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29|回复: 11
收起左侧

《嫘祖风》2013年第3期(总第4期)选稿帖

[复制链接]

12

主题

45

帖子

116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积分
116
发表于 2013-3-6 11:5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嫘祖风编辑部 于 2013-3-6 12:07 编辑

请各位编委和版主跟帖选稿(除选稿外,谢绝跟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45

帖子

116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积分
116
 楼主| 发表于 2013-3-6 11:5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嫘祖风编辑部 于 2013-3-6 12:13 编辑

.卷首.
(由山城子副主编负责选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45

帖子

116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积分
116
 楼主| 发表于 2013-3-6 11:5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嫘祖风编辑部 于 2013-3-6 12:14 编辑

.峨眉山月.
(散文随笔选稿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45

帖子

116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积分
116
 楼主| 发表于 2013-3-6 11:5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沫若使者 于 2013-3-6 12:24 编辑

.征文集萃.
(中华母亲节征文选稿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45

帖子

116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积分
116
 楼主| 发表于 2013-3-6 12:0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沫若使者 于 2013-3-6 12:25 编辑

.岷江诗阵.
(现代诗歌选稿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45

帖子

116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积分
116
 楼主| 发表于 2013-3-6 12:0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沫若使者 于 2013-3-6 12:25 编辑

.九寨流云.
(散文诗选稿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45

帖子

116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积分
116
 楼主| 发表于 2013-3-6 12:04: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沫若使者 于 2013-3-6 12:28 编辑

.蚕丛古韵.
(古韵、新词、辞赋选稿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45

帖子

116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积分
116
 楼主| 发表于 2013-3-6 12: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沫若使者 于 2013-3-6 12:26 编辑

.岷江纪事.
(小说、故事选稿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45

帖子

116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积分
116
 楼主| 发表于 2013-3-6 12:1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沫若使者 于 2013-3-6 18:14 编辑

.嫘祖视野.
(国学研究、文学鉴赏、诗歌赏析等选稿区)


  百年新诗百首选读(四)/山城子
  
  
  一、新诗语言谁最年少
  
  顾城,朦胧诗主要代表人物,顾城被称为当代的唯灵浪漫主义诗人,早期的诗歌有孩子般的纯稚风格、梦幻情绪,用直觉和印象式的语句来咏唱童话般的少年生活。其《一代人》中的一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成为中国新诗的经典名句。后期隐居激流岛,1993年10月8日在其新西兰寓所因婚变杀死妻子谢烨后**。留下大量诗、文、书法、绘画等作品。作品译成英、法、德、西班牙、瑞典等十多种文字。
  
  顾城:《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我想在大地上画满窗子,
  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都习惯光明。
  
  也许
  我是被妈妈宠坏的孩子
  我任性
  
  我希望
  每一个时刻
  都像彩色蜡笔那样美丽
  我希望
  能在心爱的白纸上画画
  画出笨拙的自由
  画下一只永远不会
  流泪的眼睛
  一片天空
  一片属于天空的羽毛和树叶
  一个淡绿的夜晚和苹果
  我想画下早晨
  画下露水
  所能看见的微笑
  画下所有最年轻的
  没有痛苦的爱情
  她没有见过阴云
  她的眼睛是晴空的颜色
  她永远看着我
  永远,看着
  绝不会忽然掉过头去
  我想画下遥远的风景
  画下清晰的地平线和水波
  画下许许多多快乐的小河
  画下丘陵——
  长满淡淡的茸毛
  我让它们挨得很近
  让它们相爱
  让每一个默许
  每一阵静静的春天激动
  都成为一朵小花的生日
  
  我还想画下未来
  我没见过她,也不可能
  但知道她很美
  我画下她秋天的风衣
  画下那些燃烧的烛火和枫叶
  画下许多因为爱她
  而熄灭的心
  画下婚礼
  画下一个个早早醒来的节日——
  上面贴着玻璃糖纸
  和北方童话的插图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我想涂去一切不幸
  我想在大地上
  画满窗子
  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
  都习惯光明
  我想画下风
  画下一架比一架更高大的山岭
  画下东方民族的渴望
  画下大海——
  无边无际愉快的声音
  
  最后,在纸角上
  我还想画下自己
  画下一只树熊
  他坐在维多利亚深色的丛林里
  坐在安安静静的树枝上
  发愣
  他没有家
  没有一颗留在远处的心
  他只有,许许多多
  浆果一样的梦
  和很大很大的眼睛
  
  我在希望
  在想
  但不知为什么
  我没有领到蜡笔
  没有得到一个彩色的时刻
  我只有我
  我的手指和创痛
  只有撕碎那一张张
  心爱的白纸
  让它们去寻找蝴蝶
  让它们从今天消失
  
  我是一个孩子
  一个被幻想妈妈宠坏的孩子
  我任性
  
  应当说,顾城的诗语言年龄最小。这样的语言习惯,可能与他10岁就开始写诗有关。所以从10岁就开始,又与他有个诗人的父亲有关吧?我年轻的时候,经常从报端看到他爸爸的诗篇。那是一种规规矩矩的抒情,绝非他儿子的朦胧与天真。诚然,生活经历不同,不可能造就相同的风格。他10-20岁的10年动乱,13岁随父母搬出北京的家,来到山东辍学当了放猪娃。天空成了他想象的课堂,草地沙滩捡个草棍也可以涂鸦。那时的他,“每一个时刻”都缺乏美丽。他是喜欢绘画的,所以特喜欢“彩色蜡笔”。那时,他也许天天悄悄地流泪,所以要画出“永远不会流泪的眼睛”。而他眼中的泪水都是忧愁的吧?所以还要“画下许许多多快乐的小河”多么善良的一个孩子,还要“画下所有最年轻的没有痛苦的爱情”这是一个不快乐的孩子心情的自然流淌。
  他一定喜欢童话,所以他流淌的语言就很儿童了。“羽毛和树叶”“淡绿的夜晚和苹果”“烛火和枫叶”。还有“蜡笔”“玻璃糖纸”,还有“树熊”“浆果”,都是**眼力所不能及的,**口中所不能表达。
  再就是奇丽出新的句子式样一度被语言学家斥为“反语法”。比如“画出笨拙的自由”,应是动词的拟物与形容词的拟人用法;比如“一个淡绿的夜晚和苹果”,是形容词的通感、名词的无规则并列;比如“下许多因为爱她/而熄灭的心”,是动词的拟物活用方法;比如“画下东方民族的渴望”,
  是动词的拟物活用与动词活用为名词;“我想涂去一切不幸”是动词的拟物活用与短语活用为名词。正是这一类句子冲破当年的语言传统,而发展了汉语语言表达的鲜活灵动的效果。这是汉语修辞的创新发展,压根就不是什么“反语法”。
  他确实又是个太任性的孩子,以至任性得一直没能长大。尽管他后来成了著名的青年诗人,198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87年应邀欧美交流、讲学,1988年赴新西兰讲授中国古文学,并被聘为奥克兰大学亚语系研究员,1992年在德国写作并获DAAD创作年金。但隐居激流岛的决定明显的草率,以至拮据得没能养住情人,“绝不会忽然掉过头去”的爱妻,竟然也受到暧昧的勾引,于是任性的孩子任性地举起斧头,然后自己也“高挂东南枝”。为两个天才而年轻的生命,上演了一场令诗界震惊的悲剧。
  
  2012-8-22于黔中
    
  二、为人类的幸福祈祷
  
  海子,原名査海生,生于1964年3月24日,在农村长大。1979年15岁时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大学期间开始诗歌创作。1983年自北大毕业后分配至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哲学教研室工作。**3月26日在山海关卧轨**,年仅25岁。在诗人短暂的生命里,保持了一颗圣洁的心。他曾长期不被世人理解,但他是中国70年代新文学史中一位全力冲击文学与生命极限的诗人。
  
  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在这首著名的诗里,显然是为人类的幸福祈祷。
  作为诗,祈祷幸福的表达,当然有他自己的艺术方法。
  1、3、5行“从明天起”的反复,使复句的排比立刻形成。反复,为强调诗思的意向;排比,则增强诗势以强势抒情。强势抒情又通过层层递进而实现:个人-做个幸福的老百姓;生活-力求开阔而温暖;他人(亲人与陌生人)-都幸福平生。
  第7行之后是递进的展开。“闪电”是比喻的运用,本体为“灵感”或“诗思”。犹言“我”——诗主体形象,已经成熟于这样的想法,就是要有一个温暖的环境(自然的,无疑也是社会的)。因此很有必要“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这里的“河”与“山”不仅仅是自然的,也喻进了社会系脉区域的纵横,都应当是和谐与温暖的。诗人就这样将社会理想阐明了。
  以上应是诗的第一部分。用的完全是通俗的语言,且都很生活的。而抒发的情感却很不一般,我觉得那“山”那“河”兼有象征性寓在里面。其实就是人类社会结构的借代,可如何改变才能温暖,这是个暂时很难解决的问题。所以接下来的第二部分,诗人极善良地转入祝愿。
  11-13行的排比充分展示了“我”的人性良善。人间的幸福不过是事业的有成与婚姻家庭的美满,“我”都切切地祈祷了。毕竟人心皆怀此念,这样的祝愿多么美好呀!但现实的世界却让人料峭春寒。
  最后一行是第三部分。“我只愿”后面“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反复与照应,深意别出呢——请看:上一行“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言外之意“我”的幸福是前面说过的,“我有一所房子……”
  这是一所什么房子呢?“面朝大海”——广阔无垠的精神家园,诗国的浩瀚,而大海不是社会不是尘世。尘世社会在陆地上,意思分明是说“我”只能在诗国里享受“春暖花开”。
  意思是说,当这个诗的海洋浊浪翻滚时,诗人还是绝望了,最终就选择了永远地离开。不能够被人理解的极端行为,我们不好揣摩(也许为诗担忧而忧郁症了),但海子还是以这个代表作的形式,很厚道地栖息在中学课本里了,栖息在怀念他的一代代年轻人的心里了。
  
  2012-8-30于文化村
  
  三、柔美的轻音乐
  
  刘湛秋,男,安徽芜湖人,当代著名诗人,翻译家,评论家,《诗刊》前副主编,中国散文诗学会副会长。其作品清新空灵,富有现代意识,手法新颖洒脱,立足表现感觉与情绪,既面对生活,又超越时空。早在八十年代中期,他就被一代大学生誉为“抒情诗之王。”他结集出版有诗歌、散文、评论、翻译、小说等三十余种,其诗集《无题抒情诗》获过中国新诗奖。他译的《普希金抒情诗选》、《叶赛宁抒情诗选》为广大读者喜爱,并一度成为畅销书。近几年他写作散文颇丰。以抒发情感、人生为主,笔触细腻,行云流水,有其独特的唯美的散文风格。台、港文坛对其散文评价颇高。作品被译为英、法、日、俄、意、德、西等多种文字。
  
  
  刘湛秋:《没体验过那么柔软的阳光》
  
  没体验过那么柔软的阳光
  象飘落的羽毛
  象一阵爱的抚摸
  秋天,异样的恬静
  苹果神秘地挂上白霜没体验过那么柔软的阳光
  象一只解缆的船
  象滚动的绒线球
  西风扬起蓝透了的云帆
  枫叶在偷偷地把你张望也许,追求比秋天更多寥阔
  也许幸福会不期而降
  大自然,你的美每搅动一次
  心灵便有一千种和谐的音响
  
  著名诗人、评论家、翻译家刘湛秋老师的《没体验过那么柔软的阳光》就是一曲柔软的轻音乐。这全然来自诗文本的轻灵与荡漾。诗人取第一行诗为标题,
  一进入就有了反复的意味舒张。效果是强调“没-体验过-那么-柔软的-阳光”。这就吊起了读者口味,牵着你往下体味究竟是个什么样。
  诗人连用两个比喻,走到2-3行。一个(飘落的羽毛)是用视觉来体验,一个(爱的抚摸)是用接触来感觉。这是多美丽而“柔软的阳光”啊!
  第四行字面上跳跃到“秋天”看来写的是金风送爽的时光。诗人没遇见“秋老虎”
  而是“恬静”得异样。这就显出亲近和惬意,这就有情感要由衷地向外流淌。
  可以说前4行是柔软的铺垫,是轻轻地起,轻轻地承,然后,再轻轻地转。
  第5行转入秋的果实,不取大豆玉米高粱,只取枝头上的苹果。不说苹果如何红艳,只说“挂上白霜”,且以“神秘”做拟人化的描摹,直接反复第一行,让秋的果实与人共鸣这“柔软”的阳光。真是神来之笔呀,笔触具体细腻到了微的明朗。
  我以为,情的抒发,绝不能空乏意象。这,为只一味贫乏的虚叙,做出了杰出的榜样。
  湛秋老师爱用比喻,又连用在6-7行。“解缆的船”、“滚动的绒线球”——多么自由自在的舒荡,人融入了大自然,心情就是这样柔曼抒张。柔曼抒张的心情飞上了天空,随“西风扬起蓝透了的云帆”翱翔。老师这时又顺手拈来“枫叶”,拟人为“偷偷地把你张望”,并以此为铺垫,引入人生的思考——就是那个“寥阔”意象,
  无疑这也是老师人生追求的写照与由衷的诗意吟唱。
  诗合在最后11-12行,融入大自然,人生更富情趣与安康。我看到老师远离一度卷进的政治边缘,而今更能净化和安慰心的撞伤,投怀大自然的安适与和谐,
  本也是人类的共同愿望。而到大自然发现美又记录于诗,又是古今诗人不约的同往。
  
  我所以一口一声老师,因为湛秋确实是我的诗歌启蒙老师。那时他还不到三十岁,在沈阳,我们任职一个大型航空工业工厂,他义务办起来诗歌学习班。我是个喜欢诗的青玉米一样的青工。适逢学习雷锋好榜样,湛秋老师便以歌颂雷锋为题留下作业。评时用贺敬之的《雷锋之歌》做底样,对照我的习作做具体讲解(自然是讲贺老的诗何以诗情饱满何以大气回荡而我的习作何以“顺口溜”而放不开)
  令我受益匪浅,至今难忘。那时我很迷他的《大豆摇铃了》,以及发表在《辽宁日报》上的随团采访以“诗的报告”的体裁发表。这是诗歌体裁的一次全新亮相。
  后来他到《诗刊》任职,我还寄过习作,老师回信赐教于百忙。一别40余年未曾谋面了,我只能在网上表达我由衷的敬仰。
  
  2012-9-4于黔中
  
  四、花瓣诗,民族传统的继承
  
  大卫树:男,又名摩诃那,并以摩诃那的名字,20年著成古今中外天下第一诗《弑:五千年第一诗》。已于2012年自印完成——《弑》东起东方《诗经》,西接西方《圣经》,而落根佛典《心经》,归构于三部曲:《信天翁墓志铭》、《撒旦遗言》、《花瓣诗》。《弑》是以诗歌为人类清点文明遗产,举起全人类精神的火炬,赋志“一部诗《圣经》、一部圣《诗经》”;以使人类五千年之后的文明依然能够长存五千年,故曰“五千年第一诗”。《弑》是从人类文明的废墟与坟茔中培植乌托邦的鲜花和发掘桃花源的意义,某种意义上,《弑》是人类第一次的诗性文明史,也是人类五千年来最深刻最悲悯的精神长征和灵魂长城。
  
  大卫树:《轻轻,轻轻,拍着我的江南入睡(十四行)》  
  ——献给我永远的花瓣公主及爱人
  
  从断桥到断桥到断桥,一路都是断桥,西子湖就累了
  躺在江南的枕边,在艳水三千媚山三千的怀中,你疲倦地笑着
  山也烟雨濛濛,水也烟雨濛濛,你笑得我心疼而忧伤,我也烟雨濛濛
  那些美丽的沧桑作了窈窕的胭脂,你开始有着丰腴的红唇白齿的历史
  我徘徊在你心事曲折的长廊,一唱三叹地念着你的名字:鱼,鱼,鱼
  你潜伏水底,偶然给我一个惊艳的水泡,我却想拥有是你整个水下的城市
  从天堂奔跑向天堂,从伊甸奔跑向伊甸,从爱奔跑向爱,你真的累了
  轻轻,轻轻,拍着我的江南入睡,抱着我的鱼儿入睡,我和你眠成永远
  不惊,不惧,不忧,不怨,不慌,不怠,不嗔,不怒,不悲,不喜,不恨,也不求
  我游动在你的鱼的腹地的深处,吻着拥着爱着,乍惊乍喜地天人合一着
  西湖夜绮旎谴慻,水草温柔,月色欲死欲仙,我和你缠绵着水,水,水
  我的动脉爱和你的静脉情组成着爱不能分离的心脏,我也博动着你
  从每一条道路,从每一个渡口,从每一个农村和城市,从每一个人能走到的地方
  我也博动着你,我更灿烂着月亮,恒星,圣殿,不朽,诗篇,传奇,百合,一切只是因为你
  (原载于《北美枫》No.12006第51页/作者《花瓣诗》系列作品第16首)
  
  六年前,我对自己说“真的,读了一首好诗”,正是这首诗,开了我认真学习中国优秀诗人新诗作品的先河。从此我养成了认真阅读别人作品的习惯——生怕美丽擦肩而过。我对自己说“这样的兴奋与享受,不可能把感受升华到哪一种或哪一家的理论上去,只能记下一些美感及对美的寻源”
  好诗,永远只能是“这一个”,《还珠格格》中的小燕子就是小燕子,紫薇就是紫薇。自然,回到诗歌上大卫树就是大卫树。大卫树的这首“花瓣诗”,外在特点是长长的诗行,内在特点是细腻情怀的悠长,往复大气韵味的悠长。读者一旦走进,就走进了一条花的小径,花瓣儿缤纷摇曳,花香浓郁扑鼻。我是一小步一小步认真地徜徉,不愿意出来。
  
  读了第一行,我就被这现代“荒谬”的手法叠印出来的“断桥”迷醉了。而这“荒谬”,是通过古诗常用的复沓、拟人、用典等传统修词格来完成的。传统的底蕴就这样被镶嵌了。
  “断桥”这个“关键词”来自中国民间爱情传说《白蛇传》。这样的叠印,就叠印出了中国的特色,中国特色的江南,叠印出了民族性的鲜明与鲜艳。
  第二、三行修长绵密的行走,对爱人悠长的情怀就开始很大气地流淌了。大气是通过组合意象“躺在江南的枕边,在艳水三千媚山三千的怀中”实现。三个“烟雨蒙蒙”的反复,将“心疼而忧伤”的情感,共鸣在大自然(江南的山山水水)。传统性依然,民族性依然。虽然说大卫树形式上采用了西方的“十四行”,但从内容到语言,却都是中国的传统,保持了民族性的特点。我很理解新诗相对于曾经的欧化,这是非常重要的沿革、全新的转变。
  4-8行较为整齐地排列着长阵依然,真挚的情爱情深意长地舒展。看这些新鲜意象层出不穷:“美丽的沧桑”、“窈窕的胭脂”“红唇白齿的历史”、“心事曲折的长廊”、“惊艳的水泡”一连串的异配与短语的活用张扬着现代气息;而“鱼”的单词反复“轻轻”的叠用,“累了”“入睡”、“奔跑”的复沓“天堂”、“伊甸”、“爱”的回环,以及比喻、拟物、排比、排偶等十余种修辞格的运用,使作品无处不有传统与民族底色的支持。
  体会大卫树花瓣诗诗文本的民族传统意味很浓。比如“艳水三千媚山三千”、“烟雨蒙蒙”、“红唇白齿”“眠成永远”,以及9-14行中的“不惊,不惧”“不悲,不喜”“乍惊乍喜”“天人合一”、“旖旎缱绻”等都带了从中国古诗文中化出的翩然。
  读这样的诗,使我明白了一首好诗,美诗,有生命的诗,有魔力的诗,就一定是一个特点强烈手法巧妙意象新鲜语言美丽的精品,而又兼具传统的审美、厚实的民族文化底蕴、浓郁的现代气息。大卫树就给我们做了榜样,就是这样的美韵,这样的美感,这样的美丽。
  
  2012-9-9于黔中
    
  第一节就这么三行。不必说中国的文化传统告诉我们:那红的是女人穿的,蓝的是男人穿的
  又有“我们”在先,肯定是书写亲情(配偶间的爱情)的诗了。而“寻找”一词的拈来,诗意一下子就窜起了,引得读者也要跟着寻找。我原以为到什么地方去寻找,家里或者旅馆,翻箱倒柜,谁知他们两人出游到了呼市,漫步“树儿摇摆”的“人行道上”观察“大眼睛的好孩子”(潜词不是觅客的坏女孩儿——那是会破坏此时美好的心境的)听出租车“师傅”(不用“司机”称谓,也极显出好心情)讲话的尾音。诗情画意,多么美好呀!
  
  记得在讲台上我发问:“同学们!你们谁发现那两双好看的拖鞋了?”那位爱写现代诗的少言寡语的男孩儿最终被我喊起来。他说“找什么找,不就穿在她们两人的脚上,漫步呢。”
  我继续发问“你根据什么说?”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因为两双拖鞋是他们爱情的标志,又这样地走在一起了。”我继续,“那么诗人在这里用的是什么写作手法?”嘿嘿!前排的一个聪明又特爱发言的女孩儿憋不住了,说:“是象征的手法,那两双漂亮的拖鞋是他们爱情的象征。”男孩儿说:“也可以说是隐喻的手法。”女孩儿说“是象征!”男孩说“也可以”……
  我说“好了好了,说的都不错,两者的外延本来有相当的重叠。”有学生质疑了,“老师!从第三节诗看,他们还在找呀!为什么说已经穿在脚上了呢?”我说:“提的好,请同学们看第三节诗,动动脑,继续讨论。”学生就看第三节诗(也是最后一节)。
  
  学生们的讨论热烈非凡,人声鼎沸。我还没有总结,下课铃就响了。准备的总结语没说,学生就自动下课了(这是我的教学习惯,从来不拖堂)。我的总结是:正因为是象征,是隐喻
  所以作者要用反复的修辞格来强调:“我们在寻找两双拖鞋/……一双大红/一双青蓝”
  而夹在中间的“这是唯一属于我们自己的未来,我们的脚/和路。我们将一起走完余生”
  就将象征或者隐喻的本体和盘托出了。
  
  事实上他们哪里是在寻找两双拖鞋呀!分明是在寻找相亲、相爱、相牵、相伴的感觉。那感觉已经在第二节巧妙地表达出来了。为什么说他们还没找到呢?分明找到了,而且要把这美好的、美满的、美丽的感觉,维护下去,爱护下去,珍惜下去,直到白头偕老,走不动爬不动就相依相偎着。妙就妙在,这是一首不着一个“情”字却处处是为表达一个“情”字的爱情诗。所表达的是一种高尚纯洁的爱情观。好美好美的一首彩色的新诗呀,真的很令人感动。
  
  2012-9-21于黔中夏云镇
      (沫若使者推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45

帖子

116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积分
116
 楼主| 发表于 2013-3-6 12: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编后.
(由东鲁散人副主编负责选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