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35|回复: 3
收起左侧

[散文随笔] 【第六届中华母亲节】 035号《行走的眼泪》外一章 方先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30 14:01: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六届中华母亲节】

《行走的眼泪》外一章
天津/方先锋

河坝上垒起了一道墙,象是要搭建房子,搞旅游观光或是做看鸭的棚,我只能猜测。   
岸边歇栖的鸭鹅,一只落单的幼崽鸭在岸边水草里挣扎着,我正想着找个树枝给它拨开,可它却迅速游动向鸭群,我心里好笑,这家伙还真那么狡猾和顽皮。
堤坝的岸上,有些坝堤被开垦成一块一块的自留地,种上了各类菜,不知是天太干,还是翻挖出的土太肥长满虫子,一位老妪用手摁喷雾机认真地在喷洒农药,我却闲着看乡野的风景,老妪边喷洒边说,“我家的地里虫少,他家的人(隔壁邻居)都去城里打工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把他家的地多打一些吧……”老妪仔细打着药,看着她那劳作的瘦弱身影,他的话,好象是说给我听的,到那个岁数,在城里面早就有人伺候的了,我不觉鼻子一酸两眼含泪,莫名的伤感中自叹,这些活本来是由(我们)壮年去干的。
    我把眼光投向湖面,是粼粼的波光晃了眼,还是泪水模糊了眼睛,我看到是白茫茫的一片……
   直接下了坡堤,在较平坦的一处岸边,撩起了湖水,洗了把脸,从湖中捞捞起了一缕水草。水草和一堆腐烂的青苔纠缠在一起。水草也有这么强的生命力,择来几个有新鲜的根茎的。想带回家放入鱼缸中静静的看着她,就像抹不掉的那个佝偻的画面喷洒药物的情景,我知道水草最终的命运,不尽如人意,会令人失望 ,只不过想尝试着,不同环境中水草的在没有风吹日晒的鱼缸中生存下去的可能。
正在这时,河堤上开来了一辆载着桌椅三轮车,我并主动去帮人家的忙,在那道墙前停下来,几个人开始忙碌搬卸,墙上有几个窗户被钢栅栏封起来。门还没开,那几人当中也没有人是主家,只能从铁栏翻越上墙,一半的还没有盖屋顶,我自告奋勇爬上护栏手扶着墙顶,还没有跨上顶去,腿已经软了,而且还哆嗦,很吃力地骑在墙头上。那几个人都笑了,他们看着我像个书生的样子,那个桌子肯定是搬不动的,只能给拆解了再搬进屋里。
  正在这时,旁边的来个穿保安服装外套的人叫他过来帮个忙,他毫不犹豫的爬上了墙顶,和我面对面坐着,他们把抽屉和桌板一一的递上来,他很轻松的放进那间屋子里。
我在旁边只是扶了把,看着那个人尴尬的笑了……

《土房子》
阳光下,梧桐树的叶子锃亮,宽大枝叶伸展的缝隙里,天是湛蓝的。
树下,土坯的房子墙变成了灰白色,象是要一触碰就会掉下一土渣和灰尘。
土房子现在己成了别人观光的地方,不需要门票,更不用钥匙,进出只是抬腿的一个动作,根本也没有人留意真正在乎他的是什么?屋檐的雨滴就是他的泪,那张结的蛛网就他对生活的叙述,鼠虫在划分自己的地域,霉变的气息蔓延到每个角落!
没有了炊烟的缭绕,没有歇息在门口聊侃的村民,没有了鸡鸭追逐嘻闹。静默下的土房子更象是敞开的一本书,推开那扇门就翻看到了过去。
围绕着房屋的墙下,四周有木桩和树木固定着,真的担心,再哪一天风雨交加的夜里垮塌,留恋的着除了青砖垫地歪斜的过道。还有墙角一尺高护基上的灰瓦,在那上面看到了童年时蹦蹦跳跳的影子。
屋前一棵枣树,一株栀子花把不大的庭院。分成了两部分,杂物区和饲养区。土房子檐下的门灯,在夜晚会照亮了整个院子,指引着归家的游子,夜真的太黑了,还不如闹嗑的老人的步伐,跟他的后面深一脚浅一脚的大声地哼着儿时的歌。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 10:2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方版,帖子汇总散文随笔035号!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