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05|回复: 0
收起左侧

【转】龙郁老师的长诗《影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8 10:5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503889381(1).png
[/url]


长诗


通讯地址——  邮编:610051
成都市成华区秀苑东路21号253信箱15幢6-1
龙郁(身份证名:龙绪成)收
联系电话:(028)83282146、13008140651
邮箱:[url=mailto:longyu083@126.comQQ]longyu083@126.comQQ:929931943


影子(400行长诗)

所谓影子,其实就是另一个我;也或是我们的另一面。
——题记

龙郁



蝌蚪想摆掉黑色的尾巴
金蝉想脱下黑色的外衣
人若想摆脱影子
也许,只有躲进更黑的夜里
殊不知,它只是
暂时退进了我的身体
当我从厚重的黑暗中钻出来时
它也脚跟脚钻出来
与我寸步不离……

想来,我多舛的一生
也常被命运抛弃
唯有影子,从来没有嫌弃过我
我又有什么理由嫌弃影子



白昼。阳光
把我的影子投到水泥地上
一个薄薄的我
薄得像宣纸……
风一次次想把它揭起来,揉皱、扔掉
但,并不那么容易

人,只有走投无路
快撞南墙时
影子,才会一翻身从地下站立起来
阻止我倒下去



这已是第三次写影子了
无论文思多么锋利
都没有办法将影子与身体剥离
就算奋力一跳
也只能重重地跌回影子

而鸟们就不同了
双脚一蹬,便脱离了地心引力
我看见它们在空中
脱一件旧衣服似的
将影子扔回大地
然后,一身轻松地上下翻飞
害得影子满世界乱窜
唯恐将鸟儿丢失……

原来,影子不会飞
无论人的,鸟的
所有影子,都从不想入非非
影子,是大地的儿子
你看不见它,并不等于它不存在
即或是在夜里
而我不过是影子中长出的植物
影子,是我的胎衣



是的,乌儿有影子
蚂蚁也有影子
影子,不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它是身份的证明
千万不要因为它的小
而忽视了存在的意义

一只蚂蚁抓住地球
昼夜轮替——
知否:东半球是西半球的影子
西半球是东半球的影子



没有比影子更薄的了
贴在地上,如烟、如纸
没有比影子更厚的了
就算掘地三尺,也刨不到根底



影子是另一个我
或我的另一面
但影子却从不说言不由衷的话
更不会阿谀奉承

这就比我强多了
夸夸其谈的我常长篇大论
甚至人云亦云……
虽然影子也跟着我举过拳头
但不是附合,而是反对
其实,特立独行的影子从来心中有数
只是不善言辞……



早上好!黎明、旭日
这花枝招展的林木花草
和人的身体
影子不卑不亢穿行其中
只用一种最显眼的颜色——黑
标明自己的位置

你能说,人与人不同吗
无论强弱、贫富、还是阶级
而人类奋斗的终极目标
就是抹去差别
这点,影子提前做到了,胜过我们
无论白人、黑人、黄种人
从不厚此薄彼……

在它看来所有人都是一样
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那些名牌服装,金银珠宝皆身外之物
可以忽略不计……

其实,影子并不想垄断一切
你,仍然是你
至于长相、性格、情趣
以及内在修为和学识
就留给我们自己去尽情表演、展示
只需记住一点——
人格,是平等的



晨光中,我去练拳
影子,是陪练——
身旁的沙河,时而被我们划拉到左边
时而又被我们拨到右边……

都不示的弱啊
我们把一江水玩弄于股掌之中
影子时而绕到我的身后
时而,又跳到我的跟前
擅使地躺拳的影子,让我左支右绌
头上,已渐渐沁出热汗

好一个机智灵活的影子
——腾、挪、躲、闪
其实,压根儿就不需要多大的地方
——拳打卧牛之地
影子,陪我在原地兜圈



凭栏,逆光而立
瘦小的她,影子那么修长纤细
这时,我正远远地
在她身后注视
任凭影子一寸一寸地延伸
直接退进我的怀里……

虽然只是背影
但影子没有正面反面的分别
我悄悄地伸出双手
从身后搂住伊的影子
而我的影子,却深知:非礼勿动
主动向后退去……



有好多天没看见影子了
天气阴沉得能拧出水滴
没有阳光的日子秧苗无法光合作用
着急的我!委托影子外出
去寻找太阳的踪迹

背负着神圣的使命
影子如夸父追日
我知道:不找到太阳它决不会回来
他回来就一定能带回晴空丽日

十一

能在湍急的江心屹立的
并非只有中流砥柱
站在跨江大桥的铁栏边往下俯看
呀!只有眩晕
阳光从背后推了我一把
一头跌下去的是我
的影子。啊!我那又轻又薄的影子
在汹涌的洪流中翻滚……

可洪流拿它毫无办法
我的影子,在水面上飘扬如旗
而它,不仅没有被冲走
好像还在指挥大江东去
这才觉得,过去真的是太小看影子了
它,远比我强大得多
自然,也比我更有定力

十二

当白昼隐入夜色后
一盏灯笼
使三尺内的事物无处遁形
影子又把周围的物体
挨个牵扯出来

影子借灯笼现身
而真人已被虚化
但你若以为影子是灯笼制造的
就颠倒黑白了
影子是灯笼化解夜色时
化解不开的部分

陷入影子的包围中
我终于发现——
没有影子的只有无边的黑夜
和与黑夜对抗的影子

十三

梦中。我被人关起来
扔进漆黑的屋子
但,却拿我的影子毫无办法
它从来就不受强权控制

当然,你可以说
你已将影子和我的身体分离
并将它关在了黑牢外
不许探视……

影子啊!你在哪里
当我几近绝望
想划燃一根火柴将失去的影子唤回时
耳畔有声音:“嘘!
主人啊!我并未与你分开
一直在暗中陪你……”

是啊!这间小小的屋子
又怎能奈何我的影子
无法囚禁的,是我自由的心灵
影子能从铁栅中自由来去
现在,“暂且坚持你高傲的忍耐”*吧
天一亮,影子自然会带我出去
*引自普希金《致西伯利亚囚徒》诗句。

十四

许久没下过雨了
太阳吮干了水井和池塘
用远水解近渴的人
在山路,几乎没有挪动似地挪动着
真想像影子一样倒地
减轻分量

但他不能倒下
地面的影子也背着水的影子
艰难地爬上山岗
你听见过影子喊渴吗
它正与炎热对抗

背水的人走在山路上
像影子一样飘扬
现在,是影子在背着他走了
家,遥遥在望……

十五

新建的高楼大厦
把房间一层一层地垒上白云
我在巨大的阴影中行走
仿佛在别人的屋子中穿行

我原是人世的匆匆过客
这里没有属于我的客厅
但我不是劳山道士。只是由影子
带着我穿越阴影的铜墙铁壁

十六

深夜。月光破门而入
将一个困倦的影子扑倒在地上
它,既没有挣扎
也没有反抗

那是我的影子啊
一整天,都在为生活奔忙
而我也很累了
肩披寒月,在外面用双手撑着门框
就不用我扶你了吧
影子,正艰难地挪动着
慢慢爬上工棚的板床……

十七

太疲倦了!一挨枕头
我就呼呼睡去……

梦中,有影子
飞檐走壁
但我知道我的影子从来光明正大
不可能干偷鸡摸狗的事

恰恰相反,假扮影子的
只能是——
心怀鬼胎的人
道貌岸然的人
冠冕堂皇的人
阴阳怪气的人……
他们,想混淆黑白
嫁祸于影子

可影正不怕人歪
当我挺身而出,大喊抓贼的时候
影子,再一次和我站在一起

十八

是的,我崇拜影子
为突出光明甘愿站到烈日下曝晒
即便被抹黑,也在所不惜

我不喜欢阴暗
影子也是
它并不想躲在身体的黑屋子中
每逢阳光明媚的时候
都想出去透透空气
但,只要我不走它就安心地伴我
我出去它才脚跟脚出去

在空旷的人世行走
影子,是我忠心耿耿的卫士
它忽前忽后忽左忽右
地绕我而行
但,却从来没有拖过我的后腿
也不会成为谁的绊脚石

有时,它也会隐起来
尤其在黑云压城时
但,在闪电下击时它会闪身而出
一举击退闷雷的偷袭

现在,他又再次隐退了
不居功,也不接受我的颂词

十九

我们背着影子来到这世上
看到什么,你不要介意
不要介意我的哭闹、任性、缺点
也不要介意我的影子……

如果谁干净得连影子也没有
你得加倍当心!加倍警惕
那撞得我头破血流的
又岂止是钢化玻璃
据说,只有魑魅魍魉没有影子
妖魔鬼怪没有影子
他们常常以幻象在人世行走
摄你的魂,带走你的影子

所以,要像守好底线一样
守好影子,那是你的根基
要说,在这波谲云诡的世上闯荡
就连我,也只是影子的影子

二十

一旦我寿终正寝后
影子也不会独活
它将随我的肉身一同躺进棺椁
埋进土里……

一切是否已结束了
但,未必——
已故的爷爷曾教导我们说
做人要有骨气……
那日,老家因房地产开发迁坟
我在看见爷爷骨头时
也看见了阳光下骨头的影子

二十一

原以为影子有恐高症
只能脚踏实地
每每,当我攀高涉险的时候
它都显得犹犹豫豫

是呵,谁都有短处
何况是影子……
这次登峨眉山,就不带它去了
可它,跟在我身后
亦步亦趋……

历百十里艰险山路
我们,终于登顶
可影子,却不知跑到哪儿去了
很失落地站在舍身岩边
我蓦然发现——
影子正端坐在云海外的五彩光环中
俨然是佛的化身……*

*峨眉奇观之一:佛光。登临者可以看见自已的影子端坐在远处云海中的五彩光环中。
2017-3-25/改于5-14/再改于7-2

————————————————               
附:创作谈

一首长诗和21首小诗
      ——创作谈
龙  郁




   我将《影子》递给朋友说:“小诗一首,请指正。”把一首400行的诗称为小诗,不是故作谦虚,也不是调侃。而是该诗的21个章节中的每一章节都可以独立存在,而整首诗又浑然一体。
这是我对长诗的一次探索。
这之前,我也曾在《四川文学》《北京文学》《人民文学》《青年文学》等处发表过9首100余行以上的长诗:*此外,就是《绿风》诗刊刚留用的《木纹》和这首400行的《影子》了。也是我最看重的重磅之作。
应该说,我是能把握和驾驭长诗的。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深知它的固疾:往往,长诗让人望而生畏,退避三舍,不敢轻易触碰。若哪首长诗能让人一口气读下去,并大呼痛快,无疑就是首好诗!不需要任何人,任何理论去肯定,比如:雷抒雁的《小草在歌唱》,叶文福的《将军,不能这样做》这类诗的特点是切中时弊,喊出了广大老百姓积压在心中的声音。就具体的事件发感慨的长诗是连贯的,较好表现。而对一般的长诗来说(尤其是空对空的形而上的创作)则让人头大。至于长篇叙事诗就更容易因叙事之累而大大消解了诗意。
记得是去年秋天,我应邀去重庆大足讲诗。会后,红线女将她的新著《大千大足》偷偷塞给我,叮嘱一定要提提意见。回家后,我感于她的信任,鼓足勇气将书翻开,花了两小时,跳着读完。在微信上回信道:

“大作《大千大足》拜读,写这本书是危险的选择:写历史和事件的诗,必受制于历史和事件,这就不得不流于铺叙和介绍,而这恰恰又是重于自我感觉和表达的诗所忌讳的。这问题古今中外都未得到解决,《依利亚特》,《奥德赛》是这样,《浮士德》是这样,《唐煌》也是这样……就更别说一个小女子了。
在文体上,你采用短句是对的,便于叙述,可也丢失了文采。
不过,这本书的史料价值是可以肯定的,它一定比一本普通诗集的命长……”

我是直话直说,因为这也是困扰我的难题。有时,积压在心中的块垒大重,让人觉得有千言万语不吐不快,却又不敢用诗的形式去表现,既便找到了喻体和对应物也难以下手,《影子》便是,诚如题记中所言:所谓影子,其实就是另一个我;也或是我们的另一面。
轻飘飘的影子不是轻飘飘的题材。
有些看似不合理,不可能的事,由影子去表达和呈现就合情合理了;有些不便说出的话,由影子去说远比我说更具有说服力。这就是影子这一题材吸引我,让我欲罢不能的原动力。
我是想通过影子写人生、人性、人格,人的潜意识;写传统文化对我们行为的无形作用力。
在我动笔时,刚写了第一小节,不知为什么,在我头脑中反复出现的却是发表在《绿风》上的另一首小诗《站立的影子》,拿过来随手安上,竟天衣无缝!写到中途,我又将发表在《山西文学》上的《背水,影子之重》和发表在《厦门文学》上的《灵魂的剪纸》加入其中,也很合适。这里,有一个值得警畅的问题:那就是将组诗与长诗混淆!比如:我发在《四川文学》上的《五条绳子》虽然属同一题材,但诗与诗之间没有必然联系,而是各自为阵。反之,长诗一定偶然中有必然,是承前启后的。这就是二者之间的不同了。诚如曲近先生所言:长诗的各节之间一定会暗含关联。也就是说要加强各章节之间的有机联系,它们是有序的。我并不担心这样会有碎片化写作之嫌?只要把握好内在结构和节奏,场境转换的蒙太奇手法是无可厚非的。
到这时,我总算茅塞顿开!大悟彻悟了:对!长诗在浑然一体的前提下,为什么不能让每一章节独立存在呢?(当然,前提是得把每一章节写得晓有情趣,见诗见眼)在这里,若把每一小节比作是一颗完整的珍珠,串起来,我将其称之为项链效应。看似无序的搭配,其实很有讲究,将每一颗子安顿在恰当的位子才能起到珠联璧合的效果,也才显得和谐。才能让人把长诗当成小诗来读,从而解决审美疲劳的问题!读者若不耐烦,可以跳着读,倒着读,挑着读,怎么读都成。这样一想,我立刻将前诗打散,重新结构布局,从多维度、多视角对影子进行了透视和剖析,该删的毫不留情地砍掉,该增补的随笔补上,丝毫未考虑她的长短,洋洋洒洒一路写下来,兴致盎然;也丝毫未考虑这首400余行的长诗!有发表难度。
说实话,写长诗除了需要才情和功力外,更需气场。往往,长诗都是一气呵成,而这首诗却三易其稿。一气贯通是顿悟之后的事。虽如此,我仍很高兴,起码,我找到了一种属于自己的全新的表现方式。我用抽象而形象的双刃剑,对人性、人格,人的灵魂进行了一次痛快淋漓的解析和剥离,而我和影子是无法分开的。
2017-7-12于诗家
* 这之前,我大概发表过9首100余行以上的长诗:
1、《无字的歌》(原载《四川文学》1981年12期,选入中国诗年鉴)
2、《我的缪斯在工区》(原载《安钢工人报》1982年12月2月)过《星星》初审关,终审未通过。
3、《信任,重新获得》(原载《北京文学》1984年9期,莸国庆四十周年二等奖。
4、《放虎归山》(原载《青年文学》1986年6期)
5、《我不要文凭,决不要》(原载《工人文学》1987年2期)《诗神》目录预告头条,最终末能发出。
6、《在梦的尽头》(原载《人民文学》1990年第6期)
7、《大爱无形》(原载《四川文学》2005
年8期
此外,就是《绿风》诗刊刚留用的《木纹》和这首400行的《影子》了。也是我最用心,最看重,最得意的。
——————————————————
作者简介:
080540f8bz4zip9p1t85zx.png

龙郁 本名:龙绪成;四川双流人氏。 人称“诗痴”。自称平民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参加《诗刊》社第三届“青春诗会”。
  在海内外数百家杂志报刊上发表诗作数千首。作品曾多次入选国家级选本,并获《北京文学》奖、四川省文学奖、“金芙蓉”文学奖、《葡萄园》诗歌奖等十多次创作奖励及首届“四川省职工自学成才”表彰。
   1991年受聘为四川省作家协会巴金文学院创作员。出版有诗集《黎明•蓝色的抒情》《三颗红豆树》《走向自然》《情窦•69》《木纹》《远去的背影》《今年的最后一月》《诗家》等多部。
编纂有《中国•成都诗选》《诗家》书系选本十卷。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