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2|回复: 1
收起左侧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邓四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6 15:3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邓四平/文





其实,内心最深处,我一直非常同情和怜悯猪这种可爱而又可敬的动物。

贪婪好吃。愚蠢痴呆。但凡人类创造的很多很多的贬义词大多可以毫不负任何责任的往它身上尽管倾泻式地使用。其实,我想说的是,如此对待猪这样可爱而又可敬的动物其实是很不公平的。

小时候,我们一家大小六口,仅仅依靠父母在裁缝铺里起早摸黑打衣服的微薄收入实在是难以维持生计。于是,勤俭的父母,每每一干完裁缝铺里的活路,就得又忙碌地下地干活。说是地,其实也就是永兴公社附近的乡亲们送给我们家的一些零星边角的荒地。葱、蒜、丝瓜、苦瓜、南瓜、玉米、红苕、白菜、萝卜、花生、甘蔗,但凡地里能种植的作物,父母都会按照农时节令一一及时地栽种。

记忆里,我们全家六口人居住的裁缝铺只有四排三间小屋,但是,紧邻我们寝室灶屋旁修建的猪圈却纵横交错达六七个之多。猪是母亲的第二生命。在母亲的眼里,家里喂的小猪、大猪、白猪、花猪、青猪、黑猪远比小时候的我们兄弟姊妹四人重要得多。母亲养猪最多之时,一次性养了十四五头,猪圈不够,就直接用山上砍伐而来的树棒或者椽角木板拼凑而成,木板与树棒之间再用铁钉、耙子或者直接就用竹篾条捆扎牢实,我家的猪就在这样简陋的住所里心惊胆战地吃喝拉撒和休闲散步,像踩钢丝的杂技演员一样,晃悠晃悠的,压得猪楼直打闪。

尤其是那猪楼木板之间有很大的缝隙,可以直接看见茅坑里青绿色的粪水和白花花漾动的蛆,臭哄哄恶心的粪水味道刺鼻地满屋飘溢。稍微搭个石板再扯张半透明的亮油纸遮掩遮掩便成为了我家的厕所。有趣的是,我家的猪非常认人,一旦外人溜进我家厕所一蹲下去方便之时,那些正在吃潲水的猪,就从猪圈的木栏里伸出了老长老长的舌头去舔上厕所之人的屁股。上厕所之人往往猝不及防,还来不及扯上裤子,屁股上便就沾满了潲水,气急败坏地站立起来,顺手抓起横放在猪圈上方的“响篙”朝着那猪便是一阵“噼里啪啦”地乱打,猪被打得“嗷嗷”直叫,但依旧扑扇着大耳朵幸灾乐祸地摇头摆尾晃脑壳。

最使我刻骨铭心和难以忘怀的就是家中杀年猪的情景了。那时往往已进入到农历的冬月,勤俭的父母反复商议后,精心挑选了冬月里一个吉利的日子。天气晴好的早晨,我们全家大小都精神抖擞地早早地起床,然后,在家中堂屋神龛下,父母先去神龛前烧些火纸,口中念念有词地喊着去世的祖公祖婆婆等等,算是敬了自家的祖先。然后,父母在神龛下的八仙桌前坐下,我们兄妹四人则恭恭敬地站在桌边,父亲表情十分严肃,像发布命令似的说道,今天我们家杀年猪,是一件大事,要严肃,每个人都要认真地帮忙做事,不许嬉皮笑脸,不许说不吉利的山话野话,如此等等,规矩多得个很。

接下来,我们一家大小都神情严肃而庄重地走到灶屋后的猪圈旁去赶猪出圈,那猪楼里的猪仿佛也知道今天就是自己的大限到了一般,直往猪楼最里面闪躲,耳朵扑扇扑扇着,爬满了眼屎的浑浊的眼睛仿佛在不断地流着哀求的泪。母亲一块一块抽掉猪楼的板门,父亲翻进猪楼里,嘴里一边唤着“猡猡猡”的声音,一边将粗大的麻索迅速地套上了猪的颈项,然后,将猪牵出猪圈,走出猪圈的猪便不再躲闪,鼻子东嗅嗅西闻闻,母亲就拿个响篙在猪后面轻轻的吆,我们兄妹四人就在母亲身后小心翼翼脚步轻悄悄地跟着走。

   快要临近公社食品站的屠宰场时,那猪就躺倒在地死活不走了,无论父亲在前面怎么拖,也无论母亲在后面怎么狠心地打,大哥便接受父亲的吩咐故意做出凶神恶煞的样子冲上前去抓住猪的耳朵往前拖,二哥便跑到猪屁股后面抓住尾巴往上提,往往抓得满手是屎。我和姐姐不敢上前,就在旁边像啦啦队一样喊“吃打,吃打”,那猪于是就被我们生拉活拽地拖进了公社食品站的屠宰场。

那时候,永兴食品站里有三四个屠宰工,一个和我母亲一个姓,姓刘,我们把他喊舅舅。一个叫邓时杰,外号叫做杰麻子,是我远房的邓家长辈,还有一个姓唐的矮个子屠宰工,满脸长着胡茬和横肉的“杰麻子”杀猪的本领最厉害,据说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一头水牯牛按倒在地上轻轻松松地杀死。

“杰麻子”笑嘻嘻地走出来和我家父母打招呼,然后接过我家父母小心翼翼递上的香烟,吸完香烟之后,又在我家父母“千万一刀见红”的反复拜托中,从里面的屋里背出一个大竹背篓来,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刀具、钩叉、挺棍等物,只见“杰麻子”突然一个箭步冲到猪面前,一声大喝,刚才在路上还十分赖皮的猪稀里糊涂地就被“杰麻子”按翻在了杀猪凳上,只见“杰麻子”右手按住猪的脖颈,另一只手不知从哪儿突然摸出一把雪亮亮明晃晃的尺把长的刀来,刀尖点准猪的咽喉,使劲往里一捅,一股殷红的鲜血顷刻之间就像山泉水一样奔涌而出,喷射进了放在地上早已备好的洗脸盆里,“咕噜咕噜”直冒气泡,母亲赶快弯下身拿出火纸去染那殷红的血。那猪开始还高声尖叫挣扎,片刻功夫不到,就已经四脚无力地伸直了。屠户“杰麻子”得意地站起身来,将雪亮的尖刀随手丢进旁边的背篓里,然后得意地对我家父母大声武气地说道,看看老子的手艺如何,我家父母便站在旁边恭恭敬敬连忙说道:“那还用说!那还用说!手艺高,手艺高!”

接下来,“杰麻子”用刀子将猪的一只后脚的脚趾处割开一道小口子,然后用一根铁棍从后往前沿着猪皮插进猪身,然后迅速抽出铁棍,再插进一根胶管子,将胶管子的另一头含进嘴里,朝着已经断气的猪肚里吹气,满脸红涨得像关公一样,那开始还瘪瘪的猪肚居然竟被吹成了小牛一般壮实,甚至竟最后成了浑圆的气球一般。旁边的大灶里的水早已烧得翻天覆地, “杰麻子”扛起猪放上了锅沿,然后,蹲立灶沿上悠闲自得地拿起一个瓜笠往猪身上浇开水,开水所过之处,黑色的猪毛纷纷脱落,然后就用一个铁刮子使劲地刮,被开水烫过的猪便被刮得雪白雪白的,然后将猪倒悬挂在一个铁钩上,拿出一把薄薄雪亮的尖刀来,三下五去二,就将猪开肠剖肚分割成两大爿了,接着,屠户“杰麻子”又像打了胜仗的大将军命令士兵似的命令我家父母,大声武气地吼着:“这块肉拿着,那块肉拿走,猪板油抱走,肠子拿走,猪脑壳拿走,心肺叶子拿走!”最后,“杰麻子”命令似的说道:猪毛、喉头、脚筋、毛镰、苦胆等等属于国家所有。

于是在我们全家人的谢天谢地中,我们都既高兴又怅然若失地背着猪肉回家了。母亲走在最后,四下里张望,怅然若失。她唉声叹气地寻找到早晨出来牵猪的绳索,母亲说,这个绳索一定要带回家去,留个念想。看着一大块一块的鲜嫩的猪肉被一块一块地放上案板并被涂抹上白花花的盐巴,我们的心里都乐滋滋地。

杀了年猪之后,父母就会择个日子将远亲近邻都通知到我家来吃刨汤,说是吃刨汤,其实就是喊大家一起到我家来打牙祭。吃完刨汤以后,父母便将猪肉一一都抹上盐巴腌进家里的几口大瓦缸里面,父母常常在夜深人静之时,将大块大块的猪肉又从瓦缸里面取出来,用旧报纸一一包好,然后提起猪肉去送人。虽然家里杀了大年猪,但我们全家平时却很少很少能够痛痛快快地吃上一回猪肉。在我们兄妹们的埋怨声中,父母告诉我们,我们家喂猪,平时种了人家的地,割了人家屋里的猪草,还接了公社伙食团的潲水,现在杀年猪了,难道就可以把这些有恩于我们家的人全都忘了?先把人情债还完了,我们再慢慢地来吃嘎嘎肉!







作者通讯地址:(637800)四川省蓬安县嘉陵第一桑梓景区管理局      邓四平   联系电话:15908275137

                 电子邮箱:450819207@qq.com



作者简介:



邓四平,男,四川蓬安人,生于1974年5月15日。西南大学汉语言文学大学本科毕业。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邓小平故居陈列馆荣誉馆员,现供职于蓬安县嘉陵第一桑梓风景区管理局。从1989年至今已在《中国教师报》、《中国旅游报》、《青年作家》、《四川日报》、《南充文学》、《嘉陵江》等各级各类报刊发表文学作品300多篇,新闻稿件数千篇,计四百余万字,作品多次获得国家、省、市各级文学奖。





点评

生活气息浓郁,读起来犹如当面交心。  发表于 2017-12-26 20:49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