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7|回复: 5
收起左侧

[散文随笔] 【第七届母亲节征文】042号老屋的怀想(散文)/唐盛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4 22:3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屋的怀想

                   (散文)

                 作者:唐盛明


    老屋将要被拆毁了!
    上茹冲这一带早已纳入县城西区开发,山岭和田洞则劈成了纵横交错的金盆西路与复兴路。我家那座靑瓦土墙的老屋,自然也在拆毁之列。
    在老屋被拆毁的那天,母亲说一定要我陪她去现场看看。记得过去母亲常把这三间土墙屋比作“鸟窝”,它曾经孵育了这个家,我们兄弟姐妹七人都在这里长大。看着挖掘机从屋顶开始往下挖,扑面的灰尘弥漫了整个空间,轰隆的响声像是砸在了高龄母亲的心头。此刻,我透过漫天灰尘,发现母亲的双眼似乎早就噙满了泪水。我的眼睛也跟着湿润了。
六十年代初,我和姐姐随母下堂来到上茹冲。那时候刚从老屋院子的集体食堂分出来,整个小院子只有几座土墙屋。继父当时没有房子,三十余岁还借住在堂伯家里,住的也只有一间屋子和一铺床。后来,二伯腾出了一间土墙屋,母亲便带着我们搬过去,才算有了一个“窝”。秋收以后,继父在田里放了泥砖,于土墙屋的旁边接了一间房,盖上稻草,作为灶屋。这一瓦一茅的土墙屋,台阶由青条石砌成,木梁下挂着长长短短的锄头、耙头,墙壁上还挂了斗笠、蓑衣之类。那个年代家里一贫如洗,除了母亲带过来的一铺旧式雕花牙床和两条雕花圆凳,继父仅有一铺简易平板床、一个水缸桌子,此外再没有任何家什。
    那间盖瓦的土墙屋,因为时间太久远了,墙壁上已经明显风干开坼。在这不到二十平方米的屋子,只有床头对床头。继父和母亲带着刚出生的大妹妹住旧式牙床,才几岁的我跟着姐姐住平板床。深秋的一个夜晚,我睡得很沉,全然不知从开坼的土墙上掉下来一块墙体,大约有几十斤重,砸在我住的那头左边,离我的小脑袋瓜仅几公分远。第二天一早,母亲把我从睡梦中叫醒,一边摸着我的小脑袋瓜,一边说着我的崽呀命真大,全靠菩萨保佑哦!我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听母亲在说着什么,又看着那块墙体,似乎明白了。经历这次墙体掉落事件,母亲心中有所念叨,其实那个年代不相信迷信,未等恢复宗教信仰,母亲早就信佛了,一直信到老。
    过了几年,这一间住房已不够用了。继父和母亲便将右边挨着水田的养猪棚改作灶屋,原来盖稻草的灶屋经过清扫后作为住房,让我和几个姊妹住,那墙壁黑黑的茅屋,只有两扇小窗透光。到了春夏之交的雨季,茅屋顶棚全是湿漉漉的许多些被湿气孵出来的千脚虫,一条条爬满了屋子的地面,有时候还掉在床铺的被子上,看得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但是,留给我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夏秋时节,我正好开始读初中,每晚都要趴在床边的雕花圆凳上做作业,那时候点着昏黄的煤油灯,蚊子嗡嗡地叮咬手脚,母亲则拿着一把蒲扇坐在我身后,帮我驱赶蚊子和扇点凉风,感觉是那么地温馨。
    记得我读高中的时候,继父靠着做木工的手艺挣了点钱,才把茅屋草棚掀掉,买来了靑瓦盖上。那时候几个姐妹陆续长大,我从初三开始就在学校寄宿,即使寒暑假回来,也只有借住在两个伯伯家。之后,我当上了椒山小学的民办教师,接着考上了省内的一所大学,并且又回到县城中学当起了老师,算基本上离开了老屋,离开了家。八十年代中期,我开始谈对象,母亲和继父看我连一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于是填平了屋前倒水和倒垃圾的阳沟,用泥砖在与二伯房子的空隙处,盖起了一间较为宽大的瓦房做堂屋。当时继父已经五十多岁了,看他吃力地往上递泥砖,全身被汗水湿透,真是于心不忍。
    没过几年,我直接调到市直机关工作,除了过年过节,平时很少妻儿回家。姐妹们就像小燕子,一个一个飞出去了,最后只剩下母亲和继父两人守着“空巢”。原来他们住的土墙屋,因为墙壁开坼厉害,加上继父年纪大了,不能上到屋顶检瓦,屋内常常漏雨,慢慢变成了危房,屋子后面只好用树干撑着。我永远不会忘记,继父在老屋度过的最后时光,当我接到母亲打来的继父病危的电话,便急忙赶回来将他老人家送进医院,最后在抢救无效的情况下,几天几夜陪护在老人家身边,看着他安祥地离开人世。这空空如也的老屋,就只剩下母亲一人了。
    为了照顾年事已高的母亲,我带着妻子和小女儿回到了县城居住。因老屋太破旧,便租住在平安路临街四楼的一套房子,也想着把母亲接过去住,谁知母亲一口咬定四楼难爬,坚持住在老屋。其实她是舍不得离开老屋,还说老屋得有人撑着,否则就会倒塌。我对母亲放心不下,除了经常买菜给她吃,还时不时带着小女儿过去看她。前年春夏时节,雷雨加冰雹肆虐了一夜,我站在窗前听着外面的风雨声,心里着急万分,第二天清早便匆匆跑到老屋去看母亲,母亲却安慰我说,自己住惯了的房子,还怕被风雨吹倒么?
    大前年底,我把浯溪御园的新房子装修好,就将母亲接过来同我们一起住。母亲却恋恋不舍那座老屋,每十天半月就回老屋一次,好与跟她同龄的两个伯娘拉家常。在老屋被拆之前,我陪着母亲去收拾东西,她连一些生活用具都舍不得丢,想全部搬到我们住的新房子里。老屋有一段时间没人住了,打开门透着一股湿气和霉味。屋子后面的荒坎上依然爬满了牵牛花,看着那些紫色的、蓝色的花朵,于晨风中摇曳,还是那么美丽。
    老屋虽然被拆毁了,可我总觉得老屋还在。




作者简介

    唐盛明,湖南永州人,为省作家协会会员、省诗词协会理事和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在省、市以上报刊杂志发表各类文学作品600余篇(首),多篇(首)作品在全国和省市级获奖。散文《家乡的立夏蛋》荣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首届“海峡情”征文比赛优秀作品奖,诗歌《春风》被收入《新时期湖南儿童文学作品选》,散文《寻觅浯溪》、《谨致囚鸟》和《诗意栖息的老山湾》被收入《中华散文精粹》。2017年参加中华国风文学论坛“醴丰杯”全国诗词大赛入围。近一年来,十几篇散文在红网“时刻”岳麓行吟散文栏目推介。《河那边的岩笛山》《漏秋的日子》发表于《民主》《湖南散文》刊物。


联系方式

作者:唐盛明

地址: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翠竹路在地图中查看6号潇湘大厦15楼1516室

邮编:425000

电话:18608468031  

微信:18608468031(鸣鸽)

邮箱:2807977871qq.com(荷锄田夫)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5 08:3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唐盛明早上好,欢迎参赛,帖子汇总散文纪实042号!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6 23: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宗湘元版主!欢迎版主和各位文友赐教!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24 19:55: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参赛预祝佳绩。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4 22:5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谢谢方先生的关注和支持!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