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8|回复: 33
收起左侧

“护士”日记(添加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9 23: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先在此感謝老伴腦溢血復發住院期間。在我的QQ空間和微信表示問候和關心的所有親們!我代表先生和我的家人感謝你們!感恩你們!

  “護士”日記

  2019年3月4日

  先生自從去年五月住院回家以后,一直安安全全待在家里,其中請了三個月保姆協助照料,九月以后便一直由我和孩子照顧,后來先生便可以自己進食(半干半稀的軟食),也可以借助助步器上衛生間大小便,在客廳練習走路。
  3月4日下午5點過。我在廚房做晚飯,突然聽到客廳里咚的一聲,趕快到客廳,看到在客廳看電視的先生倒在離他坐的沙發一米遠的地方,一只腿壓在助步器上,左邊頭部著地,問他怎么樣?他搖頭說沒事,我不敢動他,76歲的我,要想扶他起來,要是沒有他自己的助力,肯定是扶不動的,我趕快拿了一個軟墊給他枕在頭部,給他蓋上小棉被,讓他先就地休息。
  我即打電話給女兒、女婿,讓他們立即回家,送先生入院,一邊去敲鄰居的門,想邻居協助,將先生扶起來,结果沒有人!
  我的老邻居是我此生遇到的最好的鄰居,老伴第一次腦溢血恢復以后,每天出門轉公園,那條地鐵、高架開通,那個新公園開園,他們都要结伴而行先行周游一遍......
  可是前些年鄰居把房子賣了。去年國慶搬到西門新居。
  我一邊準備住院物品:先生的身份證、醫保卡、就診卡、銀行卡.......將輪椅車胎打好氣,一邊觀察先生的的情況變化,需不需要撥打120?看到先生呼吸逐漸平緩,四肢能夠動彈,語言能夠交流,便試著輕輕地、慢慢把先生移動到平日坐的沙發旁邊,在他的自助協力下,扶他在沙發上斜躺在靠墊上。
  大概半個鐘頭,女兒、女婿都回家了,我們便立即送他去四川省第五人民醫院急診科,值班醫生正是先生多次住四川省第五人民醫院(先生工作的醫院,也是華西老年病研究院)的主管先生伍醫生,伍醫生立即開了CT,發現先生顱內有少量出血,必須轉院。
  事有湊巧,伍醫生剛剛在華西急診科進修三個月回醫院,伍醫生便立即與華西急診科聯系轉診事宜,并立即轉華西急診科就診。
  當把先生推進華西急診科觀察室,我看見整個急診科里密密麻麻的住滿了人,大概不少于百人吧?都在那里等候住院,并告知只準留下一個家屬,孩子讓我到急診科候診区找個座位休息,有事再來找我。于是,女婿在內,女兒在門外接應。
  候診區大概也有不少于五十人,外科急診病人喊到145號,內科急診喊到126號。估計華西的急診科醫生得通宵達旦都不會停息。
  急診科看了五醫院的CT,又立即要先生重新做加強CT.
  急診報告!(傳圖識字)
  總結意見:
  雙側頚內動脈海綿竇段管壁散在鈣化,右側較明顯:右側大腦前動脈較左側稍纖細:右側坯胎型大腦后動脈:余顱內大動脈末見明顯異常。
  2. 左側部內板下、環池左份、左側腦小腦橋池后份結節狀高密度影,積血?左側額葉小血腫,大小約1.3xD 9cm; 雙側側腦寶后角少許積血,顱內散在蛛血:腦萎縮,顱內多發缺血灶,雙側額頂葉小便塞灶。左側小腦半球見片狀低密度影,梗塞灶?請結合臨味。
  3.觀側上頜竇。篩竇炎癥。
  4. 雙肺胸膜下間質性改變伴少許炎癥。右肺分布為著。
  5.左肺下葉肺大泡。
  6.心臟稍增大,右房增大為著:土動脈及左右冠狀動脈鈣化。
  7.右側胸腔少量積液。
  8.掃及膽囊稍大。膽囊沽石。
  立即收先生入住綜合顱內科急診監護室112加床,并要求晚上必須留一個家屬,想到兩個孩子一個要上班,一個身體不好且詫床,我便主動留下來,因為住院較晚,領取陪伴床的時間已過,我只好在電梯間112號塑料座位上坐到凌晨近五點,肚子嘰嘰咕咕的叫了起來,我不停的喝水,實在熬不過了,在又困又餓的時候,便和身躺在其他幾個床位的椅子上睡到早上六點,直到孩子早上八點來換我回家。
  這是我幾十年來第一次如此熬夜,如此睡覺,好在醫院開著中央空調,我居然沒有受涼。
  主管醫師馬潞(副教授)告知,看來先生在重癥監護室還得多住一些日子,作為病員家屬,只能夠一切聽從醫生安排,我想,也聽老天爺安排吧,但愿先生能夠逐漸好起來!但我的心里卻感到再要恢復到二次腦溢血的状况,恐怕有些懸了!

  2019年3月5日

  孩子接班以后,立即就去辦理和完善醫保相關手續,女兒中午不回家,讓我在家好好休息,下午晚點過去,準備晚上再戰!
  我跌跌撞撞的出了醫院急癥科大門,由于夜半三更,不熟悉道路,我圍著華西急癥科轉了好大一個圈子,沿途問了好幾個協警,才到達漿洗街公交站。
  回到家里,草草扒了幾口飯,便趕快躺下補覺,迷迷頓頓的睡到中午。
  好在先生病的那天下午,我燉了一鍋排骨蘿卜湯,大家都忙先生的事,动都没有动,我便炒了一個素菜菜,趕快又是草草吃過午飯,接著再補覺,這下才算睡踏實了,四點過,早早吃過晚飯又往醫院里趕,帶上臥具和睡覺需要的東西,想今晚領到陪伴床便早點服藥睡覺。
  先生此次腦溢血出血量比那一次都少,可是癥狀卻不樂觀,雖然有意識,可是總是沉睡不醒,呼吸急促,肺上炎癥,全身狀況不穩定,我們雖在外守候,卻是不準進去探望,便和女兒商議出院后先生的安頓問題,決定第二天讓女兒先去省中醫學院老干部科的養護中心了解情況,本來我都做好了留守的準備,醫生告知晚上不用留家屬,我便和女兒一起回到家里,因為4號晚上,女兒女婿一直牽掛著醫院的先生和我,都沒有睡好覺。回家后,都齊刷刷的早早睡了。

  2019年3月6日

  女婿上班,按照計劃,我和女兒分頭行事,我必須趕在醫生查房時到達醫院,女兒前往中醫學院為先生出院后聯系安頓之所,女兒聯系情況不甚樂觀:中醫學院老干科養護中心病床已經收滿,鑒于先生是醫療系統退休醫生,中醫學院養護中心同意留下聯系方式,安排排隊,何時有床位何時通知?這怎么行呢?華西絕對不是久留之地,華西涵蓋著川西南那么大的地域,那么多的病人,只要脫離生命危險,必然會讓轉院治療。
  上午給四川省第五人民醫院老干科電話,一是告知一下老干科,醫院職工急診入華西住院;二是在中醫學院排隊排不上的情況下,出院后,還必須在自己的醫院保守治療,等待中醫學院的床位,以便先生出院后的對癥治療。
  查房以后。主管醫生告知:老伴因為年老體衰,各個器官都有老化,得慢慢地治療,康復靠他自身的肌體能力!這件事是任何人無以代替的事情,我們只有干著急!
  下午考體溫,先生發燒了!而且重癥監護室七個病人,就有四個發燒!護士讓每個家屬自己去買冰凍礦泉水和襪子,實施物理降溫,又是藥物治療!主管醫生說先生年歲大了,肺部炎癥,今日還要去做CT,也囑咐家屬,病人什么情況都可能突發,醫院會對癥處,要家屬保重!
  下午四點,四川省第五人民醫院(華西老年病研究中心)馬書記兼副院長和劉醫生一道來看望了先生,表示,華西一旦要求出院和轉院,可立即與醫院聯系,回醫院住院治療,還表示,老干科會派人以組織名義與中醫學院老干科聯系先生的養護問題。

  2019年3月7日

  幾天勞累下來,女兒病了,是老伴遺傳的高血壓,我只得安排孩子去看病,女兒在華西第四醫院,安排她做二十四小時血壓監測,接著,女兒又去婦幼保健院去看婦科,來來回回的趕時間跑到華西醫院。
  下午,女兒陪著護工給先生做了CT復查。3小時后取結果:(傳圖識字)
  急診報告!
  總結意見:
  1.頭部CT復查,與2019-03-04CT舊片比較,左側額葉血腫較前增大,大小約2.5X1.3cm,杜隔水腫增寬,左側額葉腦溝另見直徑約0.7cm高密度結節,環池左份高密度結節稍減小:右側側腦室后角積血稍增多:顧內禁血較前稍吸收減少,余顱內征象未見明顯變化,請結合臨床及復查。
  2.雙肺散在炎癥伴部分間質受累,請結合臨床及舊片。右肺上葉支氣管部分擴張。
  4.雙側胸腔少量積液,雙肺下葉鄰近肺組織部分不張實變。
  5.雙側胸膜增厚、粘連。
  6.縱隔淋巴結增大。
  7.主動脈弓及左右冠狀動脈鈣化。
  8.心臟未見增大,心包少量積液。
  9.甲狀腺右側葉低密度結節伴鈣化,請結合頸部超聲檢查。
      10.掃及膽囊增大,膽囊結石:雙腎邊緣毛粒,腎周間除多發系索影,請結合腹部檢查。

  2019年3月8日

  女兒要上華西四醫院取監測血壓的血壓計,早上六點過,我就急急忙忙去到華西,趕上醫生查房,醫生覺得先生出血不多,不該如此昏迷不醒。
  下午,我又去到中醫學院針灸康復科,與廖主任聯系,他說,若老干部科床位一時沒有候到,可先入住針灸康復科住院治療,讓針灸康復科協助與老干部科聯系床位。
從中醫學院轉華西,我連軸轉,趕到醫院,恰好趕上先生與55床調換床位。
  下午五時,先生轉入普通病房,一見到我們,先生就要求回家,還說想吃稀飯,醫生到現在都不準給他進食!包括流質都不敢給他吃,呼吸還沒有恢復正常,今天是55床發生意外,與先生對調出來的,且今天與先生同在監護室里的一個79床的腦干出血病人,經過三天搶救,下午搶救無效,離開了這個世界。
到了華西,才看到這個名副其實的西南最大最好的醫院,猶如車水馬龍般。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是那么忙綠,乘電梯都排長隊!急癥病人來自四面八方,五天時間,就有從達州、南充、綿陽、云南,阿壩等地連更宵夜送來的不少病人,顱內科樓道都加滿了床位!
  手術室就沒有停止過作業!一臺臺按照輕重緩急排著隊地被推進去,推出來!每天都有從死神手里搶救過來的人,也每天都有被死神虜走的人,生與死,就在這里抗爭著、交換著、更替著。
  在華西,簡直就是一個與疾病抗爭的流水線……病人和家屬都認為!“進了華西,死也甘心”!因為這里有最高端的檢查設備和最高端的醫護人員!這里治不好!那是真的該死!家屬和病人都沒有遺憾!

  2019年3月9日
  今天一早去到醫院,血壓和呼吸都不大好,值班醫生查房后,護士按醫囑上了藥,呼吸慢慢稍好一點,生命全靠那些氨基酸、蛋白質和葡萄糖維持,醫生說,按照本次出血量,應該不算很嚴重,但就是吸收不是很理想,日日嗜睡,喚不醒,肺部炎癥用藥效果不明顯!今天已經為其插鼻試管了,準備胃腸道同時補充一些營養!反正到了醫院,醫生就要想盡一切辦法……不曉得能否承受和好轉。
  相交四十多年的王躍銀夫婦和兒子來看望了先生,給我擺起了一個故事:七十年代,先生曾經在彭山縣送醫下鄉:一住就是一年多,不但看好了小王母親和舅舅的病,也看好了許許多多村民的病,尤其看好了一個12歲小男孩的病,印象最為深刻。他們說:那個小男孩患的是骨髓炎,當時的川醫(即現在的華西)說要鋸掉小男孩的腿,先生說,小小年紀就沒有了一只腿,下半輩子怎么過?先生給病人和家屬說:我慢慢給他換藥,把這個小男孩的腿保下來——先生在他們鄉鎮住隊期間,按時為那個小男孩換藥,還为小男孩取掉了患處的碎骨、死骨……硬是把那個小男孩的腿給保下來了。如今,那個小男孩已經五十多歲,還當了爺爺了。
  我這才想起,為什么幾十年來,無論先生在職還是退休,小王彭山的親友有病,都要來成都找先生想辦法的緣由了!
  我把先生喚醒,告訴他小王一家來看望他了,問他還認識小王一家不?他微微點頭,表示認識,小王夫婦和兒子也輪流去喊他,他都微微點頭表示認識。
  按照安排,下午女兒去,讓我好好補覺,不知怎么了?從5日起便每日早早睡覺,自覺晚上睡得也算踏實,可是總感覺非常勞累,走路腳步總感覺疲疲塌塌地,又感覺特別饑餓,中午回家,女兒菜都還沒有炒,我就先吃起飯來了,半塊豆腐乳稀里嘩啦狼吞虎咽就吃下了一碗稀飯,女兒炒好紅椒豆干肉絲,又吃了半碗,還吃了一碗南瓜湯……
  下午美美睡了一覺,上屋頂收拾了菜園子,補種了沒有生的甜椒、番茄、黃瓜種子,也將菜園的雜草除了,然后洗澡換衣,洗去幾天來的霉氣與穢氣!換上干靜清爽的衣服。
  打開寫字板,將幾天的“護士”日記補記。
  女兒回家了,問及先生的狀況,依然嗜睡,離開時想道別都沒有喊醒!
  幾天來,我對華西真是感概萬千:我不得不贊嘆華西醫院的管理。
  進了華西,主管醫師多半都是教授、副教授;醫術根本沒得說的!病人入了華西,能够醫治的病,絕對醫得好!醫不好的,醫生也要如實給家屬講明情況,由家屬選擇繼續搶救或是保守(放棄做無用的)治療!
  就拿先生來說,如今先生的病,從頭到心肝五臟六腑,已經一目了然,年歲大了,各種臟器都有毛病……
  再就是輸液掛水,基本不用家屬或病人摁鈴,到時,護士或護工就會按照鐘點來放藥,為此,我要為華西的管理點贊!一個病區超过百人,照護得井井有條。
  特別是對護工的管理:華西醫院的護工年歲都在四十多點,經過華西培訓,管理非常好,團組協調照護,非常負責任,任何時候去看病人、病房、病床都打理得干干凈凈,收費也比較合理,簡直比先生在其他醫院,由醫院護工“串串”舉薦的社會上那些“護工”好千百倍!真讓人省心和放心!
  我們前往探看,只是陪伴一下病人,無需要家屬忙這忙那,晚上也可以讓我們回家安安心心的休息,主要心理原因,我們總是休息得不好,每天都疲疲塌塌的感到疲倦,癱軟。
“進了華西,死也甘心”!讓我不得不由衷的為華西點贊!不得不考慮,以后自己到了生命的最后時刻,也讓孩子為我選擇華西——不是為不可逆轉的病做無謂的的搶救,而是死得明明白白,安安心心,我還有一个考慮,干脆把遺體也捐獻給華西!

             2019年 3月10日

       今天天气特别晴朗,一到医院,正遇值班医生查房和交接班,先生比昨日各项指标稍好,呼吸降到每分钟30次以下。上午给他做了雾化,输液和输营养剂,也给他从鼻试饲管推了营养液。护工来给先生翻身。拍打背部,护士来给先生清洁口腔和下身,非常周到仔细。
      值班医生查房后对先生病案做了研究,决定再次复查CT,若头部没有大的问题,便将先生转到华西康复中心,其中有二甲的五冶医院,双流分院,我提出转华西老年病研究中心(即先生原工作的省第五医院)。医生表示同意,但必须由五医院派车来接。我说前几日五医院马书记兼副院长和老干科刘医生来看望先生时已经表态,有需要医院办的事情,电话老干科刘医生就是!现在就等下午 CT检查结果出来以后,先生病情如何,再做最后决定。
       直到现在,先生CT片子出来了,CT报告却迟迟出不来。
网络查询,五冶医院虽然也属于二等甲级医院,所属科室却非常齐全,还有康养中心,全家商量,若明天华西提出让先生转到五冶医院继续治疗和康复,我们便遵从华西的意见,转先生去五冶医院相关科室治疗和康养。若中医学院排队排上了再说转中医学院的事情,总之,得把先生后续治疗和康养的事情安排好!
                     
    2019年3月11日

       想到昨天值班医师提出要先生转五冶医院康复疗养,我只得让女儿续了一天假。去到医院以后,正赶上主管医师(副教授)马潞查房,马教授并没有提及要我们转院一事,我的心稍微踏实一些,觉得先生能够在华西多呆一天算一天,惟愿先生能够在华西尽快好转。
      马教授也同样当着我和女儿的面说:先生脑溢血并不严重,此次表现最为严重的是肺部感染,呼吸困难,成天昏睡不醒,这个病会危及生命的,要我们要正视现实。
      今天,也取回了昨天的CT报告:
急诊报告!
总结意见:
1.头部CT复查,与2019-03-07CT旧片比较,左侧额叶血肿范围变化不明显,灶周水肿稍增宽,左侧额叶脑沟、环池左份高密度结节缩小;右侧侧脑室后角积血稍减少,余顿内征象未见明显变化,请结合临床及复查。
2.双肺散在炎症伴部分间质受累,请结合临床及旧片。
3.右肺上叶、左肺下叶部分支气管扩张。气管及右侧主支气管内见痰栓影。
4.双侧胸腔少量积液,右肺下叶不张实变。
5.双侧胸膜增厚、粘连。
6.纵隔淋巴结增大。
7.主动脉弓及左右冠状动脉钙化。
8.心脏未见增大,心包少量积液。
9.甲状腺右侧叶低密度结节伴钙化,请结合颈部超声检查。
10.扫及胆囊增大,胆囊结石;双肾边缘毛糙,请结合腹部检查。
       报告提示,与前两次的报告有些微的好转,转院一事肯不会拖太久,于是,向华西一些护工了解了情况,告知:五冶医院的管理远远不如华西医院,要我们做好思想准备。
       为了保险起见,下午我又去五冶医院进行了考察,五冶医院住院部五楼,挂着“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神经外科二病区”,恰逢与先生同一个病房的病人刚刚转院过来,住在电梯外的过道间,那是凉山来的一个四十多岁的病人,因为脑动脉肿瘤出血术后来此进一步恢复。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神经外科二病区”也是人满为患,离家较远,护理和管理体制不如华西,即使花高价请护工护理,依然要求家属必须一日三餐换护工吃饭,孩子上班,我一人难以做到,只好另想办法安排先生的后续治疗和养护问题。
      于是与女儿、女婿又做了商量,觉得还是转入先生工作的医院(四川省五人民医院,华西入住的老年病防治院)做保养治疗为好,这样,便于家人看望、照料和抚慰,对先生的身体的恢复应该比较好一些。
    先生的医药费又超支欠费了。八天时间花销已近一万七千多元,明天还要去还款和续费。
    孩子说,爸爸平日节省又节俭,要他去办护照,安排他出国旅游,照片都拍了,他却不愿意办,中途自行离开办证中心,现在一天两千多元的开销,却躺在病床上受苦受罪。真还不如出去周游世界,既开心的旅游,又见了世面,陶冶心情,孩子们替他惋惜。
    孩子也提醒我,等把老爸安顿好以后,老妈一定要抓紧时间出去走走,放松放松心情,不要学老爸,能够出去的时候那里都不去,现在即使想去也去不成!
   孩子的心是好的,老伴如此状况,我敢上哪去?能够上哪去啊!何来兴致与心情?



     2019年3月12日

      今日有点戏剧。鉴于一些不可言说的原因,有些剧情隐去!
      稍微去迟了一点,那是劳累所致,醒得迟了点,再加上堵车,去到医院已经查过房了。护工告诉我,要我和女儿明早一定早点去,主管医生马潞说要        我们安排先生明日转院到华西脑外科第二病区——五冶医院,因为周日已经考察过五冶医院的条件确实有点差,硬件设施确实不行,作为华西脑外科第二病区的五冶医院,拥有65个病床,只有十个病床有卫生间,其余的55个病人加上看护,全部只有(女)三个蹲位(男厕所未考查),公用洗漱间只有两个水龙头,三个开水龙头,不足8平米,非常拥塞。
       我便按照与四川省第五人民医院马院长和老干科的允诺,与四川省第五人民医院老干科联系,老干科刘科长很快便联系了床位,我非常高兴。
      中间有点插曲:每月十五文学社安排今日活动,鉴于四川省第五人民医院床位已经敲定,几个月不见的文友非常想念,今年又是每月十五文学社三十周年纪念,要出一本诗集和散文集。还有今年的活动安排都要在这个二零一九年第一次活动中安排,我便与护工商量,从华西乘78路车去参加了活动,此次活动见到了好久不见的新朋友,也见到了好久不见的老朋友,收获了不少朋友的诗集和散文集,见到了省诗歌学会会长,邀请省作协会员加入省诗歌学会,每月十五文学社大多数喜欢诗歌的省作协会员,都参入了省诗歌学会,我也入了会,真是收获满满。
        既然省五医院已经有了病床,并告知只要办完出院手续,他们便可派救护车和急症科医生来华西接先生会自己工作过的医院康复治疗。开完会用过午餐我便急急忙忙回到华西,联系出院事宜,那道出院手续后,我便一边让女儿前来办理出院手续,一边通知省五医院,我真没有想到五医院雷厉风行就排除了救护车,我也不知道女儿那里排着长队,我就在先生病房里收拾他的那些尿片子、屎片子等一应住院杂物。
        先生自从换到普通病房以后,请病人加上家属、医护人员,一个房间非常拥塞,再加上中央空调一开起来,闷热得要命,在这种情况下,先生几乎日日昏睡不醒,
       事情也却是有点不凑巧,五医院来接先生的时候,女儿说,还有四五个人才轮到办理出院结账手续,而先生这时昏睡不醒,五医院的救护人员来到病房一见到先生那模样,确认先生病的不轻(也确实如此)。五医院急症科医生一看如此状况,表示不敢接,转生就推着救护床离开了。而女儿也出院结账窗口了,我赶快让女儿暂时不结账,怕一单结账,华西住不成,五医院的救护车又走了。我把先生往哪搁?
        最后没得法,还是华西与五冶第二病区联系,这是先生唯一一个去处了,五冶原本病床已满,先生年过八十,又不好安排先生在过道上的加床。便暂时安排先生在外科第二换药室住下。
       这样折腾去,折腾来,时间已晚,请护工护理已经请不到了,我只好在医院守护先生一夜。
       接着,我作为家属,签了无数个“生死合同”,我必须为先生的任何情况负全责额!解脱医护人员和医院的一切责任。
       真是“祸中福所依”,先生从“温暖”的开着中央空调的七人间,一下转到我们有意不开空调的“单人间”,氧饱和和呼吸反而非常好,头脑也似乎清醒多了,睁眉鼓眼把我看着,我开玩笑的说:你老人家真的没福分!你自己工作的医院派来救护车和医护人员,包括刘科长亲自来接你,你非要死眉烂眼的样子把人家吓走,现在在这里你就安逸了?你咋个不让你们医院的人看到你现在这样子?回到自己工作过的医院,各方面都可以得到更方便的照护?
        事已经如此,只能够面对,等女婿送来晚饭和简单的卧具以后已近十一点,我便催促女儿赶快家回休息。
        是夜,先生一夜平安无事,我便在监护仪一阵阵的鸣叫声中昏昏沉沉睡到天明。

2019年3月13日   

        一早起来,先给先生倒掉满满1000cc的小便,并做记载,接着检验室就来为先生抽了饿血后,我便按照医嘱,给先生鼻饲管推了400cc华西开的营养液,60cc白开水(进食前3后各30)。然后陪着CT室的拉先生再去做了CT,送上来后赶快落实护工,这才敲定,每日护理费160元,我必须上午11点半赶到,一是为先生送去午饭(流质食物),换护工吃午饭。
      这样下来,离开医院已经是上午10点过,回家后便急急忙忙先洗把脸,吃过早饭,便给先生弄午饭。终于赶到11点半送到,和护工一起为先生推了480cc食物和水,(操作同前操作)。
        看先生状况稳定。便赶快回家,女婿已经陪伴女儿从妇幼保健院回家并做好了午饭。说下午还去!
        午饭后,疲惫不堪的我,只好倒下床补觉,女儿下午何时去的妇幼保健院,又何时回家我一概不知,直到女婿又做好晚饭,吃过晚饭以后,这才有点精神,于是,完成了“诗歌报”的“作业”。便补记这两日的“护士”日记!



2019年3月14日

      昨天下午和晚上,是先生生病以来,第一次安安心心睡了两个好觉,今天上午,按照医生嘱咐,我一早就上屋顶花园的菜园子给先生采摘了新新鲜鲜、嫩嫩闪闪的莴笋叶子、油菜苔,回家洗净以后,切细、打浆。
       等小米、玉米、黑米、小粘米和红薯……“八宝粥”煮熟以后,用在加热程序将打成浆的菜叶子加进去热。
       还没有等2分钟程序走完,医院就打来电话了,要我们马上去医院,说主管医生有事情与家属商量。问及先生病情,告知病情稳定,于是等电饭煲再加热程序走完,便马上给先生将“八宝粥”打碎,菜浆还是绿绿的,满含清香……给先生打了1000多cc,用饭盒盛了,我和女儿紧急慢赶便往医院赶去。
       医生要先生的身份证和医保卡复印件,其实昨天就交到入院处了,入院处没有及时交给病房的医生。今天只好重新复印一份交给病房的医生。
再就是主管医生还要我们签订一份先生发生意外事故还进不进ICU,行不行切管、插管、心脏复苏等抢救措施。鉴于先生第二次脑溢血,已经经受过了ICU的抢救,先生康复出院后已经于去年四月立下遗嘱,若再次复发脑溢血,到需要抢救的时候,希望家人不再把他送ICU,不再插管、切管了。
       尽管如此,我依然征求了清清醒醒的老伴,问他有意外还去不去ICU?他摇摇头,又问他还切不切管?他又摇头,我又问他,那我依从你的意见签字了啊?先生点头答应。但是,我还是做了一条保留,可行注射急救药品抢救!其他创伤性抢救措施就不再实施了。
       签了字以后,我又给先生说,反反复复征求了你的意见哈!字是我签的,以后别怪我啊!先生摇头,表示不怪我!随时反悔都来得及哈!我去找医生重新签订都可以哈!先生摇头表示,不需要 !      我个人认为,先生的状况在一天天好转,但要恢复到第二次脑溢血后,能够再起来走可能就有点悬了!但目前生命应该是暂无危险的,医生也仅仅是以防万一,让家属为他们和医院承担一切责任而已!而我,便是承担所有责任的签字人!这个责任我必须承担!也只能由我承担!我责无旁贷!敢于承担!也勇于承担!
         接着,我便和女儿一起,为先生从鼻饲管给先生推了420cc“八宝粥”80cc白开水,看到先生血压有点高,又给他加服了一颗降压药。
         护工吃完午饭来接班了,按照他们公司要求,护理费必须先付,提前出院按照天数退款,好在我和女儿将包里的现款凑起来刚刚足够,就先给付了。
         与护工沟通以后,已经接近两点钟时间了,我们这才告别先生,离开医院。女儿先去菜市场买菜,我先回家热饭、炒菜,女儿回来后吃过饭已经快三点了。我让女儿休息,我只要有精神,便是要写字字的,以此分散我紧张而疲劳的神经,于是我依然先完成“诗歌报”的作业,然后将今天的“护士”日记记个流水。

       2019年3月15日
       昨晚,一个好友微信询问先生情况,也关心我的身体状况。
       说实在话,先生转五冶医院以后,病情日渐好转,心里的焦虑稍事减轻,可是,让先生住那么远的医院,一日去一次,心里也是非常挂念,总怕我们不在身边,护工不及时给先生翻身、拍背、协助先生排痰,不利于先生康复,成天守在那里,又力不可支,真是两难啊,两难!
      孩子已经为先生网购了一台美的破壁机,昨晚手把手教我如何使用,如何清洗。同时也将今日先生的饮食破壁,备好了。
      五冶医院又电话要我们必须在今天内,将先生的医保卡去入院处激活,我只得一早起来就往医院赶!
      看到先生精神状态愈加有些好转,我不得不为先生出院后的安顿之所做好调研。
      据五冶医院医生介绍,五冶二门诊部设有养护中心,护工也证实,说是他们友朋就在养护中心服务,我要了电话和联系地点,准备下午过去看看。不然,我一人在家里,先生再出现状况,我拉他不起,背他不动,着实不好办!
       回家吃过午饭,我百度了地点和乘车路线,5路公交直达,去到双华路三号,一幢五层老式楼房临街而立,3、4、5楼全是康养中心,我参观了养护中心的养护条件和服务方式,觉得还算可以,且还有一个空位,便在那里先行登记,让孩子再做一些考察后,一旦出院,便可来这里康养。我们探视或者送点炖菜、营养品也方便一些。
       如上所述,对老伴在五冶医院,我始终有些不放心,我问好了公交路线,便直接乘106路公交来到五冶医院,看见护工罗师傅夫妇打了大半桶热水,正要给先生抹澡,心里很是安慰和放心。
      我又问了先生,想不想回自己工作过的五医院?若愿意,我周一去给马书记汇报,让五医院把你接过去,按照你现在的状况,绝对不会再把五医院的医生吓跑!先生摇摇头,说不愿再回到自己工作了几十年的五医院去了!
      说实在话,看到五冶医院的硬件设施,确是有些差劲,即使医生的配备,也不如五医院那样:仿佛显得技术力量有些薄弱,可是人家的服务态度很好,让人无懈可击,且医疗效果也很明显,先生可谓一天不同一天的好转!那还有啥可挑剔的?即使没有卫生间,对于一个卧床的病人来说算啥问题?相反的,没有卫生间,反而觉得比较清洁卫生!
      乘70路公交回家,路过先生工作过的五医院,整修一新的五医院住院、门诊大楼和口腔门诊,五冶医院确实不可比拟,但是,五冶医院就是有胆量将五医院一看就吓跑的先生用一个氧气袋就接了过去,没有病床就在换药室给先生安了一张病床,让先生享受“单间”的待遇,而且把先生的病治得一天好是一天,我对着五医院的“富丽堂皇”,心里不由得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2019年3月16日

      大概一个多月前,诗友其然建了一个群,名字叫“凉水井街社区其然诗集朗诵群”。而我,早在“龙郁诗集发布会”上,就得到了其然老师的赠本。朗诵会决定于今日下午一点半在凉水井社区党群活动中心举行。故此,一早起来就忙不迭的给先生准备午餐,提早于上午九点就急急匆匆的送到医院,先生今日状况如昨,可能晚上没有服睡觉药的缘故,显得疲倦,罗师傅说,已经给先生鼻饲管了早餐。我给罗师傅说下午有事,我得赶回家去弄午饭了。
       谁知今日来来回回都遇到堵车,问其缘由,是因为一年一度的糖酒会在成都举办,但凡稍微够档次的酒店门前,都有舞蹈队,花鼓队,或者举旗旗。着绶带的宣传队,原来最多十多分钟的五站路,足足堵车四十分钟,草草吃过午饭,便往凉水井社区赶,也是笔溜端的五站路,同样堵车四十分钟,到达会场已经只剩十分钟时间。
      再就是我参加金牛作协会员活动时,一个叫文莉的诗友,是个从事非遗文化的传承人,他读了我的诗集《抿嘴的夕阳》散文诗集里面的“嫘祖组章”,想改编成四幕载歌载舞的《连翘剧》,需要与我商量。因为先生在病中,时间确实紧张,我便约了她也来参加,两件事情在一个时间段完成,既节约了时间,也让她感受一下诗歌朗诵的现场。
     今天的诗歌朗诵,总的来说还可以,可惜主人公没有到场,成了最大遗憾,微信联系其然,也没有得到回应,不知何故,也不想去论短论长!
       朗诵会四点结束,我五点回家,不知为何无名的疲倦,倒床休息,很快就入了梦乡,一觉醒来,已是晚七点多了,家里还来了从美国加州来的客人。这才去草草扒了几口饭,权当晚餐,这才与客人寒暄。
        客人走后,女儿说她也去看了先生,先生要求回家康养,全家又再次商量,觉得就我们两个七老八十的空巢老人,老伴如今已经带着鼻饲管和尿管,他们怎么放心把老伴留给一个古稀的老娘!送养护中心是最明智的选择,要是老伴能够恢复到生活自理,再接他回来康养,只能够根据老伴的康复情况,再做安排,才比较妥当。
       例行完成了“诗歌报”的作业后,便将今日流水交个账。

    2019年3月17日
     吃过早饭,便和女儿一起去到五冶医院看望先生,并送去午餐,守到中午时分,让护工给先生鼻饲管推了午餐以后,我便从五冶医院乘106路去到九里提,转715A去到沙西农产品批发市场,道路堵得要命,昨天的阵仗依然。我幕带手机,也不知道时间,1道路九里提后,候车也候了很久。去到沙西农产品批发市场,可谓庞大,主要批发商都在凌晨和上午,就稀稀落落几个散客,我便将市场大步流星的走了一遍,大概知道那类产品在那一排,顺便买了10元钱的生葵瓜子和小米,喜欢吃生葵瓜子,不喜欢加了香料和酥脆剂的食品。
     今天主要是想去买排骨。整个市场转完,就只有一家还留有一扇排骨,我看骨头太多,就在一家只剩下四根魏继谷的摊贩那类将它的尾脊骨全买了,还有三块半月骨,也是全给买了,平均价12.5元,顺便买了几斤二刀和几斤精瘦肉,价格均为12元。也买了一些小零碎,特别护工嘱咐的先生需要吃的芹菜和胡萝卜等蔬菜,背包背得满满的!
       回到家里,时间已经四点,赶快刨了一坨冷饭,就着热汤把午饭送下肚,打开电脑浏览论坛和写字,是我的每日必须。“护士”日记也在我的近期安排之列。准备写到写到先生康复出院,安顿好先生以后,再写别的题材。
       顺便说说一路上赶车的感觉吧,好久没有如此心情了。今天由于堵车,也由于先生病情日渐好转,便有了心情浏览车窗外的景色,前些日子(先生还没有突发脑溢血前)去过沙西农产品批发市场,油菜花只是稀稀落落的开着,这次确是已经盛开,一望无际的菜花黄得来望不到边,公路两旁的绿化带青幽幽的,不时看见有三两赏花人游弋田间,一家人在草坪上铺着毯子,一边赏菜花,一边野炊的。
      要是我不是负重前行,我真想下车随随便便去到油菜花间,静坐,晒太阳,闻花香,可是,现在的我,哪有这等福气啊?还不是只有盯古眼望着那些油菜花从车窗外一幕幕退出我的视线?
      要在平日,全家人早就开车出去赏菜花了,如今却是全家都轮流忙着跑医院,和为先生准备吃喝拉撒的东西,生活世界全被打乱了。包括春节,为了照护和陪伴先生,全家人整个假期,除初四下午去秀丽东方赏梅,几乎都在家里陪着先生。

2019年3月18日  (无奈的举措)


      上周星期几已经记不得了,接到曾卫红的电话,告知成都天赐兄弟文化传媒老总赵剑锋电话:天赐兄弟传媒今年要做一个《口述历史》节目,这个节目我有所耳闻,也从微信朋友圈看到采访过马识途、流沙河、王尔碑、牛放等著名作家、诗人。
       告知最近他们对七月派著名老诗人木斧老师进行了采访,现在还需要采访木斧身边的几位朋友,其中有《论木斧》、《再论木斧》的主编李临雅、木斧老师的摄影师罗西蜀、联络员萧开秀、活动策划曾卫红。
       因为前段时间先生病情严重,曾卫红也有外出差事,便把时间敲定在今天上午风雨无阻。
        每天上午十点过,我必须要给先生送饭(流质食品)去医院,开初,曾经计划一早就把先生的午餐背到采访地点,采访完毕就直接往医院跑,但是,不知道采访啥子内容,需要多少时间,担心不能够按时送到,于是和女儿商量,一早起来准备好以后,由女婿送往医院,再从人民北路地铁站坐一号地铁去上班。
于是,我便和罗西蜀老师约定了时间从宽窄巷子地铁站汇合前往中坝,九点三十二分到达时,曾卫红和李临雅已经先到了。于是我们结伴而行去了成都天赐兄弟传媒办公室。
       从十点钟开始采访,第一个采访对象是李临雅、第二个是罗西蜀、第三个是我,他们都非常有经验,李临雅带了她主编的两本书,罗西蜀带去了他为木斧老师拍摄的木斧戏剧自画像册,曾卫红带了去年木斧八十八岁米寿的诗歌集子,而我,木斧为我修改的我珍藏的《诗家》十卷本的诗歌集子、木斧为我题写的新诗集的扇面,以及赠诗原件通通没有带上,我感到非常非常遗憾。
      我是晚年习诗,能够相遇木斧是我此生之幸,能够得到木斧老师手把手相教更是此生之幸!今天采访之时,我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泪水差点就要滚落下来。
       采访下来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四十,幸好做了如上安排和打算,当我回到家以后已经是十二点过,又是草草刨了几口稀饭,权当午餐,来不及休息便先完成早上拖欠的《诗歌报》作业——把发的占位空帖子补上诗歌。
       一晃就三点过了,自从先生住院以后,诺大一个家,仿佛只打扫过一次清洁卫生,家里实在有点看不过去了。于是里里外外把家里、楼道的卫生打扫干净以后,便急急忙忙往医院赶,已经快到医生下班时间了。我赶快去医生办公室了解先生的病情,并把上周五在五冶第二门诊部医养中心联系的情况告知医生,并请求医生在先生可以出院时协助转送过去,医生说你马上与那边联系落实,我便在医生办公室与五冶医养中心取得联系,那边答复:上午十点过不超过十一点前送来,赶不上时间就下午两点过送过来。
       五冶医院医生说,你答复他们:明天上午送来!我如实答复了医养中心,等护工给先生从鼻饲管打了晚餐以后,我便把此消息告知老伴,老伴一个劲的呐呐的说着我们已经听不懂的话,我拿起纸笔让他写他又不写,我了解他的心思,不愿离去医养中心,要回家,于是,我问他:是不是不愿意去医养中心?是不是想回家?他连连点头。
       我只好好言相劝:你看你目前这个样子:鼻子插着鼻饲管,屎尿不能够自己解决,还插着尿管,卧床不起,在家怎么可以啊?我背你不动,扶你不起,你这几根管子我怎么处理啊?那边是医院,依然是去住院并休养,等你能够自己吃饭了,能够自己走路了,再接你回去也可以啊!
话虽这样说,看到先生目前那个模样和可怜巴巴的不愿意去、要回家表情,心里真的不是滋味,可是从自己的体力、精力,无论哪一样也承担不了照护的任务,即使请到护工,那鼻饲管、尿管我们也奈何不得!
      一出医院大门,我便给女儿电话,女儿最近为先生住院、转院,已经累病了一场,最近请假也比较多,今天又要加班到深夜才能够回家,女儿说那么忙啥子给我打电话啊,回家再说嘛?我说你回家已经深夜了,你们领导也休息了,你的工作也不好安排,早点给你说你好好安排一下工作,看能不能给领导请个假,明天将你爸爸转到五冶医养中心去,以后,就我去看他,你们都可以安安心心工作了。
      女儿嘱咐我一路小心谨慎,遇事不要慌张,说实在的,看到先生可怜巴巴的眼神和接二连三的表示不情愿的呐呐说不清的话语,坐在公交车里,我的思绪一直在走神,差点赶过了站!
      我庆幸先生又一次从死神那里赶了回来,又痛惜大病一场带给他越来越差的身体,自从我们1971年结束两地分居以后,我们一直再也没有分开过,我们一起同舟共济,送走了父母和早逝的大女儿,带大了两个外孙子……再小的房子,再困难的情况下都一起熬过,他想在家终老情有可原,可是,如今条件好了,有了医养中心,看病,养老都解决了,而且五冶医院医养中心是我们联系的几个医养中心离家最近,看望和探视最方便的一家医养中心。他不能够回家既是他的无奈,同样也是家人的无奈!他的不愿意,同样也是家人的不得已!
       写到这里,我不得不联想我自己,我不知道,我到了先生那样的地步,会不会也如先生这样的恋家,如今,先生生病,还有我来来回回的跑来跑去,我的将来就只有女儿女婿和外孙子?他们哪有时间如我一样跑来跑去?我会不会犯糊涂?给儿女和子孙后代提出一些让他们揪心的诉求和为难的难题?



2019年3月19日(理想的结局)


       今天上午,由于主管医师高医生夜班补休要下午才上班,王副主任医师要我等到下午高医生来再办手续,我便于上午十一点过回家,准备下午转院的事宜,想  先生一贯怕冷,就给他回家带了棉衣、棉裤,护垫、尿不湿等一应物品。
       我不知道 ,先生的两个侄女远道从德阳赶来看望先生,几分钟时间,我们插肩而过!非常感谢先生的这些侄儿男女们对先生的关心!
       今天下午,五冶医院(华西神外二病区)主管医生高医生根据先生脑出血的问题已经完全解决,主要是肺部感染尚未痊愈,可以转本院二病区,为了对病人负责,对家属负责,并先远程与二病区医生进行沟通,看二病区可不可以接收先生住院,再说转先生过去治疗、康养,得到二病区医生同意,安排好病床以后,高医生这才以转科的方式,将先生转入五冶医院二病区内科医疗和康养。
      今天让我非常感动的是,作为华西神外二病区的主管医生,用五冶医院设备最全的救护车,亲自把先生免费送到二病区,并与二病区医生做了病情与治疗方案的交接。再也没有上演三月十二日那场“足球剧”(因为很多不要言说的原因,细节省略。)让我再也不迷信高大上!不期望所谓的“组织”关怀!
      二病区接到先生以后,鉴于先生插着鼻饲管和尿管,且卧床不起,依然安排在重病区,医疗与华西神外接轨,二病区的主管医生周医生,与华西神外二病区主管高医生交接以后,马上对先生的病案进行了处理,主要治疗先生的肺部感染问题。
      当然,由于先生现在卧床不起,容易发生痰堵和肺部感染等意外情况,作为家属的我,医院又要我签订若干生死协定,免去医院和医生的所有责任——这些,大家都懂得的,我也必须,也敢于承担一切责任!
      按照二病区医养中心的规定,女儿忙着去交付押金、康养、伙食等费用,我守在先生身旁,观看医生处置和护工护理,觉得先生转科以后,无论医疗还是护理都与五冶本部(神外二病区)一模一样,且可以长期住在这里,直到先生康复或者……
     这样,也算给先生找到了一个有医疗保证和有效护理的理想场所,再也不需要去中医学院排队,更无须送先生到天远地远的慢性病医院了。在这里,我们看望和探视也更加方便一些。
      先生是医生,虽然因病卧床不起,说不清楚话,可他耳聪目明,头脑清醒,看到来二病区后,得到有效治疗和精心护理,便情绪安定,心满意足,不再如昨天那样不情不愿,而是安安心心的在医院接受治疗和康养,看到先生如此状况,我从昨天一直揪着的心终于得到缓释!一下感到轻松了!女儿还得回单位继续加班,我让她先走,我一直守在先生身边,直等到护工给先生鼻饲管喂了晚餐后,又看到护工对先生的照料颇为仔细,这才放放心心的离开了医院。

      回家的路上,我开始计算时间?走路到车站用了六分钟,等车不算,沿途等了五个红灯,乘车回家用了二十分钟。如此,在交通通畅的情况下,加上等车,最多四十分钟到达,这对于处在国际大都市的市民说来,已经算是比较便捷的交通了。
      回家后,孩子们觉得先生有这样一个老有所养的医疗、康养机构,他们也比较满意和放心,也充满希望!希望先生能够通过有效治疗和康养,尽快恢复健康!回家和家人健健康康、团团圆圆过晚年!
      先生安顿好以后,我也会逐渐将自己和家庭的生活理顺,让先生安安心心地在医养中心康养,让全家人的生活逐步走上正常化!
      明天,我还要按照护工开出的单子,给先生购买一些七七八八的杂物,我自己也终于可以比较安心的去医院料理一下一直没有来得及顾及的,一直强忍着的一些毛病,故此安排下午去看望先生,看他吃过晚饭再回家。

2019年3月20日

     五冶医院第二门诊部是五冶的职工医院,就在五冶集团公司所在地双华路对面,一个非常不起眼的五十年代修建的老式五层楼房,医院门诊部与住院部格局呈L形,临街和L形底层为门诊部,开设了很多科室,三、四、五楼为医养中心住院部,五冶医养中心医院远离大街,插入五冶职工宿舍的院落里,虽然环境没有绿化,但是十分安静,没有华西和五冶神外那样拥挤,先生的床位朝南,阳光可以直接照在床上,这对于一个卧床不起的病人来说,非常有益。
     见到先生去医养中心以后,情绪安定,而且没有中断治疗,反而得到了中西医结合多种治疗,我的心非常安然,早上一觉睡到自然醒,八点过,我去医院看了医生,开了这个月的药,可是不知为何?依然感到浑身疲倦,熬到11点过就熬不住了。
      草草刨了一碗稀饭,外孙子从川大江安校区回来了,我说,家里没有饭了,你自己下面吃吧,婆婆要去睡了。倒下床就睡到1点半才醒,赶快收拾昨天护工交代的要带的衣架、翻身枕头、口罩、保鲜袋、洗碗巾,春秋衣裤,剪刀等杂物以及医生交代的先生的特殊门诊降压药……
      不到三点我便往医院赶,半个多钟头到达,在医院附近的超市购买了洗衣粉和洗洁精便上病房一一将一干杂物交给护工,降压药交给了主管医生。
      我看到医院给先生开了盐酸氨嗅素口服溶液,问及护工怎么喂给先生的,护工说和流质食品一起推的,我说,这个药必须让他口服,最好让他在咽喉部含着慢慢抿吞才起作用,可是,先生经过半个多月的鼻饲管进食且一直张嘴呼吸,舌头已经没有了吸食功能了,半天都吸不进一滴盐酸氨嗅素口服溶液,我只得为他用针管慢慢地、少少地推进他的嘴里,让他抿着吞下去。
吞完一小瓶盐酸氨嗅素口服溶液后不久,先生便大口大口的自己咳嗽,并吐出来好多痰!感觉这个药非常管用,一年半来,一直找不到这类药,都是什么枇杷糖浆,川贝止咳露,效果一点不如盐酸氨嗅素口服溶液对症!先生咳出了雍积的痰液,一下感觉非常轻松了。我也非常高兴。
        于是我给护工讲,以后每次给先生喂盐酸氨嗅素口服溶液,就按照这个方法喂,尽量让他自主咳嗽、排痰,吸管吸痰那是万不得已,他难受,同时也容易划伤气管。
       今天五冶医养中心还给先生进行了会诊,拟给先生行蜡疗,以解决先生肺部感染和胸腔积液问题,我也非常高兴,来医养中心以后,先生会比在华西神外二病区专科得到更加全面的中西医结合治疗。
       我给先生也带去了握力球,嘱咐他每天要时不时用劲练习双手握力,好为以后站起来时双手才有握力。
        晚餐是粉碎得很细的流质食品和蒸蛋,先生服了不止500cc,问他吃饱了没有,他点了点头,再加上一日三餐的间隙,护工都要给他喂水,一日进食和进水量超过了2000毫升。先生在这里养护,饮食。营养应该没有问题。
        先生少言寡语,与护工配合默契,医生说,慢慢地要给先生拔掉尿管,恢复他自主排尿功能,我非常感谢这边的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照护。
我也鼓励先生,要有信心争取日康复,早点回家!
       昨晚,也遇到让我非常生气的事情,让我异乎寻常的疲倦,没有精力书写“护士”日记,便早早地服药睡觉,让睡眠化解一切,是我惯常的做法,过去,完全奏效,不知此次为何,让我五点便醒来了,再也睡不着!干脆起来补写这篇文章。我估计熬不到十一点便会来不起。到时候再补觉,尽快早日恢复生物钟!心绪平静、淡定!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30 收起 理由
燕南飞 + 3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23: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3月5日

  孩子接班以后,立即就去辦理和完善醫保相關手續,女兒中午不回家,讓我在家好好休息,下午晚點過去,準備晚上再戰!
  回家以后,我跌跌撞撞的出了醫院急癥科大門,由于夜半三更,不熟悉道路,我圍著華西急癥科轉了好大一個圈子,沿途問了好幾個協警,才到達漿洗街公交站。
  回到家里,草草扒了幾口飯,便趕快躺下補覺,迷迷頓頓的睡到中午。
  好在先生病的那天下午,我燉了一鍋排骨蘿卜湯,便炒了一個菜,趕快又是草草吃過午飯,接著再補覺,這下才算睡踏實了,四點過,早早吃過晚飯又往醫院里趕,帶上臥具和睡覺需要的東西,想今晚領到陪伴床便早點服藥睡覺。
  先生此次腦溢血出血量比那一次都少,可是癥狀卻不樂觀,雖然有意識,可是總是沉睡不醒,呼吸急促,肺上炎癥,全身狀況不穩定,我們雖在外守候,卻是不準進去探望,便和女兒商議出院后先生的安頓問題,決定第二天讓女兒先去省中醫學院老干部科的養護中心了解情況,本來我都做好了留守的準備,醫生告知晚上不用留家屬,我便和女兒一起回到家里,因為4號晚上,女兒女婿一直牽掛著醫院的先生和我,都沒有睡好覺。回家后,都齊刷刷的早早睡了。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23: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3月6日

  女婿上班,按照計劃,我和女兒分頭行事,我必須趕在醫生查房時到達醫院,女兒前往中醫學院為先生出院后聯系安頓之所,女兒聯系情況不甚樂觀:中醫學院老干科養護中心病床已經收滿,鑒于先生是醫療系統退休醫生,中醫學院養護中心同意留下聯系方式,安排排隊,何時有床位何時通知?這怎么行呢?華西絕對不是久留之地,華西涵蓋著川西南那么大的地域,那么多的病人,只要脫離生命危險,必然會讓轉院治療。
  上午給四川省第五人民醫院老干科電話,一是告知一下老干科,醫院職工急診入華西住院;二是在中醫學院排隊排不上的情況下,出院后,還必須在自己的醫院保守治療,等待中醫學院的床位,以便先生出院后的對癥治療。
  查房以后。主管醫生告知:老伴因為年老體衰,各個器官都有老化,得慢慢地治療,康復靠他自身的肌體能力!這件事是任何人無以代替的事情,我們只有干著急!
  下午考體溫,先生發燒了!而且重癥監護室七個病人,就有四個發燒!護士讓每個家屬自己去買冰凍礦泉水和襪子,實施物理降溫,又是藥物治療!主管醫生說先生年歲大了,肺部炎癥,今日還要去做肺部CT,也囑咐家屬,病人什么情況都可能突發,醫院會對癥處,要家屬保重!
  下午四點,四川省第五人民醫院(華西老年病研究中心)馬書記兼副院長和劉醫生一道來看望了先生,表示,華西一旦要求出院和轉院,可立即與醫院聯系,回醫院住院治療,還表示,老干科會派人以組織名義與中醫學院老干科聯系先生的養護問題。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23: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3月7日

  幾天勞累下來,女兒病了,是老伴遺傳的高血壓,我只得安排孩子去看病,女兒在華西第四醫院,安排她做二十小時血壓監測,接著,女兒又去婦幼保健院去看婦科,來來回回的趕時間跑到華西醫院。
  下午,女兒陪著護工給先生做了CT復查。3小時后取結果:(傳圖識字)
  急診報告!
  總結意見:
  1.頭部CT復查,與2019-03-04CT舊片比較,左側額葉血腫較前增大,大小約2.5X1.3cm,杜隔水腫增寬,左側額葉腦溝另見直徑約0.7cm高密度結節,環池左份高密度結節稍減小:右側側腦室后角積血稍增多:顧內禁血較前稍吸收減少,余顱內征象未見明顯變化,請結合臨床及復查。

  2.雙肺散在炎癥伴部分間質受累,請結合臨床及舊片。右肺上葉支氣管部分擴張。
  4.雙側胸腔少量積液,雙肺下葉鄰近肺組織部分不張實變。
  5.雙側胸膜增厚、粘連。
  6.縱隔淋巴結增大。
  7.主動脈弓及左右冠狀動脈鈣化。
  8.心臟未見增大,心包少量積液。
  9.甲狀腺右側葉低密度結節伴鈣化,請結合頸部超聲檢查。
      10.掃及膽囊增大,膽囊結石:雙腎邊緣毛粒,腎周間除多發系索影,請結合腹部檢查。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23: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3月8日



  女兒要上華西四醫院取監測血壓的血壓計,早上六點過,我就急急忙忙去到華西,趕上醫生查房,醫生覺得先生出血不多,不該如此昏迷不醒。

  下午,我又去到中醫學院針灸康復科,與廖主任聯系,他說,若老干部科床位一時沒有候到,可先入住針灸康復科住院治療,讓針灸康復科協助與老干部科聯系床位。

從中醫學院轉華西,我連軸轉,趕到醫院,恰好趕上先生與55床調換床位。

  下午五時,先生轉入普通病房,一見到我們,先生就要求回家,還說想吃稀飯,醫生到現在都不準給他進食!包括流質都不敢給他吃,呼吸還沒有恢復正常,今天是55床發生意外,與先生對調出來的,且今天與先生同在監護室里的一個79床的腦干出血病人,經過三天搶救,下午搶救無效,離開了這個世界。

到了華西,才看到這個名副其實的西南最大最好的醫院,猶如車水馬龍般。一  天二十四小時都是那么忙綠,乘電梯都排長隊!急癥病人來自四面八方,五天時間,就有從達州、南充、綿陽、云南,阿壩等地連更宵夜送來的不少病人,顱內科樓道都加滿了床位!

  手術室就沒有停止過作業!一臺臺按照輕重緩急排著隊地被推進去,推出來!每天都有從死神手里搶救過來的人,也每天都有被死神虜走的人,生與死,就在這里抗爭著、交換著、更替著。

  在華西,簡直就是一個與疾病抗爭的流水線……病人和家屬都認為!“進了華西,死也甘心”!因為這里有最高端的檢查設備和最高端的醫護人員!這里治不好!那是真的該死!家屬和病人都沒有遺憾!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23:23:5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3月9日



  今天一早去到醫院,血壓和呼吸都不大好,值班醫生查房后,護士按醫囑上了藥,呼吸慢慢稍好一點,生命全靠那些氨基酸、蛋白質和葡萄糖維持,醫生說,按照本次出血量,應該不算很嚴重,但就是吸收不是很理想,日日嗜睡,喚不清醒,肺部炎癥用藥效果不明顯!今天已經為其插鼻試管了,準備胃腸道同時補充一些營養!反正到了醫院,醫生就要想盡一切辦法……不曉得能否承受和好轉。

  相交四十多年的王躍銀夫婦和兒子來看望了先生,給我擺起了一個故事:七十年代,先生曾經在彭山縣送醫下鄉:一住就是一年多,不但看好了小王母親和舅舅的病,也看好了許許多多村民的病,尤其看好了一個12歲小男孩的病,印象最為深刻L他們說:那個小男孩患的是骨髓炎,當時的川醫(即現在的華西)說要鋸掉小男孩的腿,先生說,小小年紀就沒有了一只腿,下半輩子怎么過?先生給病人和家屬說:我慢慢給他換藥,吧這個小男孩的腿保下來——先生在他們鄉鎮住隊期間,按時為那個小男孩換藥,還未小男孩取掉了患處的碎骨、死骨……硬是把那個小男孩的腿給保下來了。如今,那個小男孩已經是五十多歲,還當了爺爺了。



  我這才想起,為什么幾十年來無論先生在職還是退休,小王彭山的親友有病,都要來成都找先生想辦法的緣由了!

  我把先生喚醒,告訴他小王一家來看望他了,問他還認識小王一家不?他微微點頭,表示認識,小王夫婦和兒子也輪流去喊他,他都微微點頭表示認識。

  按照安排,下午女兒去,讓我好好補覺,不知怎么了?從5日起便每日早早睡覺,自覺晚上睡得也算踏實,可是總感覺非常勞累,走路腳步總感覺疲疲塌塌地,又感覺特別饑餓,中午回家,女兒菜都還沒有炒,我就先吃起飯來了,半塊豆腐乳稀里嘩啦狼吞虎咽就吃下了一碗稀飯,女兒炒好紅椒豆干肉絲,又吃了半碗,還吃了一碗南瓜湯……

  下午美美睡了一覺,上屋頂收拾了菜園子,補種了沒有生的甜椒、番茄、黃瓜種子,也將菜園的雜草除了,然后洗澡換衣,洗去幾天來的霉氣與穢氣!換上干靜清爽的衣服。

  打開寫字板,將幾天的“護士”日記補記。

  女兒回家了,問及先生的狀況,依然嗜睡,離開時想道別都沒有喊醒!

  幾天來,我對華西真是感概萬千:

  我不得不贊嘆華西醫院的管理。

  進了華西,主管醫師多半都是教授、副教授;醫術根本沒得說的!病人如了華西,那個醫治的病,絕對醫得好!醫不好的,醫生也要如實給家屬講明情況,由家屬選擇繼續搶救或是保守(放棄做無用的治療)!

  就拿先生來說,如今先生的病,從頭到心肝五臟六腑,已經一目了然,年歲大了,各種臟器都有毛病……

  再就是輸液掛水,基本不用家屬或病人摁鈴,到時,護士或護工就會按照鐘點來放藥,為此,我要為華西的管理點贊!一個病區百十號病人,照護得井井有條。

  特別是對護工的管理:華西醫院的護工年歲都在四十多點,經過華西培訓,管理非常好,團組協調照護,非常負責任,任何時候去看病人、病房、病床都打理得干干凈凈,收費也比較合理,簡直比在先生在其他醫院,由醫院護工“串串”舉薦的社會上那些“護工”好千百倍!真讓人省心和放心!

  我們前往探看,只是陪伴一下病人,無需要家屬忙這忙那,晚上也可以讓我們回家安安心心的休息,主要心理原因,我們總是休息得不好,每天都疲疲塌塌的感到疲倦,癱軟。



  “進了華西,死也甘心”!讓我不得不由衷的為華西點贊!不得不考慮,以后自己到了生命的最后時刻,也讓孩子為我選擇華西——不是為不可逆轉的病做無謂的的搶救,而是死得明明白白,安安心心,我還有一根考慮,干脆把遺體也捐獻給華西!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0 08: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完肖大姐的心血日记,非常感动!难得的好妻子!为你的精神点赞!祝福你丈夫早日康复!!!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0 08: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都是天下苦命人,我的妻子得心脏病,动力六次大手术,从达州、重庆、成都直到北京住院医治三十余年,终于还是天不留人,十年前撒手西去,痛苦哀哉!祝福她吧,变二世人没有这么多灾难与坎坷。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0 08:4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姐辛苦了,为你的事迹而感到;为你是一个贤妻良母而点赞。早安!祝福!祝你先生早日康复!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0 09:5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爱无疆!真善大美!相濡以沫,懿德人敬!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0 11:0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向胤道 发表于 2019-3-10 08:13
读完肖大姐的心血日记,非常感动!难得的好妻子!为你的精神点赞!祝福你丈夫早日康复!!!

谢谢向站!辛苦你们为促进会网站辛劳付出!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0 11:04:40 | 显示全部楼层
向胤道 发表于 2019-3-10 08:18
我们都是天下苦命人,我的妻子得心脏病,动力六次大手术,从达州、重庆、成都直到北京住院医治三十余年,终 ...

感同身受!家有病人,不得安宁!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0 11: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燕南飞 发表于 2019-3-10 08:43
大姐辛苦了,为你的事迹而感到;为你是一个贤妻良母而点赞。早安!祝福!祝你先生早日康复!

谢谢燕南飞总版多年来对促进会网站的付出和贡献!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0 11: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徐方强 发表于 2019-3-10 09:51
大爱无疆!真善大美!相濡以沫,懿德人敬!

谢方强贤弟关心!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0 16:55:27 | 显示全部楼层
肖姐姐辛苦了,您也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多多保重哈。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0 18:0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毛毛雨 发表于 2019-3-10 16:55
肖姐姐辛苦了,您也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多多保重哈。

谢谢琳妹,我会注意的。因为现在我还是一根朽木不折的“顶梁柱”!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0 18: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 3月10日

       今天天气特别晴朗,一到医院,正遇值班医生查房和交接班,先生比昨日各项指标稍好,呼吸降到每分钟30次以下。上午给他做了雾化,输液和输营养剂,也给他从鼻试饲管推了营养液。护工来给先生翻身。拍打背部,护士来给先生清洁口腔和下身,非常周到仔细。
      值班医生查房后对先生病案做了研究,决定再次复查CT,若头部没有大的问题,便将先生转到华西康复中心,其中有二甲的五冶医院,双流分院,我提出转华西老年病研究中心(即先生原工作的省第五医院)。医生表示同意,但必须由五医院派车来接。我说前几日五医院马书记兼副院长和老干科刘医生来看望先生时已经表态,有需要医院办的事情,电话老干科刘医生就是!现在就等下午 CT检查结果出来以后,先生病情如何,再做最后决定。
       直到现在,先生CT片子出来了,CT报告却迟迟出不来。
网络查询,五冶医院虽然也属于二等甲级医院,所属科室却非常齐全,还有康养中心,全家商量,若明天华西提出让先生转到五冶医院继续治疗和康复,我们便遵从华西的意见,转先生去五冶医院相关科室治疗和康养。若中医学院排队排上了再说转中医学院的事情,总之,得把先生后续治疗和康养的事情安排好!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1 18:3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萧姐!如此文章,如此精神,难得!人们说长病无孝子,现在应改为,长病有贤妻。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1 20: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3月11日
   想到昨天值班医师提出要先生转五冶医院康复疗养,我只得让女儿续了一天假。去到医院以后,正赶上主管医师(副教授)马潞查房,马教授并没有提及要我们转院一事,我的心稍微踏实一些,觉得先生能够在华西多呆一天算一天,惟愿先生能够在华西尽快好转。
   马教授也同样当着我和女儿的面说:先生脑溢血并不严重,此次表现最为严重的是肺部感染,呼吸困难,成天昏睡不醒,这个病会危及生命的,要我们要正视现实。
今天,也取回了昨天的CT报告:
急诊报告!
总结意见:
1.头部CT复查,与2019-03-07CT旧片比较,左侧额叶血肿范围变化不明显,灶周水肿稍增宽,左侧额叶脑沟、环池左份高密度结节缩小;右侧侧脑室后角积血稍减少,余顿内征象未见明显变化,请结合临床及复查。
2.双肺散在炎症伴部分间质受累,请结合临床及旧片。
3.右肺上叶、左肺下叶部分支气管扩张。气管及右侧主支气管内见痰栓影。
4.双侧胸腔少量积液,右肺下叶不张实变。
5.双侧胸膜增厚、粘连。
6.纵隔淋巴结增大。
7.主动脉弓及左右冠状动脉钙化。
8.心脏未见增大,心包少量积液。
9.甲状腺右侧叶低密度结节伴钙化,请结合颈部超声检查。
10.扫及胆囊增大,胆囊结石;双肾边缘毛糙,请结合腹部检查。
报告提示,与前两次的报告有些微的好转,转院一事肯不会拖太久,于是,向华西一些护工了解了情况,告知:五冶医院的管理远远不如华西医院,要我们做好思想准备。
为了保险起见,下午我又去五冶医院进行了考察,五冶医院住院部五楼,挂着“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神经外科二病区”,恰逢与先生同一个病房的病人刚刚转院过来,住在电梯外的过道间,那是凉山来的一个四十多岁的病人,因为脑动脉肿瘤出血术后来此进一步恢复。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神经外科二病区”也是人满为患,离家较远,护理和管理体制不如华西,即使花高价请护工护理,依然要求家属必须一日三餐换护工吃饭,孩子上班,我一人难以做到,只好另想办法安排先生的后续治疗和养护问题。

于是与女儿、女婿又做了商量,觉得还是转入先生工作的医院(四川省五人民医院,华西入住的老年病防治院)做保养治疗为好,这样,家人便于看望、照料和抚慰,对先生的身体的恢复应该比较好一些。  
先生的医药费又超支欠费了。八天时间花销已近一万七千多元,明天还要去还款和续费。
孩子说,爸爸平日节省又节俭,要他去办护照,安排他出国旅游,结果照片都拍了,他却不愿意办,中途离开办证中心,现在一天两千多元的开销,却躺在病床上受苦受痛。真还不如出去周游世界,既开心的旅游,又见了世面,陶冶心情,孩子们替他惋惜。孩子也提醒我,等把老爸安顿好以后,老妈一定要抓紧时间出去走走,放松放松心情,不要学老爸,能够出去的时候那里都不去,现在即使想去也去不成!
孩子的心是好的,老伴如此状况,我敢上哪去?能够上哪去啊!何来有兴致与心情?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3 21:59:18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3月12日      
      今日有点戏剧。鉴于一些不可言说的原因,有些剧情隐去!
      今日稍微去迟了一点,那是劳累所致,醒得迟了点,再加上堵车,去到医院已经查过房了。护工告诉我,要我和女儿明早一定早点去,主管医生马潞说要 我们安排先生明日转院到华西脑外科第二病区——五冶医院,因为周日已经考察过五冶医院的条件确实有点差,硬件设施确实不行,作为华西脑外科第二病区的五冶医院,拥有65个病床,只有十个病床有卫生间,其余的55个病人加上看护,全部只有(女)三个蹲位(男厕所未考查),公用洗漱间只有两个水龙头,三个开水龙头,不足8平米,非常拥塞。
       我便按照与四川省第五人民医院马院长和老干科的允诺,与四川省第五人民医院老干科联系,老干科刘科长很快便联系了床位,我非常高兴。
       中间有点插曲:每月十五文学社安排今日活动,鉴于四川省第五人民医院床位已经敲定,几个月不见的文友非常想念,今年又是每月十五文学社三十周年纪念,要出一本诗集和散文集。还有今年的活动安排都要在这个二零一九年第一次活动中安排,我便与护工商量,从华西乘78路车去参加了活动,此次活动见到了好久不见的新朋友,也见到了好久不见的老朋友,收获了不少朋友的诗集和散文集,见到了省诗歌学会会长,邀请省作协会员加入省诗歌学会,每月十五文学社大多数喜欢诗歌的省作协会员,都参入了省诗歌学会,我也入了会,真是收获满满。
      既然省五医院已经有了病床,并告知只要办完出院手续,他们便可派救护车和急症科医生来华西接先生会自己工作过的医院康复治疗。开完会用过午餐我便急急忙忙回到华西,联系出院事宜,那道出院手续后,我便一边让女儿前来办理出院手续,一边通知省五医院,我真没有想到五医院雷厉风行就排除了救护车,我也不知道女儿那里排着长队,我就在先生病房里收拾他的那些尿片子、屎片子等一应住院杂物。
       先生自从换到普通病房以后,请病人加上家属、医护人员,一个房间非常拥塞,再加上中央空调一开起来,闷热得要命,在这种情况下,先生几乎日日昏睡不醒,
       事情也却是有点不凑巧,五医院来接先生的时候,女儿说,还有四五个人才轮到办理出院结账手续,而先生这时昏睡不醒,五医院的救护人员来到病房一见到先生那模样,确认先生病的不轻(也确实如此)。五医院急症科医生一看如此状况,表示不敢接,转生就推着救护床离开了。而女儿也出院结账窗口了,我赶快让女儿暂时不结账,怕一单结账,华西住不成,五医院的救护车又走了。我把先生往哪搁?
        最后没得法,还是华西与五冶第二病区联系,这是先生唯一一个去处了,五冶原本病床已满,先生年过八十,又不好安排先生在过道上的加床。便暂时安排先生在外科第二换药室住下。
       这样折腾去,折腾来,时间已晚,请护工护理已经请不到了,我只好在医院守护先生一夜。
       接着,我作为家属,签了无数个“生死合同”,我必须为先生的任何情况负全责额!解脱医护人员和医院的一切责任。
       真是“祸中福所依”,先生从“温暖”的开着中央空调的七人间,一下转到我们有意不开空调的“单人间”,氧饱和和呼吸反而非常好,头脑也似乎清醒多了,睁眉鼓眼把我看着,我开玩笑的:  你老人家真的没福分!你自己工作的医院派来救护车和医护人员,包括刘科长亲自来接你,你非要死眉烂眼的样子把人家吓走,现在在这里你就安逸了?你咋个不让你们医院的人看到你现在这样子?回到自己工作过的医院,各方面都可以得到更方便的照护?
       事已经如此,只能够面对,等女婿送来晚饭和简单的卧具以后已近十一点,我便催促女儿赶快家回休息。
       是夜,先生一夜先安无事,我便在监护仪一阵阵的鸣叫声中昏昏沉沉睡到天明。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3 22:02:17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3月13日      
        一早起来,先给先生倒掉满满1000cc的小便,并做记载,接着检验室就来为先生抽了饿血后,我便按照医嘱,给先生鼻饲管推了400cc华西开的营养液,60cc白开水(进食前3后各30)。然后陪着CT室的拉先生再去做了CT,送上来后赶快落实护工,这才敲定,每日护理费160元,我必须上午11点半赶到,一是为先生送去午饭(流质食物),换护工吃午饭。
      这样下来,离开医院已经是上午10点过,回家后便急急忙忙先洗把脸,吃过早饭,便给先生弄午饭。终于赶到11点半送到,和护工一起为先生推了480cc食物和水,(操作同前操作)。
      看先生状况稳定。便赶快回家,女婿已经陪伴女儿从妇幼保健院回家并做好了午饭。说下午还去!
      午饭后,疲惫不堪的我,只好倒下床补觉,女儿下午何时去的妇幼保健院,又何时回家我一概不知,直到女婿又做好晚饭,吃过晚饭以后,这才有点精神,于是,完成了“诗歌报”的“作业”。便补记这两日的“护士”日记!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4 07: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含泪拜读!问好!早安!周四好!后天就是隆重圣母圣诞大寿节日,祝福祖国!祝福母亲!祝福你丈夫早康复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4 07:4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向胤道 发表于 2019-3-14 07:02
再次含泪拜读!问好!早安!周四好!后天就是隆重圣母圣诞大寿节日,祝福祖国!祝福母亲!祝福你丈夫早康复

请代为向圣母嫘祖礼拜!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4 16:27:01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3月14日

      昨天下午和晚上,是先生生病以来,第一次安安心心睡了两个好觉,今天上午,按照医生嘱咐,我一早就上屋顶花园的菜园子给先生采摘了新新鲜鲜、嫩嫩闪闪的莴笋叶子、油菜苔,回家洗净以后,切细、打浆。
       等小米、玉米、黑米、小粘米和红薯……“八宝粥”煮熟以后,用在加热程序将打成浆的菜叶子加进去热。
       还没有等2分钟程序走完,医院就打来电话了,要我们马上去医院,说主管医生有事情与家属商量。问及先生病情,告知病情稳定,于是等电饭煲再加热程序走完,便马上给先生将“八宝粥”打碎,菜浆还是绿绿的,满含清香……给先生打了1000多cc,用饭盒盛了,我和女儿紧急慢赶便往医院赶去。
       医生要先生的身份证和医保卡复印件,其实昨天就交到入院处了,入院处没有及时交给病房的医生。今天只好重新复印一份交给病房的医生。
再就是主管医生还要我们签订一份先生发生意外事故还进不进ICU,行不行切管、插管、心脏复苏等抢救措施。鉴于先生第二次脑溢血,已经经受过了ICU的抢救,先生康复出院后已经于去年四月立下遗嘱,若再次复发脑溢血,到需要抢救的时候,希望家人不再把他送ICU,不再插管、切管了。
       尽管如此,我依然征求了清清醒醒的老伴,问他有意外还去不去ICU?他摇摇头,又问他还切不切管?他又摇头,我又问他,那我依从你的意见签字了啊?先生点头答应。但是,我还是做了一条保留,可行注射急救药品抢救!其他创伤性抢救措施就不再实施了。
       签了字以后,我又给先生说,反反复复征求了你的意见哈!字是我签的,以后别怪我啊!先生摇头,表示不怪我!随时反悔都来得及哈!我去找医生重新签订都可以哈!先生摇头表示,不需要 !      我个人认为,先生的状况在一天天好转,但要恢复到第二次脑溢血后,能够再起来走可能就有点悬了!但目前生命应该是暂无危险的,医生也仅仅是以防万一,让家属为他们和医院承担一切责任而已!而我,便是承担所有责任的签字人!这个责任我必须承担!也只能由我承担!我责无旁贷!敢于承担!也勇于承担!
         接着,我便和女儿一起,为先生从鼻饲管给先生推了420cc“八宝粥”80cc白开水,看到先生血压有点高,又给他加服了一颗降压药。
         护工吃完午饭来接班了,按照他们公司要求,护理费必须先付,提前出院按照天数退款,好在我和女儿将包里的现款凑起来刚刚足够,就先给付了。
         与护工沟通以后,已经接近两点钟时间了,我们这才告别先生,离开医院。女儿先去菜市场买菜,我先回家热饭、炒菜,女儿回来后吃过饭已经快三点了。我让女儿休息,我只要有精神,便是要写字字的,以此分散我紧张而疲劳的神经,于是我依然先完成“诗歌报”的作业,然后将今天的“护士”日记记个流水。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4 20: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愿您先生逢凶化吉遇难成祥顺利渡过难关。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5 21: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3月15日

      昨晚,一个好友微信询问先生情况,也关心我的身体状况。
      说实在话,先生转五冶医院以后,病情日渐好转,心里的焦虑稍事减轻,可是,让先生住那么远的医院,一日去一次,心里也是非常挂念,总怕我们不在身边,护工不及时给先生翻身、拍背、协助先生排痰,不利于先生康复,成天守在那里,又力不可支,真是两难啊,两难!
     孩子已经为先生网购了一台美的破壁机,昨晚手把手教我如何使用,如何清洗。同时也将今日先生的饮食破壁,备好了。
     五冶医院又电话要我们必须在今天内,将先生的医保卡去入院处激活,我只得一早起来就往医院赶!
      看到先生精神状态愈加有些好转,我不得不为先生出院后的安顿之所做好调研。
     据五冶医院医生介绍,五冶二门诊部设有养护中心,护工也证实,说是他们的友朋就在养护中心服务,我要了电话和联系地点,准备下午过去看看。不然,我一人在家里,先生再出现状况,我拉他不起,背他不动,着实不好办!
     回家吃过午饭,我百度了地点和乘车路线,5路公交直达,去到双华路三号,一幢五层老式楼房临街而立,3、4、5楼全是康养中心,我参观了养护中心的养护条件和服务方式,觉得还算可以,且还有一个空位,便在那里先行登记,让孩子再做一些考察后,一旦出院,便可来这里康养。我们探视或者送点炖菜、营养品也方便一些。
       如上所述,对老伴在五冶医院,我始终有些不放心,我问好了公交路线,便直接乘106路公交来到五冶医院,看见护工罗师傅夫妇打了大半桶热水,正要给先生抹澡,心里很是安慰和放心。
       我又问了先生,想不想回自己工作过的五医院?若愿意,我周一去给马书记汇报,让五医院把你接过去,按照你现在的状况,绝对不会再把五医院的医生吓跑!先生摇摇头,说不愿再回到自己工作了几十年的五医院去了!
      说实在话,看到五冶医院的硬件设施,确是有些差劲,即使医生的配备,也不如五医院那样:仿佛显得技术力量有些薄弱,可是人家的服务态度很好,让人无懈可击,且医疗效果也很明显,先生可谓一天不同一天的好转!那还有啥可挑剔的?即使没有卫生间,对于一个卧床的病人来说算啥问题?相反的,没有卫生间,反而觉得比较清洁卫生!
     乘70路公交回家,路过先生工作过的五医院,整修一新的五医院住院、门诊大楼和口腔门诊,五冶医院确实不可比拟,但是,五冶医院就是有胆量将五医院一看就吓跑的先生用一个氧气袋就接了过去,没有病床就在换药室给先生安了一张病床,让先生享受“单间”的待遇,而且把先生的病治得一天好是一天,我对着五医院的“富丽堂皇”,心里不由得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6 22:42:2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3月16日

      大概一个多月前,诗友其然建了一个群,名字叫“凉水井街社区其然诗集朗诵群”。而我,早在“龙郁诗集发布会”上,就得到了其然老师的赠本。朗诵会决定于今日下午一点半在凉水井社区党群活动中心举行。故此,一早起来就忙不迭的给先生准备午餐,提早于上午九点就急急匆匆的送到医院,先生今日状况如昨,可能晚上没有服睡觉药的缘故,显得疲倦,罗师傅说,已经给先生鼻饲管了早餐。我给罗师傅说下午有事,我得赶回家去弄午饭了。
       谁知今日来来回回都遇到堵车,问其缘由,是因为一年一度的糖酒会在成都举办,但凡稍微够档次的酒店门前,都有舞蹈队,花鼓队,或者举旗旗。着绶带的宣传队,原来最多十多分钟的五站路,足足堵车四十分钟,草草吃过午饭,便往凉水井社区赶,也是笔溜端的五站路,同样堵车四十分钟,到达会场已经只剩十分钟时间。
      再就是我参加金牛作协会员活动时,一个叫文莉的诗友,是个从事非遗文化的传承人,他读了我的诗集《抿嘴的夕阳》散文诗集里面的“嫘祖组章”,想改编成四幕载歌载舞的《连翘剧》,需要与我商量。因为先生在病中,时间确实紧张,我便约了她也来参加,两件事情在一个时间段完成,既节约了时间,也让她感受一下诗歌朗诵的现场。
     今天的诗歌朗诵,总的来说还可以,可惜主人公没有到场,成了最大遗憾,微信联系其然,也没有得到回应,不知何故,也不想去论短论长!
       朗诵会四点结束,我五点回家,不知为何无名的疲倦,倒床休息,很快就入了梦乡,一觉醒来,已是晚七点多了,家里还来了从美国加州来的客人。这才去草草扒了几口饭,权当晚餐,这才与客人寒暄。
        客人走后,女儿说她也去看了先生,先生要求回家康养,全家又再次商量,觉得就我们两个七老八十的空巢老人,老伴如今已经带着鼻饲管和尿管,他们怎么放心把老伴留给一个古稀的老娘!送养护中心是最明智的选择,要是老伴能够恢复到生活自理,再接他回来康养,只能够根据老伴的康复情况,再做安排,才比较妥当。
       例行完成了“诗歌报”的作业后,便将今日流水交个账。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7 18:24:10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3月17日

      吃过早饭,便和女儿一起去到五冶医院看望先生,并送去午餐,守到中午时分,让护工给先生鼻饲管推了午餐以后,我便从五冶医院乘106路去到九里提,转715A去到沙西农产品批发市场,道路堵得要命,昨天的阵仗依然。我幕带手机,也不知道时间,1道路九里提后,候车也候了很久。去到沙西农产品批发市场,可谓庞大,主要批发商都在凌晨和上午,就稀稀落落几个散客,我便将市场大步流星的走了一遍,大概知道那类产品在那一排,顺便买了10元钱的生葵瓜子和小米,喜欢吃生葵瓜子,不喜欢加了香料和酥脆剂的食品。
     今天主要是想去买排骨。整个市场转完,就只有一家还留有一扇排骨,我看骨头太多,就在一家只剩下四根魏继谷的摊贩那类将它的尾脊骨全买了,还有三块半月骨,也是全给买了,平均价12.5元,顺便买了几斤二刀和几斤精瘦肉,价格均为12元。也买了一些小零碎,特别护工嘱咐的先生需要吃的芹菜和胡萝卜等蔬菜,背包背得满满的!
      回到家里,时间已经四点,赶快刨了一坨冷饭,就着热汤把午饭送下肚,打开电脑浏览论坛和写字,是我的每日必须。“护士”日记也在我的近期安排之列。准备写到写到先生康复出院,安顿好先生以后,再写别的题材。
      顺便说说一路上赶车的感觉吧,好久没有如此心情了。今天由于堵车,也由于先生病情日渐好转,便有了心情浏览车窗外的景色,前些日子(先生还没有突发脑溢血前)去过沙西农产品批发市场,油菜花只是稀稀落落的开着,这次确是已经盛开,一望无际的菜花黄得来望不到边,公路两旁的绿化带青幽幽的,不时看见有三两赏花人游弋田间,一家人在草坪上铺着毯子,一边赏菜花,一边野炊的。
      要是我不是负重前行,我真想下车随随便便去到油菜花间,静坐,晒太阳,闻花香,可是,现在的我,哪有这等福气啊?还不是只有盯古眼望着那些油菜花从车窗外一幕幕退出我的视线?
      要在平日,全家人早就开车出去赏菜花了,如今却是全家都轮流忙着跑医院,和为先生准备吃喝拉撒的东西,生活世界全被打乱了。包括春节,为了照护和陪伴先生,全家人整个假期,除初四下午去秀丽东方赏梅,几乎都在家里陪着先生。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3-18 20: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3月18日  (无奈的举措)


      上周星期几已经记不得了,接到曾卫红的电话,告知成都天赐兄弟文化传媒老总赵剑锋电话:天赐兄弟传媒今年要做一个《口述历史》节目,这个节目我有所耳闻,也从微信朋友圈看到采访过马识途、流沙河、王尔碑、牛放等著名作家、诗人。
       告知最近他们对七月派著名老诗人木斧老师进行了采访,现在还需要采访木斧身边的几位朋友,其中有《论木斧》、《再论木斧》的主编李临雅、木斧老师的摄影师罗西蜀、联络员萧开秀、活动策划曾卫红。
       因为前段时间先生病情严重,曾卫红也有外出差事,便把时间敲定在今天上午风雨无阻。
        每天上午十点过,我必须要给先生送饭(流质食品)去医院,开初,曾经计划一早就把先生的午餐背到采访地点,采访完毕就直接往医院跑,但是,不知道采访啥子内容,需要多少时间,担心不能够按时送到,于是和女儿商量,一早起来准备好以后,由女婿送往医院,再从人民北路地铁站坐一号地铁去上班。
于是,我便和罗西蜀老师约定了时间从宽窄巷子地铁站汇合前往中坝,九点三十二分到达时,曾卫红和李临雅已经先到了。于是我们结伴而行去了成都天赐兄弟传媒办公室。
       从十点钟开始采访,第一个采访对象是李临雅、第二个是罗西蜀、第三个是我,他们都非常有经验,李临雅带了她主编的两本书,罗西蜀带去了他为木斧老师拍摄的木斧戏剧自画像册,曾卫红带了去年木斧八十八岁米寿的诗歌集子,而我,木斧为我修改的我珍藏的《诗家》十卷本的诗歌集子、木斧为我题写的新诗集的扇面,以及赠诗原件通通没有带上,我感到非常非常遗憾。
      我是晚年习诗,能够相遇木斧是我此生之幸,能够得到木斧老师手把手相教更是此生之幸!今天采访之时,我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泪水差点就要滚落下来。
       采访下来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四十,幸好做了如上安排和打算,当我回到家以后已经是十二点过,又是草草刨了几口稀饭,权当午餐,来不及休息便先完成早上拖欠的《诗歌报》作业——把发的占位空帖子补上诗歌。
       一晃就三点过了,自从先生住院以后,诺大一个家,仿佛只打扫过一次清洁卫生,家里实在有点看不过去了。于是里里外外把家里、楼道的卫生打扫干净以后,便急急忙忙往医院赶,已经快到医生下班时间了。我赶快去医生办公室了解先生的病情,并把上周五在五冶第二门诊部医养中心联系的情况告知医生,并请求医生在先生可以出院时协助转送过去,医生说你马上与那边联系落实,我便在医生办公室与五冶医养中心取得联系,那边答复:上午十点过不超过十一点前送来,赶不上时间就下午两点过送过来。
       五冶医院医生说,你答复他们:明天上午送来!我如实答复了医养中心,等护工给先生从鼻饲管打了晚餐以后,我便把此消息告知老伴,老伴一个劲的呐呐的说着我们已经听不懂的话,我拿起纸笔让他写他又不写,我了解他的心思,不愿离去医养中心,要回家,于是,我问他:是不是不愿意去医养中心?是不是想回家?他连连点头。
       我只好好言相劝:你看你目前这个样子:鼻子插着鼻饲管,屎尿不能够自己解决,还插着尿管,卧床不起,在家怎么可以啊?我背你不动,扶你不起,你这几根管子我怎么处理啊?那边是医院,依然是去住院并休养,等你能够自己吃饭了,能够自己走路了,再接你回去也可以啊!
话虽这样说,看到先生目前那个模样和可怜巴巴的不愿意去、要回家表情,心里真的不是滋味,可是从自己的体力、精力,无论哪一样也承担不了照护的任务,即使请到护工,那鼻饲管、尿管我们也奈何不得!
      一出医院大门,我便给女儿电话,女儿最近为先生住院、转院,已经累病了一场,最近请假也比较多,今天又要加班到深夜才能够回家,女儿说那么忙啥子给我打电话啊,回家再说嘛?我说你回家已经深夜了,你们领导也休息了,你的工作也不好安排,早点给你说你好好安排一下工作,看能不能给领导请个假,明天将你爸爸转到五冶医养中心去,以后,就我去看他,你们都可以安安心心工作了。
      女儿嘱咐我一路小心谨慎,遇事不要慌张,说实在的,看到先生可怜巴巴的眼神和接二连三的表示不情愿的呐呐说不清的话语,坐在公交车里,我的思绪一直在走神,差点赶过了站!
      我庆幸先生又一次从死神那里赶了回来,又痛惜大病一场带给他越来越差的身体,自从我们1971年结束两地分居以后,我们一直再也没有分开过,我们一起同舟共济,送走了父母和早逝的大女儿,带大了两个外孙子……再小的房子,再困难的情况下都一起熬过,他想在家终老情有可原,可是,如今条件好了,有了医养中心,看病,养老都解决了,而且五冶医院医养中心是我们联系的几个医养中心离家最近,看望和探视最方便的一家医养中心。他不能够回家既是他的无奈,同样也是家人的无奈!他的不愿意,同样也是家人的不得已!
       写到这里,我不得不联想我自己,我不知道,我到了先生那样的地步,会不会也如先生这样的恋家,如今,先生生病,还有我来来回回的跑来跑去,我的将来就只有女儿女婿和外孙子?他们哪有时间如我一样跑来跑去?我会不会犯糊涂?给儿女和子孙后代提出一些让他们揪心的诉求和为难的难题?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3月19日(理想的结局)
      今天上午,由于主管医师高医生夜班补休要下午才上班,王副主任医师要我等到下午高医生来再办手续,我便于上午十一点过回家,准备下午转院的事宜,想  先生一贯怕冷,就给他回家带了棉衣、棉裤,护垫、尿不湿等一应物品。
       我不知道 ,先生的两个侄女远道从德阳赶来看望先生,几分钟时间,我们插肩而过!非常感谢先生的这些侄儿男女们对先生的关心!
       今天下午,五冶医院(华西神外二病区)主管医生高医生根据先生脑出血的问题已经完全解决,主要是肺部感染尚未痊愈,可以转本院二病区,为了对病人负责,对家属负责,并先远程与二病区医生进行沟通,看二病区可不可以接收先生住院,再说转先生过去治疗、康养,得到二病区医生同意,安排好病床以后,高医生这才以转科的方式,将先生转入五冶医院二病区内科医疗和康养。
      今天让我非常感动的是,作为华西神外二病区的主管医生,用五冶医院设备最全的救护车,亲自把先生免费送到二病区,并与二病区医生做了病情与治疗方案的交接。再也没有上演三月十二日那场“足球剧”(因为很多不要言说的原因,细节省略。)让我再也不迷信高大上!不期望所谓的“组织”关怀!
      二病区接到先生以后,鉴于先生插着鼻饲管和尿管,且卧床不起,依然安排在重病区,医疗与华西神外接轨,二病区的主管医生周医生,与华西神外二病区主管高医生交接以后,马上对先生的病案进行了处理,主要治疗先生的肺部感染问题。
      当然,由于先生现在卧床不起,容易发生痰堵和肺部感染等意外情况,作为家属的我,医院又要我签订若干生死协定,免去医院和医生的所有责任——这些,大家都懂得的,我也必须,也敢于承担一切责任!
      按照二病区医养中心的规定,女儿忙着去交付押金、康养、伙食等费用,我守在先生身旁,观看医生处置和护工护理,觉得先生转科以后,无论医疗还是护理都与五冶本部(神外二病区)一模一样,且可以长期住在这里,直到先生康复或者……
     这样,也算给先生找到了一个有医疗保证和有效护理的理想场所,再也不需要去中医学院排队,更无须送先生到天远地远的慢性病医院了。在这里,我们看望和探视也更加方便一些。
     先生是医生,虽然因病卧床不起,说不清楚话,可他耳聪目明,头脑清醒,看到来二病区后,得到有效治疗和精心护理,便情绪安定,心满意足,不再如昨天那样不情不愿,而是安安心心的在医院接受治疗和康养,看到先生如此状况,我从昨天一直揪着的心终于得到缓释!一下感到轻松了!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3月20日

     五冶医院第二门诊部是五冶的职工医院,就在五冶集团公司所在地双华路对面,一个非常不起眼的五十年代修建的老式五层楼房,医院门诊部与住院部格局呈L形,临街和L形底层为门诊部,开设了很多科室,三、四、五楼为医养中心住院部,五冶医养中心医院远离大街,插入五冶职工宿舍的院落里,虽然环境没有绿化,但是十分安静,没有华西和五冶神外那样拥挤,先生的床位朝南,阳光可以直接照在床上,这对于一个卧床不起的病人来说,非常有益。
     见到先生去医养中心以后,情绪安定,而且没有中断治疗,反而得到了中西医结合多种治疗,我的心非常安然,早上一觉睡到自然醒,八点过,我去医院看了医生,开了这个月的药,可是不知为何?依然感到浑身疲倦,熬到11点过就熬不住了。
      草草刨了一碗稀饭,外孙子从川大江安校区回来了,我说,家里没有饭了,你自己下面吃吧,婆婆要去睡了。倒下床就睡到1点半才醒,赶快收拾昨天护工交代的要带的衣架、翻身枕头、口罩、保鲜袋、洗碗巾,春秋衣裤,剪刀等杂物以及医生交代的先生的特殊门诊降压药……
      不到三点我便往医院赶,半个多钟头到达,在医院附近的超市购买了洗衣粉和洗洁精便上病房一一将一干杂物交给护工,降压药交给了主管医生。
      我看到医院给先生开了盐酸氨嗅素口服溶液,问及护工怎么喂给先生的,护工说和流质食品一起推的,我说,这个药必须让他口服,最好让他在咽喉部含着慢慢抿吞才起作用,可是,先生经过半个多月的鼻饲管进食且一直张嘴呼吸,舌头已经没有了吸食功能了,半天都吸不进一滴盐酸氨嗅素口服溶液,我只得为他用针管慢慢地、少少地推进他的嘴里,让他抿着吞下去。
吞完一小瓶盐酸氨嗅素口服溶液后不久,先生便大口大口的自己咳嗽,并吐出来好多痰!感觉这个药非常管用,一年半来,一直找不到这类药,都是什么枇杷糖浆,川贝止咳露,效果一点不如盐酸氨嗅素口服溶液对症!先生咳出了雍积的痰液,一下感觉非常轻松了。我也非常高兴。
        于是我给护工讲,以后每次给先生喂盐酸氨嗅素口服溶液,就按照这个方法喂,尽量让他自主咳嗽、排痰,吸管吸痰那是万不得已,他难受,同时也容易划伤气管。
       今天五冶医养中心还给先生进行了会诊,拟给先生行蜡疗,以解决先生肺部感染和胸腔积液问题,我也非常高兴,来医养中心以后,先生会比在华西神外二病区专科得到更加全面的中西医结合治疗。
       我给先生也带去了握力球,嘱咐他每天要时不时用劲练习双手握力,好为以后站起来时双手才有握力。
        晚餐是粉碎得很细的流质食品和蒸蛋,先生服了不止500cc,问他吃饱了没有,他点了点头,再加上一日三餐的间隙,护工都要给他喂水,一日进食和进水量超过了2000毫升。先生在这里养护,饮食。营养应该没有问题。
        先生少言寡语,与护工配合默契,医生说,慢慢地要给先生拔掉尿管,恢复他自主排尿功能,我非常感谢这边的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照护。
我也鼓励先生,要有信心争取日康复,早点回家!
       昨晚,也遇到让我非常生气的事情,让我异乎寻常的疲倦,没有精力书写“护士”日记,便早早地服药睡觉,让睡眠化解一切,是我惯常的做法,过去,完全奏效,不知此次为何,让我五点便醒来了,再也睡不着!干脆起来补写这篇文章。我估计熬不到十一点便会来不起。到时候再补觉,尽快早日恢复生物钟!心绪平静、淡定!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3月21日
昨天下午去看先生的时候,邻床的张大爷发起了高烧,据说张大爷患老年痴呆症多年,现在喊不答应,不吃饭,即使喂东西也无法吞咽,全部到了气管,医生不得不全部抽出来,这样倒腾下来,岂有不感染发烧的道理?
家属不答应插鼻饲管,尿管已经插不进去,尿尿只能够用保鲜袋拴在阴囊上,现在阴囊已经肿胀。看来家属决定放弃一些“有效治疗”,只等拖到哪天算哪天。觉得家属也是无奈!
医生每天给他输液,抽谈,每天用棉球蘸温开水浸润一下舌头和嘴唇——我担心张大爷会不久于人世,想到和老伴在一间病房,真有点害怕!
我想今天探看的时候,请求医生给老伴换一个房间,免得害怕,也怕交叉感染,引起老伴也发烧,结果我的担心还来不及说出来,昨晚两点,先生就发烧了。
今天一到医院,护工就说我家赵大爷昨晚半夜就发起了高烧,一烧就是39°,医生已经实施了物理降温措施,腋窝、腿弯给放置了冰袋。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啰嗦几句,一个小小的职工医院的养护中心,什么抢救措施都可以实施,不像华西那样高大上的医院,病人一发烧,就要病人家属去楼下私人小卖部去买8瓶冰冻矿泉水,五元一瓶,还必须买四双袜子,套在矿泉水瓶子上为病人物理降温,一次发烧一天就得花六十元的冰冻矿泉水降温费,若还降不下来,第二天还得买八瓶(40元)冰冻矿泉水(不再买袜子套了)。
我不敢说先生发烧是交叉感染,因为先生也是肺部一直炎症未痊愈的卧床病人,任何时候发烧都有可能出现,只要医院实施了降温措施也就行了。
今天,主要是去给先生把发理了,胡子刮了。理发的时候,天气也非常好,温暖的阳光直接晒到先生病床上。当我为其先生理发的时候,我才发现,先生的头皮上的污垢结了好厚一层!可能从入院以来,护工压根就没有给先生擦洗过头部的缘故吧?今天给他理了发以后,护工小傅立即打来热水,把先生的头擦洗得干干净净!
人们都说,病人还是要在家护养,才看多活一些年成,进了敬老院(含医养中心),肯定既遭罪,又死得快!可是,在家养确实不现实,假若在家养护,昨晚先生发烧,家人还不是只有夜班三更往医院送急诊?折腾耽误了救治时间?先生在医养中心,立马就得到了处置,个人觉得,人老了,最好还是在医养中心为好。要是我到了那个状况,我决定让孩子送医养中心,而且就送五冶这样的医养中心,无需去到所谓的高大上的,什么四星级、五星级的康养基地……人一旦得了不可逆转的疾病,就是住在总统套房式的养护中心又能够咋地?最后,还不是一口气不来呜呼哀哉!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3月23日 
昨晚,女儿就告知了我,今天要给我补过生日——女婿开车去龙泉驿区一个我们年年都要去的一座桃花山(就是不知道那座山的名字),海拔最高300米,几个陡峭的坡坡都是羊肠小道,是山农用锄头挖的土梯,我是柱着登山杖,一共歇了四次才登上山顶的,我都不知道以后还能否登得上去不?
山顶上的桃花开得鲜艳,视野广阔,可以见到低处的桃花山和蜿蜒曲折的公路,以及高速公路,更主要的是,年年都是只有我们一家或者最多邀请少量的亲朋好友。去年,先生正在住院,我没有去成,女儿女婿他们邀朋结友去了。
这次,女儿们邀请了一个茶友,就我们四个人在那里架了帐篷、吊床,摆了茶席,在桃花山上饮茶,开水是早晨现用怡宝烧的鲜开水,茶是女儿带的绿、红、白茶。还带了饼干、巧克力等茶点,用保温饭盒带了八宝粥…….茶友带了卤肉和草莓,且在山顶一边观景,一边饮茶,一边野炊,今天的野炊真是丰富多彩。最后,还将所有道具都摄入镜头,这个生日真的过得异乎寻常的别有风味,女儿还采了山顶上所有的野花,扎了一束,给我作为生日鲜花,唯独没有采一朵桃花——因为一朵桃花便是一个水蜜桃啊!怎舍得糟蹋?
我们一直玩到下午两点过,才开始慢慢下山,女儿们还要去名山的蒙顶山买茶叶,我便搭茶妹小李的车,从环球中心坐地铁一号线到骡马寺下车,乘五路公交去看望先生,也把女儿女婿今天的安排给先生摆了,先生很高兴。
我给先生喂了盐酸氨溴索溶液后,护工又给先生打回来晚餐,给先生推了500cc后,又给先生换护垫,结果先生拉屎了。护工小心翼翼地给先生收拾了以后,又给先生换了干净的护垫和尿不湿。
护理先生的护工都是来至三台县一个生产队,且都姓傅,只是大傅是姑姑,小傅是小辈,今天大傅要回家给老人上坟,明天下午回来;明天晚上小傅孩子开车来接小傅回家给老人上坟,后天晚上回来。
两位傅大姐一共伺候三间病房,六个重病人,非常辛苦。故此,只要我去看先生,我都要自己给先生喂药,或给先生翻身、拍打背部。医生说,要是每天多给先生拍拍背,让他自主排痰,比输液还好得快,故此,我也给两位傅大姐说,希望他们多给先生翻身拍背,让他尽快好起来!
两位大姐都是老实农民,基本都照着医生的嘱咐和家属的要求做,也非常节约。没有打脏的护垫,他们都要用剪刀剪成小块放在那里,先生拉屎了,就先用这些护垫蘸温水先擦干净,然后再用清洁的卫生纸和湿纸巾擦!真是处处为病人和家属着想,这是先生生病以来,我遇到的最好的两个护工,我打内心里非常感谢她们。我对两位傅大姐对先生的养护非常放心,她们也说,你这么大岁数了,该好好休息,你来不来我们都会好好照顾你家老大爷。
话虽如此说,别看我家老大爷是个医生,可是娇气得很,最怕痛了,每天都想有人在身边陪着他。
去年八月,单位消夏度假,离开家才两天,就让保姆打电话让我回来,我说还有一天就休完了,我周五回家。这才眼巴巴的等我回家。
先生生病一年零五个月,我离开他只有三天,这一年零五个月,无论住院还是在家,我只是单位安排休假在外面住了四晚上,三天时间!
先生是医生,他知道病情的轻重缓急。1983年,我父亲的病,他只是听我说我从北京出差,因双流机场扩建,飞机在广汉停机,顺便回家看父母,看到父亲用开水冲着才能够吞饭,他立即要我把父亲接到成都,一检查,父亲果然就是食道癌晚期!他急得没法,那时,他和川医、省医院的很多医生和领导都有熟悉,可是那个时候没有改道、插管等医疗措施,他只好把父亲接到自己工作的医院住院姑息疗养,他天天夜里在医院守护父亲十个月时间!让父亲多活了七个月;再就是女儿1995年突然出现面神经痉挛,他就着急的找很多专家给女儿会诊,最后还是华西面神经专科说去华西口腔医院检查一下,一做钡餐,就确诊为腮腺肿瘤。立马手术,也只活了五年!而我在13年遭遇车祸,腰椎压缩性骨折,必须卧床三个月!他从医生的角度认为,没有生命危险,他就放放心心的玩自己的麻将,嘱咐我安安心心的休息,骨头的恢复很慢,我没有要他天天陪我,他认为也没有必要陪!
我是让书陪我度过整个养护期的,既然老天要我睡,我也难得睡过这样长的时间,我只能够安安心心的睡了!我让女儿给我带来十几本诗集,选读我喜欢的诗歌,光《散文诗世界》合订本,我就读了七八本,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诗集,再就是,我那个时候还兼了《嫘祖文化》的副主编,我是在病床上完成了三校。保证了《嫘祖文化》创刊号的按时出版的!
当然,先生也是个闲事少不管走路伸展的人,他是外科医生,借故(当然是工作关系),从来不干重活和粗活,手伤了不好上手术台!大事小事家务事都懒得操心的人!就说汶川大地震那天,我一人在家上网,电脑和椅子突然晃动起来,95岁的老母亲说:咦!地震了嗦,我活这么大岁数还没有经历过啊,好凶啊!
我赶快将母亲从沙发上拉起来让她坐在藤椅上,推到卫生间,让她老人家不要乱动,我立即去关水、电、气,并给女儿女婿电话,女儿正在都江堰中行培训中心培训(住宿楼垮塌一半,幸好他们在礼堂听课,躲过一劫)。听到他们都安好以后,我便将大门洞开,电梯已经停了,我立即跑步下楼去泡桐树小学去看孙子怎么样,学校已经将所有学生集合在操场。等我到校门,学校把孙子亲自交给我接走,在回家的路上,看到先生优哉游哉的和医院几个医生打完麻将回家!我这才毫不客气的当着他同事的面洗刷了先生:你个大男人,发生这么大的灾难,婆娘娃儿不管,老人安危不问!你是啥子当家男人,你配做当家男人么!还有闲心打麻将,优哉游哉的回来?继续去打你的麻将三!他红着个脸,只好腔不开气不出的和我们灰溜溜的回家!几个医生也不敢为她辩驳!
今天,联想到哪就说到哪了!有点马跑南山,画蛇添足了。就此打住吧!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3月24日
 
昨晚睡得比较晚,今早起来也就比较晚,我已经放好热水正要沐浴,突然五冶医院周医生的电话响起来了。我只好穿着浴衣接电话,五冶医院的周医生问我是不是45床的太婆,我说是,什么事?周医生劈头盖脸就批评我不该给先生从口里给先生喂“盐酸氨溴索溶液”还很不客气的说:你们想病人早点死就什么都从口里给他喂东西!并告知现在先生肺部感染加重,需要用进口药,比较贵,要自己承担一定费用.......
我马上答复,该用的药尽管用,该承担的费用我们承担就是!不过,盐酸氨溴索溶液不能够从嘴里喂我是不知晓的,百度说是口服液,再加上过去开的止咳糖浆类药物,医嘱都是说要口服,并在舌根处尽量多停留一段时间慢慢抿下去!怎么会说是我们想他快点死从口里给他喂盐酸氨溴索溶液?这个说法作为家属我不能够接受,也不敢接受!我也从来没有听到过你给我说不能够从口里给他喂,我和女儿只是在签订若干“生死合同”时见过,也仅仅是说先生到了生命尽头不可逆额的时候,不插管,不切管,不心脏复苏,不点击!不是说在他没有达到如此程度不施救!放弃治疗!若我们有这样的想法,我就不会在一年多时间里考察二十多个养护中心,最后选择到你们医院的医养中心来医养了!是我知道那种喂法是想他早点死去,我也不会在“护士日记”里记下这些“杀人”的证据了。
我三爪两爪把澡洗了以后,口如嚼蜡的扒了一碗稀饭,立即给先生选了一件冬衣(他坐起时披),就往医院赶,我径直就往3楼先生病床,向先生说:今天主管医生批评我不该从嘴里给你喂盐酸氨溴索溶液,说我是想你早点死!我说我没有听见医生给我说过不能够从嘴里给你喂,5cc的药,我每次最多给你喂1cc,分四、五次让你抿吞,我也是按照吴教授教授的喂止咳化痰类药物要在口里含化抿吞的服用方法给你口服的,医生说我这样喂是错的,以后不给你那样喂就是了,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要你早点死哈!要是真的出现意外,你可别怪我啊?先生说,不怪你,不得怪你!
不过,我自己也是后怕!可是已经那样为之了,就要为所为负者,该用进口药就用,该自己承担的费用就承担费用,也算吸取一次教训吧。
接着,我又去了四楼,找到主管医生周医生,说明情况,一是却实没有听到过医生的医嘱,看到是口服液,就按照以往给先生喂止咳化痰的口服液的服药方式给喂了,每次1cc不到,喂四五次喂完的,绝对没有对先生放弃治疗,想先生早点死去的想法和做法!我签的字只能够在先生走到生命尽头,实在不可逆转的时候才如此实施,在没有达到那样的状况的时候,该用什么药尽管用,该自费的我们自费!周医生说的“家属想他早死就尽管从口里喂东西”的话,以后不能够再这样说家属了,家属从来就没有这些想法和做法,一年多来,一直在给先生考察医养结合的医院,一直在积极治疗,从来没有放弃!这样的说法,家属承担不起法律责任!直到周医生答复知道了!并说今天已经给先生用进口药了。
我又发现先生出现血压偏低(99/57)的状况,我请求医生调整血压药的用量,最后,与周医生终于沟通了。
因为两个护工走了一个,我又下3楼去给先生把午餐喂了,这才回家,特将今天的事情在“护士日记”中立字为据!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