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3|回复: 1
收起左侧

狗事:藏獒及其它 —— 胡治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7 20:4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狗事:藏獒及其它
——胡治中——

    西藏行的最后一天,拉萨驻军友人告诉我们,可以带我们去参观一下藏獒基地,大家都很高兴,因为我们对藏獒还是比较陌生的,最早了解是在书上或电视上,到西藏后,也零星见到一两只游兵散勇,终究不成气候,印象索然。
   藏獒基地位置在拉萨机场大桥头,占地约30多亩,全部是栅栏平房,一间间带铁丝网隔开,就像动物园猛兽区一样。有的棚舍没安铁丝网,主要是喂养半岁以下的小藏獒的。
  场主名叫陈贵东,也是四川老乡,很健谈。他很热心地为我们介绍到:藏獒又名藏狗.蕃狗.龙狗.羌狗,原产于中国的青藏高原,是一种高大凶猛的家犬。成年公獒肩高70一90公分,体重70一90公斤,母獒肩高60一80公分,体重60一80公斤。毛色分:铁包金、纯黑、纯黄、纯白和棕红等5种,尤以铁包金最为金贵。体态:头大,毛长,形如狮,体如虎,力大勇猛,善攻击,有九犬一獒三狼一獒之说,
  据资料显示:品相最好的上品藏獒,出于西藏的那曲地区,茂密的鬃毛像非洲雄狮,前胸阔大,目光炯炯有神,含蓄而深邃。喜马拉雅山的严酷环境赋予了藏獒一种粗犷剽悍美,刚毅的心理承受能力,同时也赋予藏獒王者的气质,高贵、典雅、沉稳、勇敢、善斗,敢于和狮虎熊豹博斗。给人的印像是威猛刚强高贵孤傲不可一世。十分警觉,但对不侵犯领地的动物和人却置之不理。
  陈场主边介绍边带我们走进了藏獒棚舍,正中位置的一个大棚里,一条小牛般的家伙对我们咆哮起来。老陈说:“这家伙叫长江霸主,是这里面的头号霸主,兇猛异常,野性难驯。身长145cm,肩高85cm,体重90kg,是名副其实的巨无霸,其它藏獒都不敢接近它。老陈说:这小伙子才一岁半,前不久,外面有几条母藏獒前来配种,它不看一顾,弄得这几个母獒颜面扫地,它是大腕,范儿十足,每次出场费是30万元,先付一半,待怀上了再付剩下的一半。藏獒的基因很重要,基因不纯的母獒,我们严格控制接触,主要是为了保护基因,就像英国要保护金发碧眼的人种一样重要。
  纯种幼藏獒当时的价格在50万元左右,炒得比海狸鼠还凶,一盆名贵兰花国色天香可以炒到200多万,而最贵的藏獒雪山狮子王却炒到了1200万元了,可见当时炒狗的人有多么骚冲。
  老陈向我们炫耀,他这里有14只名贵藏獒种公名闻遐迩,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这就是14位奥运冠军。它们分别是:长江霸王、长江霸主、牛魔王、野牦牛、红魔王、雪龙、宝龙、天威、乔霸、天王、天皇、金霸王、鑫王、圣天一号。最贵的是长江霸王,800万,最便宜的乔霸,价格也在350万元左右。说它们是大款是明星毫不为过。藏獒的寿命一般是12一15年左右,如果社保和医保条件较好的话,也可以活到20年。有记载的最高长寿记录是34岁,相当于人类的170岁,2一5岁是藏獒的青壮年时期,7岁以后开始哀老。国外有人作过统计:藏獒的寿命与品种及饲养管理等条件有关,杂种藏獒比纯种藏獒长寿,小型藏獒比大型藏獒长寿,公藏獒比母藏獒长寿,圈养的比放养的长寿,黑色的比其它颜色的长寿。如果一条100万元的藏獒,每年花销至少在5万元以上,牛排猪肝,营养药品,保健食品,桑拿按摩,养到老死肯定要花费上百万元,如此看来,养藏獒还真是个花钱的勾当。
  参观中途,一年轻人擅自跑到种公野牦牛棚舍前,没想到野牦牛是一个极其暴躁的傢伙,咆哮不止,铁栅栏撞得咣当直响,口水直喷小伙子脸上。沒想到小伙子也是个不好惹的主,当即大怒到:“操你妈耶,老子又不跟你抢老婆,你凶什么凶?”大家忍不住笑。我说:“年轻人,你不用争,它送给你,你敢上吗?”大家又是一阵大笑。小伙子悻悻道:“我只是说说而已,又没当真。”
  接下来,就是和藏獒合影留念。长江霸王是头号明星,高大威猛相貌堂堂,大家自然而然地选中它。但大家都不敢第一个吃螃蟹,谦虚地你推我让。陈场主说:“不要怕,它不会咬人的。”说着便拍了拍长江霸王的头,长江霸王“呜呜”地叫了两声。陈场主说:“你们都听见了,它说它不咬人”。这时我才忽然觉得掌握一门外语是多么重要。尽管陈场主再三保证长江霸主不会使用暴力,但谁也不会以身犯险而遭无妄之灾。这时陈场主发话:“牧野先生,你当过兵的,胆子大些,你来带个头”,大家响起热烈的掌声。狗日的,你们是想把我架到火上去烤哇。没办法,只好心里默念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语录,慢慢靠近长江霸王,此时,我才深深体会到“风萧萧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那种义无反顾的悲壮。心里默念到:霸王啊,我与你前世无仇今世无冤,今天赏个脸照个相,请你老人家嘴下留情啊!慢慢蹲下身子挨着霸王,陈场主叫我把手放在霸王的头上作亲热状,我说:“这不是老虎头上捉蚤子,自找死吗”。不由我分说,陈场主把我的手放在了霸王头上,我绷紧了全身神经作好了时刻暴退的准备。可是霸王却轻蔑的看了我一眼便不理不睬,大腕范儿十足。拍照之后,立即闪人,妈的,下来之后竟是一身冷汗。
  后面轮到几个擦脂抹粉花枝招展的女人,那藏獒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了,像打了鸡血针一样兴奋,摇头摆尾,热情有加,任凭那几个女人摆着各种造型,它都温顺得叫人不敢相信,气得老子怒火中烧,狗日的畜牲也晓得重色轻友。
  差不多折腾了一个小时,和长江霸王的合影结束,有几个意犹未尽,还想和其它几个藏獒明星照相,陈场主说:“不可,这长江霸王是经过专门训练的,其它都未经过训练野性未除,不可冒然接近。”大家一听这话,只好放弃,又少了回和XX明星在一起炫耀的资本了。
  看着这一大群大款明星高消费者,我不禁想起家乡的狗。

早年,庄稼人吃饭艰难,不养狗,即便养狗,也是自讨生活,吃屎就是那时养成的。狗改不了吃屎,秉性难移,其实也是生活所迫,如果每天大鱼大肉熊掌燕窝,哪条狗还愿意去吃屎?
  那时的狗性情极温顺,瘦骨嶙嶙,走起路来也是顺墙遛,蹑手蹑脚,不曾有过大声吠叫。撒尿也懒得翘腿,性情谦恭友好,谁喚跟谁走,不看户口,不分贵贱,不看身份,跟了就把你当主人,怯怯地移近你,躬身依你俯卧,尾巴也夹得紧,眼睛偷偷给你送媚色,希望讨口残羹剩饭,很是会拍马屁,伸出温呑呑的舌头舔你的手,像小媳妇一样温存。
  我家最多的时候养过四条狗,狗粮倒不曾费多少,主食是红苕洋芋南瓜之类,大多数时间也不能保证,只好自己寻食。除了吃屎,饥荒年代,农村人尚以野菜充饥,且是屎少屁多,无多大营养,便去捉耗子打牙祭。狗捉耗子并不是多管闲事,而是生活所迫。那时的人自己都吃不饱为什么还养狗?其实农村的治安主要靠狗,看家护院防窃防盗。生活困难,蔬菜庄稼,就有人时常光顾。这时狗就是最好的帮手,一有风吹草动,狗一叫,就像拉响了警报,小偷便会仓惶逃窜。有时狗也会活捉一两个小偷回来,都是小孩,教育一下也就算了。农村的人没有吃狗肉的习惯,狗一般都是老死,挖个坑埋了就是。也没有人想到吃,一是相依多年不忍心吃,二是只剩下一把骨头,哪里再找得出肉来?农村的人和农村的狗,生活同样艰难,命运同样悲惨。


  沧海桑田,城市养狗普遍成为时尚成为有身份的一种像征,就像一般包工头土豪老板出去应酬饭局必带一个女秘书装门面一样,狗事亦有了辉煌巨变,狗口大有超越人口增长的势头。狗族竟也繁衍得名目众多且多是涉外婚姻,像什么“博美”“巴哥”“雪纳瑞”“大沙皮”“玛尔济斯”“约克夏梗”“卷毛比熊”等闻所未闻。随之而出的狗商店、狗医院、狗协会、狗沙龙如雪后春笋遍布大江南北,犹如当年红卫兵组织,狗物狗饰狗穿戴狗食品狗按摩狗桑拿琳琅满目不胜枚举。有的狗如同大款富二代般阔了,食有肉行有车睡有床,起居有保姆,遛步有陪伴,那日子过得是相当地滋润。
  有次,我到一花园小区访友,迎面走来一条阿拉斯加巨犬,满脸的骄横,脾气很火爆,开口就咆哮,活像鬼子进村,没理可讲的,幸好有铁链子套着,否则,按那狗的脾气,肯定要惹出事端来。我就亲眼目睹一大狗咬死一小狗,为狗的赔偿,两家人差点火拼。
  早年听过一个笑话:一个农民牵条母狗到城里逛街,人问牵狗到城里干啥?回答是配种。城里人觉得奇怪,乡下没有公狗吗?农民说:有哇,但是城里的狗日的胆子大些!城里的狗胆子大有目共睹,专捡热闹的十字街头撒尿,一条腿高场着,就像某些书法大有指点江山之气魄。屎也是绝对不吃了,于是就少了唱歌般的唤狗声。家家户户门紧闭,敲门问询,人未语,狗却叫得热烈。主人开门,那狗暴跳如雷,甚是凶恶,一条铁链子绷得直直的,这也是普通礼遇。邻居往来,门外高声叫喊:“屋里有狗吗?”这对住宅主人,简直是绝妙讽刺。虽然鸡犬之声相闻,却是老死不相往来。一条狗一个猫眼,拉大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墙越垒越高,狗越养越多,晚上睡觉,很少不做恶梦,。夜里就成为犬吠的世界,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一狗声起,万狗呼应。一时狗吠如潮,夜就失了韵致,月也消了清朗,而人却缩得更紧了。
  早晚散步,遛狗则成为另一大风景。红男绿女,或老或少,都被狗牵着遛着,与其说厂是人遛狗,倒不说是狗遛人更恰当些。大狗小狗,昂首翘尾,有的像大款,有的像明星,更多的则是一副土豪模样,满脸骄横十分地不讲理,占据人行道,随地大小便,花间草丛摆地雷,大街小巷人狗追。
  养狗的家里,人的地位多不如狗。副驾位一般是狗的专座。一次我见一卷毛钻进后排,一富姐模样的人连忙说:“幺儿,快点前来坐,后面是你爸爸的位置”。当时我就纳闷了,这两个都是人,怎么就弄了个狗杂种出来,难道是转了基因?
  炒狗养狗甚嚣尘上,给狗办满月酒、相亲酒、定婚酒、生日宴,有的狗甚至还领工资定为正科副科,死后开追悼会,买墓地,极尽人的奢华。有的人不抚养小孩不赡养老人,却热衷于炒狗养狗玩狗,经常见到城里的狗穿金戴银,名牌时尚,真是人狗颠倒世风日下。
  最近,又有消息传来,原先每只动辄几十数百万的藏獒,最近却以每斤5元的价格卖给火锅店。一些藏獒养殖场纷纷关门走人。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世事难料啊。
    写到这里,我不禁想起那些炒古玩字画珠宝古董的事来,一幅字画可以炒到几十成百上千万甚至上亿元,真是不可理喻。难道姜子牙的打狗棒孔老二的夜壶真的是价值连城?一个夜壶摆在那里当装饰品,不雅观,用来泡酒喝,又恶心。
   世上万物,怎一个炒字了得.
                                                ——胡治中2017年3月

相关帖子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8 11:25:17 | 显示全部楼层
《狗事:藏獒及其它》,生动、有趣,令人回味无穷。可见作家的生活底蕴深厚,观察细致入微,极具感悟能力,不然的话,是绝对写不出有这样生活情趣的作品来的。愿作家再接再厉,写出更多更好的文学作品,为繁荣社会主义文学事业做出新贡献。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