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7|回复: 6
收起左侧

小说:“拖斗干部”敬成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3 09: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拖斗干部”敬成满(小说)
山野

“拖斗干部”,首先得是干部,而且还必须是位带“长”字号的领导干部。如不具备这个条件是不可能成其为“拖斗干部”。所谓“拖斗干部”就是在任命文件所任职务之后加括号,比如任职文件上任命的是副乡长、副镇长、副局长,是副科级领导干部,可是所任职务之后又明明白白写明了享受正科级待遇,这是不是看起来就像一架马车在前面走,后面还挂了一个比前面要大要宽,要大甚至高的拖斗,也就是“拖斗干部”实际享受的待遇超过了其所任的职务,于是老百姓就把这种带有括号的领导干部形象地比喻为“拖斗干部”。
本文要说的敬成满就是这样一位领导干部。当然敬成满的拖斗并不是一进入行政机关工作时就有的。既然“拖斗干部”必须得是位领导干部。谁不可能一到行政机关就是领导干部,我想任何人都不可能,即使是有一定关系或工作能力特别突出的人也不例外,各位看官你们说是不?因为最起码的也应该有几年的实际工作历练,更何况是出生于普通农民家庭的敬成满。总之这个拖斗并不是他一进入行政机关工作时就有。以时间为段大致可以分为,九八年之前,在乡镇工作二十年的敬成满是一名实打实的领导干部,即使挂拖斗也是很少,而且时间很短,比如担任组织员,因此可以完全忽略不计。在这之后,敬成满调到城里工作,两年后,拖斗就被挂起来了,而且这一挂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说敬成满是名“拖斗干部”,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这到底怎么回事,这还得慢慢道来!

敬成满出生在华川县华龙镇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共有兄弟四人,分别是成富、成贵、成满和成堂,简单地说父亲在他们兄弟出生时分别用了“富、贵、满、堂”四个字来给他们取名字,一是寄托父母的美好理想,二是希望他们生活得美好。还有按照他们家族流传下来的字辈,到他们这一代是“成”字,于是就分别给他们兄弟几个取名为成富、成贵、成满和成堂。
说到他们这个姓氏还是有些特别,虽然全国各地都有“敬”这个姓,但基本上都读的是本音,即“jing”,可唯独华川县华龙镇及其周边地区读的是“gou,音够”,而且这种怪异性是没有上书的,百家姓里没有,字典里也有没有,这与报仇的“仇”,检查的“查”作姓氏时要分别读成“qiu”和“zha”是明显不同的。据说这跟五代十国时的儿皇帝石敬瑭有关,但到底怎么回事,一时半载还真说不清楚。所以在行文之前好好交代一下,以免误读了他们的姓氏。
敬(gou)成满排行第三,他上面有两位哥哥和一位姐姐,在他之下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那个时候的家庭都是多子女,敬成满他们家也不例外,多子不一定就是多福,但家里负担不轻倒是一定的。父母生养了他们兄弟姊妹六个,要想给他们提供好的条件是不可能的,能够吃饱肚子有衣穿就已经是最大的奢望了。所以父母对于他们就像路边的野草,任其自由发展。这并不是说父母不爱他们,不喜欢他们,而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整日为填饱肚子,为几张大嘴忙忙碌碌着累得够呛,有那个心,也未必就有时间和精力啊!所以一切都只能任其他们自由发展。那个时候家家都是如此,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
敬成满出生的时候,他的爷爷已经去世,但奶奶还健在。他的父亲兄弟三人,都已各自成家并且有了好几个孩子。敬成满的父亲是长子。当地有个习惯,年老的父母是要跟长子的,但敬成满的奶奶却谁也不跟,自己独自生活。上了年纪的奶奶已经不能参加生产队的集体劳动。于是只好由三个儿子每年各自负担一点口粮和零用钱。这点口粮不算啥,主要的还是自己家里那几张似乎永远都填不满无底洞的嘴。父母起早贪黑熬更守夜,挣来工分养活这个家庭。
子女逐渐长大,家庭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没有办法两个哥哥先后在读了三年级和小学毕业之后就回家务农。先是在自己家里,后来和父母一样挣工分。家庭困窘并没有完全改观,虽然不再供养这两个人张嘴吃闲饭。不久姐姐也辍学回家务农。两年后,敬成满初中毕业,父亲敬志成就对他说:
你好歹还读了个初中,已经不错了!你两个哥哥和姐姐最多也只读了个小学就回家务农了,你也回来吧!再说,读了高中又能咋样?我们又没有啥关系,不如早点回来好些!
于是敬成满初中毕业就回到了生他养地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家。
回到家乡不久全国路线教育运动开始了。华川县分区成立了工作队,各单位抽调人员组成工作组深入田间地头,农家院落。华亭区委书记李德全到当时的华龙公社蹲点,并以指导华龙公社搞好路线教育。
一天,李德全书记被安排到华龙公社所在的华龙村(当时叫一村)宣讲路线教育。为了搞好这次运动,村上也抽调了几个年轻人配合公社和宣讲团的同志开展工作。敬成满就是其中之一。所谓配合工作无法就是烧茶倒水,跑前跑后,哪里需要就到那里去,有几个嫌麻烦,跑了几天总觉得被人呼来喝去不舒服,干了没多久就以各种理由推脱有事不来了,最后只剩下敬成满一个人。将近一年时间的接触,李德全对眼前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很满意,就说:
小伙子,又精灵又勤快,做事又麻利,而且还能写点文章,不错!
得到李德全书记的夸奖,敬成满的心里就像喝了蜂蜜一样甜滋滋的,回去说给父母听,父亲也说:
既然这么大的区委书记都表扬你了,那你就好好干!绝不能给人家丢脸啊!再说家里有你哥哥姐姐帮衬着,也不缺你一个人。
全县的路线教育还没有完全结束,敬成满就成了华龙公社的脱产干部,他似乎看见了前进道路上的希望与曙光。

年轻人有的是力气,多做点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得到赏识和褒奖的敬成满时刻记住李德全书记说的这句话。眼疾手快腿勤,领导说了马上就去做,做事绝不拖沓,这成了敬成满到华龙公社当脱产干部后的工作信条,他既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逐渐地周围的人也都喜欢起这个年轻人来。
不久,撤销公社,恢复乡一级政府,年轻的敬成满就成为乡团委书记,虽然还只是一个小小的芝麻官,甚至还说上是官,而只是一个具体做事,领导安排啥马上就要去办,但终究还是比过去在家里好多了,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已成了一名吃皇粮的国家干部,这可是他们家族里面的第一个啊!所以说比过去好了不知多少倍。更何况自己还这么年轻。李德全书记的话如犹在耳,敬成满看到了希望,同时也看到了前进努力的方向。得到小小提拔的敬成满还是一个心思儿干好自己的工作,做好领导交代的各项事情,多请示,多汇报,同时又与周围同事打成一片,敬成满逐渐成熟了。
八十年代初期敬成满参加了省干部函授学院的学习,虽然他只是一个初中毕业生,学起来有些吃力,但聪明而且又善于处理好各种关系的敬成满没有放松自己,多向周围的人学习请教,遇到不懂的问题,甚至还到乡初中向老师求教,总之三年的函授坚持了下来,而且还顺利拿到了大专毕业证书。在工作中边学边干,学以致用,敬成满的工作能力得到极大提高。先后当过民政干部、计生专干、财政所长和组织员。八六年,组织考察后被提拔为华龙乡的副乡长,三年后成为乡长。当然那个时候的乡长与现在的还是有区别的,至少在级别上就差了一大截。过去的乡长只是个股级(也就是没有级别),而现在的乡长可是正儿八经的正科级领导干部。
不过万丈高楼都是从地起,敬成满的成长也不例外。敬成满在华龙当了乡长没两年,就又被调到临近的木龙乡担任党委书记。两年后,到华亭区担任副区长,而且是最年轻的副区长,这回可是正儿八经的副科级领导干部了。
九二年全省撤区并乡,华亭区一分为三,华亭区委书记和区长被组织统一安排到县城机关任职,一个副书记和两名副区长,就分别成了撤区并乡之后新成立的华亭镇、华龙镇和木龙乡的第一任党委书记。敬成满就是其中之一。这可是名正言顺的正科级领导干部。

敬成满回到华龙担任新成立的华龙镇党委书记刚三年,一纸文件就又把他调进城,回城担任了县科学技术委员会的主任。对于长期在乡镇工作的同志来说,进城也算是组织上对这些同志工作的褒奖和照顾吧!农村工作千头万绪,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既要完成县委、县政府下达的各项任务,同时还要考虑到当地实际,至少要被群众所接受,并乐于去做,的确是件不容易的事。比如上级号召各地兴办企业,要求乡乡冒烟,镇镇开工,但办企业仅有热情是不够的,是需要一定条件的。场地当然不存在问题,但是资源、资金,还有技术呢,如果没有这些条件也是不可能的。但是华龙有什么?几乎可以说什么都没有,要资源没资源,要资金没资金,要技术更没技术,办企业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但是上面又一个劲儿要求,要求消灭空壳村、空壳乡,难啊!上级要求没有条件创造条件都要上,可是怎么创造?华龙离华亭近三十里,离县城三十多公里,连条像样的公路都没有,办企业不是痴人说梦又是什么?又比如上级下达的财政收入上交任务,华龙又没有企业,收入从何而来?没有办法除了到处借之外,最后只好羊毛出在羊身上,依葫芦画瓢,把这些任务分解落实到村,由各村以及所在组自己想办法了。都知道不能增加农民负担,他敬成满更是知道,因为他长期生活在农村,他本身就是一个农民家庭出身的,知道农民的艰辛与不易,但是上面要求这样,他又有什么办法?所以一看到县委组织部下发的文件,就有了种解脱的感觉,终于可以不理睬这些陈谷子乱芝麻伤脑筋的事了!
办好了接交,很快就回到县城。这种交接也不复杂,无非就是向接替他担任华龙镇党委书记的于成龙交代一些事情,而于成龙本就是华龙镇的镇长,由镇长接任书记是顺理成章的事,所以交代起来也就很简单。因为许多事情他就是参与者,知情者,大小事情没有不清楚,所以很快也就交接清楚。完毕之后,新任的党委书记于成龙通知党委办召集党委成员与老书记一起吃了顿饭,喝了点酒,就算是送行,同时也可以说是总结,华龙的事情敬成满就算彻底了结了。
回到县城担任华川县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后敬成满才知道,县城工作和农村截然不同,对于长期从事农村工作的敬成满来说多少还有些不习惯,甚至可以说很不习惯。比如这科学技术委员会名字倒是很响亮,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嘛,现在谁还不重视科学技术?但实际上这个机构呢,并没有那么神秘。比如他这个农村长大的孩子,初始学历初中毕业,而且还是那几年边开荒种地勤工俭学,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读的初中,学到了多少东西可想而知。虽然参加工作之后读过函授大学,这倒是认认真真学习过,而且顺利毕业拿到了大专学历证书,但是客观公正地讲,这离科学技术还是有相当大的距离吧!想想他这样的人都能担任一县主管科学技术的领导,原本想的科学技术的神秘性也就没有那回事了。
但想归想,事还是要认真去做的。这科学技术委员会,简称科委,名字倒是响亮,以为很大,但实际上工作人员只有九个,加上一个退休的才十个人,这让长期在乡镇工作的敬成满多少有些失落,想想过去自己在乡镇工作的时候,管理的人少说也上万啊!
但想归想,心里有些不如意,但一想到这是组织对自己的关怀和照顾,把他从乡镇调进城来,而且还担任县政府组成部门,工作相对轻松县科委的一把手,敬成满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高兴,知足吧!一个农村娃儿,能够成为一名吃皇粮的国家干部,而且是一名领导干部,现在又进城担任了领导,许多想当干部不成,继而想进城也不行,而今他这一切都变成了现实,所以这多少还是让敬成满有些高兴!

进城工作一年了,敬成满逐渐习惯了城里的生活和工作,比如这上下班吧!这乡镇工作的时候谁管这个,只要你把领导交代的事情做好了就行了。可是城里不行,成立一个机构自然有它的必要性,要不然成立这个机构干嘛!既然有了这个机构,就要办事。县科委属于相对工作轻松的单位,又没有下属单位,而且人又少,连退休人员加起来才十个,工作量也不大,虽然不能与教育、财政等这些大单位想比,但来办事的人还是有不少,而且来办事又不能提前要求别人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不来,只要是上班时间来都是对的,既然有人来办事,机关里总得有人吧!所以上班时间绝对不能唱空城计,除非特殊情况比如外出开会考察学习,而且还要提前告知。
但要说敬成满已经完全习惯了城里的生活那也不准确,至少想起来自己曾经在乡镇工作的时候管理的人口至少在万人以上。而且这城里人就有一个最大的不同,在乡镇工作的时候,他这个领导说话做事是很有分量的,而且一些事不用他亲自言语,自然会有人帮他搞定,逢年过节登门拜访的也不少,当然这登门拜访也绝对不会空着一双手。虽然说农村工作上边千条线,下面一根针,但归纳起来实打实的工作也不过就是催粮收款,刮宫引产。可是到城里就不一样了。虽然从级别上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正科级领导干部,而且县科委还是县政府的组成部门,主要领导任职还需要县人大及其常委会通过才行。但是与曾经工作的乡镇想比,这实实在在的感觉还是有明显的差异。这点他的老婆董玉芳感觉最为明显。
在华龙乡担任团委书记不久,敬成满结婚了,当然这结婚很大程度上是父母之言,但也绝不能说完全是父母替他作的主,在结婚这件事情上他是同意的,默认的,至少是不反对的。当时哥哥和姐姐已经结婚成家,但两个哥哥结婚后不久就又分家了。父母虽然年纪还不是很大,但长期的劳累使得身体不好,加之责任到户的几亩承包地又急需要人手,而且下面一个妹妹在读县城读高中,一个在乡上读初中,总不能让他们辍学回家吧!好歹也让他们把高中念完。加之敬成满年龄已经二十三岁,按照他们父母的说法,已经不小了,于是他的姑妈就把她婆家一个表妹董玉芳介绍给他。董玉芳模样儿看起来不错,于是双方就耍起朋友来。半年后就结婚了,临近春节的时候,生了一个胖小子。儿子现在已经在县城读初中。
这董玉芳虽然没有读过多少书,但也是个初中毕业生,做起农活来绝对是一把好手,操持家务更是不在话下。虽然与父母的关系不是特别地好,但面子上都还过得去。后来随着职务的升迁,敬成满父母相继去世,董玉芳也跟着到了华亭区,过起了相夫教子的生活。当然农忙的时候还是要回去把自家的田地种上,这些是用不着敬成满操半点心。她一个人回去,几个兄弟帮忙几亩薄地也就种上了。收获的时候同样如此。再后来,干脆把几亩地包给三个兄弟,让他们种,农药、化肥、种子和提留他们出,每年各自给他们称几百斤粮食就行了。
现在这董玉芳跟随丈夫到了县城,吃的粮要买,菜要买,喝的水要买,住的房屋虽然是单位统一分配的,但房租还是要给的。而她自己又没有收入,这更加感觉到丈夫那点工资不够用,感觉到这过日子还真的不容易。于是就又想起在乡镇的时候,虽然敬成满还是那点工资,但工资基本上都不用,存起来后来用作给了经营干杂门市的启动资金。当然这是后话。想起敬成满在乡镇工作的时候,吃饭基本上不花钱,米是自己种的,菜也是种的,逢年过节的单位发点,登门拜访的客人给点红包就基本上维持了一家人的简单生活。可是现在这一切都没有了。于是董玉芳就一个劲儿在敬成满耳边唠叨“看你过去管十万多人,而今怎么就只有十个人,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敬成满只当是没有听到,佯装不知,他心里知道,但有啥办法?总不能去找组织的麻烦吗?再说,组织上把你从农村调进城里,而且还安排了职务,已经算是照顾了,还能咋的?于是默默地承受着。
没有办法,加之孩子正上初中,眼看着就要上高中、读大学,上大学又要花钱,总不能坐以待毙吧!于是两个人商量来商量去,进城没多久就托人在农贸市场租了个干杂门市卖起货来。董玉芳虽然嘴巴有点遭,话有点多,但那是对自己人。对外人呢,热情而又有度,招呼应酬恰当好处,这对做生意的人来说却是必备的优点,仿佛这董玉芳天生就是块做生意的材料,有了这热情和恰到好处的招呼应酬,生意自然是做得风生水起,一家人艰难的日子算是过去了。

转眼敬成满已经进城快两年了。两年来的工作生活基本上算是习惯了。习惯了按时上下班,习惯了没事的时候就在机关里呆着,习惯了与县城机关以及上级部门之间的迎来送往,习惯了逢年过节,尤其是春节的时候去拜会上级部门和领导,习惯了经常到领导跟前去汇报、请示。虽然在乡镇工作的时候,这些也是不可缺少的,但是在县城工作,尤其是县委、政府主要领导眼皮子底下工作就更是如此。比如说这个连退休人员都才只有十来个人的县科委,既没有下属单位,也没有多少需要请示汇报材料要写,更没有多少必要去指导检查工作,总之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相对清闲甚至是养老的单位。但是如果要认真去做事的话,也是有不少的事情的,比如争取项目,上级给你也是给,给其他地方也是给,到底给谁还不是他一念之差一句话。如果你不去争取,自然没有多少事。但你这个部门也就没有什么作用和影响了。有为才能有位吧!争取过来了,实施、督促、检查那也是够人忙一阵子的。如果争取的项目多了,十个人单位的工作也是忙忙碌碌的。同时争取的项目多了,资金来的也多,监管责任也就大了。所以这工作还得看你怎么去做。
还有这城里工作范围就更宽更广了。过去在乡镇上,你是一个乡镇的领导,管辖的范围也就局限于这个乡镇。但是县城机关,虽然只是个十个人的单位,但却管理着全县这么大的范围,只要是与此相关的事情都归他管。
第二年开春后不久,敬成满就又到市上和省上去争取项目,项目落实之后,资金也陆陆续续来了。在争取到这些项目之后,敬成满报请县政府分管副县长同意,召开了全县农村科技扶贫、农村科学普及等项目推广会,参加会议的有县城相关单位和部门以及乡镇的主要领导,主要是对这些项目的推广以及工作实施作了明确要求。资金到位了也陆陆续续按照上级要求组织实施。
一天曾经与敬成满在木龙一起工作过,现在已经是南河镇镇长的李国才跑来找敬成满说:
敬主任,老领导,我们镇还没有收到他们申报的农村科技扶贫项目资金?
敬成满一想:怎么可能?这些项目资金文件五月份就拨出去了,怎么现在都快六月底了还没有到位?于是就答应道,会尽快把这些资金拨付到位。随即就把机关会计何国栋叫到办公室问道:
老何,南河镇来说,他们还没有收到农村科技扶贫资金,这到底怎么回事?
敬主任,到目前为止我们只收到了财政局拨来的农村科学普及推广项目资金,还没有收到科级扶贫资金,所以无法落实到位!
那我已经答应了南河镇,尽快把资金拨下去!
何国栋随口道:
答应了也没有办法!
那就先把农村科学普及推广资金先用到起再说!
何国栋不容置疑地回答道:
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先用到起后头来了再把资金补上!
开玩笑吧!
我一点也没有玩笑!这这样办!
何国栋也没有丝毫妥协的余地答道
主任,专项资金可是要专款专用啊!
啥子专项资金?就按我说的吧!
你说的也不行,专项资金就是要专款专用!
脑子里突起想起前不久的一件事,敬成满语气提高了半拍,一巴掌拍到面前的办公桌上,厉声喝道:
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何国栋也猛地提高声音道:
虽然你是领导,我应该听你的,但是你没有说对,就肯定不能按你说的办!
想不到区区一个会计都指挥不动,居然敢对自己说“不“,于是眼睛一瞪,手掌又在办公桌猛地一拍,怒道:
你还反了!居然不听指挥!
反正是没有原则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干!
随后“嘭”地一声走出敬成满的房间。
机关里的人听到敬成满办公室里传出的吵闹声,探出个头,侧耳倾听,但都没有哪个走出来说一声,直至何国栋“嘭”地一声从敬成满办公室出来,机关里的人又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做起自己手里的事情来。
县科委本来就只有这么几个人,原来只有敬成满一位主任,今年初从县机械厂调来了位副主任。这位副主任姓张,名国庆,原是县机械厂的副厂长,企业承包经营开始的时候,承包该厂,一年后企业内部检举告状的人不少,但是县纪委去查来查去也没有查出过名堂,反正是模棱两可的事,于是一纸文书就把他调他作副主任。他刚来不久,而且已经是快五十岁的人,经历过不少事情,也不想再招惹啥子事,所以也就趁何国栋他们两个刚吵的事情悄悄地溜之大吉。
当然张国庆不想再沾染这些事情,来的时间不长,情况不熟悉那只是一个方面。虽然情况不是很熟悉,但也不是没有耳闻。比如说他刚来不久就听说了敬成满自己批了一张费用报销单去找出纳报账,出纳倒没有说什么,可是同一个房间的何国栋翻了翻敬成满手里的单据却说:
敬主任,你这怎么行?你这叫自批自报!这要是放在前些年,还不被人抓住辫子批来斗去!
说得敬成满面红耳赤下不了台,让出纳王小英给他报账也不是,不报账也不好。报呢,出纳支付的费用单据月底还是都要报到会计那儿去入账。如果给报销了,无疑是会被打回来的,这迟早都是自己的事。不报呢,面子上又过不去,于是只好顺水推舟嗫嗫嚅嚅道:
敬主任,这个……这个……
敬成满只好见好就收,虽然事情不大,也就两千多块钱,是到上级争取项目开支的费用,当然这些费用单据不是正规的发票。想到刚来不长,不想把事情弄大,同时也给自己下个台阶悻悻道:
既然不能报也就算了!
事情虽然过去了,而且随着时间推移,已经逐渐淡化了。但是今天这个事无疑是把已经快要淡忘了的事情又重新拉了回来。

想不到今天这个事情这样不顺利,一个小小的会计居然敢顶撞自己,不听招呼不说,而且还敢顶嘴,这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虽然自己在县城机关工作的时间不长,知道县城部门机关的条条款款规矩多,要求也高,但毕竟自己已经工作了二十多年,而且当领导干部已经有十多年,无论是在华龙乡、木龙乡、乃至华亭区、都还没有哪个敢这样跟他说话,对他的安排意见敢说个“不”字,即使有不同的意见也是委婉地说出保留,但最终还是要按照他说的意见去办!可是今天这个小小的会计居然顶撞了他,一点面子都不给,最后竟然还“嘭”的一声把门关上,连墙壁上的涂料都纷纷往下掉,倒好像他还有理,弄得他一点面子都没有。这事没有完结,如果这个事情都解决不好,那他这个领导还有什么威信,还有什么当头。
第二天上午,敬成满把张国庆叫到他的办公室,把昨天的事情简单说了下,然后说道:
何国栋这样不服从安排,我看他会计就不要再当了!老张,你的意见如何?
既像是在征求张国庆的意见,但同时也明显感觉到说不说结果都是一样,于是已经习惯于不想再沾染事情的张国庆就说:
具体情况我不是很清楚。敬主任如果你觉得合适怎么都行,我没有意见!
那好吧!
何国栋,你把你的会计工作向王小英交接一下,从今天开始你不再兼任会计工作,还是到办公室管你的文件收发吧!
待张国庆还没有说完之后,敬成满就迫不及待走到办公室对何国栋说道。何国栋没有等他说完,就理直气壮道:
会计并不是你想让我当我就当,也不是你不让我当我就不当,会计首先得要有从业资格,而且还要报经财政局批准!
敬成满似乎已经想到了何国栋这一招,于是也声音洪亮地大声说道:
到目前为止,科委还是我说了算,既然你不听招呼,不服从组织安排,那你最好从我目前消失!
科委又不是你一个人的,我就不交看你能把我咋样?况且我又没有错。
那你就等着瞧!
两个人不欢而散。吵闹声再一次惊动了科委机关的所有人,但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忙着自己的事,即使手里没有事,也佯装有事看着办公桌上的报纸。
敬成满说完,用余光扫视一下办公室,然后大步流星走出了办公室。
何国栋虽然心里有气,但仍像啥事都没有发生似的,仍旧在整理着手里的单据。而同一个房间的出纳王小英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没有搭言,只是呆呆惊愕地看着。待敬成满走出他们的房间之后,这才说:
何会计,你不该这样义气用事,一点面子都不给,毕竟人家是领导嘛!
没啥,不是我不给他面子,而是他一点原则都不讲,我给他说了他又不听,而且还要非得按他说的办!哪有这样当领导的啊!不要以为我是好欺负的。如果单就这件事让我移交,那是绝对办不到的!虽然我并非要当这个会计!
何国栋后面几个字说得有点重,俗话道听话听音,王小英似乎听出了些弦外之音,就不想继续说下去了。再说她也没有想当会计这个念头,兼职会计,又不多拿钱,事情还不少,何必呢?但为了打消误会,同时也表明自己的心迹,宽慰何国栋的心,慢悠悠说道:
何会计,你多虑了!我才不想当你那个会计,吃力不讨好!
英子,你也多虑了,我也不是说你,我只是觉得这件事他处理欠妥,心里有气才这样说的。
嗯,我晓得了!不过我还是认为尽量不要发生冲突为好!
谢谢你的提醒,英子!
我们两个谁跟谁呢,还不是同一个船上的人,会计和出纳能够截然分得开,井水不反河水吗?
那倒是!
手里不停地查看着,然后抬头对王小英道:
英子,这个月会计账面余额出来了,你看看的库存现金对不?
于是报了个金额,王小英看了下她登记的现金日记账,说:
完全正确,一分都不差。
那就好!我这几天争取把这个月的账做出来,眼看又该到给财政局报表的时候了!
那好吧!我就不再打搅你了!

这样的事情当然没有完。
当天下午和第二天,敬成满分别找到了分管教科文卫的副县长李正兴和财政局局长周光明,把科委最近发生的事情说了,同时也汇报了他想调换会计的打算。李正兴听了他的情况汇报,就说:
这是你职责范围内的事,我也不想了解也不想管,也不能说对还是不对。总之一条工作不能延误,还有就是最好能够妥善处理。再说单位不大,又都是工作上的原因,你们两个又没有啥子深仇大恨,非得弄个你死我活?
当然给李正兴汇报的时候,并没有说到何国栋不给他报销到上级争取项目所开支的费用,因为单据不正规的事,这事严格说起来也是上不得台面的,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周光明呢,也没有说啥子,都是一把手能说什么?只是说何国栋作为一名会计坚持原则没有错,还有这专项资金就应该专款专用。至于要不要更换会计,他也不能说不行,因为这是他单位范围内的事。不过新任会计必须要有会计从业资格,而且还要报财政局审批。
得到两位领导同志的意见,敬成满以为这事就已经稳妥了,正如这两位领导所说的那样,那是他职责范围内的事,于是就着手将自己的打算和想法付诸实践。
何国栋没有想到敬成满会来真的,以为吵一架也就算了,于是就没有往深层次上想,这几天依旧在做账,准备给财政局的半年报。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敬成满找相关领导汇报和要拆换单位会计的事很快就传到了何国栋的耳朵里。何国栋气不打一处来说:
既然你要把事情做绝,那就怪我不客气了。我一个小小的会计虽然不能把你咋样,但是也不能让你当得太舒服。
于是打开文件柜,把这一年多来的会计凭证翻了个底朝天,同时拿出平时报账时登记的笔记本,寻找他违规的蛛丝马迹和线索。
会计要想找他违规的问题那还不容易。所有报账的单据都在他那儿集中,单位资金来龙去脉也逃不过他这一关,要想找他的问题并不是件困难的事。还有其他不知道内情的人想告状大多只能说个大概,但是会计如果想要告的话,那线索可就是实打实的证据了。当然一般情况下,会计都不会这样去做,毕竟同在一个单位呆着,告了领导,得罪的是单位及其大多数的利益,吃力不讨好,何苦来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睁只眼闭只眼也就算了。可是如果发生了本质变化,两者关系闹得太僵,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想不到县科委的事越闹越大,有的说不听领导安排,与领导唱反调就应该严肃处理,不然一个单位如何管理?但是也有人说,会计不仅是单位的内当家,而且同时也是国家财产物资的监督者,应当严格执行国家的财经法律法规,比如这专项资金就应当专款专用,所以会计这样做并没有错。不仅没有错,而且还应该鼓励和奖励,现在太需要这种坚持原则的会计了!既然没有错,又何来要处理、调换。总之闹得满城风雨,说什么都有。
这样吵来吵去,惊动了县纪委、财政局、监察局以及组织部等相关单位和部门,一批又一批的人查来查去,事情本来不复杂,但是经过这么一吵闹简单的事情就变得复杂了。而且两个人现在已经是水火不相容,一山难容二虎,处理谁都不太好办,而且难以服人。
就这样吵吵闹闹好几个月过去了,但吵归吵,闹归闹,事情总得处理啊!不然这个单位怎么运行,又怎么去实现“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目的,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高效率的公共服务呢?
常言道船来桥头自然直,这话有一定道理。果然三个月之后,终于有了一个结果,敬成满调离县科委,到县农委任副主任,任职文件加了一个括号,括号里面注明:享受正科级领导干部待遇。从此敬成满就挂上拖斗,成了一名“拖斗干部”。

到了一个新单位的敬成满,权力当然小了。虽然还是名正科级领导干部,但毕竟不是一把手、法人代表,没有签字审批权,没有签署“同意”二字的权力,权力自然缩小。从此以后只能签署“情况属实”之类的证明语句,而且他签署好了的文件、发票等还要报另一位领导签字审批后会计出纳才能认可,差异自然是明显的了。虽然曾经也有过,但那也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而且那个时候的他是一般干部刚刚被提拔上来,有了签署“情况属实”之类分管副职领导意见就已经很不错了,所以除了兴奋和爽之外就再也想到别的。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已经有了很长时间签署“同意”二字,而且再也没有人再在他之后签署意见,当然上报县政府和上级部门的除外。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从最后的决策者和主宰变成了证明者,这多少让人有些不爽。但是没有办法,事已至此,何必当初呢?人在屋檐下,岂能不低头。虽然内心有些不舒服,一百个不愿意,但毕竟在行政机关呆了这么多年,规矩还是懂的。不管资历有多高,也不论年纪有多大,更不论你学识能力多好,最重要的是服从。所以审慎地站好自己的位置和角度,做好组织上安排的工作。
好在农委一把手龙志国也是位老领导,当敬成满还是一名副乡长的时候,龙志国就已经是西江区的区长;而当敬成满刚当华龙乡乡长的时候,龙志国就已经是全县九个区之一西江区的区委书记;当敬成满成为华亭区副区长的时候,龙志国就已经回城当了县农业局的局长,总之是比他高一个等级。当然人家是直接从县委办副主任、书记秘书下去的,起点高。年纪跟他差不多,但资历却比他老。对于同在行政机关工作数年的两个人来说,敬成满现在是尽其所能做好自己分内工作,而龙志国则把前段时间闹得满城风雨的事淡化处理,从来也没有在敬成满面前提起过,与其他两位副主任一样同等对待,该安排分配的事情照说不误,其他两位领导分配一项工作,敬成满也不例外,总之是一碗水端平,不分彼此。
一个能够管好十几万农村人口,但就是无法管理好连退休人员才十个人的县科委的敬成满带着遗憾到了新的单位,毕竟也是奔五的人,工作经验还是有的,很快进入了新的角色。而仅有十个人的县科委也在新的领导带来下继续运行着。
两年后,敬成满的任职文件中增加了一项内容,那就是兼任县扶贫办主任,其他一点没有变,也就是说他还是一个带拖斗的正科级领导干部。县扶贫办虽然是县政府的机构,但它是个副科级的事业单位,副科级领导干部兼任副科级事业单位一把手并没有实际内容,而且扶贫资金不同于其他专项资金,它是由县财政局统一管理,就是会计都是由财政局指派,也就是扶贫办的主要工作就是项目的具体实施。还有资金使用要由项目实施单位申报,扶贫办审核,财政局审批后才能拨付,所以虽然兼任了扶贫办主任,但并没有多少实际内容,带拖斗的正科级领导还是正科级领导干部,而且还是带正科级拖斗的副科级领导。
又过去好几年了,儿子考上大学毕业工作已有两年,老婆董玉芳的干杂门市生意一直以来就不错,除了成本、费用和租金,远比他这个带拖斗的正科级领导强多了,当然休息时也免不得要去搭把手、帮帮忙。儿子大学毕业在外找了工作,工资虽然不高,但比他这个当父亲的强好得多。记得儿子临近毕业的时候,他也曾经动员回来考个公务员之类旱涝保收稳当工作,可儿子却说,就你哪点收入?还是趁早免谈。儿子说他打死都不会回来。看敬成满心情好的时候,董玉芳也打趣地调侃道:你正科级领导干部又咋样,我虽然苦点累点但收入并不比你低。是啊!这还能说什么?敬成满只好一言不发默认了。
转眼到了二00六年,县委、政府发了个文件,说是工龄满三十年可以申请高跨一级提前退休,而且像他这样的领导干部还有具体优惠政策。他对照县上的文件,任正科级领导干部满十五年的就可以享受副县级领导干部待遇,他于是心动了,回去说给董玉芳听,董玉芳听了也觉得可以。年龄已经五十三,再上升一个台阶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再说现在干部越来越年轻,要学历有学历,要文凭有文凭,而他这个函授的大专生,省委党校毕业的本科生已经没有多少优势了。更何况已经是五十三岁的人。于是两口子你一言我一语,商量了一夜,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就把提前退休的申请递了上去。
这一次县委、政府的态度明确、决心也大,而且行动迅速,半个月之后批准文件就下来了。敬成满已经具备享受副县级领导干部待遇的条件,首先由享受正科级级别待遇的副科级领导干部调整为副县级,而且距离法定退休年龄还有将近七年,按一年一个级次上调了职务和级别共七个等次,成了名戴副县级领导干部拖斗的退休人员。
只怕是现在这个拖斗可能要永远戴着,一直到人生的终点。


附记:
编辑老师:
     您好!今寄上稿件1篇,敬请修改指正!借此机会祝各位老师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通讯地址:四川省绵阳市一环路东段227号游仙区审计局孙效东
邮政编码:621000
电子邮箱:sichuansunxiaodong@163.com
QQ:670089254
联系电话:18281686800
作者简介:山野,又名巴蜀山野,本名孙效东,四川盐亭人,大专文化,审计师,现供职于绵阳市游仙区审计局。工作之余喜欢摄影、读书和写作,奉行“我思故我写,我手写我心,我写我快乐”独立特行随心所欲自由写作,先后在“榕树下”文学网站、新浪博客和中国作家网发表了不少文章和图片,其中有数篇被推荐至新浪博客和草根博客首页。作品散见于《剑南文学》《蒲公英》《绵州诗联》《绵阳晚报》《绵阳日报》《芙蓉溪》《嫘祖故里》等,先后获得绵阳市第十五、十六届迎春诗会优秀奖和三等奖,系嫘祖文学院副院长、四川散文学会会员,绵阳市作家协会会员,已出版随笔散文集《偷闲集》。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3 10: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热诚欢迎各位朋友点评分享!谢谢·

点评

“拖斗干部”敬成满,这篇小说时间跨越长,应该是从上世纪50年代直至现在的改革开放时期。敬成满,出生于偏远乡村,兄弟姐妹多,家庭贫困。他姓氏特别,读音也特别。好不容易读完初中,就入社挣工分。就在“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3-15 11:15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3 10:24:29 | 显示全部楼层
热诚欢迎各位点评,谢谢!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15 11: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巴蜀山野 发表于 2018-3-13 10:22
热诚欢迎各位朋友点评分享!谢谢·


     “拖斗干部”敬成满,这篇小说时间跨越长,应该是从上世纪50年代直至现在的改革开放时期。敬成满,出生于偏远乡村,兄弟姐妹多,家庭贫困。他姓氏特别,读音也特别。好不容易读完初中,就入社挣工分。就在“路线教育”时,才有了“出头露面”的机遇,最终当了“干部”。成为团书记以后,再从乡、镇逐步提升,直至县委机关,最后变成“拖斗干部”。其中的原因诸多。不管怎么说,副县级待遇享,这是不争的实事。敬成满的人生经历,折射出什么,实在是发人深思。
     文学是现实生活的反映。作家一定是博览群书的智者。敬成满在乡、镇和县里工作的情形,期间诸多的矛盾冲突,不是熟悉基层工作的人,是不会写得有声有色的。叙述、描写、议论和抒情,恰到好处。所揭示的问题带有普遍性。可见,作家无论是观察生活,还是写作功底,都是过关的。希望再接再厉,写出更多更好的佳作来,回报热心的读者们。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0 15:25:33 | 显示全部楼层
齐本成 发表于 2018-3-15 11:15
“拖斗干部”敬成满,这篇小说时间跨越长,应该是从上世纪50年代直至现在的改革开放时期。敬成满 ...

谢谢兄台点评,辛苦了,谢谢!祝您开心快乐每一天,欢迎继续关注!

点评

谢谢作家,再接再厉,更上一层楼。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3-20 19:54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0 19:5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巴蜀山野 发表于 2018-3-20 15:25
谢谢兄台点评,辛苦了,谢谢!祝您开心快乐每一天,欢迎继续关注!

谢谢作家,再接再厉,更上一层楼。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1 09:43:4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鼓励!祝好!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