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8|回复: 0
收起左侧

青莲,李白的故乡……(岳定海)

[复制链接]

69

主题

72

帖子

792

积分

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792
发表于 2019-6-4 14:17: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青莲,李白的家乡,我心灵的福地……

                         岳定海

我坐在青莲“陇西院”一处青草掩映的太白楼时,泪水剎那涌了下来。
这个上午,在初夏略略闷热的季节风里,我独自地毅然地踏上一段小小的旅途,去拜访我心中永远的大师,这个叫李白的唐朝人。
李白的祖先是西北那边的人,多半与胡人的血统混合——生命的基因在李白的个体里焕发出生命的光芒,既有边塞搅动风沙的豪放,又具阳关三叠依依的似水柔情。
唐朝的中国实行大开放、大包容政策,国力毫无愧意地进入当时世界的头排。那阵中国的版土囊括了今天中亚一些地方,自然融入了吉尔吉斯斯坦这个叫托克马克的商旅城市。李白的父亲李客从甘肃成纪出发,一路颠沛流离地行走与迁徏,到达托克马克时天已黑了下来,余晖洒在他的坎肩上,也照在夫人疲惫的脸上。
后来我思索一个天才之花的盛开,不仅仅需要智慧与天赋,而且需要基因的重配与血液的混杂:尤如草原上飞奔的汗血马和高天上展翅的鹰隼,最接近生命的原始形态,最深入天地的命运大门。

李客一家在从域外到四川昌明青莲安顿下来时,李白已然五岁。好,今天我就沾着诗仙的文气,一处一处去寻觅,一地一地去凝视……我先去古镇转一转,来之前有人给我讲青莲重建了古镇,还不错,这自然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在路人的引导下,我进入一条稍有些偏的街道,街不宽,青石板铺路,两边仿古的老旧建筑与近代的瓦房掺杂一起,形成与今天大相异趣的民俗环境。我孤零零地走着,老街行人稀少,两旁店铺坐着几个理发和卖小商品的生意人。先走去看“李白衣冠冢”,两扇朱漆大门上了锁,我问边上店主,他讲是个老头儿在守门,这阵还早,没来。我遗憾地推开一条门缝,看到有几株硬朗的柏树长在院中,后边还有道坝子,好像蔓延草叶与杂树,其它就分不清了。青莲古镇扩大了面积,我穿过一条小街时,梧桐迎风,街头寥落青莲古镇扩大了面积,我穿过一条小街时,梧桐迎风,街头寥落——走着走着,我发现自已走动在一片陌生的乡土上。在场口“牛雪樵功德碑”前停立一下,我对这座沧桑的古朴牌坊凝望了一阵。再穿过马路,去寻访蒙上一层神秘色彩的房子“粉竹楼”。人们是太崇敬李白了,爱屋及乌,也就喜欢上李白这位美丽的或许是仙女一样下凡的胞妹李月圆了。“粉竹楼”杳无一人,但见庭院淡淡,粉竹环绕,小路通幽,池水不兴。我观看李月圆生平,说她与女伴在粉楼上吟诗和绣女红后,将梳妆的胭脂水泼在楼下竹丛里,天长日久,这片竹林长成粉红的竹节了。我轻轻地踩梯上楼,楼上空旷,仅安放一张雕花大床,床头扑尘,有张蛛网。我经过床前,想,月圆你有个哥哥太幸福了,李白特地为你修筑这座小楼供你慵懒、叹息、娇羞和相思,青春的时间点点从窗前从走廊上流逝,多么好。冒着热风扑面的阳光,我走到了“陇西院”前,院子不大,梯子却高些。“陇西院”大殿供奉着与李白有关的享受尊荣的三座塑像,正中是深不可测的分解世上玄奥的道家鼻祖李耳《老子》,右边是汉代飞将军李广,左边是名气不小的李暠。站在殿堂间,我微微一笑,这几位老祖宗我都喜欢:比如李耳的著作《道德经》,被国外推崇为哲学界的《圣经》,在世界上普及率很高,据传素有哲学喜好的德国家庭一户一册。再说李广,一箭射入石头,可见臂力过人。那么,李家这个了不起的大家族中产生了以李耳为首的名人,其间又有如“大鹏一日同风起”之远大抱负的李白脱颖而出——这个李家,太放光辉了。“陇西院”包围在青山绿水竹篁繁花里,院左边一条小径通向李月圆墓,墓前寂寂无声,墓上修竹百竿,墓后石刻精湛:记述李月圆与胞兄李白在人世间几个出彩故事,如兄妹情深、小溪磨针、楼上弹琴、静夜思等。墓外广植青青柏林,稀疏适宜,间发草蔓,一枝又一枝浓浓的花蕊从树后伸出晃动,似李月圆秀美的鹅蛋形脸庞,在夏日某片清风里笑得矜持,又笑得怡人。“陇西院'右边被今人依靠山体开凿了大片诗碑,碑上神龙破雾一样地翻腾着李白惊世之作《将进酒》,书为狂草,在青岩上渲泄着诗国的风云,张扬着诗人的风采。我顺着“青云梯”步步朝上,直向山顶那座李白生命的高度:太白楼。太阳已经热了,阳光从树林与花团里漏下如一朵朵舞蹈着的火焰,我一歩步追着凉风走,又躲着光斑而行。在庄重且不失仙影的“太白楼”前,我肃立片刻,心中默念:诗仙,我又看你来了,说是又看,是我曾经拜访过李白故里多次了。“太白楼”的一楼大厅正中,雕着用香樟木凿刻的李白“别匡山”图,雕工细腻,生动记叙了青年李白遇见过“野竹分青霭,飞泉挂碧峰”的春天景色,是的,李白这一天从大匡山出发,向戴天山走去访道士,道士没访着,一路上的风光到迷惑了诗人。
我登上三楼,发现硕大墙壁上用工笔重彩描繤着李白“仗剑去国我登上三楼,发现硕大墙壁上用工笔重彩描繤着李白“仗剑去国”前拜访盐亭老师赵蕤的生动情景:草坡生机盎然,李白与赵蕤站在一群翔舞的仙鹤中欣喜地观赏着,尤其李白双手忘情地伸向鸟群中,试着抓几只下来,年青的心也在空中飞舞。画面上,一片花的国土,一群鹤的故乡和两个被时人誉为“赵蕤术数、李白文章”的蜀中奇人一生未曾中断的友情在春光里,肆意流淌。 我在顶楼飞檐下的一道阴影里坐下来,朝不远处的山丘眺望:我知道,青年李白曾在这些山上仗剑行走过,或劈荆丛、或舞剑术、或访道士、或诵诗书……我盯着那道山脉上长短不一的小树林和几座院舍与漫山的青葱生物,泪水又一次滴落:李白诗人,我分明看见了你飘飘若仙的身影,请等一下,我们一路快乐同行。
李白步子越走越快,转入成团的云朵里而不再见——我懂了,在李白的故乡、在我心灵的福地,什么都不用说,说了什么都是多余的了;对于巨人,我们保持肃静最好。   

公元2019年4月14日下午从青莲归来急就于绵阳安昌江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