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7|回复: 1
收起左侧

学问之道/徐方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8 22:44: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学问之道

                                 徐方强

    严格自省,笔者实算不上学问中人。虽有著述,却乏创见,虽涂诗词,却疏格律,业无专攻,学未深潜,管窥蠡测,遑论体系。勉为问道之文(仅限文学),盖因痛感今偌多为文之人,笔下千言,一挥而就,七宝楼台,连番砌成,口吐莲花,神乎其伎,但细品鉴,其“学问”并未创造几许增加值,并无多少文化含量。还有一些文人尤擅“文化搭台,经济唱戏”,不但文章渐写渐鄙,还把一些旧作翻来覆去拼凑这样集,那样集,以拜孔方兄为能事。不略陈微言,难自平心中之痛。

    作家、文人、学者,不同的人走上问学之路的动因和动力各不相同,机遇垂青也各有缘分,不说安身立命,就以舞文弄墨混口饭吃,挣点烟酒茶钱,高低也总该有个境界。笔者学浅,走上问学之路,盖因经历坎坷,欲求一探世界图景和人生价值。问道求学之途,渐明一些事理,择要端记于下。

    为文宗旨。各人走上问学之路,个中原由确难一一。但一个人既与文化结缘,他写下的文字就具有社会意义,换言之,就不属于他个人。为文为人,笔者认为最重要的,就是须明其立足与指归,不为欺心欺世之文。我视两句名言为座右铭。它们是:

     文须有益于天下。(顾炎武)

    科学绝不是一中自私自利的享乐。有幸能够致力于科学研究的人,首先应该拿自己的学识为人类服务。(马克思)

    两句话义理相似,“天下”“人类”都具世界眼光,但马克思的话涵盖论域更广,除了有幸从事科学研究的人,还包括有幸为文的人。窃以为,为文若无“为人类服务”的胸襟抱负,而是汲汲于名利,耿耿于权势,充其量就能弄出一些风花雪月、宫闱秘事、君臣斗法、曲解经典之类哗众媚俗、曲学阿世的速朽文字,而不可能在人类历史文化长河中汇入一泓清流,涌起一朵浪花。

    个人坐标。文化界不乏自诩或欣受著名、大师、巨匠、泰斗这类赞誉的当事者。其中有些人治学有成,著述宏富,实至名归,当得起。而有的人不过趁潮而起,青云扶摇,有人甚至谀之为百年难得,就太过头了。每一个用自己的作品“为人类服务”的文化人,对自己在人类文化这个宏大的时空坐标系中的动点轨迹,是受哪些力的作用在作运动,都要要清醒的自我意识。不能略有著述,就昏昏然,飘飘然。对个人坐标定位,笔者视恩格斯的一段话为金箴:

    人们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所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从过去继承下的条件下创造。

    就文化人而言,愚以为这也可以理解为接力传薪的关系,续文脉和辟新路的关系。我们的写作,都要从前人的学问中吸取养分(如诗之用典,文之问史等),都要力争在前人的基础上再上台阶,再开新域。个人作品只是文化长链中的一环的组成部分,历史自有定论。个人争一些名人效应,图一些虚衔,得一些实惠,都不能提高作品的成色和品位,可怜无补费精神而已。至于笔者所见一些对前人的误读之作,一些凌空蹈虚之作,因无关本文主旨,略过不论。

    思维利器。问学之人,为文之人,要准确、简洁、严密、生动、完整地表达自己的思想,就得熟练地掌握和运用思维工具—母语和学科所需外语。而运用语言进行思维和表述的利器,主要就是逻辑、语法和修辞三门学问。三者皆具素养,可解决文论对不对(逻辑)、通不通(语法)、美不美(修辞)的问题。限于笔者的学力和本文的篇幅,略过语法和修辞,对逻辑,谈点自己的感受。恩格斯说过:“一个民族想要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我的理解,这里的“理论思维”就是指的逻辑思维、哲学思维、辩证思维。而作为工具,就是逻辑。逻辑思维和形象思维是问学为文之人思维之双翼,任一翼偏弱,都会影响到治学为文所能达到的高度。我国许多前辈科学家都是文理兼通的人之翘楚,不但在自己的学科领域作出了卓越的贡献,而且诗词、书法、音乐、美术等方面亦各有不俗的造诣,这都是我辈望尘莫及的。美学前辈朱光潜先生对从文的人应具逻辑素养有一段精到的话语,足引深思。摘引如下:

     一般人误信文学与科学不同,无须逻辑的思考。其实文学只有逻辑的思考固然不够,没有逻辑的思考却也绝不行。诗人考洛芮基在他的文学传记里眷念一位无名的老师,因为从这老师的教诲,他才深深地了解极放纵的诗还是有它的逻辑。我常觉得,每一个大作家必须同时也是他自己严厉的批评者。所谓‘批评’,就是要根据逻辑的思想和文学的修养。一件作品如果有毛病—无论是在命意布局或是在造句用字—仔细穷究,病源都在思想。思想不清楚的人做出来的文章决不会清楚。

     笔者平生用功主要不在文学,甚少撰写抒情叙事记游散文,小说几近绝缘,但学写随笔和诗词,无论命意布局还是造句用字,对逻辑都是心存敬畏,不敢天马行空,神龙首尾,随意挥洒,漫无节制。素奉“启行之辞,逆萌中篇之意,绝笔之言,追媵前句之旨;故能外文绮交,内义脉注,”(刘勰语)为文章营造要法,奉“篇中不可有冗章,章中不可有冗句,句中不可有冗字,亦不可有龃龉处”(吴纳语)为谋篇造句用字之镜衡,每撰一文,内遵逻辑,外重辞章,力求主旨明确,不枝不蔓,行于当行,止于当止,文成面世,具有文化含量,不白占耗读者的时间。当然实际上远未臻此境,底线则是不出现形式谬误和实质谬误。   

     问道求学,笔者素仰“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林则徐联语)之境界。而年届古稀,思力衰减得厉害,不独难抒我对逻辑的感恩之情,撰长文厘清逻辑对当今问学为文者的重要意义,更力不从心。聊以自慰的是,学问之道不是晚岁才萦绕于心,而是不惑之年就生根萌芽,随之有《编辑逻辑艺术》(四川大学出版社1992年8月)等专著问世。此文若能起到铺路石的作用,则愿足矣。

                                                                     2017年11月18日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1 20: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遥致冬安!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