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9|回复: 0
收起左侧

散文:猪尾巴的故事

[复制链接]

52

主题

77

帖子

763

积分

驻站诗人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763
发表于 2019-4-23 16:34: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猪尾巴的故事
山  野
   闲暇时逛农贸市场,看着挂着、平放在案桌,分割成不同大小、肥瘦的猪肉,我不禁想起了二十多年前。当时我也结婚成家,家里的经济状况好了许多,寒冬腊月也可以装香肠了。
虽然市场上猪肉不少,但价格比较贵,更重要的是不容易买到装香肠用的“猪勾子”或“夹缝肉”。于是早早地就给在老家的孩子他舅打了电话,然后放心地等待着。
没过几天,孩子他舅就把要买的猪肉拿来了。磨好刀,把瘦肉起下来,切成条状形,然后再适当加上点肥肉(也不至于晒干煮熟之后吃起来干瘪瘪的,不滋润),拌上料腌着。
这时母亲也从邻居家借来了装香肠用的工具,只等把猪小肠买来就可以装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但装香肠必需的猪小肠可不容易买倒。因为没有专门卖的。
还好,我有个初中同学赵清明在县肉联厂工作。因为他也喜欢读书,平时联系较多。于是中午休息的时候,我就到他那里去,请他帮忙给买装二十斤香肠用的肠子。他答应了,说晚上去拿。
下班后吃过晚饭,如约来到他的住处。他说,今天不行,没有拿到肠子,叫我明天再去。我只好闷闷不乐扫兴而归。
到了第二天晚上再去,还是没有,仍然空手而归。
回去后老婆说:
“怎么又没有?到底怎么回事?肉都腌了两天了!”
我无言也对。我知道我所找的赵清明君也只是一个普通工人,也是个说话不管用的人,要办件事不容易。即使现在给钱买,没有货,同样也办不到。所以我只有唯一的一个办法,那就是——等待。
第三天下午,我正在聚精会神地上班。赵清明打来电话,说我要的东西拿到了,叫我晚上去拿。晚上我去的时候,他的寝室里几个工友正在摆龙门阵,笑得前仰后倒的。我说:
“什么事这样高兴? ”
赵清明也忍不住笑道:
“你不晓得,真是笑死人了。今天早晨交班的时候发现一圈的猪全都没有了尾巴,光秃秃的!”
“尾巴到哪里去?”我心存疑虑道。
“被人割了呗!”旁边一位工友道。
“我是说半夜子听到猪叫,我还以为是上早班的在杀猪呢?原来是在割尾巴!”另外一位工友道。
“那割下来的猪尾巴又到哪里去了呢?”我继续问道。
“还不是拿去送给关系户了!”最先搭话的那位工友道。
赵清明接过话题,摇了摇头说:
“哎!你不知道,每年到这个时候这些东西就不容易拿到。头皮啊,心子啊,耳朵啊,尾巴啊,猪舌啊等这些东西统统紧俏得很,领导批的条子又多,往往是一批不赶一批。这不,急了,杀猪的人自己也想要。于是就只好趁着半夜爬起来把圈里的猪的尾巴割了!”
“他们这样做也实在也太残忍了吧!”我随口道。
“这也无所谓。反正第二天一早,这些猪还不是都要杀的。”
赵清明停了停接着说道。
“哎,你要的小肠前几天没拿到,不是我没有尽心帮忙,而是实在是没有办法。不过今天总算拿到了!”
“没什么!”说完我就起身告辞急急忙忙赶回去装我那已经腌了快三天急着要装的香肠。
回去说给家里人听,都觉得不可思议。猪都还没有死,尾巴就没了!至今想起来,觉得既残忍,又有趣。这割的可不是资本主义尾巴,而是活蹦乱跳生龙活虎猪的尾巴啊!

通讯地址:盐亭县云溪镇政府街1号孙效东
邮政编码:621000
电子邮箱:sichuansunxiaodong@163.com
QQ:670089254
联系电话:18281686800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