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25|回复: 0
收起左侧

康 定 寻 梦 李临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5 20:5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里9点,康定城终于到了,汽车一头撞进的竟然是一个灯火辉煌的世界。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接一个的商店、饭馆、歌舞厅……个个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同车的人说,这康定城,人气还挺旺的嘛!这哪里是我记忆中那个行人稀少,黑灯瞎火的康定城的东关啊!
     再往前走,看到折多河了,依然是那样湍急的流水,依然是那种不息的轰鸣。还有河上的那几座桥,似乎都还是在原来的位置上,却全然不是原来的样子了。跳下车来,站在了康定的土地上,不由得有点恍惚……
1135030770_1361543212.jpg
     别人到康定,也许是来见识《康定情歌》的故乡的,是来欣赏高原的太阳和蓝天的,是来了解康巴地区的风土人情的,而我,却是来寻找旧梦的。曾经在这里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期,把生命中极其宝贵的一段留在了这片土地上。对于我来说,康定是和“老家”同等重要的地方。40多年前离开了它,这是第一次归来。
QQ图片20170903212015.png
       是参加一个会议到康定,停留的时间很短,所以我每天都是凌晨五点多就起床,到处去转悠;子夜时分,还在折多河畔流连。我跑遍了整个康定城,找到了我和弟妹们上过的州幼儿园、西大街小学(现在叫康定藏族小学),去了我们家住了好多年的子耳坡,重逢了水井子、安觉寺、跑马山、二道桥……走到哪里,有关那个地方的记忆就会浮上心头,就希望能看见曾经熟悉的景物。然而,一切都变了,河堤是新的,街道是新的,建筑是新的,整个城都是新的,康定再也不是记忆中那个简朴、安静的小城了。旧梦无处寻觅,失落和惆怅一次次弥漫心头……
       终于,我找到了一处熟悉的地方。在从建设路去子耳坡的路上,有一段陈旧的石墙,厚厚的石墙中镶嵌着一道门。门扇下面的角已经破损得很厉害了,成了一个窟窿。当年,这门里的人家有一条藏狗,只要有人经过,它就会凶猛地叫上一阵。我们每次走到这里都会觉得很恐惧,害怕惊动它。总是极其小心地,几乎是屏住呼吸,轻轻地、慢慢地走过那道门,然后撒腿就跑……我扒在门缝上往里瞧,想看里面有没有人,心里还提防着,担心当年那条狗的后代会不会叫起来。
QQ图片20170903212155.png
    后来,我又发现将军桥对面甘孜州公路局那栋现代化的六层大楼前,有十几间老房子,是那种两层的木结构房屋,高高矮矮,歪歪斜斜,由于年深日久,无论是盖瓦的房顶,还是木头的墙壁,已经全都变成黑色的了。可是,这一排陈年老屋的底层,还无一例外的都是做生意的铺面,有饭馆,有鞋店,有杂货店,有酱园铺……每一间铺子都有色彩艳丽的招牌,还都装修了一下,瓷砖、玻璃门、日光灯,尽量地想显得光鲜一点。远远望去,这排房子上半截是黑黢黢的,破破烂烂的,下半截却是新崭崭的,五颜六色的,就像一个已经老态龙钟,干瘪得不成样子了的人,裸露着黑瘦的身子,却穿着极其时髦的,鲜艳夺目的裤子和鞋袜,显得有点滑稽,和周围的环境极不和谐。
    看到这样的“遗迹”,我觉得自己的“失落”有点可笑。是的,这里是我们的梦中故乡,是我们童年记忆的寄托,可是不能为了这个,就希望它永远停留在过去的时光里吧?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了,如果康定真的没有变化,恐怕我又会觉得很伤心了。
    放下失落和惆怅,我重新打量眼前的一切。
QQ图片20170903211622.png
      如今的康定城,除了与穿城而过的折多河平行的几条不很宽的街道,似乎所有能修房子的地方都没空着,而且,楼房之间的空隙都尽可能地小。有一条小巷子拐角的地方,有个四栋房子的交界处,可谓参差错落,一点儿空间都没有浪费。这些挤挤挨挨、层层叠叠的楼群给人一个感觉,就像前面的拼命地往前伸,后面的也使劲地往前挤,到最后的那一排,可以说是一屁股坐在了山坡上。还有,包括州级机关在内的所有单位的门都不大,尽量少占地方,而且所有的单位都没有围墙,公安局的一左一右分别是小吃店和洗染店,州委大门的两边也都是商店。如果从跑马山的缆车里俯瞰,三山怀抱的康定城本身也像一条河,一条由建筑物构成的河。康定就这样拥有了一项全国之最——人口密度最大的城市,在不到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居住了近6万人。城区地皮的价钱已经是每亩两百多万了。
QQ图片20170905205843.png
     傍晚时分,是康定城最拥挤最热闹的时候。街头林立的招牌吸引着人们的眼睛,“美特斯-邦威精品店”、“柒牌男装”、“仙妮蕾德国际机构授权经销单位”、“碧斯美容中心”、“红旗商场康定分场”……
    QQ图片20170905205905.png
   一家精品店门口写着这样的句子:“轻轻的你走进前卫  悄悄的我带来时尚”。上桥(城里的三座桥之一,其他两座是中桥和下桥)桥头边上的那一长溜儿卖麻辣烫、串串香的摊摊,新疆人烤羊肉串的炉子前,人头攒动,生意红火。“康定剧场”门前的“情歌广场”上,唱歌跳舞的多达几百人,场面颇为壮观。人们依着河边的栏杆小憩,顺着河堤悠闲地漫步,感觉中这不是一个城,就只是一个温馨的居住小区,一个没有边的大院子。
    20110422_cb7a1d13d5754376d8b2PoMCIHfKTDmD.jpg
     康定人在辽阔的康巴大地上,造就了一处喧腾和繁华的闹市,而折多河那不息的涛声,是这高原闹市永远的背景音乐。外面的世界和精彩在这里重现,传统的格调和现代气息在这里交融,这“茶马古道”上的重镇所拥有的魅力,吸引着更多的人到这里来。作为康定人,应该为它的今天感到骄傲。
    再别康定,心海深处旧梦依然,新的印象色彩缤纷。康定,我还会来的,再来,你又会是什么模样?……

    李临雅,退休后现居成都,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出版散文集《流痕》(获首届“四川散文奖”)、《海外归来的龙门阵》、《国际倒爷》(合作),评论集《论木斧》(合作)。曾担任《晚霞报》、《四川散文》编辑。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