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62|回复: 0
收起左侧

[古风词韵] 创作诗词的原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 10:3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创作诗词的原则
文/幽兰飘香

中华诗词的创作队伍不断扩大,创作数量急速上升,甚至已经超过唐宋诗词总合,虽然也有精彩之作,但是很多诗作步入创作误区,那就是一味的遵古、拟古,当代诗词更像“古人模仿秀”,我认为:写好旧体诗,除了需要天赋、勤奋、真诚,创作时还需要注意一下几点:

一 时人写时事

诗词(艺术)源于生活,古人说的“文章合为时而著”正是此意。没有源自生活的诗词作品应归于伪诗词。即使古代诗人的作品大多数也源于真实生活。杜甫被后人尊为“诗史”便是最好的证明,白居易,李白等亦是如此,如《卖炭翁》,《赠汪伦》等作品,正所谓好诗源自生活来。

田趣
淮阴/尹勃
下田拖草忘拿杈,拨打手机呼自家。
老伴应声已捎带,地头骂我是呆瓜。

“拨打手机”四字不仅是时代的符号,同时也表现了农民的富裕,小诗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

鹧鸪天*手机
文/赵缺
不看池塘不看山,春风与我不相干。
做些俗事消消闷,找个闲人问问安。
新语录,旧名单,深宵读遍又重翻。
也知某某成空号,存了三年未忍删。
如此生活情态让人倍感亲切和可爱。

年近
文/国印周
雾落孤村现,微寒雪半融。
风轻鹊婉转,霜重树玲珑。
织妇灶台笑,归夫衣袋隆。
街头三五叟,谈笑说年丰。
农民工不但安全无保障,还总被克扣或拖欠工资。齐荣景先生就用自度词《打工词》写了这个题材:“江南雨,昏接晓,离人怎能不心焦。山后是愁水,山前是断桥”。而这首《年近》表面看与之前的《打工词》写的是同一题材,但“衣袋隆”三字就承载了比《打工词》更多的新意,因此实际上国先生写的是更新的题材。





二 关注民生的情怀

清代赵翼说过: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字面意思大致是:国家不幸的时候就是诗人幸运的时候,诗中写上沧桑的诗句便十分工整了。其实我理解为诗人更应该有一种忧国忧民,悲天悯人的情怀这样才能写出好的诗作,古代诗人多如牛毛,而杜甫之所以能成为伟大的诗人应该和他这种忧国忧民的情怀有着很大的关系。他的代表作《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足以体现了诗人忧国忧民的崇高思想境界,这里不再多说。

屡闻矿难而有感赵缺
薄奠权浇酒一觞,迩来此事渐寻常。
何尤亲属争恩恤,但愿枯魂返故乡。
客里谋生原有梦,田间困死更无偿。
拼将十亿农工血,赢得万民奔小康。
意在“谋生”,最终“困死”,农民工之生命真如蝼蚁哉?用十亿人之血,保证一万人之富裕,如此小康,不要也罢。

清晨上班途中,遇一老妇乞钱
文/赵缺
烟尘滚滚蔽红霞,忽有妇人躬似虾。
年老唯依病儿子,朝来复捡烂冬瓜。
可怜秋色无边好,何况申城万物华。
叹我囊中只车费,不妨今晚走回家。
自然流畅、平白易懂却又耐人寻味,生活气息浓郁。

悯农(新韵)
文/幽兰飘香
晨起农忙日落还,当牛作马在田间。
常因疾病床前坐,更为贫穷屋里烦。
锦上添花多可数,雪中送炭不曾传。
贪官污吏难知晓,尽敛平民血汗钱。

赵缺在其《彼岸诗话》中写道:好诗源自生活,然生活非体验得,须经验得。今之作家诗人,动辄言体验生活,自以为偶然采访于民众间,即可得其疾苦,谬矣!盖因人不临死地,虽上高山,而不知其危;不经贫困,虽见其况,而不解其苦。贫人唯以野菜为食,文人偶以野菜尝鲜,其中滋味,岂得相似?故诗人只可发一己之心声,切不得存为民立言之想。不然,即堕空虚境地。我深以为然。



三 时人用时语

写古体诗不要做“古人模仿秀”。语言与诗词的关系,与衣服和人的关系有些相似。时代前进了,诗词的语言也应与时俱进。刘伯伦先生在《打假去劣,推陈出新》一文中慷慨激昂批评诗界的陈腐语言。他说:“陈词滥调,老生常谈,道是古色古香,却是腐铜朽铁……什么‘金乌’、‘桂魄’,什么‘征骖’、‘浮槎’,什么‘天街’、‘丹墀’,什么‘泮池’、‘黉宫’,与时代相去甚远。”他还把“美如画”、“一望收”、“志未休”、“乐尧天”、“换新天”、“唱大风”等等今人的惯用语也列入陈腐一类。很多网络诗词生搬硬套古人词汇:驿站,长亭,古道,牧童,横笛,,,等等,试问朋友们这些古代诗词中的景物我们现代人真的还能见到吗?!

鹧鸪天·打工老者(新韵)
文/王守仁
小女辍学卖豆芽,打工老父走天涯。
日背砖块汗如雨,夜宿工棚霜似花。
停饮酒,不喝茶,分分积攒寄娇娃。
偶闲也作登楼望,万户千灯不是家。
这是一首雅俗共赏的绝妙好词,词写“老者”外出“打工”,是因为“小女辍学卖豆芽”,为了让小女复读,“老父”不得不外出“打工”、而远“走天涯”。“日背砖块”,“夜宿工棚”,言其辛劳也;“停饮酒,不喝茶”,言其节俭也;“分分积攒寄娇娃”,言其打工之目的也。结尾荡开一笔,“万户千灯不是家”,虽是“偶闲”中之“登楼”一“望”,而以对比言之,写得何等深沉!通篇都是“口语”,娓娓道来,如叙家常。可说是语俗而意深,言浅而旨远。正是这些鲜活的群众语言,才给这首词增添了新的特色,不但具有生活情趣,还拉近了“诗”与“群众”的亲切感。

临江仙·今天俺上学了
文/曾少立(李子)
下地回来爹喝酒,娘亲没再嘟囔。
今天我是读书郎。拔烟柴火灶,写字土灰墙。   
小凳门前端大碗,夕阳红上腮帮。
远山更远那南方。俺哥和俺姐,一去一年长。
此词全是生活用语,意境主要由“爹”、“娘亲”、“我”三个人象和“夕阳”、“远山”两个物象以及由他(它)们的行为、情感编织的几个画面构成,跃然诗行,读者可见可触可感,词之立意自是独出心裁了。

农村杂咏(之一)
文/王巨农
卖罢春来又卖秋,今年柿子大丰收。
筐筐篓篓城中运,阿妹归来烫了头。
“卖春”、“卖秋”这是专属于农民的别致的身份语,“今年柿子大丰收”,是纯粹的当代口语,“城运”、“烫头”却是时代前行脚步中的两个音符。新的语言酿造了诗作的新意。

赵缺在其《彼岸诗话》中写道:古之大家,均以时语为诗。故周人用周语,唐人用唐语。今之腐儒,唯以古文为诗,砌古奥艰涩之辞,以为得周唐之三昧。此不亦守株待兔、缘木求鱼者乎!



四 传承旧韵,推广新韵

新旧韵之争由来已久,总有一些所谓的诗家在贬低《中华新韵》,好像用《中华新韵》写诗填词就不是真正的诗词,就不是真正的诗词者;反过来也有一些人总是贬低《平水韵》,认为是老古董理应抛弃不用,我觉得这些看法都过于片面,其实不管是新韵旧韵都是中华民族的瑰宝,都能创作出优美的诗词作品。因此我辈必须传承旧韵,推广新韵,在这里我不想再多说什么。创作中华诗词学会主张放宽韵脚,可以用词韵《词林正韵》)写诗,这就大大减轻了因《平水韵》分部过细而造成的写作困难。这一主张已被诗界绝大多数人接受。

长征
文/毛泽东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悯农
文/幽兰飘香
晨起农忙日落还,当牛作马在田间。
常因疾病床前坐,更为贫穷屋里烦。
锦上添花多可数,雪中送炭不曾传。
贪官污吏难知晓,尽敛平民血汗钱。

作者简介:幽兰飘香,醉月诗苑主编,诗词爱好者,农民。

敬请关注醉月诗苑ylpzzysy,投稿邮箱1451057278@qq.com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