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04|回复: 0
收起左侧

【诗人随笔】龙郁:胸襟与境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6 10: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人随笔】龙郁:胸襟与境界

胸襟与境界
             微信图片_20171125230702.jpg               ——牛放其诗其人

龙 郁

        
         牛放是谁?堂堂《四川文学》大主编。

        龙郁是谁?一个退休赋闲的业余作者。

        牛放对龙都的诗赞赏有加,一直说受过先生指点……这话若放在前几年也就罢了。当主编后仍时常挂在嘴边。这就叫我无地自容了……他尊我为师;我却从不曾有过这“学生”,记得一次他又当众夸我时,我忍无可忍地质问他:我都不知到我倒底指点过你什么?他一板正经地提起当年《星星》函授时(他也不是我名下的学生)曾听我讲诗:写诗不要枸泥于现实,世界是什么样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诗人眼中的世界是怎样的,写诗的过程是一种审美过程,是你对表象事物的再认识……为诗当用形象说话。当时还以普希全的名句“风在树叶上沉睡”举例……

        不错,我是这么讲过。闲扯,小儿科。不想,竟被牛放一直记在心上,还美其名曰茅塞顿开。要说,我这“诗痴”谈诗的话多了,对一些榆木疙瘩如对牛弹琴,毫无作用。可我面前的是一头心有灵犀的一点通的牛啊!认死理的犟牛,神牛。所以我从不敢以师自居,只兄弟相称。

        提起这些陈年旧话,是因为时下不少人,因为长大了,或自以为长大了,唯恐别人提起他穿开裆裤,尿炕的事,实在回避不开时,也总是故左右而言他。而牛放这家伙看似谦虚,实则自信之极,没有博大的胸襟和境界的人哪能如此坦荡?

         对了,我要说的就是胸襟和境界。诗如其人,这也是我对牛放的诗的评价。不久前,西藏出版社出了套“藏羚羊丛书·诗歌卷”,其中牛放的诗集《诗藏》打头。乍一念,有点拗口——诗藏。不过,这藏字,也可念着珍藏的藏。这就妙趣横生了。他把最美好的东西珍藏在诗中;须知,这个藏字也是为诗之精要啊!藏而不露,诚如他自已在序中所言:“藏地是一部线装百科全书,我能取其一隅而咀嚼之,已是上天赋予我才华与福祉的垂爱了。于是便大着胆子留下许多空白。”这空白不就是藏吗?

        不过在诗家眼中,这藏是为读者虚设的。管中窥豹,翻开《诗藏》,如掀开藏地的一角,扑面而来的高原雪风带着草原的青香让人的精神为之一振。该书分三部分:第一章最后的净土;第二章最后的民族;第三章最后的皈依。这接连三个最后,透出诗人对这片土地的关爱与焦虑。当然,也是是警策,是一个游子虔诚的祈祷。这是另一话题,暂且不谈。

        诗人的足迹所到之处,俯拾皆有诗意,由开卷篇《阿里有多远》到《朝拜狮泉河》、《再拜雅鲁藏布》一路走来,他为我们揭示的不仅是《野花弥漫的羌塘草原》《小溪流出森林》《碉楼》《牧羊曲》《远方的锅庒》这样的藏地风情。由表及里,他总是像蜜蜂一样把触觉伸入到事物的花蕊中,吸取隐藏在形状和色彩之中的内蕴。此刻,我的目光停在了《日喀则漂流码头》上,牛放正挺着肚子站在码头上,面江而立,是否也想来一曲大江东去……不,你看到的只是他的影子,诗人的心早已逐浪而去——


       羊皮和牛皮距船似乎太远
       为了成为船,死亡变成了一种时尚
        此刻,船,撑进了雅鲁藏布的天空
        回头是岸,抵达也是岸


        好个“回头是岸,抵达也是岸”佛的缄语,被牛放推向了另一个彼岸,这是诗眼,是牛放用第三只眼看到和感悟到的。而码头和牛皮船不过是归结“离开的背影和回来的容/停泊的都是一颗悬了许久的心”;归结于“是寨子里站在门口盼归的那双泪眼”。但这只是诗的第一个层面。它的内里却是对人生和生命的诠释,是宗教的参悟,当“死亡变成了一种时尚”后,“一条河,渡船/一张皮,渡河”若把这渡字的三点水去掉,由渡而度,意义就又推进了一层,才有继下的“一个心念,渡己/日喀则的码头/能隐隐听见寺院的钟声”。这就是胸襟和境界。

        牛放的诗大多语言朴实,而内蕴深厚。注重整体形象和意境营造。通览全书,作者把喧嚣、热闹、繁华拒之于书外;无论写草原或江河,都对虚张声势,声嘶力竭,气焰冲天之类火爆的词汇作了严格限制,他生怕外的噪音破坏了圣地的那份宁静与祥和。语言在他的笔下轻手轻脚地行走在内心的荒原上,从不凌虚高蹈,更不故弄玄虚。诚如另一首我特别喜欢的《拜谒南迦巴瓦》中所言,他始终“固守着自己的高度”记得在数年前的一次聚会中,大家对诗坛的乱象不胜唏嘘,视诗如生命和宗教的我对那些以诗歌的名义贱踏诗歌者更是义愤填膺。牛放当然也有同感,只是表现方式比我们有涵养,他轻叹到:“写诗起码得好好说话。”一句平实得等于没说的话,一下就点到了当时诗歌的死穴。那些自以为是者的所有花招和把戏不就是不好好说话吗?精僻!精僻到极致。这话多年来一直萦绕在我耳边,让我深思。直到去年才接上了他的下句——

        牛放:好好说话。
        龙郁:把话说好。

        合起来,这就是一篇完整的理论了。好好说话,是本质,是态度,是人品和诗品;把话说好,是学问,是技艺,是胸襟和境界。


微信图片_20171125234043.jpg

简介:龙郁 人称“诗痴”。自称平民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参加《诗刊》社第三届“青春诗会”。
         在海内外数百家杂志报刊上发表诗作数千首。作品曾多次入选国家级选本,并获《北京文学》奖、四川省文学奖、“金芙蓉”文学奖、《葡萄园》诗歌奖等十多次创作奖励及首届“四川省职工自学成才”表彰。
        1991年受聘为四川省作家协会巴金文学院创作员。出版有诗集《黎明·蓝色的抒情》《三颗红豆树》《走向自然》《情窦·69》《木纹》《远去的背影》《今年的最后一月》《诗家》等多部。
         编纂有《中国·成都诗选》《诗家》书系选本十卷。


约稿:欢迎小说、散文、随笔、故事 等杂文,欢迎赐稿文字优美,真挚感人的首发作品,发稿前标明体裁,认真修改,不得有错别字,正确使用标点符号。
打赏费:60%返还作者,40%作为平台维护,阅读量达到1000以上的100%返还,不足10元的不发放。
投稿邮箱:2168015024@qq.com   
顾问:桑恒昌   洪烛   邓迪思
总编:王小菠
主编:王挺
副主编:韩坤  罗莉琼
编辑: 邵智勇  双儿   蝎子王
编委: 梦石中天   邵智勇   王晶   舞诗子   杨岸(按大小字母顺序排列)   
合作单位:《蜀州文学》 《蜀本》《瞿上》《陕西文学》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