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3|回复: 4
收起左侧

[散文随笔] 【第六届中华母亲节征文】026号针线簸箩里,装满那些幸福的点点滴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7 15:3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针线簸箩里,装满那些幸福的点点滴滴

胡庆军

一些针线、几块碎布、一副老花镜,母亲床头的针线簸箩,已经伴着母亲走过了大半辈子,没事的时候总忍不住摆弄几下里面的几样东西。尽管视力模糊的她已不再像年轻时一样把针线活做的那样精细,但这个有些破旧的针线簸箩,仍旧是她最珍爱的物件,搬过很多次家了,针线簸箩是母亲一直没有丢弃的物件。

针线簸箩里,装满了生活的幸福和母亲对儿女的爱。那一针一线,缝进了数不清的母亲的情。有时,母亲会和孙子、孙女们讲那些过去的事情、讲针线簸箩里的幸福往事。

在上世纪初的广大农村,那是的生活还不是很富裕,专门盛针、线、布料的簸箩几乎成了当时女性特别是已婚女性必备的物品。裁布缝衣,绣鞋纳底,正是靠着看似再普通不过的针线簸箩,那些乡村女人缝补家用,伺候家人,用针线缝补生活的艰辛和幸福。

簸箩是一种藤编的盛物器具,密实而匀称者佳,一般大小从直径六尺到七寸不等,精致点的会被那些编织者边上好看的花线,这些器具如果被装上针线,就是很多现在孩子们想象不出的针线簸箩。针线簸箩里,当然有针,也有线,还有零零碎碎的各色布块,再就是剪刀、锥子、顶针圈,纳鞋底拔针用的夹子。有的簸箩里还放有鞋样子,鞋样子夹在一本书里。没事的时候,妇女们就端着装有针线的簸箩,聚在一起,边做针线边扯东道西地聊些家长里短,不知不觉中,家里人的衣服、鞋袜就在她们的手上完工。

记忆里,母亲从没畏惧过什么。她始终能给孩子们快乐的空间,也让每个孩子有安全感。在我幼年的时候。父亲在外地当兵,奶奶年事已高,记得那时白天母亲忙地里的农活,回家还要做饭洗衣等等很多很多家务。还有我们的衣服要做,尤其是那布鞋。布鞋在顽皮的我们脚下很容易破烂。于是母亲也就不停地纳鞋底,做鞋。儿时的我,常常在睡眼矇眬中,看见母亲在桔色的灯下纳着鞋底,那个针线簸箩安静地守在母亲身边,她右手拿着锥子或者针线。右手的中指上戴着一个顶针圈。左手握着厚厚的鞋底。锥子先在厚厚的鞋底上用力的钻下一个小小的孔,然后把锥子放在桌上,拿起针,往头发间一摩擦,那个动作很优美,然后再用摩擦过的针去穿鞋底上的那个孔。针在顶针圈的作用下慢慢穿过孔,母亲在鞋底的另一边,用力拔出针,一根长长的线随之而过。当线过尽头的时候,母亲会特别地用一下力,让线深深的嵌进布底之中。夜很静,能听见线过鞋底孔时的丝丝声。此时的我总觉得母亲特别的美丽漂亮。桔色的灯光让我感到身体暖暖的,慈爱的母亲让我心里感到甜甜的。长长的岁月里,我始终不能忘却灯下母亲美丽的形象。

或许知道针线簸箕的人才真正懂得那首诗:“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有关针线簸箩的记忆,温暖了多少人的生活,在那些记忆里,针线簸箩就是个百宝箱,乡下的女人似乎大部分时间和针线簸箩形影不离,人到哪儿针线簸箩也在哪儿,随时在穿针引线。如今, 针线笸箩已经走出了年轻人的视线, 针线笸箩成为一个名字封存在历史里。很多时候,看着母亲床头的针线笸箩,我便感到幸福满身,这种幸福或许我的孩子已经不理解,但却能唤起我无限的记忆。

生活的很多不如意有时会迷失自己,但看着母亲抚摸针线笸箩,我的心安就静了,世界也就安静了。

胡庆军,笔名:北友。1969年12月出生。河北黄骅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天津作家协会会员、河北散文学会会员。主任记者职称。

通讯地址:天津市大港重阳里11-1-101(300270)

电话:15900363866

信箱:by1969@163.com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7 21:3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胡庆军朋友,感谢对征文活动大力支持!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9 16:58: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针线簸箩里,装满了生活的幸福和母亲对儿女的爱。那一针一线,缝进了数不清的母亲的情。有时,母亲会和孙子、孙女们讲那些过去的事情、讲针线簸箩里的幸福往事。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9 16:58: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参赛,预祝佳绩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