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40|回复: 1
收起左侧

【转】 《四川文学》主编,诗人牛放诗集《诗藏》诗歌研讨会于今(26)日上午在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6 10:04: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专访牛放·《诗藏》,书写雪山草地的诗意2017-11-26 成都商报 诗歌集结号
微信图片_20171125230614.jpg
/《诗藏》,书写雪山草地的诗意/

牛放,本名贾志刚,作家、诗人,曾获冰心散文奖、中国西部散文奖、四川文学奖等。著有诗歌、散文集《展读高原》、《落叶成土》等5部,其中《诗藏》今年由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我眼中的藏地

文/牛放


对我来说,藏地是一本自然与人的线装百科全书。线装是因为古老而生态,百科是源于它的深厚与单纯、悠远而时尚。


对于藏地,我虽然在那里生活了20多年,但我记忆里的符号却十分简单,不过就是洁白的雪山,辽阔的草原,清澈的江河,朴实的百姓等。世界上雪山很多,但没有一座能够与藏地的神圣相比,雪山在藏地受到了至高的礼遇,这样的礼遇呵护了人类与地球和谐相处的源头似的生存和启发,经声和牧歌里开出的格桑花同样具有高原的清澈。这令我们嘈杂的内心充满了敬意。


藏地虽然十分美丽,但之于生存而言,其实十分艰苦。这样的艰苦跟美丽形成巨大反差。


《诗藏》的创作,我是以一种放牧的状态来写作的,逐水草而居,走到哪里黑,就在哪里住。等时间过去的时候,我再来清点我的牛羊,才知道有些已经老去,有些已经长大。但我记不住牛羊吃过的野草和踩过的野花。藏地值得一写的东西很多,如果真要面面俱到的话,也是奢侈而不切实际的创作。再者,既然藏地是一部线装百科全书,我能取其一隅而咀嚼之,已是上天赋予我才华的垂爱了。于是便大着胆子留下许多空白,或许歪打正着刚好合乎了文学创作的规律也未可知。


藏地的人们也许从来没有思考过: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干什么?我们要到哪里去?这样的生命意义问题,然而他们或许或多或少,有意无意地给了我们某种开示。(节选自牛放《诗藏》代序)


《诗藏》诗选

驮盐的羊群与盐

阿里的陶罐
便是这只革吉的湖
白花花的盐粒
令遥远的尼泊尔
还有偏僻的拉萨
无法离开藏北的味道

出生在冈底斯雪山下的山羊
闻着清澈的森格臧布
漂泊在荒凉的高原
为了背上的十斤盐巴
被跋涉耽误一生

阿隆冈日的顶峰
阳光也不能融化你的洁白
而羊群在风雪中翻越念青唐古拉山口
艰难行走一生的蹄声
甚至不能谱写一首忧伤的乐曲

这是一条与羊群无关的路途
它们的路在夏季在秋天
在水草丰茂的草原
羊们却在这条盐路上
替别人走了一辈子

藏北辽阔的原野
没有一朵花是为它们开放
寺院朗朗的经声
没有一句话是为它们祈祷
背上背着盐巴,生命却丢失了滋味

最后一次卸下盐袋
羊的骨头和血肉将会分割为碎块
再放回它们的毛皮里冷藏
也许羊群驮了一生的盐
这时会放一撮在熬煮它们骨头的汤锅里


日喀则漂流码头

离开的背影和回来的笑容
停泊的都是一颗悬了许久的心

被阳光浸透的汉子
他的明眸映照着雪山
背上的船无论漂到何处
都能找到回家的方向

羊皮和牛皮距船似乎太远
为了成为船,死亡变成一种时尚
此刻,船,撑进雅鲁藏布的天空
回头是岸,抵达也是岸

一条河,渡船
一张皮,渡河
一个心念,渡己
日喀则的码头
能隐隐听见寺院的钟响

船从这里扬帆
也从这里归航
而真正的码头
是寨子里站在门口盼归的那双泪眼
微信图片_20171125230702.jpg

   《四川文学》主编,诗人牛放诗集《诗藏》诗歌研讨会于今(26)日上午在四川省作协举行,会前,成都商报《诗歌集结号》就《诗藏》对话牛放。
诗歌集结号:
祝贺你的新诗集《诗藏》出版。你认为行走考察对于诗歌写作有何妙处?

牛放

行走虽然重要,但容易流于表面,虽然眼见为实,然而眼见的东西往往是表面,如何能看见眼见的事物的背后的东西才是水平。比如我自己,之前本来就在阿坝生活、工作过,对当地农牧业的人有很深的了解,不仅如此,对这些地方还有深厚的感情,没有这些基础,只靠行走是没有用的,写出来的东西也浅薄,不会耐读。

      行走对诗歌创作毫无疑问是有妙处的。这就是所谓的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的道理,多见多闻多问,自然就使自己丰富起来了,写起来就能言之有物,言之有理,言之有情。行走、考察,也是深入生活的重要方式。


诗歌集结号:
第一次到藏地,是在少年时代?最初在若尔盖的生活,对你创作、写诗有什么影响?

牛放

1978年3月,我第一次到川西高原的阿坝若尔盖县,第二年9月又来到成都读书,1982年7月又回到若尔盖教书,15年后又调到马尔康工作,直到2005年9月调入成都,屈指一算已经在藏地生活工作了20多年了。这样说,我应该第一次去了藏地应该是少年时代。


但是,我1963年出生在平武县枕流乡,我的周围,我的村庄都是汉族人,我也以为自己生活在汉族地区。几十年后,我才发现我所生活的平武县境内就有许多藏族人和羌族人,这样算算,我不从小就生活在藏区羌区吗?


诗歌集结号:
往返成都与高原,街道、高楼与雪山、草原、咖啡、葡萄酒与青稞、酥油茶,无数次地跨过大山,越过草原,还有身份的转变,这些不断的变化,让你对诗的思考写作会有什么变化?

牛放

环境的变化必然导致思想思维的变化,但这种变化不是推翻自己的理想与追求,不过是见物生情罢了。环境与气候,文化与地貌,语言与习俗等等的反差,势必对人的心理有相当大的影响。


比如春节假期,我那时在若尔盖教书,寒假回到都江堰父母家里过年,其乐融融。若尔盖一般是3月1日开学,2月底成都地区的气候已经桃花含苞,梨花怒放,到处洋溢着春暖花开,春光明媚的生机勃勃景象。


当我乘着破旧的长途公交车,跋涉500多公里路程,汽车从成都平原4,500公尺的海拔上升到若尔盖3000多公尺海拔,车窗外冰天雪地,气温零下20多度。这样的反差怎么会不引起心理的变化。这种变化对于诗歌的创作大有裨益。


诗歌集结号:
藏有两种发音,《诗藏》你想表达的是什么?

牛放

我这里《诗藏》的“藏”的发音跟西藏的“藏”的发音是一致的。《诗藏》力图重塑一座文化、生态的诗意藏地。欲以深邃的文化思考,精妙的诗歌语言,阐释和倾述藏地自然、宗教与人类的关联。是否达到了这样的追求?尚不可知。





成都商报社旗下新兴诗歌平台
让生活诗意化,让诗歌生活化
在这里,读懂诗歌,享受生活,品味人生
/长按关注诗歌集结号微信/
投稿:shige100@qq.com
新浪微博@成都商报诗歌集结






微信图片_20171125230706.jpg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6 22:2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了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