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回复: 1
收起左侧

岳定海:从盐亭龙潭书院到安徽桐城学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6 19: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岳定海:从盐亭龙潭书院到安徽桐城学派
岳定海(碧奎垣改编)  
笔者多次从盐亭八角场镇经过,有一个念头还未破解:总觉得靠近金孔、八角、富驿、玉龙这一带的天空,祥云因何而飞舞,紫气如何而东升?当然,另一方的黄甸、黑坪、两河、云溪、柏梓也漫卷着火烧过的斑斓云彩,它们无声地东下,与那一道紫云汇合,欢腾出满天超凡脱俗的万千气象来!今天的解密是“盐亭学”初探,先说盐亭龙潭书院请安徽桐城派学人来讲学的故事。
盐亭石牛庙乡农民范炳南,清末科举秀才,一生不涉仕,在家只对西汉史学家刘向传承的“抗争文化”作推演研究。如刘向的《说苑•指武篇》中“凡武之兴,为不服也;文化不改,然后加诛”这类“抗争”,既有政治,也有民生的特征。“抗争”影响经济,助长社会对立。但道理一说就懂,一学就会,一会就用:一用就有自组织、他组织;本地性、普世性;而选择中有对抗,就需要法治。但法治是分法律和效法的,这两者的交叉,盐亭远古盘古-嫘祖传说有“法天法地”的效法,即法是天,是地。天,不怕变天。天变了,还是天的规律;地变了,还要地的勤劳。所以西汉学者刘向理解的“抗争”是:大凡动荡暴力兴起的时候,其实都是百姓不服以现状;如果文化与现状不改的话,那么暴力活动就会更加猖獗。
范炳南认为,“抗争”会出现社会动荡,或暴力,是百姓不服现状。范炳南在调研近代暴力的“抗争”与 “文化”的对立相互关联,类似湖广填四川的动乱暴力对土著的冲击,以及类似张德彝对巴黎公社起义的评说与马克思《法兰西内战》中的一些评说结合在一起的时政要闻口传,感生自持几代殷实,满门书香,应为培育子孙后代去对付和解决这种现象。范炳南独自拿出资金,长期聘请有关教师在家开办一所私塾,既教本家几个子弟,又供同族及村内儿童免费读书。在盐亭这样的私塾和存古学堂很多。范炳南的大儿子范仲纯受他的影响和指派,早在1906年就入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系求学,专攻马克思学说。1910年学成归国后,范仲纯开始在自家私塾和盐亭县里新潮人士家庭朋友聚会中,讲解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好东西。
石牛庙乡后继的还有蒙思明,1927年到日本东京留学,1944年到美国哈佛大学进修。盐亭的存古学堂早于1896年冬天湖南湘乡人蒋德均(1851-1939)提出创办类似“中学为本,西学为用”的“时务学堂”,而且蒋德均曾任四川龙安(今天绵阳市安州区)知府时,到过盐亭,了解盐亭的存古学堂的经验,因父丧返湘后参与矿务经营,并向湖南士绅新秀谭嗣同、梁启超、张之洞等口传过。
而盐亭存古学堂与盐亭陕西会馆的渊源的联系,是1646年张献忠兵败盐亭而亡,大西政权宣告结束,大批陕西籍的老兵及其家眷,有的改姓埋名,有的削发为尼,留在盐亭当地隐居生存下来。盐亭很多山寨传说的“牛儿大炮”和发现金银财宝,就有转战湖广、江西的张献忠的农民起义大军有关。从1665年(康熙四年)四川巡抚李国英、张德地奏准垦请清廷招民垦荒,大批湖广、江西、福建、陕西、山西等移民移居四川及绵阳、盐亭,各地移民和商旅不忘根本,集资修建本省会馆。
1646年张献忠大西政权垮台下留存在盐亭的老兵及后代不结怨,是他们的张献忠农民起义军在江南各地转战中,看到改为大清国号的后金努尔哈赤的继任者皇太极,利用孔有德等反叛缴获与仿制孙元化的火炮,入关后即使与陕西李自成的农民军交锋,火炮也仍然是大显神威,攻城掠地,势如破竹。使他们才明白徐光启老师带学生孙元化,
不抗拒西洋火炮,走上“西学为用”之路,潜心研究西洋火炮,青出于蓝,写出了专业著作《西洋神机》,成为明末独一无二的火炮制造和弹道学的专家,是对的。用今天的话说是“暴露组学”----革命不仅是暴力“造反”,夺取政权----类似健康的目标不仅是基因、表观遗传、蛋白组、代谢组,还要考虑日常暴露、地理位置、社会经济、微生物组等综合学科的作用。
盐亭土著人民中的乡贤,从读西汉刘向《说苑•指武篇》,近两千年来盐亭各区、乡、村从私塾、书院到后来的存古学堂能,总结巴蜀盆塞海古文明以来兴衰轮回的“抗争文化”,得出“敌人”不仅类似球面画个圈,只分内外;还像环面,画个圈,也能绕过“防线”---内因、外因,都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使“湖广填四川”后陕西商旅游、移民及张献忠的老兵及后代,从办深感震动。也使得盐亭陕西会馆两百多年间能盐亭各处书院及后来的存古学堂合作共振。
例如,盐亭老八角约有林农、五龙、和平、会真、九龙等几个,却也不可小看八角。先说盐亭老八角龙滩子长大的杜润之,今天的人多不记得此公为何而来?杜润之生于清咸丰年间,书香门第,诗礼传家;杜润之十七岁便考中举人,乡人激奋。在他生长的龙滩子这个地方传有龙脉隐伏,风水围绕,很吉祥的。清代时,龙潭子建有一座龙潭书馆,历史已长,相传上几辈有安徽“桐城派”领袖方苞的后人,为躲避乱世中大开杀戒的“文字狱”的清剿,远涉千里、隐姓埋名来到龙潭学馆授课。因而本地杜氏一族受其教诲,领悟“桐城派”文章神韵而世代传承。此书馆到杜润之接手任教时----龙潭书馆已是馆外山光水色相融、馆內书声琅琅一片了。1894年,杜润之所教的学生专程去潼川府应试,一到发榜那天不得了:盐亭全县就读潼川府共十三名学额,其中龙潭学馆由杜润之教的学生就考中七名,一时名动川北,“杜半榜”的美誉不胫而走。待消息传拢龙潭子时,和善的杜润之微微笑了,他拉过一把竹椅坐好,晒着下午的阳光,泡一土盅子茶叶,品着咂着.......心里被诗书的力量笼罩着。
桐城学派是我国清代文坛上最大的散文流派,亦称桐城古文派。世通称桐城派。桐城派以其文统的源远流长、文论的博大精深、著述的丰厚清正而闻名,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占有显赫地位。戴名世、方苞、刘大櫆、姚鼐被尊为桐城派四祖,师事、私淑或膺服他们的作家,遍及全国19个省(市)计1211人,传世作品2000余种,主盟清代文坛200余年,其影响延及近代。戴名世是桐先驱;方苞为桐城奠基人。方苞、刘大櫆、姚鼐被尊为桐城三祖。桐城派以地域而命名,主要因为其早期重要作家皆为桐城人,但是,在桐城派发展早期,并没有旗帜鲜明的使用桐城派这一名字。桐城被誉为"文都",主要因为桐城派在清代时期的极大影响力。
桐城派理论体系完善,创作特色鲜明,作家众多,作品丰富,称雄清代文坛长达200多年,在国内外都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虽然后来桐城派的作家并不都是桐城人,如梅曾亮、管同、曾国藩、张裕钊、林纾等,但桐城籍作家仍占很大比重。桐城派从他的产生到衰落,有一个发展变化的过程,这个过程大致可分为三个时期。
初创时期时,桐城派作家师承、膺服关系图间为清康熙、乾隆年间,代表人物有戴名世、方苞、刘大櫆。明代中叶以后,桐城学术兴起。明末清初,方以智、钱澄之等人致力于古文振兴,开桐城派先河。1644年清王朝入关,为巩固地位,尊崇儒家理学,以软硬两手迫使知识分子就范。方苞领导的古文流派应运而生。
方苞(1668——1749)清代桐城(现在安徽省桐城县)人。他出身世宦家庭,是康熙、雍正、乾隆年间著名文士。少时,游太学,李光地一看见他望溪学派是清人方苞所创立的学派。方苞32岁参加江南乡试中举,清康熙四十五年(1706)中进士第四,因母病,未参加殿试。五十年,因《南山集》案牵连入狱两年,后经李光地营救免死,编入汉军旗籍管制,以白衣平民入南书房,后移养蒙斋,编校《御制乐律》、《算法》诸书。六十一年,充武英殿修书总裁。雍正元年(1723)赦还原藉。九年,授左右允,次年迁待讲学士,十一年,迁内阁学士、礼部待郎,充《一统志》总裁。乾隆元年(1736)充《三礼义疏》副总裁,七年,因病辞归,赐翰林院待讲衔。治经以宋儒为宗,尤致力于《春秋》、《三礼》。论文提倡"义法",认为义即易之所谓言有物也,法即易之所谓言有序也。义以为经,而法以纬之,然后为成体之文。后桐城派的文论,以此为纲领加以补充发展。著有《周官集注》、《周官辩》、《周官析疑》、《考工记析疑》、《仪礼析疑》、《丧礼或问》、《礼记析疑》、《左传义法举要》、《春秋通论》、《春秋直解》、《春秋比事目录》、《离骚正义》、《方苞文集》等。方苞字灵皋,又字凤九,号望溪,此学派因其号而名。望溪学派以文章、经术名世。方苞为桐城派创始人,论文提倡义法。在学术方面,该派立论大抵本程、朱学说。正式打出桐城派旗号的,是道光、咸丰年间的曾国藩。1733年方苞编成《古文约选》,方苞授徒数十年,成为推动桐城古文运动的中心人物。
桐城派兴盛时期,时间为乾隆年间至1840年鸦片战争之前,代表人物是姚鼐。桐城派是在姚鼐手中壮大的。除了自己的古文实践和为桐城派提出理论主张,姚鼐还将更多的心血花在桐城派古文的提倡上。这主要包括《古文辞类纂》的编纂和他四十余年讲学生涯。
桐城派末流时期,时间为1840年鸦片战争后至20世纪初"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代表人物曾国藩及曾门弟子,世称湘乡派,实为桐城派的变体。这一时期,大多数桐城派作家都能坚持爱国主义立场,他们的民族气节和爱国主义思想在政治活动和创作活动中都有所反映。此外,薛福成主张振兴工商经济,吴汝纶力倡创办新学,林纾、严复大量翻译西方名著,以求社会改良,也都具有资产阶级改良主义色彩,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桐城派思想主张的基本理论是从方苞开始建立的。他继承归有光的"唐宋派"古文传统,提出"义法"主张:"义"即'言有物',"法"即'言有序'。言有物,说文章要有内容;言有序,说文章要有条理跟形式技巧。他对于文章,要求的是"雅洁"。桐城派在清代文坛上影响极大。时间上从康熙时一直绵延至清末;地域上也超越桐城,遍及国内。200余年前的桐城文派不能一概否定,正如梁启超在《清代学术概论》说"不能以其末流之堕落,归咎于作始"。桐城文学,便转折到了现当代历史阶段。曾国藩(1811-1872)湖南湘乡人。道光进士,历任两江总督、直隶总督等职。曾国藩自称论文师从方苞、姚鼐,为文义法也取自桐城派。但他颇不满于某些桐城末流文章的拘谨平淡,因此在文章表现的内容上强调了经世致用;而在文章的表现形式上,则吸取了汉赋的优点,高洪雄健,呈现出阳刚之美。这就将桐城派发展到了新的阶段--以湘乡派为主流的阶段。正式提出"桐城派"的,其实是曾国藩,自此,以桐城地域命名的"桐城派"应运而生。
所以,曾国藩实有"中兴"桐城派之功。桐城派创始人方苞所以能在文坛声誉鹊起,与他在科场得售有关。此指康熙三十八年(1699)方苞举江南乡试第一之事,方苞本以古文闻名,科场得售更促使士子们访读其古文,试图从中探求科场的敲门砖。雍正十一年方苞奉果亲王命,编选《古文约选》作为八旗子弟的教本。《古文约选》主要收录两汉书、疏及唐宋八大家文。《古文约选》作为八旗子弟学校教本的颁行,不仅提高了古文的地位,也使"义法"说具有了官方的严肃性,"义法"之说自然得以广泛的传播,也正式将古文义法引入时文写作,使古文与时文空前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乾隆三年方苞又奉旨编选《四书文选》,此书编成后即"诏颁各学官",成为官方的古文教材。
虽然一些研究者认为桐城派诸人极力反对时文,但古文与时文在明清两代的密切关系却是不争的事实,桐城派作为清代著名的古文流派自然与时文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在相当程度上,清代士人对时文的追求提升了古文的地位,也为方苞等桐城派古文大家成为文坛领袖提供了文化土壤。再联系盐亭,杜润之教过的学生中,成长得很有出息的弟子中,头一个就数王明金也是大家熟知的“王举人”了。
“王举人”在被县人推举为省议员后,做的一件大事是与蒲殿俊、罗纶、张澜等人为争取川汉铁路民办权,发动了声势浩大的“四川保路运动”,有力地牵制了湖南、湖北、广东一线的清王朝势力,为“辛亥革命”的胜利创造了坚实的基础。杜润之有一妻弟叫王树槐,陋习在身,一日偷摘乡人挂果桔子吃,此事让杜润之恼怒。他叫来王树槐,给他一顿严厉的体罚教育,王不满,闹着发泄 “我们是亲戚,你为啥这样凶狠?”杜润之坦然而答:“无亲疏之分,无内外之别,望你以后慎戒。”俗话说黄荆条子下出好人,这顿打,打跑了妻弟的恶习,也迎来了一个迷途知返后考中秀才的新人王树槐。
杜润之在龙潭书馆执掌二十余年,学生过千,考中秀才、举人有二十多人,时为引领盐亭乡村教育之魁首。后于1906年,被县人聘为自清廷“戊戌变法”以来盐亭开办第一所县立高等小学堂的堂长。
笔者为此查阅了几天的史籍,眼睛也看得干涩,终于在几行竖排的纸张薄脆的县志上读到杜润之的开一代风气之先的教育成果,意为盐亭自建县以来的一千多年间,首次将西洋的算学、图画引入课堂的,当属杜先生这所小学堂。这件事让人想想就激动不已,一个千年来念诵“人之初、性本善”老格调诗文的学堂,忽然看见西方奇妙的数字演算公式和按自然风光比例绘制的洋玩意,在当时无论如何是件石破天惊的大事情。生于龙滩子的杜润之就做了这几件事,当然,一生中有这几件事被人念叼,也就足够了。
所谓“虎门无犬子”,杜润子有个儿子叫杜佩绅,投靠成都省立高等学堂被录为第一名,并考取官费留美生。杜佩绅的成就在教育上------他与其父一样,终生心血浇灌着尚未开化的民风鄙俗的川北土地,在青黄不接的树干上培育出文化的果实出来。杜佩绅跟过教育家张澜和袁诗荛一起,呕心沥血,推动教育的车轮不断向前。笔者查了一下史书,杜佩绅带头创办过龙潭小学,也就是后来龙潭子文同中学的前身;为保护家乡文化的根不致斫断,1931年他与蒙君弼在县城位于高山庙脚下的昙云庵内,一边感受唐代大诗人李白、杜甫下榻于此的文化风气,一面辛劳地编修《盐亭县志》。
三元一度受老八角管辖,后才划归老黄甸。这个地理上一些乡村分分合合的事儿不算少,也确是麻烦。既然两地轮流管辖过,那么写一下三元在八角或在黄甸均行吧?蒙伯飏系三元乡人,他还有个学术有成的弟弟蒙季甫。可能有人会问,蒙伯飏一家和蒙文通先生有关联吧?这就对了,蒙伯飏的父亲蒙安国是蒙文通的三爸,十九世纪中从石牛庙乡分家后迁往三元乡安家繁衍后人的。蒙伯飏、蒙季甫兄弟一生重教,这个和石牛庙乡下蒙氏家族的聪慧与勤奋断不可分,好比丘陵下汩汩涌动的泉水,流向石牛庙,石牛也扬蹄哞叫;流向三元,三元也潮动春天。蒙伯飏于1931年教书放寒假回到三元,他看见当地一些大户靠开采天然气和制盐卤发了财,不思上进,乘一辆滑竿到三台、成都游玩,而众多农家还在水深火热之中挣扎。
目睹此景,他难受之余毅然辞去县城教学职务,回三元宏济小学任教,他梦想的是,用“科学民主”之花,开启僻塞山村的民智,拓展乡人的视野。蒙伯飏于91岁寿龄辞世,他其时居住县城北街,并以毕生所学医术为县民治病,尤其擅长妇科疑难杂症,在他居所外,看病求医的人打起涌堂。可贵的是,蒙伯飏从不收取一分一文诊费,被他医治过的人无以数计。
蒙季甫有蒙文通这个堂兄的文气罩着,一生也在教育的领地干出了名堂。他著有《苏辛词选句解》、《蒙文通学记》、《盐亭的方音方言》等书,体现了治学的不懈精神。这其中对于蒙文通的追忆和对老家方言音韵源流的开掘,都是弥足珍贵的。文思略一停顿,在一堵郁郁青青的山岩前歇一阵子。山岩的名字拨开岩上风化的石屑分辨,后读出几个斑驳的字:任师尚,字望南。为了查寻这个叫任望南的人,也为了从扑朔迷离的粗枝大叶间爬梳出真实的明晰的线条,我没少花功天。任望南生于1898年的九龙乡华严村,他爸担油挑子走乡串队做小买卖,其母搖着纺车纺线团,一家生计略为温饱。
任望南从小就显示出念书的天赋,入私塾时,四书五经背得烂熟,赋诗书法深得祖传。成都高等学堂招生,任望南名列榜首,时逢任父病逝、家境困窘而苦无学费时,被迫报靠不收分文学费且食宿全由学校供给的四川藏文专科学校,苦读经年后毕业被安排藏区从教。任望南从环境恶劣的藏区学校起步,一干十年。常年的工作阅历与天性灵慧而让任望南脱颖而出,随后进入广东、山东政界,一做又是十余年,直做到民国山东直隶省财政厅长和升迁直隶省长为止。当年北洋军败撤离,任望南也离职去国,带上家眷老小前往欧美漫游。
任望南归国后回到家乡盐亭,见破旧街道走动着衣衫褴褛的孩子,九龙场更是如此。任望南与贤达杜佩绅商议,由任望南无偿出资1000银元,购买龙潭寺庙产开办龙潭小学,终成。后来龙潭子学校兴盛不已,是与任望南慷慨捐资助学密不可分的。
盐亭县立初中是教育家袁诗荛于1925年创办的,位于高山庙靠西边一处平展展的坝子上,新式学生从这儿步入知识阶梯。不久被溃退盐亭的川军田颂尧部侵占,学校被迫停办。田部撤走,学校已破败不堪,教学用具一并损毀,如果复校,困难重重。出于无奈,有关人士向在重庆就职金融系统工作的任望南求援,任望南接信后按校方所提金额汇于盐亭初中校,很快添置了教学用具,保证了学校按时复课。任望南略一思索,另拨银元购得稀缺的《万有文库》两套,赠送盐中及县图书馆,为社会教育事业再添前行力量。
临解放时,任望南以其政治水平与金融才能升任民国四川省财政厅长,解放军兵临成都,任望南受县人、在成都读书并加入地下党的白大科等人们感召,坚决拒绝其时省主席王陵基挟迫飞往台湾之命令,下令叫财政厅人员坚守岗位,保护资产、卷宗由解放军进城接管;这件大事,被川西人民行政公署表扬。不久,任望南被新成立的县人民法庭和翻身后亢奋加盲从的民兵队处决,这其间,任望南任过民国旧职是主要原因。岁月在显露残酷一面时又展示温情的另一面:三十二年后,任望南被法院宣告无罪予以平反。很快,统战部门决定承认任望南为爱国民主人士。一声叹息-----老天有时是很捉弄人的。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8 18:04:46 | 显示全部楼层
岳定海:从盐亭龙潭书院到安徽桐城学派
岳定海(碧奎垣改编)  
笔者多次从盐亭八角场镇经过,有一个念头还未破解:总觉得靠近金孔、八角、富驿、玉龙这一带的天空,祥云因何而飞舞,紫气如何而东升?当然,另一方的黄甸、黑坪、两河、云溪、柏梓也漫卷着火烧过的斑斓云彩,它们无声地东下,与那一道紫云汇合,欢腾出满天超凡脱俗的万千气象来!今天的解密是“盐亭学”初探,先说盐亭龙潭书院请安徽桐城派学人来讲学的故事。
盐亭石牛庙乡农民范炳南,清末科举秀才,一生不涉仕,在家只对西汉史学家刘向传承的“抗争文化”作推演研究。如刘向的《说苑•指武篇》中“凡武之兴,为不服也;文化不改,然后加诛”这类“抗争”,既有政治,也有民生的特征。“抗争”影响经济,助长社会对立。但道理一说就懂,一学就会,一会就用:一用就有自组织、他组织;本地性、普世性;而选择中有对抗,就需要法治。但法治是分法律和效法的,这两者的交叉,盐亭远古盘古-嫘祖传说有“法天法地”的效法,即法是天,是地。天,不怕变天。天变了,还是天的规律;地变了,还要地的勤劳。所以西汉学者刘向理解的“抗争”是:大凡动荡暴力兴起的时候,其实都是百姓不服以现状;如果文化与现状不改的话,那么暴力活动就会更加猖獗。范炳南认为,“抗争”会出现社会动荡,或暴力,是百姓不服现状。范炳南在调研近代暴力的“抗争”与 “文化”的对立相互关联,类似湖广填四川的动乱暴力对土著的冲击,以及类似张德彝对巴黎公社起义的评说与马克思《法兰西内战》中的一些评说结合在一起的时政要闻口传,感生自持几代殷实,满门书香,应为培育子孙后代去对付和解决这种现象。
范炳南独自拿出资金,长期聘请有关教师在家开办一所私塾,既教本家几个子弟,又供同族及村内儿童免费读书。在盐亭这样的私塾和存古学堂很多。范炳南的大儿子范仲纯受他的影响和指派,早在1906年就入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系求学,专攻马克思学说。1910年学成归国后,范仲纯开始在自家私塾和盐亭县里新潮人士家庭朋友聚会中,讲解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好东西。石牛庙乡后继的还有蒙思明,1927年到日本东京留学,1944年到美国哈佛大学进修。
盐亭的存古学堂早于1896年冬天湖南湘乡人蒋德均(1851-1939)提出创办类似“中学为本,西学为用”的“时务学堂”,而且蒋德均曾任四川龙安(今天绵阳市安州区)知府时,到过盐亭,了解盐亭的存古学堂的经验,因父丧返湘后参与矿务经营,并向湖南士绅新秀谭嗣同、梁启超、张之洞等口传过。而盐亭存古学堂与盐亭陕西会馆的渊源的联系,是1646年张献忠兵败盐亭而亡,大西政权宣告结束,大批陕西籍的老兵及其家眷,有的改姓埋名,有的削发为尼,留在盐亭当地隐居生存下来。盐亭很多山寨传说的“牛儿大炮”和发现金银财宝,就有转战湖广、江西的张献忠的农民起义大军有关。从1665年(康熙四年)四川巡抚李国英、张德地奏准垦请清廷招民垦荒,大批湖广、江西、福建、陕西、山西等移民移居四川及绵阳、盐亭,各地移民和商旅不忘根本,集资修建本省会馆。
例如,绵阳1742年建湖广馆,1746年建山陕馆,1755年建福建馆,1758年建江西馆,1770年建广东馆等,这些留居经营在盐亭的张献忠陕西籍老兵及后代,他们中出现的发家致富者和盐亭土著中艰难活下来的有识之士,与人民共同体验“湖广填四川”的苦难和反思上古文明兴衰轮换的总结,才使盐亭陕西会馆和存古学堂走出了不同的路----追根溯源,私塾从西周时期,塾只是乡学中的一种形式。当时学在官府,官师合一,塾的主持人是年老告归的官员,负责在地方推行教化。存古学堂虽然是清末为“保存国粹”而设立的学校。蒋德均、谭嗣同、梁启超等1897年11月29日在长沙正式开学办“时务学堂”;1902年湖广总督张之洞向清廷最早提出建立存古学堂的理念,1905年他首先改武昌经心书院为存古学堂;四川国学院之前期存古学堂设立于1910年等,主张“图救时者言新学,虑害道者守旧学”,救亡图存,为妥为处理“中学”(国学)与“西学”的关系,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中西教育文化交流的原则与方法。
然而从1665年体验“湖广填四川”苦难和反思的盐亭会馆和本土大批学人,对“存古”保存的认知与后来洋务派张之洞等人还不尽相同,他们把西汉刘向《说苑•指武篇》中“抗争文化”解决国家的“内乱”与“外敌”,与“难民、灾民、饥民、移民”问题相关联。再发展到两百年后的1871 年巴黎公社起义的时政要闻,和马克思的《法兰西内战》评说要人民至上、民主反腐、敬畏责任和“生产者的自治政府”等思想“口传”入盐亭,使他们把解决“难民、灾民、饥民、移民”的办法,与马克思学说的解决方法求索结合在一起。
因为对于什么是“存古”,他们认为存古的一个首要任务就是要“拔高”儒学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把中华文明定位在人学、仁学,以此单一的和谐早、好自居,看作是自杀陷阱。拔高儒学,一是要强调中华文明是“海洋文明在先,农耕文明在后”,二是要强调中华文明是人与自然及天下的和谐持久双赢。例如,日本从隋年代起至明涌维新之前,一直是中国的学生,其后开始侵略中国,这是学生打老师。其次像历史上中国南方比北方遭到“外敌”的侵犯多,是北极的严寒,使沙俄白人南下不断侵犯,也逼迫中国东北枭雄、后金的努尔哈赤等向关内侵犯。但早在1871年之前的1649年出生的张鹏翮,已被从盐亭陕西会馆到存古书院的求索成功培养出民族气节。
1689年张鹏翮内斗“内鬼”,外斗帝俄,出使帝俄参与签订《尼布楚条约》,争得大清少丧权辱国。盐亭陕西会馆在“湖广填四川”后,盐亭建立的多省会馆中最为出名,而且也是唯一还有遗存留在今盐亭云溪镇西负戴山东下半坡上。盐亭陕西会馆解放前也称昙云庵,地势偏僻,系唐代石木结构古建筑建筑,曾为李白、杜甫流寓盐亭住居处,也为唐朝宰相严震家墓地看护房。1956年县政府划给县林业局作为看守负戴山森林的住房,但在1970年代初并无人居住,而且可见残存的大幅上古盆塞海洋文明的彩色壁画;直到1970年代末才改建为县林业局的办公处。“盐亭学”到“重庆学”,历史智能到人工智能,都可以从这里展开。这里“口传”张献忠农民起义的陕西籍的老兵及其家眷,难忘为啥要在1633年时才的起义?
求索中有“口传”1632 年 9 月 7 日明朝著名科学家、内阁次辅徐光启,他的学生、大明火器部队总司令、西洋火炮专家、登莱巡抚孙元化,在北京西市被斩首,年仅 51 岁,只因“一只老母鸡带来血案”----登州巡抚孙元化造炮练兵,本想雄心勃勃重用熟悉辽东情况的汉人辽籍军人孔有德率部打先锋,出征收复辽东。但山东人却处处排挤这些外来户。孔有德率部出征时,沿途遭遇闭门罢市,辽兵一路挨冻受饿。到吴桥时,一名饿极的士兵抢了山东望族王象春家仆的一只鸡,家仆仗势,闹上门来。孔有德军纪很严,将抢鸡士兵“穿箭游营” ,但辽兵压抑已久的愤怒被点燃,将王家飞扬跋扈的家仆打死。群情激昂,士兵哗变在即,但王象春的儿子更加飞扬跋扈,不依不饶。孔有德走投无路,受人唆使煽动,率乱兵把王家给灭了门,倒戈杀回登州。孔有德并非想叛乱,而孙元化也坚持试图招抚。
但孙元化的同僚王道纯却想趁机灭掉这股辽兵,出城打杀。正等招抚的孔有德吃了亏,与城内辽兵里应外合,攻下登州城。孙元化战败自刎未遂,为叛军所俘。但他在叛军中有极高威望,对孔有德等也有大恩,他明以大义,孔有德又回心转意。朝廷也同意孙元化戴罪招抚,但巡按王道纯却藏匿诏书,结果叛军长时间求招安不得,又开始作乱。孙元化继续说服叛军,让他回朝陈明真相,让辽兵们等待招安。
但孙元化还在前往北京路上,王道纯袭击叛军。孔有德的叛军因为掌握有大量火器,等着招安却最终等来了孙元化的死讯。而且在登州失陷时,朝中温体仁等说孙元化已反。他的恩师徐光启上疏代其申辩,甚至愿以全家百口性命为担保。但朝内温体仁等对孙元化的攻击与诬陷并未停止,因为他们攻击的目标是当初力荐孙元化的首辅周延儒。
周延儒试图保下孙元化,但他一手提拔上来的副手温体仁,觊觎着首辅宝座,他等来的借孙元化攻击周延儒的机会,怎能放过 ? 温体仁摸准崇祯帝的痛点:痛恨大臣结党营私。他一改以往对周延儒的恭敬,将他和孙元化扯在一起,说周延儒曾收过孙元化的好处。1633 年 6 月周延儒下台,温体仁当上了首辅。此后不到半年徐光启溘然长逝,1633 年 4 月孔有德等在山东无法立足,带去 13000 多人,数百艘船,还有大量西洋火炮与娴熟的火器手,渡海投奔后金努尔哈赤的继任者皇太极。这支明朝最精锐的火器部队的叛逃,使明、金军事力量对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后金有了入主中原的本钱。
孙元化之死却被张献忠看作是农民起义的最好时机,张献忠在1633年宣布起义。以后转战湖广等江南各地11年,1644年张献忠主力进入四川,1646年张献忠在盐亭边境山寨大围坪被射杀而亡。有人把张献忠进川的超量“肃反”,类比近300年后的张国焘----1932年12月24日邝继勋率部队进攻通江县城,12月29日红四方面军解放通江县,成立川陕省临时革命委员会,邝继勋被选为主席。1933年6月旷继勋在张国焘搞“肃反扩大化”中被诬陷,惨遭张国焘杀害于四川通江县洪口场,年仅36岁。旷继勋的战友曾中生1933年9月被张国焘以“右派首领”等罪名逮捕,长期监禁,1935年8月张国焘派人将他秘密杀害于四川西北部的卓克基。就连盐亭龙潭榉溪河畔地区革命老区,1934年10月发生的“西山坪”共产党游击队被国民党军队包围事件,延伸到1935年3月申秋成和何登甲等300多共产党员的游击队战士被砍头的英勇就义,也有“口传”与张国焘“肃反”利用敌人消灭内部不同意见派有关。
金一南教授的《苦难辉煌》书416-417页中讲:1932年鄂豫皖苏区保卫局审讯部长戴季英,不顾红25军74师当师长的徐海东的反对,借口“肃反”下令将74师220团的政委、参谋长等49名干部抓起来全部杀掉等,这是否也与张国焘影响有关不说。把张国焘与张献忠农民革命的“肃反”相提并论,其实从“历史智能”的发展上说是不能类比的----以1871年马克思总结巴黎公社革命起义经验的《法兰西内战》一书,阐述人民至上、民主反腐、敬畏责任、勤廉节约等“生产者的自治政府”,“巴黎公社的原则是永存的”思想“口传”入我国划线,之前张献忠1633年宣布农民起义以来,都属于等待马克思主义的诞生阶段。
1871年总结巴黎公社的《法兰西内战》等马克思学说“口传”入我国后以来,都是属于把握马克思主义的实践阶段。1646年张献忠大西政权垮台后留存在盐亭的老兵及后代不结怨,是他们的张献忠农民起义军在江南各地转战中,看到改为大清国号的后金努尔哈赤的继任者皇太极,利用孔有德等反叛缴获与仿制孙元化的火炮,入关后即使与陕西李自成的农民军交锋,火炮也仍然是大显神威,攻城掠地,势如破竹,使他们才明白徐光启老师带学生孙元化,
不抗拒西洋火炮,走上“西学为用”之路,潜心研究西洋火炮,青出于蓝,写出了专业著作《西洋神机》,成为明末独一无二的火炮制造和弹道学的专家,是对的。用今天的话说是“暴露组学”----革命不仅是暴力“造反”,夺取政权----类似健康的目标不仅是基因、表观遗传、蛋白组、代谢组,还要考虑日常暴露、地理位置、社会经济、微生物组等综合学科的作用。因为仅“中学为体”一个顺序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老办法,仅类似“基因组学”;胸怀世界,反过来“平天下、治国、齐家、修身”才是新时代。如明朝文臣武将就类似“基因组学”----先是抗拒西洋火炮,等到努尔哈赤崛起,所向披靡时,才发现孙元化的“神器”的厉害。
例如,孙元化在“宁远大捷”中协同袁崇焕驻守宁远 ,面对骁勇无比的后金铁骑,宁远城头 11 门西洋大炮成了恐怖的超级大杀器,后金勇士再凶悍,也顶不过最先进的热兵器,努尔哈赤也受炮伤。身经百战,战无不胜,唯宁远忿恨而回的努尔哈赤 ,八个月后在郁闷中死去。孙元化的“西学为用”,是因明军当时有火器,射程短,甚至比不过后金的弓箭,所以他主张用射程远的西洋大炮来解决问题;其次,后金骑兵天下无敌,他主张大炮架在城上,而不是放在旷野中,坚城与大炮互相依存,发挥火器威力。
另一方面,盐亭土著人民中的乡贤,从读西汉刘向《说苑•指武篇》,近两千年来盐亭各区、乡、村从私塾、书院到后来的存古学堂能,总结巴蜀盆塞海古文明以来兴衰轮回的“抗争文化”,得出“敌人”不仅类似球面画个圈,只分内外;还像环面,画个圈,也能绕过“防线”----内因、外因,都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悠久的盐亭书院(书馆)为提高质量,素有外请全国名家来讲学,内送学子出外去求学或教学的习惯。如安徽“桐城派”奠基人方苞(1668-1749),1699年(康熙38)举江南乡试第一闻名,1706年中进士,1712年因《南山集》案牵连入狱两年后免死。方苞1734年(雍正11)奉果亲王命编选《古文约选》作为八旗子弟的教本,使古文与时文空前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也为方苞等桐城派古文大家成为文坛领袖提供了文化土壤。盐亭书院(书馆)研习刘向“抗争文化”闻名远播,相传盐亭龙潭书馆有几辈方苞的后人,为躲避乱世中大开杀戒的“文字狱”的清剿,也远涉千里、隐姓埋名来到盐亭龙潭学馆授课。
从1646年张献忠大西政权垮台后留存盐亭的陕西籍老兵,到“湖广填四川”中建立起的盐亭陕西会馆等外来户,无不对盐亭土著人民中的乡贤、书院的“抗争文化”感到震动和清新,两面结合推动“历史智能”迎来1871年总结巴黎公社的《法兰西内战》等马克思学说“口传”盐亭的转型“蜕变”。就说盐亭老八角龙滩子长大的杜润之,今天的人多不记得此公为何而来?杜润之生于清咸丰年间,书香门第,诗礼传家;杜润之十七岁便考中举人,乡人激奋。在他生长的龙滩子这个地方传有龙脉隐伏,风水围绕,很吉祥的。特别是领悟“桐城派”文章神韵而世代传承,此书馆到杜润之接手任教时----龙潭书馆已是馆外山光水色相融、馆內书声琅琅一片了。
1894年,杜润之所教的学生专程去潼川府应试,一到发榜那天不得了:盐亭全县就读潼川府共十三名学额,其中龙潭学馆由杜润之教的学生就考中七名,一时名动川北,“杜半榜”的美誉不胫而走。待消息传拢龙潭子时,和善的杜润之微微笑了,他拉过一把竹椅坐好,晒着下午的阳光,泡一土盅子茶叶,品着咂着……心里被诗书的力量笼罩着。在杜润之教过的学生中,成长得很有出息的弟子中,头一个就数王明金也是大家熟知的“王举人”了。
“王举人”在被县人推举为省议员后,做的一件大事是与蒲殿俊、罗纶、张澜等人为争取川汉铁路民办权,发动了声势浩大的“四川保路运动”,有力地牵制了湖南、湖北、广东一线的清王朝势力,为“辛亥革命”的胜利创造了坚实的基础。杜润之有一妻弟叫王树槐,陋习在身,一日偷摘乡人挂果桔子吃,此事让杜润之恼怒。他叫来王树槐,给他一顿严厉的体罚教育,王不满,闹着发泄 “我们是亲戚,你为啥这样凶狠?”杜润之坦然而答:“无亲疏之分,无内外之别,望你以后慎戒。”俗话说黄荆条子下出好人,这顿打,打跑了妻弟的恶习,也迎来了一个迷途知返后考中秀才的新人王树槐。
杜润之在龙潭书馆执掌二十余年,学生过千,考中秀才、举人有二十多人,时为引领盐亭乡村教育之魁首。后于1906年,被县人聘为自清廷“戊戌变法”以来盐亭开办第一所县立高等小学堂的堂长。
笔者为此查阅了几天的史籍,眼睛也看得干涩,终于在几行竖排的纸张薄脆的县志上读到杜润之的开一代风气之先的教育成果,意为盐亭自建县以来的一千多年间,首次将西洋的算学、图画引入课堂的,当属杜先生这所小学堂。这件事让人想想就激动不已,一个千年来念诵“人之初、性本善”老格调诗文的学堂,忽然看见西方奇妙的数字演算公式和按自然风光比例绘制的洋玩意,在当时无论如何是件石破天惊的大事情。生于龙滩子的杜润之就做了这几件事,当然,一生中有这几件事被人念叼,也就足够了。
所谓“虎门无犬子”,杜润子有个儿子叫杜佩绅,投靠成都省立高等学堂被录为第一名,并考取官费留美生。杜佩绅的成就在教育上,他与其父一样,终生心血浇灌着尚未开化的民风鄙俗的川北土地,在青黄不接的树干上培育出文化的果实出来。杜佩绅跟过教育家张澜和袁诗荛一起,呕心沥血,推动教育的车轮不断向前。笔者查了一下史书,杜佩绅带头创办过龙潭小学,也就是后来龙潭子文同中学的前身;为保护家乡文化的根不致斫断,1931年他与蒙君弼在县城位于高山庙脚下的昙云庵内,一边感受唐代大诗人李白、杜甫下榻于此的文化风气,一面辛劳地编修《盐亭县志》。
三元一度受老八角管辖,后才划归老黄甸。这个地理上一些乡村分分合合的事儿不算少,也确是麻烦。既然两地轮流管辖过,那么写一下三元在八角或在黄甸均行吧?蒙伯飏系三元乡人,他还有个学术有成的弟弟蒙季甫。可能有人会问,蒙伯飏一家和蒙文通先生有关联吧?这就对了,蒙伯飏的父亲蒙安国是蒙文通的三爸,十九世纪中从石牛庙乡分家后迁往三元乡安家繁衍后人的。蒙伯飏、蒙季甫兄弟一生重教,这个和石牛庙乡下蒙氏家族的聪慧与勤奋断不可分,好比丘陵下汩汩涌动的泉水,流向石牛庙,石牛也扬蹄哞叫;流向三元,三元也潮动春天。蒙伯飏于1931年教书放寒假回到三元,他看见当地一些大户靠开采天然气和制盐卤发了财,不思上进,乘一辆滑竿到三台、成都游玩,而众多农家还在水深火热之中挣扎。
目睹此景,他难受之余毅然辞去县城教学职务,回三元宏济小学任教,他梦想的是,用“科学民主”之花,开启僻塞山村的民智,拓展乡人的视野。蒙伯飏于91岁寿龄辞世,他其时居住县城北街,并以毕生所学医术为县民治病,尤其擅长妇科疑难杂症,在他居所外,看病求医的人打起涌堂。可贵的是,蒙伯飏从不收取一分一文诊费,被他医治过的人无以数计。
蒙季甫有蒙文通这个堂兄的文气罩着,一生也在教育的领地干出了名堂。他著有《苏辛词选句解》、《蒙文通学记》、《盐亭的方音方言》等书,体现了治学的不懈精神。这其中对于蒙文通的追忆和对老家方言音韵源流的开掘,都是弥足珍贵的。文思略一停顿,在一堵郁郁青青的山岩前歇一阵子。山岩的名字拨开岩上风化的石屑分辨,后读出几个斑驳的字:任师尚,字望南。为了查寻这个叫任望南的人,也为了从扑朔迷离的粗枝大叶间爬梳出真实的明晰的线条,我没少花功天。任望南生于1898年的九龙乡华严村,他爸担油挑子走乡串队做小买卖,其母搖着纺车纺线团,一家生计略为温饱。
任望南从小就显示出念书的天赋,入私塾时,四书五经背得烂熟,赋诗书法深得祖传。成都高等学堂招生,任望南名列榜首,时逢任父病逝、家境困窘而苦无学费时,被迫报靠不收分文学费且食宿全由学校供给的四川藏文专科学校,苦读经年后毕业被安排藏区从教。任望南从环境恶劣的藏区学校起步,一干十年。常年的工作阅历与天性灵慧而让任望南脱颖而出,随后进入广东、山东政界,一做又是十余年,直做到民国山东直隶省财政厅长和升迁直隶省长为止。当年北洋军败撤离,任望南也离职去国,带上家眷老小前往欧美漫游。
任望南归国后回到家乡盐亭,见破旧街道走动着衣衫褴褛的孩子,九龙场更是如此。任望南与贤达杜佩绅商议,由任望南无偿出资1000银元,购买龙潭寺庙产开办龙潭小学,终成。后来龙潭子学校兴盛不已,是与任望南慷慨捐资助学密不可分的。
盐亭县立初中是教育家袁诗荛于1925年创办的,位于高山庙靠西边一处平展展的坝子上,新式学生从这儿步入知识阶梯。不久被溃退盐亭的川军田颂尧部侵占,学校被迫停办。田部撤走,学校已破败不堪,教学用具一并损毀,如果复校,困难重重。出于无奈,有关人士向在重庆就职金融系统工作的任望南求援,任望南接信后按校方所提金额汇于盐亭初中校,很快添置了教学用具,保证了学校按时复课。任望南略一思索,另拨银元购得稀缺的《万有文库》两套,赠送盐中及县图书馆,为社会教育事业再添前行力量。
临解放时,任望南以其政治水平与金融才能升任民国四川省财政厅长,解放军兵临成都,任望南受县人、在成都读书并加入地下党的白大科等人们感召,坚决拒绝其时省主席王陵基挟迫飞往台湾之命令,下令叫财政厅人员坚守岗位,保护资产、卷宗由解放军进城接管;这件大事,被川西人民行政公署表扬。不久,任望南被新成立的县人民法庭和翻身后亢奋加盲从的民兵队处决,这其间,任望南任过民国旧职是主要原因。岁月在显露残酷一面时又展示温情的另一面:三十二年后,任望南被法院宣告无罪予以平反。很快,统战部门决定承认任望南为爱国民主人士。一声叹息----老天有时是很捉弄人的。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