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50|回复: 7
收起左侧

[散文随笔] 【第六届中华母亲节征文】038号娘(散文纪实)/潘飞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7 16: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陕西/潘飞玉

夜。鸦雀没声的屋透着光。门帘一挑,智进来了。
“哥,你回来了。”炕边坐着的民站起来,喊道。
“唔。什么事,把我从老远叫回来?”智阴着脸,看起来有些不耐烦。
“娘不太好了,十几天不吃不喝,一直没咽气。一个劲地催我教大哥回来。”民带着哭腔。
“不行就不行吧,叫我回来有什么用?”智咧咧嘴,不以为然地说。
“哥……”民说不下去了。
“叫你回来就有叫你回来的事,你什么态度?”一旁的槐叔火了,忽地站起来。
“我什么态度,你管我。我虽然是你养的,但我姓张,不姓王。”
“你——”槐叔脸色煞白,觉得身子摇晃,感觉抓住桌子。“村长,你和他说。气死了。”
“智,回来就好了,先去看看你娘吧,她一直念叨你呢。有事下来说。”村长慢慢说道。
智不情愿地上前,看着炕上枯瘦的老妇人,良久,叫了声“娘”。
听到声,娘好几天没睁的眼忽的睁开了,看见智,一下子有了神采。她颤颤伸出手,抓住智的手,很有劲。“智儿,你回来了。”一句话,却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手随即松开,眼睛闭上,脸上忽然泛黄,只有笑容还凝固在脸上。
“娘!”站在旁边的民一下哭出来了。
“民,你娘走了,她安心走了。孩子,别难过了。”槐叔上前拉了一下民,又看着木木的智:“你娘走了,好好料理后事吧。你是当哥的,知道该做什么。”
智没来由的又上气:“知道,叫我回来,不就是顶纸盆么。”
“你这个逆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槐叔大怒,扬起了巴掌,就要扇过去,却被智抓住:“我说什么?我有什么资格说?我不就是个养子,引蛋!”
槐叔还想说什么,被村长拦住:“他叔,先别说了,你和民先把灵堂搭起来吧。叫上几个妇女,把民他娘身上擦擦,把寿衣换上。智,有事回头再说吧,人死为大。”
灵堂搭起,一场大雪接踵而至,天地缟素。
另一间屋子,村长、槐叔、智,谈话进行时。
“我知道你恨我和你妈,恨我们把你送给张家。”槐叔瞅瞅智,抽了一口烟,闷声说道:“可我们也没办法,你是家里小五,不送你出去,你早就饿死了。”
“那也比现在强。”智嘟囔。
“现在?你看看家里的样子,没有哪个哥活得好。可你要啥有啥,你几个哥哥羡慕死你了。”槐叔叹了口气:“这都是人的命。当时我要把你过继,人家还不同意哩,我们好说歹说,才给你有了活路。可你看看你,现在成了什么样子?我看是好日子烧的。”
“什么好日子?不过是人家剩下的。”说到这,智还有些不平。
“你过来五岁,小民比你小七岁。你结婚前,民他爹因成分高,从城里遣送出来,脑子受了刺激,三四年就跳河了。那时你有了小嘉,你娘怕你一家因干活照顾吵架,就央当时的村长给你分了家,六间房分给你三间,还有家具,她们娘仨三间。我当时不同意,说分家也得平分。你娘说好儿不在争家当,好女不在争陪方,坚持给你多。你不记好就罢了,可你倒好,还记上仇了。”槐叔声调慢慢高起来。
“还不是把我撵出去,怕我沾光。”智不服气。
“你糊涂!看来这些年,你那混眼子媳妇没少撺掇。你结婚时都二十多了,不知道自己睁眼看看?民不说,你那小妹这些年穿过几件新衣服,家里吃的都是什么,你没长眼睛?谁家里有,能让孩子受罪?你倒好,干农活时不帮忙不说,平日里你娘见你问你,你都不想接人家话了。”
“我——”智一时语拙。
“实话给你说吧。民他爹回来那几年,要给你准备结婚盖房子,他爹还得花钱吃药,弟妹上学,把原来攒的钱都花光了。看看你娘,拉着民,当时有十三岁吧,和小妹干农活,过苦日子,从来不向你开口。我几次想说,都被她拦下了,说怕你受委屈,媳妇和你闹。你那时乱说话,村里要批斗你,是你娘出头,说是你是新社会出生的,那些话是她教的,要批斗就批斗她,孩子还要过一辈子。批斗你娘时,你都忘了?”
“没忘。就是——”智还是不甘心。
“你也别说啥了,我真的佩服我这个老嫂子。宁愿自己受苦,还供给两个孩子上学。民成分高,上不了大学,高中毕业就当民办教师,去年考上大学了。小妹也高中毕了业。我问她干嘛受这个罪,早早让孩子挣工分多好,还补贴家用。她大字不识一个,却让孩子学文化,说是为孩子将来着想。你那时呢,学不进去,整天逃学。哎,到底不是一家人啊。”槐叔叹气。
“我不信。这——”智挣扎着。
“好了,别再欺骗自己了。这次,你娘急着叫你回来,不是她病得不行了,还真是有事。村长,你来说吧。”
一直在听着爷俩对话的村长清了一下嗓子:“小智,前几天你爹原来单位来人了,说是落实政策,给家里送来了补发工资,不少钱呢。你娘把我和槐叔叫来,说是把钱分一下。给小民留够上学的钱就行了,也给小妹留一点,其他都给你。说是不能委屈了你,你来张家本来就心里难受。我和槐叔说应该你们弟兄仨平分,但是没说服你娘。就是这事,你看咋办吧。”
智的脑子里嗡地一声,好像一个霹雳。他沉默。
槐叔看了他一眼,对村长说:“我们走吧,让智好好想想。”两人出了屋子。
夜静。屋子里传来低低的抽泣,自言自语声,还有拍打桌子的声音。
天亮了,也晴了。院子里银装素裹。灵堂前,民看见一身孝服的智,红着眼眶。他低声叫了声“哥”,就又哽咽了。
“没事,有哥呢,好好把娘的事过了。”智拍拍民的肩膀,在灵堂砰地跪下了,高声叫“娘”,然后像个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潘飞玉:男,1972年生,陕西华县人,现执教于咸阳职业技术学院。中国绝句小说学会副会长,中国青年诗人协会会员,《西北文学》副主编。陆续在《诗中国》《澳华文学》《阅读与写作》《中国山水诗》《中国现代作家文学》《新大陆》《陕西文学界》《华商报》等刊物发表作品500余篇首。荣获中国首届百名优秀诗词家、中国金凤凰诗歌奖、第二届汶水杯全国散文大赛、第二届盛京网络文学奖等征文奖项40多次,作品入选多种选集。


姓名:潘飞玉
地址:陕西省咸阳市统一大道1号 咸阳职业技术学院
邮编:712000  电话:18709101100  QQ:616891241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9 07:5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潘飞玉朋友,帖子汇总散文随笔038号!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9 13:46: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院子里银装素裹。灵堂前,民看见一身孝服的智,红着眼眶。他低声叫了声“哥”,就又哽咽了。“没事,有哥呢,好好把娘的事过了。”智拍拍民的肩膀,在灵堂砰地跪下了,高声叫“娘”,然后像个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9 13:47: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参赛预祝佳绩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1 09:33:51 | 显示全部楼层
宗湘元 发表于 2017-12-9 07:57
问好潘飞玉朋友,帖子汇总散文随笔038号!

谢谢宗老师。这篇虽然属实,但严格上属于小说写法。因为看到这次征文可以有剧本,所以参加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1 09:3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方先锋 发表于 2017-12-9 13:46
。院子里银装素裹。灵堂前,民看见一身孝服的智,红着眼眶。他低声叫了声“哥”,就又哽咽了。“没事,有哥 ...

谢谢方先锋版主的品读,问好斑竹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1 09:35:06 | 显示全部楼层
方先锋 发表于 2017-12-9 13:47
欢迎参赛预祝佳绩

斑竹辛苦,问冬日好。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