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53|回复: 4
收起左侧

散文随笔·金鼎石滩太阳鸟·安佛小学 任乾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7 19: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金鼎石滩太阳鸟
安佛小学  任乾韬
一、金乌鸦被盗,太阳鸟诞生
  金凤凰涅槃是神话,太阳鸟自焚特传奇。
     上世纪50年代初,苏联地质专家来金三角探油矿,从小山子足下盗走了一对金乌鸦。从此,8百年来栖息于干柏树上的上千只乌鸦,不辞而别,杳无踪影。
     但从此,巴壁寺香火越发旺盛,雨青山七杈秤砣常绿,金沙水长流不断,玉清鹊飞黄腾达,利农子享誉川中。
     究其因,安佛人有党引路,礼佛重儒有传统,荒山野岭舞金乌,民师撑起安佛教育半边天,鹫岭重兴,金鼎永固,人才辈出,安佛小学是摇篮。
二、五十年代柏,六十年代松
  任宇鹏,安佛佛龙村5社人,本姓王,因家贫,过继富任,解放,就读富中,绩优,名贯村校,家道中落,初中肄业。乡才乏,56年起代课,58年转为民师。老鸦坪上十年树木,沙溪村里两五育人。栉风抹雨,披星戴月,踏遍沙溪山山水水,动员成百辍学儿童重返校园,倾其所有,手把手,呕心沥血,让文化沙漠有了一片生机盎然的绿洲,共和国之栋梁由此起航。
     老鸦坪的冲天柏,成为沙溪村最靓丽的风景。
     任思英,安佛石滩村7社人,何丽君,五龙龙潭子人,盐中精英,66年高中肄业,后结为伉俪。不造反,不串联,扎根家乡,复课闹革命,民师夫妻撑起七村教育整个天。一个马郎,一个石滩,硬是把荒滩改造成良田。牛郎织女,白天天各一校,耕读不辍,夜晚,同住一屋,相夫教子,虽然很累,其乐也融。
三、铸造振国魂,温暖冰凉心
  十年树木。60年代,调整路线,兴利除弊,革故鼎新,两条腿走路,振兴教育。任宇鹏凉心渐暖,如鱼得水。任定祥、任定江、任文才、寇国祥、寇化梦、寇化芳、寇子云、任文永、任文碧等裕家子弟,响鼓重槌,脱颖而出,铸成大器。
      二五育人。70年代,任思英、何丽君联袂,让德优业优,家贫辍学的任思再、任林芳、任彩琼、徐佳琼等,重返校园,倾囊相助,工分养家糊口,工资资助贫困绩优学生。不负师恩,终成栋梁。
四、顶风搞教学,踏浪抓质量
  文革十年,从老鸦坪到鹫岭下,任宇鹏坚决不让学生交白卷,坚持又红又专,不惜顶撞学校革委会主任,自编乡土教材,教学生学文化,学科学,学艺术。邹一全、王登明、任树德炉火纯青的口琴、笛子、二胡、凤凰琴技艺,皆出自任宇鹏口手相传。
     复课闹革命、整顿教育秩序、恢复招考制度、科教是第一生产力、教育体制改革后,任思英、何丽君民师高中生,全面担负起马郎、石滩两校三、四百人的复式教学,整个80年代,1——6年级调考,均名列全乡前茅。
五、燃烧我身体,照亮后来人
  任宇鹏,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语重心长,爱生如子,忠诚党和人民的教育事业,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吹拉弹唱,多才多艺,默默无闻,无私奉献,让成千学生踏着自己的肩膀,登上公办教师、中等专业人才、高级工程师、专家、教授、博士宝座,而自己直到54岁才最后一批民转公,60岁退休时,学生都是中学高级教师了,自己还是小学一级教师。却无怨无悔。所幸,儿孙很争气,70年代末、80年代初、00后、10后,一家4子走出了3个中专中师生、4个本科生。他带出的书香门第,多如任旦初、任仕群、任乾栋、任义斌、任文斌、寇子斌------
     任思英、何丽君赶上了知识才是本钱、本领就是财富的好时代,教学得心应手,艺高一筹,二十多年都在全乡前列,无愧盐中高材生,第一批直接民转公,最先直升小高。不仅成就了任思再、任彩琼、徐佳琼、任思高等后起之秀,还让两女两儿成长为70年代的中专人才和80年代的国家干部。
           无怪乎,任宇鹏、任思英、何丽君等安佛民师,人称金鼎石滩太阳鸟!
                                    20171017日  云鹤  鹫岭东麓

点评

文章虽不长,却包含众多史事和传说,有较强的知识性和可读性。  发表于 2017-10-30 20:00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5 11:3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版主首肯,迟复甚歉!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5 18:58: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上世纪50年代初,苏联专家盗走盐亭的金乌鸦是否属真?因为是第一次听到,请能详细讲述经过和来历。谢谢。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5 22:01:57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德奎 发表于 2018-6-25 18:58
上世纪50年代初,苏联专家盗走盐亭的金乌鸦是否属真?因为是第一次听到,请能详细讲述经过和来历。谢谢。

                                                      金乌被盗,事件始末
王老
      久仰大名!时代骄子,家乡荣耀!谢您对拙文的关住。
      50年代初不确,是上世纪50年代末。58、59年,苏联专家到金孔、三元、八角找油矿。在安佛场500米外小山子脚下,新修了盘山土公路,拖来了钻井平台,开钻几天几夜后,安装了方圆50米的防护网,并有10多名警卫荷枪实弹守护,一夜灯火通明后,人走井撤路填。当夜站在高坡偷看者,田间地头、茶楼酒馆,直言不讳,同志加兄弟的苏联老大哥,盗走了我们的国宝——安佛金乌鸦!安佛风水破了!说来也怪,至60年代中后期,安佛场800余年的大宋柏,在清民300年中,成为檀香木后,长栖于此木的千余只大乌鸦(白天鸦飞宋柏是枯木,夜里鸦回枯木逢春)不翼而飞,一去不返------
      60年代初,三咋咋,尾巴长——太阳鸟——民师,活跃于田间地头,安佛文教,得以中兴。
      敬颂
编安
                                                                                                            晚生  云鹤
                                                                                                            2018·6·25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