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8|回复: 1
收起左侧

论诗贵有诗家气象/徐方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0 19:57: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论诗贵有诗家气象                                    徐方强
     我很钦佩甚至可以说是崇仰古代那些具有诗家气象的诗话、词话大家,同样,钦佩和崇仰近现代腹笥深厚的诗论家。他们许多本身就是杰出的诗人,深谙诗词创作之道,切知诗词创作之艰辛,选诗炬目慧心,源清流澈,论诗取精示弘,切中要旨,值得我辈喜爱诗词的后学深入研读,借其作为跋涉诗山的登山杖,遨游诗海的扬帆风,翱翔诗词云天的鲲鹏翅。
    愚以为,广义的诗论或带有论诗性质的文化行为,是除开诗词创作本身其他一切与诗词有关的著述、文章,包括诗词评介、注释、注译、选编、鉴赏、诗歌理论探讨、诗史编著、诗词发展前瞻等。
    笔者浅学,一孔之见,论诗的诗家气象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第一,诗词的美的本质有透彻的理解和把握,对意境、诗情画意、
    哲理等有最接近作者本意的阐释而不是随意发挥。第二,对诗词的内容和形式的关系,包括格律、音韵、章句等有符合史实的判断。第三,兼具高明与沉潜两种史家之长,洞烛诗词的发展脉络(发展史),对诗词的发展前景不作凌空蹈虚之论。第四,对所论对象的座标轨迹有准确跟踪,有切中肯綮的分析,不加拔高溢美之词。
    据第一,对诗词意境、灵魂的追索有如如影随形,不离诗词本
体,古诗注释、古诗解读力求精准,能纳新说,能容异见,各种诗词鉴赏文章集萃虽具导读之功,但都不宜尊为“辞典”。
    据第二,这是知难行亦难的事,不可能速成,必须锲而不舍才有可能有所建树。广读精研,诚非易事,求正容变,都当有据。这方面,代有竖纛大家。笔者于此只是沙滩拾贝者,不具探骊之功。
     据第三,愚以为新诗最大的历史功绩之一,就是突破了旧体诗词形式上的限制,为人们用语言表达对主客观世界的认识开辟了新蹊径、新领域,淬沥了新工具。任何一个新诗的写作者,他(她)的初衷或是不谙旧体诗词的形式,或是不想受形式的束缚,而自由自在地表达自己的思想。成名的新诗大家,得以成名的新诗名篇,也不是因其草创了新的诗词格律体式,后学者可以象学作律绝或依牌填词那样模仿。新诗是自由诗,自由是形式的自由,旧体诗词老树春深仍著花,预言、探寻“未来的格律体诗歌”还有许多理论问题须厘清。
    据第四,诗章的个案研究要靠论者走进所论对象的内心世界,了解对象创作的心路历程。只有这样,诗论才能命中鹄的。一切以诗词文本为依据,赞誉实事求是,不受请托;批评与人为善,不挟私见。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