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6|回复: 1
收起左侧

狼吞虎咽(长篇回忆录《塞上风雪》节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0 11: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天吃过早饭,刘政委又指挥大家坐汔车到西直门车站上火车,直向张家口奔去。告别了首都后,蜿蜒的长城、雄峻的八达岭,又从眼前奔驰远去,到下午两点左右,他们到了张家口火车站。一下火车,一支庞大的军乐队,礼服鲜艳,鼓号齐鸣,奏起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和欢迎曲。同学们在军乐声中,在来欢迎的军校学员帮助下,把行李放上了两辆敞篷汽车。等欢迎仪式结束,就上车急驰而去。
    车驶过大街,路还平顺,渐渐进入小巷,路也变成了石块路,车子颠颠簸簸,人也摇摇晃晃,眼前出现了一个长坡,坡头上是一座棱角分明的高墙,墙头还扯着铁丝网,有战士背着枪在上面巡逻。汽车就在高墙的右边停下了,两扇铁栅门,一个大院子,从门口就能看见里面的林木和道路。门口有两名战士站岗,见同学们下来,排着队伍进门时,都挺直身子,举手敬礼。同学们不懂得应该怎样还礼,都低着头匆匆地走过去了。
    进门是一个宽阔的操场,但并不平整,队伍穿过操场,向左拐入一条土路,两边都是平房。走了一两百米,是一个礼堂式的房子,再往下,拐一个左弯就到了食堂。两位一杠四星的军官,一高一矮,在那里迎接大家:“同志们,放下行李,吃午饭,我们的粮食,有的是,同学们尽量吃饱!”
    廖文刚是自一九五九年下半年以来,第一次听见这样的话,估计同学们都是这样,因为同学们一放下行李,就进食堂抓起了碗,八人一桌,自由组合,菜很丰盛,摆了一桌子。饭也不少,能睡下大人的两个大筲箕装满了米饭。可是,在同学们的强大攻势面前,两筲箕饭,风扫残云般地进了新学员们的肚子。
    大个子军人问道:“还没有吃饱吧?”他见同学们都不好意思回答,于是命令说:“再煮!”半小时左右,又是两大筲箕饭摆在食堂里了。同学们可不客气,又是秋风扫落叶般,一点没剩。大个子军官一看,又问道:“是不是还没有吃饱呀?”同学们都不好意思回答,他于是又下命令道:“再煮!”又大约半小时,两筲箕饭,又抬进了食堂。同学们又蜂拥上前,这回,同学们的肚子已经不甚宽余了,不过,筲箕里,也只剩了不过一斤把米的饭。

    大个子军人笑了。他看大家吃完饭,就说:“聚合。”于是一个年轻军官,一杠一星,高喊:“以我为基准,聚合!”同学们站好后,他高喊:“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欢迎首长讲话!”年轻军官站在了队伍左边。大个子大步走到了队伍前面的中间位置,站得笔直,先举起右手向同学们敬了一个军礼说:“稍息,我叫李谋山,是八大队三中队的队长,你们可以喊我的名字,也可以喊李主任。”他指着小个子说:“这是我们的高德增指导员,你们就叫高指导员。”高指导员笑微微地向大家敬了一个礼。他又指着整队的年轻军官说:“这是我们的武助理员。”武助理员也向大家敬了一个礼。
    李主任说:“看同学们刚才吃饭,我很难过,又很高兴;难过的是,同学们,这几年受苦了;高兴的是,有这样一股虎劲,就没有攻不下的难关!吃的问题,同学们尽管放心,你们的计划是每月38斤,我们食堂,结余的粮食还有几万斤,你们要放心的吃饱吃好。你们坐车几千里,累了,先休息,熟悉一下环境,晚上,我们的礼堂有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写的就是我们这个行业的英雄,你们要好好看。下面,请高指导员讲话。”
    高指导员也站到前面的中间敬了一个军礼,笑着说:“同学们刚来,还不要写信,明天发了军装,把军规校规学好了,才写。也不要出校门。日用品,我们有小卖部,你们可以自己去买。下面,请武助理员,编队,分配住房,编好吃饭的桌次。”

    武助理员说:“这是军训的编队,到上课时还要调整。”你们成都来的这批同学,都要分散到各个专业各个组去,我念到你的名字,在哪一个组,要记牢,等会儿就到自己的那个组里去报到。武助理员一一念了名字,然后带领大家,顺着刚才走过的泥路往回走,从操场边走入了一片平房里。房子都一样高一样长。武助理员指点着,这是一组,那是二组。助理员推开中间的门,指给大家看并说:“进门这间小屋,中间放盥洗用具,面盆,毛巾、肥皂盒、口杯之类,要放整齐。两边各有一道门,进门,各六张板床,两张板床之间,有一个床头柜,分成左右两格,各人的衣物放一格。”
    廖文刚见屋子中间有一个铁炉子,铁烟囱成直角伸出壁窗外。一间屋就只有这么一个窗子,长方形,离地面有两米多高。一排房子住一个组,12个人。助理员又领着大家去领了被盖、褥子、床单、蚊帐,并教大家怎样铺床,怎样叠被子,怎样挂蚊帐。助理员又指着一个方形的白布,说:“这叫包袱皮,有暂时不用的东西,包了,放进后面的储藏室。要用时才去取。”
    廖文刚非常满意,因为,这比他家的条件好多了,也比读中学时的条件好得多。武助理员把同学们的宿舍安顿好后,又引大家走过三排房子,到了一间外观一样的房子:“这是洗漱的地方,洗脸、洗衣服,就在这里。要洗澡,澡堂从这里往下走,一百多米就到了。“有枕头吗?”廖文刚问。“没有。就把要发的棉裤拿来当枕头。”经过了一阵忙碌,总算晚上有了安身之处了。

   廖文刚被分到9组, 这十二个人中,只有三个是成都方向的:他和陈子和,章云水。其余的九人都不认识。他们都互相握过手,作了自我介绍。廖文刚首先认识了惠盘甲,个子很高,长着胡子,很健壮。他伸出手和廖文刚握着说:“我叫惠盘甲,辽宁的。”廖文刚说:“你知道,在四川,盘甲是什么吗?”“是什么?”廖文刚笑得弯了腰:“不说算了。”“那可不友好。”廖文刚说:“两个大爪爪,八只小脚脚。”“什么?”“螃蟹。”惠盘甲学着四川人的腔调说:“耗子、锤子、龟儿子!”大家都笑得前俯后仰。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收起 理由
1647304541 + 1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3 00:4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部队生活一直是我向往的,只是很少接触,如今,在老师这里领略了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