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6|回复: 0
收起左侧

马首见盐亭 (历史人文散文) 岳定海

[复制链接]

69

主题

72

帖子

792

积分

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792
发表于 2019-4-30 15:15: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马首见盐亭(岳定海)


一   公元763年,唐代大诗人杜甫骑着一头嶙峋瘦马进入渡船嘴,扑面而来是一道巍峨峻峭的郁郁山峰,它头顶蓝天,肩歇流云,象一位哲人凝思千古烟云,又恰似高僧神接宇宙洪荒……衣衫褴褛、面容坚毅的河南漂泊大文人绣口一吐,吐出了遥远的绝响:“马首见盐亭,高山拥县青……”
  很难说清让杜甫感慨不已的盐亭印象了,它象历史长河中一个曾经模糊的面影,刚刚清晰又缓缓沉没于水下。我的故乡盐亭,在乡野草莽间沉沉入睡就是千年。少儿季节,我撒开脚丫子漫跑于县城小不丁点大如鲤鱼形状的城关镇、局促的云盘山、欲说还休的凤凰山、袒露胸襟放眼云海的负戴山、那条夜夜拍湿童子脚背的云溪涓流……苍白记忆中,盐亭古城是贫困的、干涸的、躁热的、颓败的;秋夜一地星光跳跃时,便有银河水从天而降,洗濯秦砖汉瓦、飞檐翘角、四合小院、玉带城墙。分明记得小街的脚步声响起于寂然的月光里,居民在劳作后酣然入睡;月色犹豫着走来,搂着子夜的幻想,唱起悠远恬静的田园牧歌。
二   城关镇象一屋鱼,或许从仰韶文化的陶罐上游来?又向迷迷茫茫的蓬莱仙阁游去?我在岸边钓起几粒星光,几瓣雪影。城关镇小矣,终究还是藏龙卧虎的大去处:县城后池坝那片荒草迷离的遗址上,影影绰绰地走来一位高蹈将士。史载:唐肃宗乾元年间,各地蕃镇叛乱,盐亭人严震多次捐资以助军饷。唐德宗欲幸山南,严震闻之,上表迎驾至梁州。乱平,唐德宗诏进严震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这严家皆为名门望族,难怪杜甫也情不自禁地继续行吟:“……全蜀多名士,严家俱德星……”可见严震在时人心中的挺拔地位。
  我恨不能早生一千年,沿着盐亭县城向北方向跋涉至晨昏暮起,拜谒永泰乡境内那位英姿勃发、神采飞扬的诗书画三绝大家文同。文同因故在盐亭境内冷落已久。孩童时代,我与兄弟一行“藏猫猫”躲避进县城南门巴壁寺,呐喊着冲入横七竖八的猪肉白骨旁和刺鼻恶臭的淌血猪鬃堆里,玩至黄昏才收起余兴,恋恋不舍的告别傍岩的古朴寺庙回家去。及至成人方才明白,这座被人用来屠宰猪只的场所,竟然系宋以后县人缅怀文同的纪念馆——文湖洲祠。文同杳然已逝,音断高山,好在他那幅独步天下的《墨竹图》,正灿然舒展在海内外游客惊喜的眼神里,他们趋前恭恭敬敬的肃立于博物馆雅致的墙壁前,对着墨竹图轴指指点点,目光陶醉,一游客惊问:文同大师系哪里人氏?美国华侨同行踯躅着一旁小声作答:盐亭。
三   与文 同墓的沉稳大气所不同,近在咫尺的同为盐亭永泰人氏李义府的身后恍如一个谜。早慧的人俱有传奇性,李义府少年时文采灿烂,年纪轻轻跟随唐太宗游上林苑,从者捉得老乌一只,太宗命赐义府。李义府当场赋诗:日里扬朝采,琴中半夜啼,上林多许树,不借一枝栖。唐太宗欣赏地看了看李义府,大度笑道:我今以全树借汝。李义府工于心计,他曾经上奏请封武则天为后,赞其德才兼备。唐高宗龙颜大悦,准奏。李义府因功受宏,升任宰相职位,封河间郡公。戊子年夏月,我冒着暑热踏访李义府故里,丈量完那片山河竟未能发现其故居或者旧冢;我喟然长叹:李义府真俊杰也。首推李义府辅佐武则天登位,才有大唐辉煌盛世再现,次论李义府主张不论门第,凡官居五品以上者皆升士流。己丑四月,时空倏然交错闪回,我手持李义府著作《度心术》前往陕西乾陵,赡仰武则天那通英气逼人的无字碑,将《度心术》放置碑座,虔诚一鞠躬,默然静想:“则天女皇,宰相义府,神游天际,泪断长安。”
四   现代社会的好处之一在乎交通便利,却少了古人“细雨骑驴入剑门”的幽雅情趣。我匆匆赶向盐亭两河赵家坝的起伏丘陵河坝,寻觅一颗高洁的灵魂。闪闪烁烁的阳光跳荡于洗马滩的碧波之间,我的心也相拥漂流。赵蕤,字大宾,又一个被社会忽略很久一段时间的史学大师。他如乡野村夫从荒草中起身,乱蓬蓬的发际下隐藏着卓然的智慧。赵蕤乃唐代伟大诗人李白的师父,年青的李白轻弄扁舟溯涪江而上拜访隐居赵岩洞的“赵征君”时,天下投来了无数羡慕的目光。以至千年后出世的我,也被这次会晤撩拨得心痒痒之,心跟随之。以我来看,赵蕤有两大功绩不可磨灭,如横贯天际的恒星,让普天之下的庶民士大夫敬仰。一为唐代培养了李白隐仕精髓、任侠性格、道家风骨;为帮助李白终成一代大家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如果说李白是“黄河之水天上来……的大潮,那么赵蕤作为九曲黄河第一弯的源头而功不可没。二是赵蕤本身天资聪颖,潜心治学,当朝就跻身于一代史学大家之林。读者如若有疑问,请随我走进当今中国的任何一家书店,停留在森严的史学书架前,随手一取,一部名为《反经》或《长短经》的著作便静默地摊放于手心。我在网上一检索,此书翻印上百次,发行量逼近上百万册。《反经》的意义还不仅仅于此,这是一本历代君王置于龙枕、秘而不宣的大书或奇书,其历史价值与《资治通鉴》等量齐观。好比观海者眺望大海落日烧起满天红云之际,天那头一轮清月伴着大潮又袅袅婷婷地浮现……《反经》是历史典籍殿堂中的一盏指路明灯。我翻阅作者籍贯,个别急功近利译者未加深考就标为郪县,放到今天,这就很不应该了。赵蕤,盐亭两河赵家坝人,尤如文同、李义府为盐亭永泰乡人一样,这一籍贯要堂堂正正地续写下去,在文学史上正大光明地传承,以呵护我们这个古老民族那条生生不息的文化根脉。
五   有一位贤惠的母后从蓬蓬松松的云朵后面探出身段,涉过寂寥的山丘,款款走向金鸡场油绿绿的桑林之中。不说读者也猜出了个究竟,哦,嫘祖。对于嫘祖的出生地,我踌躇许久,经过二十年来埋首于史籍中的叩问,七八次游历嫘祖圣地的考量,与亲往黄帝陵的探询,我的目光逐渐明亮起来:嫘祖诞生于盐亭更符合历史进化的一环。
  湖北宜昌的舟楫畅快,河南西平的近水楼台,苏州织女的天然巧合,……都似乎证实嫘祖贵为其时其地的骄傲、高贵和华丽。不过我在徘徊盐亭金鸡场葱绿的灌木、碧波闪闪的湖水、弯弯曲曲的山道和一望无边的与嫘祖文化血肉相连的真切地名、斑驳往事、和丘陵土地一样厚重深邃的苍老传说不断亲密接触后,就决然地内心认定嫘祖生于斯、长于斯、又归葬于斯。山外面的嫘祖太傲慢了,懒散地端坐在肃穆的殿堂前接受臣民的顶礼膜拜。而降生于盐亭金鸡场的嫘祖却莞尔一笑,拢拢秀发,挽一挽用树叶织成的衣袖,露出被阳光晒红的手臂;与众姐妹一道,在金鸡场的桑林中采撷一筐筐养蚕用的桑叶。跨过山岩边那枚状如蚕蛹的大青石,踩着薄暮,推开柴门,燃起一晚的炊烟。嫘祖这位村姑听见蚕垛上“悉悉窣窣”的声响,心儿如同夕阳般沉醉起来。
六   故乡盐亭这些年的绿化事业在国内小有名气。随便向那座山脉走去,不管是诞生宰相双子的富驿;抑或是名士风流涌现的金孔、黑坪;还是文风浸润山道弯弯十八里的玉龙和八角;还有高蹈之士登场亮相的两河、黄甸;佛学高人频现的柏梓;以及荟萃一代天骄的县城云溪……都能触摸到历史岩壁上的坚硬凸石,它们如青铜浮雕一样击中了我内心深处的人性柔软部位。
  那些山峦如晨星在历史的暗处闪耀,那些无人照过的小溪最为明亮。我驾车穿行在黄(甸)黑(坪)柏(梓)的平坦幽静公路上驰行时,两旁人行道的树滴下丝丝儿翠绿的阳光,连绵起伏的大山宛如妙龄少女刚刚相亲,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我的车停靠在石牛庙乡的一弯寂然树荫下,生怕踩醒了一个关乎历史的梦,呵……蒙文通前辈,后生如我前来寻访你了。蒙家老祖屋打量着我,四合院的青石板镌刻着岁月的铭文,缕缕青草悠然崛起于石缝沟壑之间……我享用着温情的夏日阳光,摩挲清末民初的窗花雕栏,呼吸先人遗存的书香墨味,凝视端庄的青色瓦脊,严谨的房屋形制,和一把关住故人少年时光的睡房木门铜锁……我心中颤栗不已地翻过一卷卷木刻书籍:《古史甄微》、《中国禅学考》、《经学导言》计二十余种,它们风行天下,名满史坛。因此今人称誉:蒙文通当与吴晗、剪伯赞齐名!
  从清凉的天井退身走出时,惜乎蒙家祖屋厢房两侧已被人工拆毁。我的心在流血:珍藏历史的老屋,不要轻率地破坏它。
七   熟悉历史的人知道:张鹏翮为清康熙,雍正年间煌煌名臣;康熙帝称他为:天下廉吏,无出其右。
  这样一位名满朝野的一代完人,似乎与我的故乡盐亭搭不上边。前不久,我专心研读青史若干章节时发现一个史实,便丢下手中其它工作,辛劳地搜索浩如烟海中有关张鹏翮的生平事迹来。张鹏翮祖籍湖北麻城,明洪武二年(1369),迁入遂宁黑白沟,入川始祖为张万,延至张鹏翮已历九世。1649年,张鹏翮出生于盐亭县廖家沟,作息数载。
  一叶浮萍曾经在波涛汹涌的水面,暂居在盐亭的回水沱;一缕鸟音曾经在风云际会的森林,唱红了枝头最初的啼叫。张鹏翮于康熙二十七年出使俄罗斯,据理力争,勘定边界,并签订了捍卫国家尊严的《中俄尼布楚条约》。更让人起敬的是,让国人千万年谈河色变的滔滔黄河,让无数人跌身其间魂断太行的滚滚黄河;张鹏翮治理黄河干得很漂亮。清康熙三十九年,张鹏翮任河道总督,疏浚黄河。皇帝赞曰,办事精祥可知矣。读到这儿,我发出会心的微笑,不可一世的黄河,在人力的引导下,驯服地汇入远古水道,灌溉、种植、收获秦川野沟响起的爽朗笑声和殷实稻谷。
  “志行修洁,风度端凝,流芳竹帛,卓然一代之完人。”雍正帝如此赞誉张鹏翮。沉思间,我眼前总会稳步走过一位清瘦的老头,目光炯然,手掌修长,如抓住虬劲松枝的一双鹰指。
八   再往下讲,我就有炫耀文史知识的嫌疑了,就此打住。不过,我得完整地补上开篇杜甫一诗:“马首见盐亭,高山拥县青,云溪花淡淡,春郭水泠泠,全蜀多名士,严家俱德星,长歌意无极,好为老夫听。”
  盐亭到底是一片什么样的神奇土地?李白舞过剑,杜甫吟过诗,盘古开过天,岐伯种过药……千年贲张的血脉在这狭长的古汉潺亭地扩张、奔突、汹涌,终将推出一代代文化多元,思想崛立和修养精深的后来者:千古一人嫘祖,唐清三朝宰相,三位文史大家,二十六位进士。就为这,我也要俯下身子,亲吻这片让人感到充满诡异、巫术、睿智的中华大地。
  盐亭,出上述其中一人便尽得天下风流矣,何况灿若群星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