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33|回复: 2
收起左侧

宋文淼教授论人类上古史大统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5 10:49: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宋文淼教授论人类上古史大统一
宋文淼
我相信古人类学的研究,一定会走向人类上古史的大统一方向,而这个大统一同样需要人类共同的“话语”的引导,和易经为中心的、容纳全人类各种原始神话中的、合理内涵的全人类的共同的“话语”的指导。古人类学的发展,离不开现代人类学;而现代人类学的发展,同样离不开现代科学的整体发展。这个现代科学的整体发展,则离不开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共同发展。而这个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共同发展,则反过来又离不开“话语”的正确引导。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1 07:3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只有这一点!问好王兄!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11 09: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23)杂文2016  和王德玄老师的讨论“赞马克思与列宁看中国疆域”
       宋文淼(中科院电子所研究员,学术委员会副主任,重点实验室主任)

      王德玄老师和我讨论中国古老文明中的信仰问题,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先是由讨论现代物理开始的,后来一起讨论东西方的信仰。他把西方信仰称为“藏数”,把中国古老信仰成为“藏像”,给我以很大的启发。最近收到他的一个email“赞马克思与列宁看中国疆域”,把地质史上的印度板块和欧亚板块碰撞所形成的喜马拉雅山的勃起和今天的世界政治联系在一起,想象力太丰富了。但是那里是根本不可能说清楚“时间”和“因果”关系的。历史时间是指文字记载的”时间“,信仰的“神话历史”是指那些混沌空虚的、文字历史之前的漫长的历史积累的”时间“,是以传说和半信史时期的各种资料,特别是各种人间的宗教和远古哲人的文字典籍作为基本教材的。所以读懂”神的话语“是一件最重要,也是最困难的工作,一个人即使领会到一些,最终也都会糊涂的,所以要和大家一起来读,还要有历史的积累。从历史的积累和比较中来把握“时间”的脉络。这大概也是网友中庸所搞的”时代哲学”这个专栏的含义。哲学离不开时代,信仰更离不开时代。中国人读不懂“易经”中的这个”易”字的内涵,西方的“圣经”中,最难以读明白的也是那个“易”字,那里没有专门提到“易”字和易理。但是在圣经的反复的提到”各按顺序”,特别地把神的精神分为“形象”和“样式”,而且还特别的指出不论照着“神的形象”,还是照着“神的样式”造的人群,都有一个从“照着”到“按着”的思维方法的发展问题。

      由地质发掘所引申出来的那些东西搞得太认真了,至少在今天是不会有意义的。正如他的文章中有一段:

     皆因不知道人类文明还起源有巴蜀盆塞海山寨城邦远古联合国的第二个孵抱期。由此历史上虽没有一个以“中国”为国号的王朝,但在中华大地众多民族的心目中,却存在一个以“远古联合国”为核心的中国“大一统梦”。

我总认为那样的梦做得过于大了。在现实世界中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科学“是有分类的,不同学科都是有边界的。远古联合国可以在考古家范围内讨论,一离开考古学就不会有什么意义了。因为那样一来,就会把:“时间”这个最重要和基本的理念,搞得一塌糊涂了。比现代物理学和霍金的”时间“还要糊涂几个数量级。

       而我们讨论的科学和信仰,最要把握的就是”时间“这个理念。这就是我们的”神的话语“《易经》中这个”易“字的意义,祂是和《圣经》中的那个”圣“字具有同等高度的。现在中国真是百花齐放了,会不会再来一个毛泽东那样的权威,把那些知识分子统统打翻在地。我想大概不会了。那也是因为“时间”这个影响人类思维的基本因素已经变了。毛泽东的时代,他那样做也不合适,但也有一定的道理,所以是可以“三七开“的。今天再那样做,不仅没有道理了,而且也没有条件了。

       今天我们讨论所有的问题都离不开“时间”这个人类思维的基本的支撑点。为了国家的前进,人类的前进,这个时间的理念是时刻都是要牢牢把握住的,永远不能放鬆的。马克思与列宁批判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和中国疆域、和做一个远古联合国的中国梦,实在是风牛马,不相及。马克思说,工人阶级没有祖国。列宁把“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是作为所有无产阶级的共同的祖国。那个时候我们共产党的目标是建立“中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应该是“联盟“的一个成员,我们的中国共产党成立的时候只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二战胜利以后,斯大林和罗斯福等一起讨论战后世界的政治框架,才同意取消了共产国际,这也是对于西方提出取消殖民主义的一种妥协,共同建立了联合国宪章基础上的联合国。从此人类进入了“天下为公、世界大同”的在自由、平等和共同富裕基础上建设全人类共同的地球村的伟大目标的新时期了。

      从信仰的角度,那个“天下为公、世界大同”的信仰还是我们的古贤的信仰。西方的圣经中基本精神当然是一致的,但没有那样明确的话语。那里常说的只是要使耶和华神成为万国的君王,是万王之王。把天下为公、世界大同作为国家的最高理想,还是我们的孙中山先生首先提出来,并写在最夺目的所有会场的中央。我的记忆中“忠孝、仁爱、信义、和平”也是孙中山先生根据中华古文化所提出来的。“忠孝”这两个字,在圣经好像没有见到过。与此相近的字就是诚、信、爱。意义好像有些许差别。小时候我家住在县党部附近,当然是国民党的党部。门前一个特号大字的标语就是“忠党、爱国”。看来共产党的“忠于党”也是从国民党里来的。到文化大革命,发展成了忠于毛主席,还有三个”忠于”。忠于党实际上也没有了。这个“忠”字,实在要好好思考,看来那也是属于“易经”上的特殊的字。它的含义也是随着时间在不断变易着。

      前几年我看到一个唱”二人转”的老爷子,坐在厅堂的中央,厅堂和院子里黑压压的跪满了一大批人,这也是在表忠心。最近有说相声的,也有自己的”江湖帮”,弟子拜到了三、四代了!那个老爷子也要对破了门规的,不忠、不义的徒弟处以帮规了。

      我还是希望以后能和王老师一起讨论”藏像“和”藏数”的东西方思维方法的差别。这才是人类思维发展的两条腿,要相互学习和促进着共同前进。在人类的早期那种不同思维方式在一起是要出些暴力的,现在已经初步地寻找到了双赢的道路。在我看来,这就是科学和信仰互动的基本内涵。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