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3|回复: 0
收起左侧

龟山.一袋猫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3 16:2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龟山.一袋猫粮

    龟山,与其他的山一样,或者是几千万年前地壳断层流出的岩浆化成顽石,形成高凸体积。日月精华,绿被植盖,树木苍天。与华山、泰山、武当山以及名山名川一样,地质纯朴。然而,它被龟蛇锁江的传说提高了声望,被“一桥飞架南北”、被每天万车鼻下过、京广线上南来北往的骚客无意朝拜却仰首是瞻而自成无量佛。
    龟山,电视塔矗立山顶,也是大武汉标志性的中心。绿树成荫,连接远端的南岸嘴,长江汉水相夹;立足山上,透过枝叶,楼宇鳞次栉比,鸟鸽翔飞;城市之肺,真真实实的闹中取静的绝佳境地。市政巧妙布局,地铁、公交站点邻近落实,把远近的居民吸引而来,放松、休闲。
    锻炼、健身是个不老的话题,早起的人们三三两两陆续进入自然,隐入自然。
    是山就有坡,人们把爬山作为了最佳运动,一上一下,既活动了双腿,活动了筋骨,也沁出了细汗,加上龟山绿被植盖,吸氧充分给人舒畅滋润。
    我也随着晨练的人流,或走或骑运动在山河之间,龟山也是我的首选,有时气喘吁吁,香汗四溢,过后却是四肢舒缓,心胸开阔。
    也就是在这爬坡之间结识了善缘。

    一位老者,拉着一部小拖车,车上绑着一只桶,行进在晨练爬坡的人群中,似乎有些异类。公园严禁经营,亦没有生活区,即使供需要求,也无须这么早呀!我想。印象深刻,只是老人在前,距离甚远。
    第二次巧遇是在严夏,半山坡上,老人吃力地拉着小车,紧封的桶里散发着腥味,艰难逆行,汗滴一路。我搭了一把手,帮助老人缓步而上。似曾相识,年龄差距不大,我们边走边聊:她说:拉的狗食。
    狗食?我诧异。山上养狗?浑浊的双眼透视着我的疑惑,老人解释:“不是我养的,是野狗,是一些弃养的流浪狗。”
   “哦。”似乎得到结果,城市之大,人心各异。有些人一时兴趣养宠物,一时状况又抛弃,大街小巷真的常有流浪狗出现。却是疑问再生:你为什么要喂养流浪狗呢?我没问,倒是老人很开朗,自动讲来:
    十多年了,她每天都送食上山。她说:菜市场卖剩下的猪肝、下水,餐馆食客剩下的饭菜,都弄回家,用水煮沸,第二天拉过来。正说着,由远及近陆续的来了一些大大小小的各色各类的狗,只是跟着,似乎保持距离。是嗅觉使然还是“生物钟”的呼唤?
    她不慌不忙:“来,来!不要污染了环境,我们到前面去吃!”狗们只是跟着,像簇拥着自己的高级领导、特级明星。
    看她的面相,心底满意而踏实。我没有问她的荣幸,却问了她养狗的艰难与伤感。她只是说:习惯了。但也遇到真的难事:一条狗,颈上圈着一根铁圈。可能是主人在它很小的时候就抛弃了它,颈上留有小狗时的圈套。等它长大时,小圈勒紧了颈部,无奈何铁圈不能脱也不能掉,只能颈部血浓四季。她打了动物保护协会组织的电话,动物协会来人了,狗却太过紧张,最后不能松解颈圈,每次看到痛苦的小狗都感到难受、心疼。

    少时邂逅,却心情沉重。为何养狗又弃狗?为何弃狗时不解除铁圈?种种设问都使我爱怜动物,于是,每每晨练、爬山,也关注动物起来。说实话,我一直对狗类不感冒,或许是性格趋向,或者是狗有凶狠的牙齿。这一天,一只黑斑花猫出现在一棵树下,对于怜惜与爱心,我拿出背包里准自用的小包鱼,撕开包装,试图吸引花猫。对于我,花猫谨慎观察,踌躇良久,不肯上前。我试着放下小鱼,后退几步,再呼唤,花猫才接近食物,慢慢食用。我欣赏似的看着。是怡情,也是开心,我心慰地离开。
    次日,我正用心爬坡,突然从高高的树上窜下一只猫,先是吓我心悸,定眼一看才知是昨天的黑斑花猫。花猫在我面前左冲右突,尽量“闹出动静”,只差拦住我的去路,我想它应该是“吸引之计”吧!等我停下脚步,它保持“距离”,又是翻,又是滚,又是匍,又是四脚朝天,极尽“献殷勤之能事”,眼睛对准我的双眼,似有千言万语需要沟通交流。我知道,遇上“老朋友”了,当我打开背包搜寻打赏“食品”时,昨天的鱼己赏尽,而今天换的早餐是饼干面包。主要是:我根本没有想到花猫会如此有心机,如此“有情有义”,而我似是一个失礼之人,惭愧无比。
    窘迫之后,我举步而上,花猫紧随前后,一直送我上山,才离开我的视线。  
    吃一堑长一智吧!下山之后,上班之前,我就买了一包猫粮放在随身包里,准备明天的给予。想不到在过去的日子里,再也没有遇上感觉“失礼”的黑斑花猫。
    而我的包里,总放着那包猫粮。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