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55|回复: 2
收起左侧

童年的北堤晓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5 16: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童年的北堤晓月


                                                     谢乾


  今天沾女儿的光,偷了回懒。我带女儿回丁家村老家玩了半天。女儿和表姪们玩去了,我独自徜徉在童年留下足迹最多的属于祖辈的希野的田野上。


  祖父母曾经居住过的北堤,在修建监江高速公路监北连接线时被挖土机铲掉,愚公移山般的被运走了。历史悠久的大堤,如今成了一条狭窄曲折的田垄。我在垄上寻找儿时的记忆:哪儿是祖父一砖一瓦亲手做的房屋,哪儿是禾场,哪儿是菜园,还有那门前青蛙鸣叫的小水塘,鸡鸭歇荫的桃子树,寄养过我可爱的几只小鹅的水沟,跟着父亲抠鳝鱼的田界子。


  这片充满生机的田野,无论春夏秋冬,都曾经盛满过我童年的故事与梦幻。


  曾经从父母脊背上溜下来,在金黄的油菜花丛里看蜜蜂釆蜜。曾经三两伙伴拿着棍子在田埂上打水蛇。曾经奉了母亲之命,在春节前的寒冬腊月,顶着刺骨的西北风,穿过白雪皑皑的田野,深一脚浅一脚,去接祖父母到我们家团年。曾经与堂兄弟姐妹们在祖父母屋旁树荫下,躺在自制的秋千上晃悠,做着白日梦。曾经帮助祖母用耙子推晒稻谷。曾经跟着哥姐们在牛背上捉了苍蝇去逗池鱼。曾经与发小们在田间地头摸爬滚打,做打仗的游戏。


  已经淤塞并长满蒲草的水塘一一晓月,名字富于诗情画意,很美。那时塘水很清纯,有荷花溢香,蜻蜓点水,鱼戏莲叶间,父老乡亲都喜欢用荷叶包了清甜的塘水,带到田间解渴。塘边时常架着水车,有手拉的和脚踏的,周边的农民以晓月的塘水给水稻解燃眉之急。曾经跟着表哥在荷叶间钓鱼,听外婆亲切的呼喊我们:不要落水里啦。那时只觉得露珠挂在岸边的草尖上,在阳光下晶莹剔透。露水湿了头发,清新凉爽。脚上沾了泥,在湿草地上擦拭,多么惬意。


  太多的曾经,一晃就成了过眼云烟。岁月静好,沉淀和改变了太多和谐的事物,却也带来了一些太不美好的东西。80年代不知道什么是一次性用品,三十年后,天下没有一寸净土。太平洋最深处马里业纳海沟底都有了人造垃圾,我的故乡又岂能幸免。小时候曾跑过的石板桥畔,田间 ,屋后随处可见一次性垃圾。据说如今各个村组都在找地方倾倒生活垃圾,水塘,河沟都无一幸免。政府出钱修垃圾屋,发放垃圾桶,甚至出钱收买那些荒废的沟塘来作为垃圾场。却没有妥善地遏制一次性用品的制造和使用,没有深入细致地对人们进行环保教育和引导。人类生态问题日趋严重。未来智能时代,更需要原生态绿色环境。


  我们的乡村,只有匠心,将不再有诗情画意。我的孩子,已经没有我儿时那样清纯的童年梦幻。我们将越来越厌恶原本喜爱的乡村,我们的后辈,慢慢地变得内心孤独,无所寄托。


  遥想北堤晓月,天地一片苍茫,内心阵阵悲凉。谨记此文,以祭奠那用纸包着油饼吃的年代。


  丁酉孟冬于丁家垸


  ※※※


  谢乾,1983年生于监利县毛市镇丁家村。华中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本科毕业。监利县玉沙小学教师。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0 23:5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在改变,曾经的一切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点评

文章勾起我对早年的童趣和虽然贫苦却也轻松自在的生活的怀念。  发表于 2018-1-1 20:40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