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1|回复: 1
收起左侧

童年的夜哭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9 11:0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童年的夜哭郎


   “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
    小时候,走在大街小巷,看见电线杆上和上贴着这些红红的、黄黄的标语,便感到分外奇怪,瞪大了眼睛便问:“这是谁贴的呀?”,心里又好奇,抬头踮脚,对着上面仔仔细细念了一遍又一遍:
    “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
     过路君子念一遍,一夜睡到大天亮。”
     念完之后,又反复问自己:“这个夜哭郎是谁呀,谁家的孩子这样可怜?”心里想着,既然可怜,就应该帮帮他。于是乎,每天的路程必然少不了在那里多站一站,看一看。后来,不用到跟前去,隔老远就能猜到那贴的是些什么,可幼小的心灵又不放心,还是忍不住要看贴的是不是昨天那一张,甚或留下了名字没有?
    那个时侯,记得我一直想要弄清楚的,就是谁是夜哭郎这个在今天看来再简单不过的问题,可是它让我困惑了好久。
    我曾经在老屋里问过母亲几次,可母亲下了班,似乎每天都有忙不完的家务,炒菜做饭,忙前跑后,还要满大街把我们搜罗回来象
锅碗瓢盆一样洗涮一番,根本没有闲暇细说原委,不是说不知道,就是笑着摇摇头。至于谁是夜哭郎,也就不问那么多了。      那时侯,国家正处于艰难时期,家家户户都凑凑巴巴过着日子。清一色住的是木板屋和黑漆漆的窨子楼,墙上糊的是报纸,听的是木匣子喇叭,给小孩的压岁钱,是刚从银行里换来的一百张一分的新纸币,听起来够喜庆,可一到学校开学,父母脸上就堆起愁云。
     没书读,我和二哥就起个大早,到垃圾堆里捡拾无线电厂扔弃的废铜丝,拿到收购站去卖。每次都能换个二三分钱,若能换到四五分,那就高兴得不得,要蹦起来,一路小跑奔向心仪的小吃摊。看油锅里滋滋作响的油糍粑、白糖酥,还有甜汤丸、油炸坨,眼睛里放着光。百粒丸牛肉粉一般是买不起的,要花一角大钞,有的还要粮票。
     记得每回生病,母亲背着我走出医院,问我想吃什么,我就会努一嘴,把眼光朝向路边油锅里炸好的油糍粑。母亲便心领神会,蹲下身,把我放下来,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几张一分的纸币交给摊主,又用一小截报纸包了两个油糍粑,塞到我手里,背着我继续往家走。见了那些红红绿绿的纸条,一边走,一边念:“ 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
     “夜哭郎是谁呀?”
我伏在背上问母亲。
     “是个没人要的孩子,娘把他抱回来养好不好?”
     “好啊,有人要,他就不会哭了。”母亲听了便笑。
      那时候看见上河发大水,有逃难来的孩子上门乞讨,母亲便把旧的衣服塞给他们,又向碗里盛了米饭。我疑心这些遭了灾的孩子就是夜哭郎,跟在后面想看看究竟,可没走多远,就被街边敲锣打鼓跑江湖卖艺的吸引住了。等回过神来,孩子们早寻不着影儿了。第二天一早,我和二哥仍旧跟在板车后面捡废弃的铜丝,打算把换来的几分钱,送给无家可归的孩子们,可他们似乎再也没在街上出现过,寻了几天,也就逐渐淡忘了,一起在脑海里淡忘的还有那些红红绿绿的纸条。
      没书读,二哥就背起木箱子,带着我卖冰棒。过了轮渡,要走很远的路,到河对岸的盐矿去卖,那里有很多扛盐包的工人。二哥走在前面,我跟在箱子旁边,一走一歪,象地上甩不掉的影子。太阳烤得嘴唇干裂头上冒火时,哥俩就找一片树荫歇一歇,继续赶路。累了,就着竹床向广场上一摆,望着满天的星星,一夜睡到天亮。至于谁是夜哭郎,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也许是少不更事,清贫的童年在无邪无忧的童真童趣面前,竟然也有几分童心值得我回味,值得我珍藏。
      时至今日,已经很难再见到那种红红的、黄黄的写有“天皇皇、地皇皇”的纸条了。寻常巷道,到处是灯箱广告、彩色气球和巨幅招贴画交相辉映,构成城市亮丽的风景。
      有一回,当我路过一个城镇小巷,无意中发现这种就要灭迹的纸条时,我的心“嘭嘭”直跳,夜哭郎的故事一下子浮现眼前。我跟母亲旧事重提,母亲微笑着揭开了谜底,她说:“夜哭郎不是哪个别个,你小时候睡觉不安分,整夜都哭闹个不停。”我一下愣住了,怎么也没想到那些神秘的让我产生好奇的纸条,是母亲为了我而贴到街上去的。
      母亲不肯告诉我的原因,是怕我临睡前胡思乱想,整夜不睡,于是照着旧的风俗习惯,请人写了红红绿绿的纸条,满大街去贴,让行人念念,去去邪,好让我睡得安稳。
      听了母亲的叙述,我终于恍然大悟,原来那个我一直在可怜着,一直在寻找的夜哭郎正是自己。生活象年轮一样绕了一个圈,可时光不再回到原点
      多年以后,当我辗转异乡,彻夜难眠怀念我那早逝的可怜的母亲时,母亲背着我在小吃摊前磨蹭的情景又象落叶一样滑落眼前。
      “夜哭郎是谁呀?”我问母亲。
     “是个没人要的孩子,娘把他抱回来养好不好?”
     “好啊,有人要,他就不会哭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8 收起 理由
1647304541 + 8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20:49:52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常德晚报》整版刊发了这篇散文作品,感谢编辑老师辛勤工作!
1bao.png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