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4|回复: 0
收起左侧

【中诗简牍】(总第64卷)研讨帖(11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3 10: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诗简牍】(总第64卷)研讨帖【榜眼卷1-2】

【榜眼卷-1】
给留守的你写两句
贵州/刘雨峰

你先在微信上发来一张图片,灰色的天空下
整个院坝都晒着苞谷,院墙上还有一条南瓜的藤蔓
朝着秋天的方向,一点一点的爬过去
然后你用文字说:今年前期雨水多
苞谷飞花,长出的包谷都不饱满

也算是大半年的收成了,一个女人
半夜望着还有半截没有长籽的苞谷棒子
心里空着的地方,一阵紧似一阵的痉挛


【山城子简评】

这样的写实手法,很具有现场感。在贵州,留守的劳动妇女,在每个偏僻的山寨几乎都有。问题是我国的农业依然没有摆脱靠天吃饭的基本情形,所以因雨水过多而包谷歉收,心里还是不好受的。加之思念打工在外的丈夫,心情就比较痛楚了。喜欢这样的抒写,很下层,又很现实。

在我个人眼里,唯独“爬过去”和“痉挛”之前的“的”,改为“地”就更好了。我的理由是:既然是诗人,就应当正确使用汉字。尽管仅是结构助词,但这“的、地、得”,一定要分清。名词性(含人称代词)词语前用“的”,动词性词语前用“地”,动词性词语与形容性词语之后,用“得”。如果您明白句子成分,就更容易分清了:定语与主语、定语与宾语之间,用“的”;状语与谓语之间,用“地”;谓语与补语之间用“得”。这样的知识,原本是在小学高年级就应当掌握的。而语法常识,则安排在初一、初二。
(2017/10/9)


【榜眼卷-2】
错误的蚂蚁
山东/沈默

请不要将别人家的叶子举过头顶
头上三尺神灵正在酣睡,月光从丝瓜架下
匍匐过来
它的速度一直慢过蚂蚁的爬行
就像此刻潜伏在泥土的蚯蚓,为了
讨好鱼饵,总让他人钓痛了自己的灵魂
一只奔跑在理想主义大路上的蚂蚁
一只过惯集体生活,思想却经常开小差的蚂蚁
被一小撮懒懒的阳光照得睁不开眼睛


【山城子简评】

喜欢这样将鞭挞,指向下层人众里个别的行为不检点或越过道德、甚至法律界限的人。“别人家的叶子”,那就是不劳而获(小偷小摸);还有蚯蚓的“讨好鱼饵”,令人想及那些帮坏人做点小坏事的人。这首诗本身,就是阳光了,发表出来本身,就要照得那些有毛病的人“睁不开眼睛”。可惜我提到的极少人,大概很难读到这首诗的。但,在网络诗界,也不时有人抄袭别人的一点好句子。这样的抄袭者,是可以读到这首诗的吧?这样的批评或规劝,都含蓄在诗人娴熟的喻拟的艺术行文里了。
(2017/10/9)


002、【中诗简牍】(总第64卷)研讨帖【探花卷1(两首)】

【探花卷-1】
脏孩子(外一首)
  河北/阿色

我听过最好的故事
不是老师讲的

卧在柴草堆上
冬天的阳光暖和
他解开鞋 寻找裤角里的虱子
偶尔擦一下混浊的眼睛

这些话现在听起来多少有点不洁
可我就是愿意这样
蹲在他的身旁
做一个脸蛋黑黑 流着鼻涕的脏孩子


【山城子简评】

看来作者年纪天命或花甲了,不然就不会有 “虱子”的记忆。那时中国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太低,没有讲卫生的条件。尽管,诗人不是为写那时的贫穷,但客观上读者是可以想到社会发展的沧桑的。阿色的笔下,呈现了一老一少的两个不洁的形象,但反衬了内心的单纯与美好。老的有“最好的故事”,偏小的极爱听。我没有这样的经历,但想起每年暑期在大榆树下听盲人说唱,简直痴迷得享受了天籁一般。现在的孩子们玩的媒体和样式太多,难知道是也不是享受?
(2017/10/10)

   
纸钱

洺河滩上的一座孤坟
许多年
不见有人前来祭拜了

每逢清明
一些心眼好的纸钱
烧完了

一些纸灰
从远处随风飘来
   

【山城子简评】

诗眼在“心眼好”上。尽管没人“祭拜”了,但总有好心人捎带着给烧几张。对辞世的人尚且如斯,对在世的乡亲邻里,也必友善。淳朴的民风啊!
我生活的黔中农村,民风依然淳朴。我原先所在的工厂,有位职工的女人病故,就葬在了生前与其友好的寨子附近了。农家好友每逢清明、七月半,在给自家亲人祭祀的同时,从不忘记到那个坟前烧纸。尽管,这里也早商品经济了,但风气没变。
(2017/10/10)


003、【中诗简牍】(总第64卷)研讨帖【探花卷2-4】

【探花卷-2】
存在
文/水无言

这条山间小路很多年没有走了
新修的机场,围栏里的狗尾巴草还是钻了出来
一阵风,它站不稳自己的样子

天凉好个秋,我不能说这样的天气是好是坏
只是这条路被两边的荒芜和杂草拥挤着
反倒狭窄了不少

快步走到出口的时候
迎面和一个割草的村夫擦肩而过
他五十多岁的样子
朴实得就像他手里的一把镰刀
   
【山城子简评】

朴实的诗句,写朴实的农民。我立刻想起儿时的一件事。妈妈带我到了堂舅家,我不爱呆,有点闹。堂舅是位民间画家,说三成儿你别闹,看舅舅给你画个人儿。边说边提笔蘸墨,取一小幅宣纸,刷刷刷,只几笔,就画了一位腋下夹着一把镰刀的农民,沿着小路走来……七十年前的事了,感谢诗人水无言让我想了起来。
(2017-10-10)

【探花卷-3】
倪可的孤独有目共睹
湖北/曼陀林

她习惯朝幽暗深处走  取下双肩背包
她有良好的胃
不加糖的热咖啡  酒渍梨味的冰淇淋
她同时爱着这两种
冷热交替  五味杂陈的食物

她的视线沿着杯边上升  延伸到大厅
再延伸到街道来来往往的人群  不动声色
她的双手把时间分为三种形态  轻轻搅动
静态的美  动态的美
玻璃橱窗流动侧面的美
   

【山城子简评】

曼陀林自然是网名或笔名。我想说曼陀林是不是倪可?我看像,因为她孤独。
孤独是诗人的词语长相。而且,诗人最懂美,倪可就很懂。她懂“静态的美  动态的美/ 玻璃橱窗流动侧面的美”。美是诗人的内部质地。孤独外在是现象,美寓其内为本质。诗人的本质无疑是善美。
(2017/10/10)




【探花卷4】
乡村油画
文/尹宏灯

老屋内没有灯,没有窗
那线光像个调皮孩子
从门缝里钻进来

她守着这唯一的生灵
呆滞地望着门外。一只狗闯进围墙
把几只老母鸡吓得飞跳
她目光闪动了一下
起身招呼打破的平静

日落西山。一线光
隐退在夕阳的油画里
   

【山城子简评】

诗眼在“呆滞地望着门外”。中国城市化过程中农民工是主力军。于是产生了“留守”现象:留守儿童、留守妇女、留守老人。本诗写的是留守老人。我透过诗人的叙述,仿佛看到了以夕阳为背景的一幅老人像——城市化的一种痛楚的纪念。
(2017-10-10)


004、【中诗简牍】(总第64卷)研讨帖【探花卷6-8】

【探花卷6】
光光鲜鲜活一回
安徽/潘志远

一辈子都邋里邋遢的他
现在收拾得面容洁净像要出远门
一辈子都穿得破破烂烂的他
现在一身新衣
一辈子见人唯唯诺诺的他
现在见了谁都不理不睬
……哭声小点,再小点
让他腰板挺直
昂起头
在另一个世界,光光鲜鲜活一回


   【山城子简评】

一个复沓短语“邋里邋遢”,两个双叠短语“破破烂烂”、“唯唯诺诺”,就形象出了一位弱势人群中的“这一个”。看得出“这一个”生活穿着不讲究、处为人世谨小慎微老好好,就这样窝窝囊囊地过了一辈子。亲人们不忍,所以当他去了另一个世界,就让他“光光鲜鲜活一回”。
也是告诫活着的人们,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不能世上白走一遭,总得活出个人样来。特别是,生命是平等的,人格是平等的,干嘛要“唯唯诺诺”呀!
(2017/10/10)


【探花卷7】
废弃的铁道线
文/铁万钢

那里,曾经火车驶来
火车驶去。现在
那里成了废弃的铁道线
两个高中生,正在那里
散步,仰躺,自拍
他们秀恋爱时
没有火车,没有汽笛声
没有护栏网
   
【山城子简评】

如果铁万钢是过来人(应该是的),就一定是羡慕人家了。多美,是放学后吧,两人微信相约,就来到这样的世外桃源了。谁不想回到花季年龄段呢?中学是不许谈恋爱的,迂腐的老师看到,至少要向家长告状的。我不,我在教高中时看到一些情况,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青春期的学生,就是喜欢相互吸引,哪里是谈恋爱?这里说“秀”,是很准确的。诗人,如果你已经看到人家了,就别往前走了。他们秀得开心,就是一种美的存在。
客观上带出了社会行进的飞快脚步。何以“废弃”了?当然是另有高铁了,且,手机已经普及到中学生了。喜欢这样别致的小诗。诗虽小,反映的社会现实却不小。
(2017-10-10)


【探花卷8】
喝茶记
江苏/梅德平安

于闲散的下午,坐于窗前喝茶
顺便读读,烟雨中的山

山,巍峨。但恍惚间
飘忽着一条,若隐若现的弧线--

一只白鸟
山间的烟雨中渐渐水墨般晕染起来

低头啜饮的功夫,一轮圆月
已被顶起在松柏的枝头


【山城子简评】

闲散的下午,窗前喝茶
顺便读烟雨中的山

山,巍峨。恍惚间
飘忽着一条,若隐若现的弧线--

一只白鸟
烟雨中渐渐水墨般晕染起来

低头啜饮的功夫,一轮圆月
已漂起在松柏枝头

被我省去了十个汉字,又把末行的“顶”,换成了“漂”,好与上面的烟雨照应。
诗人闲茶远眺,把个烟雨山色观察得很细致,一幅水墨画般地呈现在了读者的眼前。落笔升起来的圆月,喧释了诗人闲适明净的诗思心理,仿佛一首好诗,很轻松地敲在了屏上,月光般地明亮起来。
(2017/10/10)


005、【中诗简牍】(总第64卷)研讨帖【学生鼓励卷】

影子
湖北/夏天籁(11岁,女)

小时候,总喜欢背对着斜阳走
一边打量着自己高大的身影
一边幻想着自己长这么高时的样子
如今,长成那样高了,却发现影子更大了

影子,就像一面旗帜
在满足的同时,预示着更好的自己


【山城子简评】

11岁的女孩子,说“小时候”,我想就是学龄前吧?
小作者逻辑缜密,“背对着斜阳”,影子自然就高大。若是当午,矮小了不是。
妙在“如今,长成那样高了,却发现影子更大了”。高屋建瓴,好顺势而下。
落笔用喻,诗旨既明。那影子本是理想的旗帜,导引着自己的健康成长。
此作胜在构思,语言还须向美发展。
(2017/10/10于观山湖)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