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22|回复: 0
收起左侧

人工智能互联网GPS会整合世界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5 21:3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工智能互联网GPS会整合世界吗
李郭龚
未来某一天当我们回首人工智能、互联网、GPS会发现,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GPS称为“整套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和控制中心”。上海《观察者网》发表李娇翻译美国专栏作家扎卡里亚的文章《脸书、谷歌,你们的统治很快就会结束》中说:人们的印象,以为科技公司,是在毫无干涉的情况下,从自由市场中涌现出来的。其实这不太准确。今天的数字经济主要基于三大技术:电脑芯片、互联网和GPS。而它们之所以能来到这个世上,完全是美国联邦政府的授意。
互联网、GPS更是由美国政府,从零开始发展经营,直到成型,才向私人领域开放。直到今天,对现代经济无比重要的GPS(整套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和控制中心)仍然由美国政府牢牢掌握并由空军运营。不要天真地认为,世界运行的方式不会受到任何事物影响,否则就是对自由市场的干涉。因为危险在于个人隐私,正在被科技公司侵蚀。例如,剑桥分析和脸书,曝出的丑闻,使我们注意到,此类大型科技公司,与数十亿用户打交道,每个人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十分渺小的数据点;再加上对于大多数科技公司来说,每个用户都是一件产品。但其实,私人的信息,是可以用于牟利的。个体的权力,被科技公司双倍剥夺。
科技巨头创造出的具有非凡能量和潜力的产品,生活因此变得更美好吗?这种说法,对过去发明的电话、汽车、抗生素和电力时,是如此。但正因为科技产品,其能量和变革性冲击力,政府才更有必要,扮演公民权益保护者,和科技巨擘限制者的角色。在西方,因监管行动将赋予个体更大的自主权,也方便了解私人数据的使用情况,并有权采取限制性行动。在东方国家采取的是另一种方式,耐人寻味的是,印度企业家尼勒卡尼指出,全世界仅有为数不多的数字平台用户,就达到十亿级。它们全部来自美国和中国,比如谷歌、脸书和腾讯。但在如今的印度,也有十亿级用户的数字平台。如印度的生物识别数据库(Aadhaar),几乎囊括了印度全国13亿居民。这意味着,印度不必从用户数据中赚钱;未来的印度人,也可以把数据视为私有财产,按自己意愿保留,或在开放的自由市场中,出租或出售。此举使印度,可能成为全球个人数据权利保护的创新者。
所以,随着区块链技术不断创新,无论这种挑战,来自东方还是西方,自上而下或自下而上,科技行业都将迎来变革。如果处理恰当,我们才将迎来,更自由的市场以及真正的个人赋权。但就在人们开始考虑,如何以适当的方式,降低科技公司对经济和生活的主导性时,媒体曝光的剑桥分析公司,却在利用脸书数据,对超过5000万名用户的私人信息,进行数据挖掘。郭光昊先生在《观察者网》报道,俄罗斯也是如此。可见上世纪90年代的信息革命,兴起的划时代的新颖产品,虽然层出不穷,如今却令人陷入迷狂。人们要问政府,应该扮演过什么角色呢?
郭光昊先生说,在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近2万封邮件泄漏事件;造成那起事件的幕后黑客,是谁呢?外界对此一直没有头绪。据美国“每日野兽”新闻站3月22日报道称,经过调查,已经知道黑客是一名俄罗斯人,而且还隶属于俄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GRU)。暴露的原因,是他有一次,忘开VPN隐藏自己真实的IP地址。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在那年7月被黑客攻击,超过1.9万封电子邮件泄漏。这些邮件很快被黑客送到维基解密上公开。 邮件内容显示,多名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高级职员,早在初选开始前就支持希拉里,同时攻击另一位候选人桑德斯。
这使得大量桑德斯支持者,此后拒绝支持希拉里。在7月25日举行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只要有人提及希拉里的名字,现场的桑德斯支持者,就发出一片嘘声。 这名黑客来自哪里?出于何种目的?这一切都不为人知,外界甚至都不清楚他是不是一个人。在此后的日子里,这名黑客自称“Guccifer 2.0”,这个名字,是向之前,轰动美国的罗马尼亚黑客“Guccifer”的致敬人。在接受采访时,他也自称是罗马尼亚人。但在网上聊天过程中,他的罗马尼亚语,使用的十分笨拙。专家看完,确定一定是机翻的。之后在多个场合,他又否定自己是俄罗斯人。
每日野兽报道中提及,当时许多网络安全公司和个人都对这个黑客充满兴趣,想搞清楚他的真实身份。网络安全公司ThreatConnect也是其中之一。 这家公司最初通过他邮件中的元数据进行追查,但线索每次追查到法国的一个数据中心就断了。后来他们才发现Guccifer使用一个名为“精英VPN”(Elite VPN)的代理。这个代理在法国有一个出口,但实际总部位于俄罗斯。突破口来自于一次“失误”。 据一位接近美国政府通俄调查的消息人士称,有一次Guccifer 2.0在登录前,忘记打开VPN修改自己的地址。于是他就把自己真实的IP地址留在了一家美国社交媒体公司的服务器上——而那个地址位于莫斯科。
通过这个地址,美国调查人员确定黑客是一名GRU的成员。Guccifer在大选期间一直使用推特和Wordpress博客,“每日野兽”向这两家公司求证,但没有收到回复。美国情报部门此前确定俄罗斯黑客组织“奇幻熊”,其实就是GRU的人。“奇幻熊”入侵过欧美多个军政部门,包括北约和奥巴马办公室。在俄罗斯面临奥运会兴奋剂危机时,他们还黑进了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数据库。“每日野兽”写道,特朗普的竞选顾问罗杰•斯通,曾经在推特上和Guccifer2.0私信交流,“通俄门”穆勒调查组,已经就这条线索展开深入调查。人工智能、互联网、GPS等厉害到什么程度?龚为纲先生是武汉大学的老师,他在《观察者网》发表的文章说,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为回答上述问题,他可提供数据、算力与算法。
龚为纲先生是基于云计算平台,对全球事件、语言与语调数据库(GDELT)的全体数据,进行的分析。该数据汇聚了2015-2018年全球30多万个新闻网站、门户网站、网络论坛等媒介平台上,大致7.2亿个网页的数据信息,才据此了解的全球社会如何运行的。该数据库体量庞大,截止2018年3月,数据量已经高达7T。龚为纲先生利用该数据,能简单回答世界各国的媒体,如何报道中国?
龚为纲先生通过分析各国主流媒体的全体涉华新闻信息,发现面对同样的中国故事,由于媒介立场、双边关系、地缘政治等因素的影响,各国媒体在讲述中国故事的时候,其姿态不一样。同样的中国故事,可以把积极正面、客观中立的成分讲得多一些,也可以把消极负面的成分讲得多一些,这样,同样的中国,在不同国家就会呈现出不同的“形象”。对华关系友好的国家,自然有更多积极正面、客观中立的报道;其媒介的语调,也更偏积极正面。对华关系紧张或者带有敌意的国家,其媒介自然是,放大中国社会的黑暗面,并描绘一个消极负面的中国。
GDELT数据库,对于每一篇具体的新闻报道,根据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将新闻文本中的语调、情感等信息提取出来,形成两个指数。龚为纲先生将其翻译为“积极形象指数”和“消极形象指数”,用积极指数减去消极指数,即可以得出一篇报道的综合形象指数Tone(简称“综合指数”)。如果综合指数越高,代表报道风格更偏积极正面,反之,则更偏向消极负面。龚为纲先生将7.2亿篇新闻报道,根据其来源,确定其所在的国家,对每个国家所有的新闻信息进行统计汇总,就大致可以从海量的信息中,透视各国媒介的涉华报道有何特征。
上述空间分布规律性,还可以从不同视角解读:从大概率上讲,发达国家涉华报道偏向消极负面,而发展中国家偏向积极正面;地缘政治意义上的海洋国家,涉华报道偏向消极负面,而大陆国家涉华报道偏向积极正面。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国家,涉华报道偏向消极负面,传统的华沙条约国家,涉华报道偏向积极正面;“陆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整体上偏向积极正面,而“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则整体上偏向消极负面。很显然世界各国,涉华报道这种规律性背后,实际上是地缘政治、双边关系、各国在世界格局中所处的位置等因素所决定。
世界如何看中国的背后,是世界格局、地缘政治、大国博弈与文化软实力较量等因素,在背后起支配作用。对于中国周边国家,涉华舆情的这种态势和走向,我国不得不警惕。因为富于诋毁、抹黑中国的信息,充斥于各种报道中,会为这些国家挑战中国、挑衅中国,制造民意基础,和社会舆情氛围。这给民心相通,制造极大的麻烦;给中国企业和项目投资的落地,制造不利的舆论环境。更为重要的是,让这些国家的国民,产生对中国的排斥感。
当然,利用人工智能、互联网、GPS等新科技,中国也有奔头。林彦瑞(Marwin So)先生是波兰制作单机游戏《巫师3:狂猎》的华裔游戏设计师。他说人工智能,将带来全新的电子游戏,中国正是适合做这件事的地方。林彦瑞在华沙的CD Project Red工作室,因制作了单机游戏《巫师3:狂猎》声名远扬。这部游戏在两年时间斩获超过800个奖项,包括连续两年在游戏界的奥斯卡GOTY[“Game of the Year”]年度评选上斩获“年度最佳”。林彦瑞说,他很幸运在波兰这样一个,生活成本很低的地方开始工作,而且周边优秀的科技大学,为其提供了智慧和热忱,及并存的人才;是聪明才智、雄心壮志和廉价的生活成本一起,保证了《巫师3:狂猎》这样一款优秀的游戏的问世。从投资者的视角来看,投资于单机游戏当然是非常有风险的。林彦瑞说,说实话,至于如何在游戏发行商系统之外,为大型单人游戏的制作提供资金,他真的没有很好的答案。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还是趋向于获得稳定的、有回报的收入。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是正在寻找和他在CDPR的前同事一样雄心勃勃的人。世界,会被人工智能、互联网、GPS整合吗?
扎卡里亚说,主导了美国科技经济的几家巨无霸式的公司,建立起高高的进入壁垒,挡住后来者。在硅谷,新创公司已放弃了保持独立的念头----它们的整个商业计划,是尽早被谷歌、脸书、亚马逊、微软,或苹果收购。形势看起来,这更像寡头垄断。在科技寡头垄断的时代,新创公司的数量将持续下降。形势是 随着革命性技术,创造新产业,也摧毁旧产业,而不断重塑世界的社群和城市面貌。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