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5|回复: 1
收起左侧

[散文随笔] 【建军九十周年征文】005号 荡气回肠草原情/范炳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6 10:5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荡气回肠草原情

                                                                                  —— 范炳海

    一九七零年仲春,一支代号为1570的部队,“战备支左”驻进了达茂草原。在革命加拼命,拼命干革命,誓与帝修反抢时间,昼夜备战的达尔罕茂盟安联合旗,县城的南缘。一个星期六的下午,重炮连的各排党、团小组,分别在室内过党团组织生活。

    忽然,有几位.出现在门前。战士们还未来得及问,她们就自报门:“我们是县城拥军队的,解放军辛苦了”。战友们听说是拥军队的,都站起来给她们让座。她们都不坐,急切地说道:“我们来,是为落实毛主席要拥军优属的指示。你们从五湖四海来到这里,保卫祖国,保卫边疆,保卫我们这些边民,你们远离自己的亲人,我们就是你们的亲人,你们备战非常辛苦,作为亲人,作为大姐大嫂的,为你们洗洗衣服总是应该的,军民一家人”!短短的几句话,使我很震惊。边民的觉悟真高,说话很有水平,既有高度,又有深度,还有广度。出口就上纲上线,把想帮助部队洗洗衣服,提到落实毛主席指示的高度。她们自称大姐大嫂,就是姐弟,就是手足之亲,軍民就是一家人。还有什么情能超过手足之情?!军民关系这个面又是何其地宽广。她们说得顺情顺理,至情至深。一位老兵发话了:“谢谢你们,我们也非常理解你们的心情”。刚一开口,就被她们把话给打断了。“再说就显得见外生分了,不要影响军民团结哟,你们看,这衣服多赃也顾不上洗一洗”。不由分说,纠缠不休地动起手来了,无奈之下,金山战友的衣服给脱下带走了。有个战友到隔壁党员们那几个屋一看,也遇到同样的情景。

    第二天下午,送回来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的,迭得整整齐齐的。

    隔了两天,吃过晚饭,几个战士洗衣服时,发现衣服不见了。几个班都有这种情况。站岗的战友说:“上午拥军队的来过,是她们拿走了”。第二天下午收工回来,战友们发现,自己的赃衣服、臭袜子、床单等都干净整齐地摆在自己的床位上,床单铺得伸伸展展,东西一件不差,位置一个不错。战友们无不为之感动。再不敢把衣服放在轻易能找到的地方,确实抽不出时间洗,也得藏在最隐蔽、最蹊跷的地方。可是,都不管用。别说是床垫下、背包下,就是背包里也得被揪出来……。床单被套被拿走,也时有发生。

    在这个有观察手、计算手、瞄准手、装填手,有无线兵、有线兵、能说会道,能歌善舞的城市兵,人才会萃的团直重炮连的重炮兵。在那走一拨,又来一批的,齿白唇红、唇枪舌剑,满面春风的拥军队面前,说不进语,插不进言,个个都束手无策。被那些大姐、大嫂的真情、亲情、所困。全连的衣被和床单上,都留下过拥军队那些大姐大嫂们,拥军的心血抛洒的热汗和爱军的指纹。其他的连队也就更难排除此情。

    在七十年代,洗衣机、洗衣粉这些名字在边疆,也只是传闻。洗衣洗被全是人工手搓。她们都是在城里上班的工作人员。也只有牺牲她们晚上休息的时间来作这些事情。

   在全军开展的“争五创四”活动中,一年一度的“五好战士”的评定刚刚结束,争创“四好连队”的总结报告刚好上报完成。意外事故发生了。

   一天下午,在收工回营的路上,三匹骡子突然受惊,朝着我们采料场的东北方跑了。由于部队施工,军马闲着,成天猛吃猛长,跑得也特別快,一溜烟就不见踪影。驭手班长,一把抓过“白点”的僵绳,飞身上马,一顿猛催,“白点”象刚离弦的箭,眨眼间就跑出几百米。由于班长催得太急,“白点”也就跑得太快,突然被一块大石头绊倒了。马腿,被摔···断···了!它,长得高大瘦长,全身黑得发亮,两眉间长着象酒杯口大的一撮白毛,白得闪光,滴溜园,故代号叫“白点”。它最温顺,也最听话,干活特別卖力。全连官兵最喜欢的无言战友就是它!君子相士取之于疏,伯乐相马取之于瘦。它应该就是伯乐所取的那种瘦马。在百灵的“战备支左”中,受重伤的战友就只有它。它是为寻找战友而身负重伤,它是我军战斗力的组成部分。由于想念它,一提起它,笔就难停下,就多说了几句。

    当团里接到,骡惊马断腿的报告后,立即调派一台汽车到重炮连。蔚永尉连长带着两个战士,全副武装,背着冲锋枪和三百发子弹,急速飞驰骡跑的方向……。

    夜幕轻轻地降临,全连战友思念连长,思念战友的心,也越来越沉。无言战友会不会出境?连长他们找到它们没有?连长他们会不会遇到敌情?……?越想心里越紧张!越想心里越发慌!

   突然,意外惊喜出现了。三匹骡子被一位蒙古同胞送回来了。

    原来,这位蒙古同胞在回家的路上,发现了有受惊的马群,他对这一带的情况非常熟悉,他立刻意识到,这一定是部队的马匹。他快马加鞭,一口气跑回家,抓起套马杆,换上快马,直奔受惊的马群。骡子没有马那么温顺,驼骡是又犟又有劲。但是,在好骑手面前,它的倔劲也施展无能,只得被擒。

    三位无言战友被蒙胞送回营,战友们都无比地激动和兴奋。都诚心要留下蒙胞吃了饭再走,以表感谢之情。可是他怎么也不肯。也不愿留下他的姓名。却留下了一句和拥军队的大姐大嫂同样的话:“军民一家人”。翻身上马,离开了军营。

    望着他远去的身影,对这位豪爽坦荡的蒙古汉子,对这个马背上的民族更加肃然起敬。

    为什么那茫茫草原的牧民,与那县城的女性,都说出“军民一家人”同样的言论?哦!我明白了:这是他们共同的感受,这是他们共同的心声,这是草原人民的共鸣!这是军民团结的结晶!这是一种深情意语,这是一首军民鱼水情的情诗。此时,《智取威虎山》中,李勇奇字字血,声声泪,对过往的控诉:“兵匪一家,欺压百姓”的惨景又在脑海折腾。两种情形,形成鲜明的对比:两种时代,两种乾坤;两种军队,两种对境。当今之景:“军民一家,拥政爱民”。草原人民,拥军有成;浆洗缝补,出入军营;力擒惊马,送进营门;军民团结,尤如一人;共抗外敌,众志成城。

    这是拥军的曲,这是爱民的歌。这是军民团结的草原情歌。

    这是伟大时代的进行曲;这是伟大的党、伟大的毛泽东思想、伟大的人民军队、伟大的人民,共同谱写的强国强军的英雄《赞歌》。

    四十七年,过往烟云。

    荡气回肠,草原留情。

    步入七零,回顾七零。

    以此纪念,建军九零。

    以此致谢,草原人民。

     

                                                    二零一七年   清明节





  

  作者:范炳海,四川省南部县伏虎镇,退伍军人。

  联系人:范炳海

  联系电话:13568611295

  邮编:637376

  联系地址:四川省南部县伏虎镇赵王庙村三组。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9 15:5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向创造人间奇迹的英雄们致敬!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