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21|回复: 3
收起左侧

书是有灵魂的/徐方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7 18:4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是有灵魂的                                                   徐方强

     晚岁,朽翁我常对陋室四壁藏书发傻发呆,有时取下几册久置未读的旧藏,摩娑良久,用毛刷细细刷去蒙在朝上一边的岁月风尘,心中总泛起一阵深深的而不是淡淡的惆怅,“书魂”二字长萦脑际。

    我现之藏书,约3000册上下。1981年以前的藏书,大约上千册,尽毁于是年夏嘉陵江那场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斯时,单位抗洪抢险,妻即将临盆,待我从文成乡下东河航运公司赶回阆中县城下新街老家,家中洪水已齐胸,除携妻逃难,已无法顾及书了(那场灾难,本文难细述)。

    三千藏书,以文史哲类居多,间有少量自然科学书籍、辞典,还有《书摘》《读书》《随笔》《博览群书》《文史知识》《百科知识》等期刊。多为购藏,还有部分师友赠书,再有就是个人著述和参编史志、传统文化书籍了。

    我认为书是有灵魂的,是源自感恩书籍对我的精神哺育、智力启迪和文化熏陶。如果不是读书,我就极可能只是一个生物学意义上的人,而非文化意义上的人。我就可能被愚蠢和下流淹死,而留不下只言片语。窃以为弗郎西斯·培根名言: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聪慧,演算使人精密,哲理使人深刻,伦理使人高尚,逻辑修辞使人善辩——既是哲人之思,归纳之功,也是各门学科各种书籍的灵魂之所在。

    精神哺育:历史和哲学书籍让我能识个人在时空四维的微粒存在,使我能在聆听哲学家的心音和领略史家的如椽巨笔的过程中看到宇宙的浩瀚,人类的诞生和成长,社会形态的发展演进。使我能渐具正确的世界观和人生观,能够敬畏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能在贫困、坎坷的岁月长河中不泯希望,能在承受不幸和灾难时安稳自己的灵魂。这些书籍我虽读之甚少,特别是自己根本不具备啃动一些经典原著的学力,但我仍要感谢古今中外的思想巨子,是你们的接力传薪和思想闪光,让我看到人的精神宇宙的深邃与浩茫。  

    智力启迪:感谢数学与逻辑对我的启蒙之恩。20世纪60年代,作为中学生的我对数学情有独钟。点线面、数与形、函数图象、排列组合、极限、同一法、反证法、归谬法、排除法、数学归纳法、公理系统、未解之谜,等等,在我心灵深处打上深深的逻辑烙印。尔后,由于历史的和自身的原因,我中道失学,而知青,而纤夫,而以借调之身伏案交通史志,负笈求学化为泡影。背纤期间,书海夜航,得读金岳霖、寿望斗、张静虚等前辈的逻辑著述,心中重燃求知治学欲望。1987年,我年届不惑,有幸受邀忝列国家教委委托中国人民大学举办的全国首届逻辑学研讨班,亲聆国内著名逻辑学家传道授业教席,初识形式逻辑、数理逻辑、辩证逻辑、逻辑史之要略精义和前沿动态,并参与编撰,协助主编恩师苏越先生擘画并完成我国第一部逻辑应用丛书《逻辑应用多视角丛书》。如今,研讨班的一些师友已归道山,恩师苏越先生80高龄健在,每有筚路蓝缕之作,声隆逻辑和思维科学学界。每聆恩师长途长时电话和接手书电邮,教我以规矩,度我以金针,策我出成果,如耳提面命,令我虽以多病之身仍不敢懈怠,终有逻辑论著自立书林。每读前辈学者和师友的辨谬求真之作,如恩师苏越先生对思维科学研究的步步深入的系列著述,张建军兄关于悖论的大作,都能感受到一代学人的脉动和风范,都能感受到灵魂的漫舞,睿智的召唤。

    文化熏陶:这里的文化熏陶主要是指文学熏陶,诗文熏陶。

    我仅是文学边缘人,小说除古典名著及学生时代所读外,20世纪70年代以后的几无浏览。诗文熏陶分述之:

    诗无分旧体与新诗,历代诗词选本,诸多名家诗集(含注释、导读)、诗话词话、新诗选、个人新诗集,但凡思想受到触动、心灵受到震撼,皆为案头和枕边之书。蜀道险阻、峨眉山月、汉家陵阙、茅屋秋风、大漠孤烟、长河落日、驿外断桥、柳暗花明、枯树昏鸦、变法喋血、金沙水拍、北国风光、长空广袖、昆仑积雪,等等,琴心剑胆一入诗篇,皆为思绪联翩,灵魂狂舞,夜读魂魄悸动,心往神驰。我之涂诗,魂灵柔弱,气势卑微,等外不足观也。

    文则主要为哲理散文、杂文、学术随笔。鲁迅、金克木、周有光、宗白华、孙犁、任继愈、吴冠中、陈从周、陈榕甫、吴小如等是对我有深刻影响,我所服膺和景仰的大家,赵鑫珊、周国平、史铁生、张曼菱、韩小蕙、毕淑敏等,也是我所崇敬的学者型作家。韩小蕙与我还是十数年的文心之交,多有素笺往返,我的一些文化随笔多是经她编发在《光明日报·文荟》上的。

    曹丕视文章为“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我素膺该说。文章不朽或说诗文不朽,盖因诗文是作者心血凝聚,是作者心目中灵魂得到安宁的世界图景。1982年,我读到赫尔岑关于文章不朽的一段气势磅礡的礼赞,为之倾倒,越30余年未忘,曾在他文引录。再录如下,是希望更多的人向往书之灵魂。

    书——这是这一代对另一代的精神上的遗训,这是行将就木的老人对刚刚开始生活的青年人的忠告,这是行将去休息的站岗人对未来接替他的站岗人的命令。人类的全部生活,会在书本上有条不紊地留下记忆:种族、人群、国家消失了,而书却存留下去。书是和人类一起成长起来的,一切震撼智慧的学说,一切打动心灵的热情都在书里结晶成形;在书本中记述了人类狂激生活的宏大规模的自白,记述了叫作世界史的宏伟自传。

                                         2017年11月7日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08: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认为书是有灵魂的,是源自感恩书籍对我的精神哺育、智力启迪和文化熏陶。如果不是读书,我就极可能只是一个生物学意义上的人,而非文化意义上的人。我就可能被愚蠢和下流淹死,而留不下只言片语。窃以为弗郎西斯·培根名言: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聪慧,演算使人精密,哲理使人深刻,伦理使人高尚,逻辑修辞使人善辩——既是哲人之思,归纳之功,也是各门学科各种书籍的灵魂之所在。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08:0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每聆恩师长途长时电话和接手书电邮,教我以规矩,度我以金针,策我出成果,如耳提面命,令我虽以多病之身仍不敢懈怠,终有逻辑论著自立书林。每读前辈学者和师友的辨谬求真之作,如恩师苏越先生对思维科学研究的步步深入的系列著述,张建军兄关于悖论的大作,都能感受到一代学人的脉动和风范,都能感受到灵魂的漫舞,睿智的召唤。

幸也!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08:05:08 | 显示全部楼层
书——这是这一代对另一代的精神上的遗训,这是行将就木的老人对刚刚开始生活的青年人的忠告,这是行将去休息的站岗人对未来接替他的站岗人的命令。人类的全部生活,会在书本上有条不紊地留下记忆:种族、人群、国家消失了,而书却存留下去。书是和人类一起成长起来的,一切震撼智慧的学说,一切打动心灵的热情都在书里结晶成形;在书本中记述了人类狂激生活的宏大规模的自白,记述了叫作世界史的宏伟自传。

——感谢祖先发明文字!才有了书!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