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62|回复: 2
收起左侧

到班卡(长篇回忆小说《滇西雄峰》节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0 11:3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天,六点左右,廖文刚就醒来了,这是他多年来在学校和军营里养成的习惯。无论睡得多迟,都醒得一样早。他收拾好后,又看了一会儿《钱注杜诗》,等饭店的馒头包子熟了,买了四个馒头、两个包子、一碗稀饭,吃了,又装了一军用水壶开水,到门口望了几眼,张必双就牵着一匹棕色高头大马神采飞扬地走过来了。马鞍的两边各有一个大竹篮。两人打过招呼,小杨约来两个炊事员帮着抬出箱子提出包,抬上马背,放进竹篮,由张必双很内行地摆放妥贴,捆扎结实。张老师见廖文刚还背着个军用水壶,也顺手取下,放进篮子里,说:“路远,要轻装。”一切就绪,张必双在马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马便向区公所方向小跑而去。廖文刚谢过小杨和师傅们,大步跟上。张老师打了几声唿哨,那马便放慢了速度,“的嗒的嗒”缓步前行。
         廖文刚从张家口红星院起身,至此已行程万里,不过,前面都是由火车汽车代步,他不过是在坐车观光而已,这回才真的是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了。前面有驮着行李的健马,旁边有新结识的云南朋友,前后左右都是难得亲见的滇西风光,班卡还有一群教师和孩子在等着他,他就像刚进城的乡下孩子那样觉得什么都新奇而心花怒放。
        开始是沿着滇缅公路在永康坝子的边沿上走,路上并没有汽车。这一段泥路很平坦,路两侧并没有行道树,两旁的庄稼地尽收眼底,只走了两公里左右的平地,就拐入山路,进了山林。如果没有走过,谁也不会注意到这里有一条路,说是路其实并不像路,只是在茂草丛林下、树叶上的一条白色的印痕;开始几十米,还是浅草掩路,两边有稀疏的矮小松树。走了一百来米,就进入了大森林中,脚下是松针铺地,两边高松蔽日。路上的松针很厚实,踩上去就像脚踏毛毯。松树的清香,叫人心旷神怡;满耳的松涛、鸟鸣、叫人耳根清爽;满眼巨松如伞盖,时见松鼠跳跃、野猿戏耍,真如进入神山仙境。
         廖文刚认真地观察着松树的风姿神采。不过,这时也只见其外表而已。只有在云南住了几年他才真正感觉到松树简直就是树中的侠客。它没有鲜艳的花朵可以招摇,它的枝干不过是披着些棕色的简易铠甲,就连叶子也简捷得无以复加,不过是像毛发像马尾那样细细的深绿。可是,独立一株,松树可傲立于高山之巅、悬崖之顶,迎战风雨。如果成团成片,松浪千里,松涛万顷,则可以和大海、和雷霆比壮美、比威势。更为难能可贵的是,松树和山里人息息相通,生死与共。松脂是山里人夜间的太阳,松香是音乐人的功放和扩音器械,松树笔直的干是人们修房造屋的栋梁之材,松枝、松叶和如鸡蛋大小的松果是夜行人燃起篝火的主要材料,小如花生米的松籽可是山里孩子的美味佳肴啊。
         廖文刚欣赏着山景树容,已经盘绕过几座山梁,跋涉过一个深壑,到了沙子坡头。张必双说:“这里地势极高,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了。”廖文刚站在坡头向四处望去,四面都是层层叠叠的松浪,满耳是如远雷的阵阵松涛声。这三十里路,走了差不多四个小时,在路上没有看见一个村寨,没有遇见一个行人,除了层岭丛峰,就是莽莽松林,当然还有鸟兽和叮咚流泉,脚下路旁还有许多野草野花,除了松树外,还有许多杂树。
        廖文刚站立沙子坡头,忽然从隐隐涛声中听到了交响乐般的混响,似从天外飞来,又像是从地底冒出,他急问张老师:“这是什么声音?”张必双平静地回答:“有马帮来了。”“嘿,马帮!”廖文刚在电影《山间铃响马帮来》中见过潇洒的马帮,欣喜若狂地说,“今天见到真的马帮了!”张必双说:“这是马帮的通道,我们把马赶下去,下面的松林宽,好让路。”
        沙子坡是一个长坂坡,坡度很大,从坡头望下去,只看见松树层层叠叠的粗干,好像军阵里威武的士兵的腰板。路的两边堆着四五堆劈好的木柴,非常整齐,每一块柴有两三尺长,每一堆柴有一人来高,两三米宽。张必双说:“这是社员用农闲砍好的,等干了以后运回家去煮饭用。”
        这时交响乐的声音非常明亮了,听得出有锣声,有铃声,还有轰轰的响声,很有节奏感。又过了一会儿,马帮出现在眼前了,领头的马和给廖文刚驮行李的马一模一样,棕红色,很健壮,头上有鲜红的装饰,额上还有一面晶亮的圆镜子,项下有一个硕大的铃铛,后面还有二十几匹马,一律挂着小铃。所有的马背上都有鞍子,驮着沉沉的货物。赶马人却只有三个,一个在前面,两个在后面,前面的一个手持小铜锣,有节奏地敲着,铜锣声、铃铛声、马蹄声,组成了节奏鲜明的交响乐。主旋律是铜锣的“当,当,当,当”声,和乐是铃铛的“叮当,叮当”声和马蹄的“嗒,嗒,嗒,嗒”声。加上风声、松涛声,马儿不时的嘶鸣声和鸟声,赶马人不时的吆喝声,合成了山间马帮奏鸣曲。
    再看这支队伍,赶马人,都是短打扮,短白衫,卷腿黑裤,背上金黄的草帽,前露褐色的胸膛,项有擦汗的毛巾,脚下是皮草鞋或布草鞋。敲的铜锣,中心金亮,饰以红绸带,缠在左手中。右手执黄色的锣棰,棰把上也饰以红绸。马的毛色不一,有赤色马,有白马、有黑马,有黄色马,有杂色马,有花斑马,马鞍是黄色的,马缰是褐色的,饰物是红色的,马尾都有节奏地摆动着。所有的马都低着头,奋力向沙子坡头攀登。大森林里遇马帮,真好比看见仪仗队。张必双和马帮师傅打着招呼,给他们介绍着廖文刚。“新老师,欢迎!欢迎!以后要敬你一碗酒哟!”廖文刚说:“马帮师傅辛苦了!欢迎到学校喝茶!”马帮走了很远,还能听见铜锣声。张必双说:“这是班卡和渔塘公社的马帮。驮山货出去,运百货食盐回来。”
        下完沙子坡,远远的看见了一个村寨。张必双说:“那是麻溜寨,属于班卡公社了。”张必双拿出带的干粮——一袋芝麻饼,和廖文刚边吃边走。廖文刚说:“我还以为六十里路,4个钟头就能走完,没有想到要带干粮。”张必双说:“这里的海拔有三千来米,又都是山路,一小时能走五公里,就不错了。我们这个速度,最多三公里。”“估计什么时候能到班卡?”“大概要接近天黑吧。”廖文刚这才感觉到了滇西雄峰山路的严峻。
        廖文刚一走上坡,就汗下如雨,内衣被汗水湿透。走下坡路和进入峡谷,汗水又慢慢干了。他已经这样干湿循环三回了,他的腿脚已经酸软。好在现在都是平路和下坡路,他又加快了步伐。穿过一片庄稼地,就到了麻溜寨。这寨子背靠满岭松树的大山,下临万丈深渊,能听见轰轰如雷的水声。寨子上有五六十户人家,完全掩映在果树林里。寨子的四周都有一人高的木栅栏,能看得出,房子上盖的既不是草,也不是瓦。有的是剖成两半的竹筒,有的竟然就是用斧劈出来的木片,既不规则,也不平顺。寨子外面挨路边有一个建筑,似庙非庙,完全是木结构的,高大敞亮,雕梁画栋,色彩十分鲜艳。建筑上插满了各色旗幡,有的是长长的一条,像旗子,并不宽,却很长。
         廖文刚问:“这是什么建筑?”张必双说:“这是缅寺,那些旗帜,叫经幢。这是傣族寨子。”果然,迎面走来几个妇女,黑包头,短白小衫,黑色桶裙,都很壮健,赤着脚,腿肚肥大。她们和张老师打着招呼,叫的是“达赖”,说的汉话,发音很不准确,只能猜出一些意思。廖文刚注意到她们的牙齿,有的雪白,有的漆黑。走过之后,廖文刚问:“为什么,有的妇女牙齿那么黑?”张必双说:“黑牙表示已经结婚。成天嚼槟榔染成的。牙齿白的,表示是姑娘,还没有出嫁的。”

过了麻溜寨,就看见山下有一条河。水石交错,波涛滚滚,哗哗有声。他们下到河底,太阳正要下山。张必双说:“这条河叫芒东河,不深,我们在河边坐一会儿,水很凉,要淌水过去的。”廖文刚坐在一块大石上,看这芒东河,河床有十几米宽,乱七八糟地摆满了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大的如卧牛睡狮,小的如小猫小狗,这时的水面只有三五米宽,在河床的中心,许多鹅卵石都高踞水面,水很浅,水清澈得像是透明的,游鱼细石都历历可数。但因为河床陡峭,水都作汹涌澎湃之势,不断和巨石撞击,声若雷鸣,卷起堆堆银花。
         歇了片刻,张必双才放开马笼头,让马吃了些青草,喝了些河水。廖文刚也取下军用水壶先给张老师喝。张老师说:“你喝,路还长,上坡更要喝水。坡上有山泉,我等会儿喝。”廖文刚喝了几口,塞好水壶,放进筐里,张老师就给马戴上笼头,高卷裤腿,脱下皮草鞋,握在手里,牵马过河。廖文刚也学着张老师的样子,脱下胶鞋,袜子,把袜子塞进鞋子里,再高高卷起裤腿,提起鞋子过河。河水透骨的冷,水虽浅,却有一股不小的撞击力,水深的地方也能没过膝盖。廖文刚偏偏倒倒地过了河。迎面就是一个陡长的高坡,坡上长的都是小树灌木,土色黄黄的。从谷底开始,就出现了层层梯田。廖文刚尽量抬头往上望,也不能看到顶。张必双说:“这就是班卡大坡,坡顶上就是班卡大寨,再下一个坡,两里来路,就是班卡完小。”
         廖文刚本已成强弩之末,这个坡才爬了一小半,腿已经抖了起来,不听使唤了。额上脸上,沾满的盐粒间又涌出了新的汗滴,他的喘气也粗重起来。廖文刚先是一步一顿,后来,只得找地方坐下。廖文刚抬头往上看,已经余霞满天,山头上的竹林,像镀了一层金。张老师说:“喝喝水,会好些。”廖文刚又喝了几口水,心脏仍在狂跳不止。又坐了一会儿,他想起了父亲的名言:“不怕慢,只怕站”,“坐”,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于是又揉揉腿,捶捶腰,站起来,鼓起劲儿往上挨。廖文刚忽然听到轰轰的声音。他向四周一看,这么矮的树木,不可能发出这样的声响。就问道:“是什么,这么响?”
         张必双说:“是瀑布。”“在哪里?”“这里看不见。是我们班卡完小外的小黑河,垂落到芒东河形成的,有百多米高呢。”廖文刚说:“以后一定去看看。”张必双说:“我们这些地方,山有多高,水有多高。”瀑布到处都有。
        等到暮色苍茫、归鸟乱鸣时,路的左边出现了一个小瀑布,飞下晶莹的山泉,张必双站到瀑布下,抬起头,用嘴接了几口山泉喝。廖文刚也凑过去,站到瀑布边上,仰头喝了两口,凉入心脾。张老师一把拉开廖文刚说:“廖老师走热了,不要多喝。”廖文刚伸手接水来洗洗手,擦擦额头,擦擦脸,说:“好舒服!”廖文刚在山泉旁坐了一会儿,瀑布卷起的阵阵凉风扑面而来,一身都凉了。他们又起身前进。
         走了一段路,坡头上下来了一群人,至少距离他们还有三里远,抬起头来却能清晰地看见。张必双说:“施主任他们接你来了!”廖文刚听了,干劲倍增,强挣着往上赶。在他们头上走的一共是五个人,张必双抬头指着他们,一一作了介绍:走在最前面的瘦个儿是主任施永福,现主持学校工作;后面那个胖一点的是工会主席,赵钰老师,他后面是大队辅导员聂世德老师,后面的瘦高个是赵文龙老师、较胖的是兼管财物的谌源老师。廖文刚抬头望着,一一记住了。
        又走了十几分钟,两支队伍才合成一支了。施永福上前,高声说道:“欢迎,欢迎廖老师来班卡。”廖文刚上前,一一握手,互致问候。赵钰问:“你是当兵的?”廖文刚说:“是。”赵文龙说:“四个兜儿,是当官的。”廖文刚说:“不官不兵,是军校学员”。大家一边摆谈一边走。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2 05:44:01 | 显示全部楼层
到班卡(长篇回忆小说《滇西雄峰》节选):六点起来到暮色苍茫,行路一整天,历经上山和下山的漫长征程,山上松树的品格,路遇马帮的情形,麻溜寨的偏远,以及小河的气势,都写得生动、形象,栩栩如生,给人以身临其境之感。行路难自然孕育其中,辛苦、劳累不折不扣地呈现在读者面前。作家没有深刻的生活体验,是绝对写不出来这样优美的篇章。一份汗水一分甜,为作家所取得的优异成绩点赞。前程似锦,作家加油!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20:4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齐本成 发表于 2018-1-12 05:44
到班卡(长篇回忆小说《滇西雄峰》节选):六点起来到暮色苍茫,行路一整天,历经上山和下山的漫长征程,山 ...

感谢齐本成版主鼓励!祝安康!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