他连写两篇文章纪念文同,实在罕见。而与文同一门进入的同朝进士范百禄得知哀信,噙泪写下《墓志铭》颂扬文同“公资廉方,居家不问资产,所至尤恤民事,民有不便,如己纳之井中,必救出之而后已”。文同去世后,因家境困窘,亲人甚至无力扶棺回乡,在苏轼等亲友帮助下,延宕数载才运回故土永泰安埋,如此廉洁,这在宋代官僚中也是极其罕见的,史载“政声卓著”。文同还擅长诗歌创作,几十卷发黄的巨作《丹渊集》,至今仍在图书馆里散发着文脉的芳香。
我得知《高呼与可》系清代四僧之一石涛创作的墨竹图卷时,就对此图予以高度关注,本卷竹树纯以水墨写成,老竿新篁,或疏或密,纵横恣意,画家在不经意中营造出一种起伏跌宕的流动性和张弛有度的节奏感……至于石涛为何题款叫“高呼与可”,盖因石涛以文同为宗师,画卷落成之日,信手走笔题之。石涛膜拜不已,文同自然是非同凡响,在北宋文化全才苏轼所写《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里,对文同表兄给予了由衷的赞赏:“竹之始生,一寸之萌耳,而节叶具焉。……故画竹必先得成竹于胸中……”文章十分推崇文同,至于提到的文与可,便是文同的字,是对姓氏的延伸,大有深意的。在权威的《宋史》传记里为文同单辟一节,曰“文同,字与可,梓州盐亭县人,汉文翁之后……善诗、文、篆、隶、行、草、飞白……文彦博守成都,奇之,致书同曰“与可襟韵洒落,如晴云秋月,尘埃不到。”司马光、苏轼尤敬重之。”司马光主编过煌煌巨著《资治通鉴》,影响后世,苏轼与文同是表兄弟关系,常有酬和,二人力赞文同,心悦诚服矣。文同在艺术修养中确实有独门绝技,他以画竹名世,主张画竹必先“胸有成竹”,在川北盐亭“鹅溪绢”上所写竹叶,他匠心独运地创深墨为面、淡墨为背之法,一竿崛起,满绢月光,“疑风可动”,观者叹服,至此画竹者多以文同墨竹为范本,从而形成“文湖州竹派”,对后世影响极大。文同传世作品珍罕,今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一轴《墨竹图》,绢上高耸悬崖倒垂一竹,主干曲生,末端而微仰,寓含屈伏中生长劲拔之意,而画面叶之墨色浓淡相依,正如米芾论文同画竹云:“以墨深为面,淡墨为背,自与可始也。”在今天四川仁寿县黑龙潭石壁有一通隐形碑长于岩石,它表面光洁,了无痕迹,有人用干净的水泼洒于石上,就会隐约地出现几行墨笔字体,署名处清晰地可见“乾道五年”等遒劲字迹,在右侧凸起的石壁经山泉泼洒后,一幅墨竹图赫然呈现眼前,它主干亭亭,枝叶潇洒,竹根派生出一丛幼竹,婀娜多姿,长剑当空,刺向云天。这一景观被称为“泼水现竹”图,据仁寿(古称陵州)县志记载:“文同北宋熙宁四年知陵州后,在龙岩写怪石墨竹,两壁摩岩隐隐有光。怪石墨竹既无墨迹,又无雕镂痕。用水涤石,画面犹新。”原来,这是北宋大画家文同在仁寿做官时留下的文化印记。
元代著名画家吴镇深得文同宗师画竹真传,在著述的珍贵的《文湖州竹派》一文里,列举北宋文同之后的墨竹画家有二十五人,他们多是文同的亲朋好友如文同的妻侄、子女、外孙以及表弟苏轼等,“文湖州竹派”在自宋以后到今天的一千年间,影响长盛不衰,而深得精髓者有元代高克恭、赵孟頫、李衎、柯九思、吴镇,明代王绂,清代郑燮等人,甚至流布于今人张大千、齐白石的画作枝竿之间,立天地精气而不倒。
戊戌腊月,永泰乡何书记盛情邀请我去再拜谒文同故里,说实在的,几年未见不知今天是个什么状况?那些年我陪省外作家去永泰有点心凉,连绵起伏的庄稼地与弯曲的田埂上的尽头是山丘之下,野草爬满的斜坡耸起一座墓,前立一碑已然斑驳,书“故宋文同墓”,墓地四周长着凌厉的竹丛,阳光浸入,光斑跳跃,很象文同挺立的风骨。再往四看,除了寂寥的山峰还是迢遥的群山,似乎通向不可企及的远方。带着这样的惆怅,我又来了,山还是那些山,水还是那些水,天还是那些天,人还是那些人,但文同故里发生改变,我们踏着青青小草进入文气飞扬的诗歌大道,两旁的石头上镌刻着先人中关于竹子的诗句,铿锵有力,寓意深刻;我们沿着新修的山道走进百竹园,注意有无数种竹子栽植在坡地和草坪之间,一身正气,凌云向上;我徘徊在刚落成的文同浮雕广场,工匠们用石头水泥和钢材打造了一本又长又厚的书卷,寓意文采馨香,传世恒久;在半坡上坐落高院寺文同故居,遥想一千年前,文同诞生于此,这是沉默的大山与挺拔的乔木环绕的院落啊,星星闪耀,夜鸟掠过,陪伴年少的文同在窗下苦读经书,走向吸引人的仕途;我们攀行上了麒麟山顶,这是开阔的地带,举目四望,群山挽臂从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层层叠叠的向天边伸展,云霞极恬淡了,与山巅溶为一体;在山顶广场中央,竖着文同的雕像,他手持毛笔,极目长安,倾诉着文化人报效国家的理想……在下山的路上,冬天凋零的桃树在风中凛然肃立,铁骨般的枝条尤如鹰爪伸向大地,我想春天快来了,那一定是桃花烂漫的季节,令人沉醉吧。依靠桃林不远处塑着一尊“西部第一砚”,它阔大而线条流畅地卧在山野中,一支毛笔高高向上,预示文同故里的文脉将代代流传,经久不衰!在一处山凹,树木参差而青草蓬勃,旁筑一道院子,幽深无人,我信步小路之上,见院坝立一块大石,上刻“李义府生平简介”,哦,我走到李义府故居了,李义府是唐高宗宰相,盐亭永泰人氏,与墨竹大师文同故居相邻,呵呵,在此僻静之丘陵,诞生一画家一宰相真叫人称奇了,好吧,先人们在长眠,我们也不打扰他们的好梦了。
高呼与可,再思义府,我也振臂一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