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8|回复: 0
收起左侧

[散文随笔] 关于诗的通信/茶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30 20: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诗的通信

     前段时间太婆手术住院,输液、护理、复查、纠结于要价虚高的莆田系陷阱;知青聚会、探视濒危老友、约稿的诗词曲和报告文学均完稿并发送......凡事多多。且喜终于告一段落,日历上标着“今、明日,有遐看书”,能不舒心?--若干文友相赠大作,尚未一一拜读,(别人呕心沥血结集成册相送,总须细读甚至写出自以为是的偏爱与不足,才不致拂了作者赠阅的初衷。)
     冬阳下啜茗读书的神仙日子还未开始呢,你的《六月练笔》就飞到案头,太阳是晒不成了,好在读诗不亦快哉!
     遵嘱又须“斧正”,倒令人惴惴,本人爱好编辑仅业余陋癖,况所及多为旧诗散文评论类,于新诗虽有涉猎与浅见,终究研习不深,而臧否别人作品,本身即是一种费了力却又不讨好的差事。曾于某刊竭尽心力义务抬轿多年,却因梗介不见容于大内总管,终于“不才明主弃”,便是例证。
     写作是个体劳动,新诗,特别是当代新诗,表达更为凸显个人的叙事立场,作者的经历、体验、观查事物的角度等均是另一个人无法替代的,如果辛弃疾评介温庭筠,马雅可夫斯基评介徐志摩,结果也许大为无趣。
     例如脑瘫诗人余秀华的作品,某素来不太看好,特别是“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等句,广为人所垢病。近读其一首写京畿大火致十九人死亡,而后当地大规模驱赶“低端”人群的诗,就令人耳目一新。其诗有正义、有担当、有思考、有立场,表现出诗人的是非、爱憎,却令人刮目,以为这才是真诗人。如此看来,我之诗观似巳有所表达,那么品读你的诗作,就有免为其难之叹。好在文人相亲,就诗论诗,频率不合也权作参考。你的作品空灵、冷峻,(喜怒不形于文字)但文字背面的所寄所思,不了解作者本人就较为难以共鸣。这也许是长期工作环境、个人经历的烙印。凡此种种,囿于诗的羁绊。显然你在努力挣脱这些量子缠绕,于是诗中多出许多亮色。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