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98|回复: 0
收起左侧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扶贫工作汇报/廖向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22 08: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扶贫工作汇报



    根据上级主管部门省社科院分配的扶贫任务,我会负责喜德县贺波洛乡吉尔村吉日苏哈家的扶贫工作。得到指示后,嫘促会会长会议进行了认真研究。确定了由谭晓钟常务副会长具体负责。扶贫款一年3000元,分两次兑现,并要亲到吉日苏哈家,送款上门,了解情况,制定扶贫计划。第一次,是5月4日由副会长廖向希亲自送去的。因为路途遥远。5月3日,廖向希就搭四川省社科院区域经济研究所张鸣鸣副所长的私车,和卢阳春副所长、王鸿乡长一道,长途奔驰,夜住喜德。因为到喜德扶贫的单位极多,为了不影响当地工作,县乡村政府都不出面迎接招待,为了防止攀比,村民通通不参加,完全是和所扶贫的对象,一对一进行的。给钱款的数目,也不外传。

        5月4日,廖向希和张卢二所长、王鸿乡长,乘车往吉尔村。王鸿兼任吉尔村的书记,由他带路。公路渐小,逐渐变成了乡村公路。公路两旁都是田地,种满了青稞、蚕豆。过了贺波洛乡政府,山更高,路更小。又开了几里路。王鸿说:“我骑摩托到了这里,就不敢再骑了。前面的路,还有二十来里,只能步行。”我们下车一看,是土公路,仅能容一车通过。这条公路,左拐右拐,步步向上,直入白云深处。张所长看了看说:“可以开。车上还有那么多东西,走路可麻烦了。”“能开吗?”大家都惊疑。张所长胸有成竹地说:“小心些,能开。”大家于是心惊胆战地上了车。

      公路除了拐弯,都是向上。最陡峭的路段,坡度接近三十度,我们坐在后面的,都有向后梭的感觉。大家都注视着张所长,小心翼翼地开着车。车里人都没有说话。似乎都能听见自己“突突”的心跳声。不过一两分钟,就由右手边是深渊,左手边是绝壁,变成了右手边是绝壁,左手边是深渊。就这样交替变化,让人心惊胆战。只要一步之差,一秒之误,都有可能连车带人滚下万丈深渊。叫人不敢想,又不得不想;不敢看,又不能不看。好在张所长心态和车技都好,小心而悠然地开着车,不时还议论几句,谈笑几声,用了半小时,终于爬上了山顶,左手边悬崖边,是一排高大的树,右手边更高处有一个院子。

      王鸿说:“这是吉尔村办公室。有没有兴趣去参观一下?”大家都说“愿意”,于是停车上去。一个小院,大门锁着,王鸿摸出钥匙,开了门。进门是一个牌坊式的建筑,上面飘扬着五星红旗。与大门相对靠里是一座小楼。楼中央有一匾额,上面上是彝文、下是汉文,写着“吉尔村活动室”。从外楼梯上去,是村委会办公室。墙上贴着各着图表,都是印刷成的。有“贺波洛乡吉尔村产业发展进度表”、“贺波洛乡吉尔村脱贫攻坚作战目标”、“贺波洛乡吉尔村脱贫攻坚作战图”、“贺波洛乡吉尔村脱贫攻坚指挥系统”、“贺波洛乡吉尔村贫困户帮扶一览表”。我仔细看了这张表,扶贫对象一共33人,每人都列出了组别(只有一二三组),姓名、身份证号码、帮扶人姓名、所属单位、联系电话。这33人都是省社科院负责。我们从中找到了吉日苏哈,帮扶人写的是卢阳春。我还发现了谭晓钟的名字,他帮扶的对象,名叫曲木阿各。谭晓钟是我们省嫘促会的副会长,嫘促会上报扶贫负责人就是他。这里,他是代表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

        离开办公室,车还开了几百米,就到了路的尽头,前面一条沟,淌着水,浸湿了周围的地,烂泥一团。右边路旁拴着马。路斜斜的上伸。右手边一个石砌的方台子,上面坐着一个男村民,左边路边坐着8个妇女儿童。 他们依着地形,坐成倒马鞍形,他们的穿着,除三个小女孩鲜色点外,都以黑色深色为主。脚上都穿有鞋,多是胶鞋、凉鞋、皮鞋。脸、手,都是古铜色的;年龄最大的妇女,六十开外,头上载一顶长方形的宽沿帽。还有一个小孩戴着圆帽。其余的人,都不戴帽子。  都是瞧热闹的神态。

        我们向他们打听到了吉日书哈家,就在这条斜路的最高处。小门,高屋,土墙黑瓦。 我们一喊,出来一位四五十岁的妇女,笑盈盈地迎接我们。黑遮颜帽,大翻领黑上衣,黑裤子,军用黄胶鞋;上衣敞开,露出里面浅花线衣。我们进门一看,院子并不小。房室也不少,只是不会安排,屋里又黑又潮。也有云南边疆人那样的火塘。我们一问,吉日苏哈,栽秧去了。五个儿女,都上学去了。只有她一个人在家。卢阳春还买了些礼品,我们都一同交给了她。张鸣鸣还带了些衣服,约她到汽车旁,交给她,由她抱回家。她的汉语水平很差,没法交流,我们给了钱,请她打了收条,便告辞了。

         因为我们协会都是老人,去吉尔村的路又太危险,第二次,就是请卢阳春副所长所在的单位把钱带去的。第一次和第二次,各给了扶贫款1500元,两次共3000元,都打了收据,并请收款人盖了手印。

          吉日苏哈家,两夫妇,都是壮年,都很勤劳。五个孩子,都是上小学的年龄。而他家处的环境,是当地的最高峰,如何让这一家靠自己的力量脱贫,我们还没有想出更好的办法。 我们觉得,让五个孩子学习成才,可能才是最好的方法。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30 收起 理由
花瓣雨 + 3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