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7|回复: 1
收起左侧

诗词之境界/徐方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24 14:56: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词之境界

                                                                      徐方强


       诗词之境界,习诗之人不言精研,就是初涉,恐怕也少有不知王国维先生大名和其传世之作《人间词话》的。浅学如我,亦识先生是把词之“造境”和“写境”作为成就大事业、大学问来看待的,这就是先生的“三境界”说。其说云:“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回头蓦见,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王国维先生是以词的黄金时代之宋词为蓝本,以史学家的如椽巨笔,来阐述他的美学思想和文艺理论的。任何想在诗词海洋遨游并能提升境界的人,都应该对先生“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 “隔”与“不隔”,“因”与“创”,“内美”与“修能”, 诗人修养论和文学发展观的思想体系下一番研读的苦功夫。理论上的成熟准备只会对诗词创作实践起正确的指导作用,而不会成为创作的精神桎梏。这也就是古训“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蕴含的道理。

       王国维先生一部《人间词话》,既登高望远,又探幽发微,极尽宋词境界,令人心往神驰。而俞陛云先生的《诗境浅说》则是专论唐诗律、绝之境的。全书正编集中讲律诗续编专论绝句,共讲诗380首。选诗自成体系,解读韵味无穷。一册在手,可领略唐诗浩瀚,群星璀璨。

      关于诗词境界或意境,王、俞两先生虽不是首探之人,苏轼、李清照、严羽、胡应麟、王士禛、袁枚等,各陈“境与意会”“别是一家”“兴趣妙悟”“神韵”“性灵”之说,皆付筚路蓝缕之劳,但云两位先生集前人之大成,应不是谀词。

       有上述先哲前贤宏论在,笔者再在这里议“诗词之境界”,就有不自量力,续雕附骊之嫌。好在是笔者读诗写诗自悟,或可供作他山之石,或可为高明之士采为铸釜原矿。

       愚以为,诗无论旧体、新体,以及词,皆以意境高远雄阔、深邃明澈、清新晓畅、浑然天成为上品。不独开宗立派的诗词大家如此,那些以寥寥数首作品就能名垂诗史的诗人、词人也是如此。

       以诗为例,唐人王之涣存诗不多,但一首五绝《登鹳雀楼》“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寥寥二十字,边塞风光尽收眼底,气势宏大,诗境壮美,不输诗家天子王江宁之边塞诗名篇。王维之“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使至塞上》)可与媲美。而对照之涣之《登鹳雀楼》与七绝《凉州词》,一写黄河入海,一写黄河上云,皆非亲历不能想象,尽显盛唐诗人广阔胸襟。《凉州词》恭录如下:

            凉州词(王之涣)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与王之涣同时代的诗人王翰,同样存诗不多,而其同题《凉州词》诗境苍茫,言有尽而意未穷,令人为之浩叹。仍恭录之:

         凉州词(王翰)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引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有鉴赏辞典认为此诗是记边塞军旅难得的盛大豪华欢宴,诗的后一联是写筵席上的畅饮和劝酒,表现的是征戍将士视死如归的勇气。笔者认为,这种解读虽不失为自成一说,但深究诗境,未必就能以辞典作定论。其一,此诗是记欢宴依据确否?其二,后一联果真是畅饮和劝酒吗?以“欲饮琵琶马上催”而论,可知是欲饮而不得,非畅饮,即令是军营盛宴,也未必是欢宴、喜宴。后一联反映出既非庆功宴,亦非凯旋宴,而可能是出征宴,既可读出视死如归精神,也可读出厌战反战情绪。这是写征战将士。“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陈陶《陇西行四首•其二》)是托思妇之口,反映长期的边塞战争给人民带来的灾难,殊途同归,诗境同臻至高。后世论者立论终须谨慎,不可执偏,亦不可有过多的驰骋想象。

         再如宋人卢梅坡(自号),其生卒年、生平事迹俱不详,然其两首雪梅诗,以其意境清绝而留名千古。恭录其一:

        雪梅(卢梅坡)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关于此诗,亦赘言数语。后世论者赞誉此诗,多关注后一联。这自然不错,因其道出了梅、雪的不同特征。但若就此引出此诗是告诫人们人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要有自知之明,取人之长,补己之短,才是正理。恐怕就只是论者由此诗悟出的道理,而非梅坡咏叹之本意。读诗解诗,终须有度,不可强裁。细品之,此诗的诗眼还在“梅雪争春”,梅雪双颂。争春夺九,梅虽逊白不淡其香,雪虽无香不减其白,尽显品格。

      以词为例,苏东坡、辛稼轩二公词作量大质精,意境阔大恢弘,为开词之豪放派一代词宗,但二公亦有咏物写景悼亡伤逝之婉约哀曲名篇,如坡公之《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稼轩之为王国维先生引用喻词之第三境界的《青玉案•元夕》。北宋改革家、军事家范仲淹虽不以诗人名世,但其存世的《渔家傲•塞下秋来风景异》咏长烟落日,羌管悠悠,将军白发征夫泪,意境苍凉雄浑,开豪放词派之滥觞。而其《苏幕遮•碧云天》《御街行•纷纷坠叶香飘砌》更是融豪放、婉约于一炉,境界奇绝的佳篇杰构。试读“山映斜阳天接水”“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可知也。

     再如一代婉约派词宗李清照,身逢靖康之难,一生颠沛流离,身世凄苦,其词意境莫不充满国破家零之痛。一部《漱玉集》,几多咏梅词,折射出作者心灵诗史,令人千载之下,读之仍热泪盈眶。然就是写出“难言处,良宵淡月,疏影尚风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人比黄花瘦”“落日熔金,暮云合璧”“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的易安居士,为诗却写出了诗境慷慨激昂的《乌江》,歌哭失败的英雄,寄寓忧国的痛思。再恭录之:

             乌江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不肯过江东”,锥心泣血之句也!
       诗词之境界高下,全在为诗之人的品格修为和学养培植 ,全在为诗之人付出心血的多寡 。也就是须走王国维先生“修能”一途。鲁迅先生说“从喷泉里出来的都是水,从血管里出来的都是血。”诚哉斯言。品格卑下,学养浅薄者是不足为诗的。君不见,那些一段时间在诗坛呼风唤雨的的人物,那些充大佬的人物,并未留下诗境上乘的好诗吗?
        综上,王国维先生、俞陛云先生等先哲前贤论诗词境界,是“梓匠轮舆,能与人规矩,不能使人巧。”(《孟子•尽心下》,是“贤者以其昭昭,使人昭昭。”(《孟子•尽心下》)是为诗之人追求诗词至高境界的登山杖。笔者之管窥蠡测卮言,则徒贻笑大方。
                                                                                2017年10月24日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5 收起 理由
毛毛雨 + 15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13 10:3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共赏!!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