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12|回复: 0
收起左侧

走进盐亭安佛篇之六探访安佛的盐井/陈朝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14 10:4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绝恋钓鱼岛 于 2016-10-14 10:45 编辑

走进盐亭安佛篇之六探访安佛的盐井
尾巴老幺

      四川盆地两次沦为海洋、两次抬升成陆地,浩瀚的古内陆湖最终消失了。历经岁月的洗礼,盆底地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成都平原在盆地岭岳、河流的精心培育下终于形成。青藏高原被称为“世界屋脊”,其平均海拔4000多米,然高原北部上有一处低洼之地,那就是海拔仅为2600米左右的柴达木盆地。该盆地矿产丰富,盐湖面积大,盐类物质广布。柴达木今天表面的荒芜恰好展示四川盆地昔日的凄凉,后者辉煌的地质演变史造就其蕴藏丰富的煤、油气、盐卤等自然资源。
盐湖城,英文名Salt  Lake  City ,美国犹他州城市。其因位于北美面积最大、盐分最高的“大盐湖”而得名。盐城,江苏省濒临黄海的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此地古时遍布煮盐亭场。汉武帝元狩四年(公元119年),建立盐渎县;东晋安帝义熙七年(公元411年),更名为盐城,此名一直沿用至今。
      蚕桑之都、嫘祖故里盐亭盐业生产至少有两千年的史料记载,若要述及古蜀甚至先蚕历史,盐亭应有五千年的盐卤工业史。因盐卤丰富、产量大、品质优,公元554年,古城“潺亭”更名为“盐亭”。盐亭盐业生产的高峰期是民国时,《盐亭闲话》记载:其时境内天然气井1759口,卤水井1143口,产量突破500万公斤,从业人员三千之众,产值约六十一万银元。
      因天然气、盐卤而掘井,凭井而取地名,盐亭至今还有陈家井、井沟头、李二井等地。陈家井在今天的永泰乡,井沟头在榉溪乡千佛村,李二井就是今天的洗泽乡安佛金石村一组。
      安佛的盐井有三处。除了李二井外,还有沙溪井和位于利农村成方沟口的一处私人井。
      金石村人开采地下盐卤年代久远,岁月无痕,遗址殁迹。现知道的井址有五处:第一口今位于李育荣先生住宅侧面;第二口在李先生房舍沿肖二河往东不远的河畔低地;第三口处于任秋华女士屋基内;另外两口在东面的“后头山”上,说也奇怪,这两井含盐量最高。早期开采、销售等情况今无案可稽,解放后办得却是红红火火。据育荣先生给老幺介绍,1970年时,这两口井出的盐水可以卖到每担3角,其时1公斤鲜猪肉才卖1.4元人民币;其它三口井的只能卖到每担0.12元。老幺正纳闷时,李先生说,山上井一担水可出粗盐六到八公斤。盐卤浓度高,价格自然不菲。所以,附近包括西充、南部、盐亭的民众纷纷前来购买。这里也熬卤水,可惜用的是薪柴,所以盐巴熬制艰难。后来,会真马家垭来了石油队,钻出了天然气,老百姓就挑着盐水去熬盐巴。那时,这里的盐卤生产被大队(现在叫村)统一管理,而且是每个生产队(现在叫社或组)轮岗。地势平缓、土壤肥沃,金石村百姓日子比其它村人民过得好。每当初中同学微信群里谈及此事,我那几个金石村同学顿时喜笑颜开;大家一生气,就拿男同学肖泽民、金如海出气,把在成都担任教练的泽民兄叫做“叫恋”,把金同学称“海爬子”、“爬海”(当地对螃蟹的称呼)。一阵热闹后,大家还是挺骄傲的;马云说“微信是张好牌,但是打烂了”, 曾经同饮一井水,大家却通过微聊进一步加深了同窗情。
      成方沟的盐井位于寨子湾下野蒿嘴的垫子地,即现在的利农村七、八组。开发早,产权属私人,所以现在当地知晓的人不多。老幺费尽周折才从赵映金老人那里了解到一些信息。联想到该村盐矿品质优、储量大,这口井当年绝对为主人赚得盆满钵满。
      沙溪井位于程家山,也就是沙溪村老三队,现在五组。该地的盐井有三处,历史较安佛其它两地要晚些,井址分布在任坤林先生住房附近。第一口大约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开掘,时值中华民族御倭抗战的艰难岁月,包括食盐在内的物资奇缺,因而掘井弥补食盐不足;20世纪60年代,国家经济困难,生活用品匮乏,大队决定掘盐井主动摆脱困境,第二口在1962年挖掘成功;第三口开掘于1974年,在满足本地人民需求的同时并进行外卖。当初,盐水卖给外地人每担5分钱,本村人免费。1978年涨价,外地人每担1角,本地人5分。该井生产一直维持到1984年。改革开放后,商品供应充足,外来食盐冲击市场,盐井倒闭。沙溪井的所有权归大队,主要是任坤林老人值班、生产,收支、统筹等为大队负责。老幺的美术恩师邓仕兵先生介绍:那时,挑回的盐水贮存在陶制罐内;煮饭时,盐水和淡水严格按照比例下锅。他们家曾经将盐水熬成盐,大人将来之不易的粒盐小心翼翼地盛入玻璃器皿。“柴、米、油、盐、酱、醋、茶”是黎民百姓的生活大事;“一两盐,二两力”,盐是人的精气神。任何一家人得到盐巴都会奉为至宝、细心放置。
      老幺采访中从任德猷、衡天富两位老教师那里得到一条重要信息:盐卤生产可以和李二井PK的是位于会真长岭村的“大火井”。祖辈在掘井中“挖”出了天然气,他们就地取材巧妙地利用 “竹管”导出天然气,将其点燃来熬盐卤,蓝蓝的火苗永不熄灭。来自地下,火焰如同坟茔磷火,所以人们称其为“阴火”。盐卤生产流程要复杂一些,出来的盐水倒进井口巨大“人字架”上的木槽里,木槽两边铺着本地带着竹枝的黄竹,通过“虹吸”,盐水的水分沿竹枝蒸发或凝成水滴掉到地面。槽里盐水浓度越来越高,工人再将其倒进大铁锅熬。熬的过程中,用木瓢或者其他器皿盛出上面的盐卤,泼在炙热的灶台周围。锅里水分消失,通过“提纯”的盐巴便出来了,再用工具刮走灶台周围带着灶土的盐泥。盐泥也不全是废品,里面除了含有氯化钠外,还有氯化钙、氯化镁等物质。老百姓也纷纷买走盐泥,拿回家加上水倒进器皿腌制鸡、鸭、鹅蛋。这种盐蛋很香,还有一定的药物疗效。老幺至今记得,龙、虎胞兄远行时,母亲总是拿几个煮熟盐蛋塞给他们,反复强调“解饿,医治水土不服”。家中的老盐泥最终没有留下来:搬家时,老幺嫌麻烦,将其倒掉。想起自己做的蠢事,可谓追悔莫及;母亲过世了,妈妈的味道变成永恒的回忆。
       盐、烟、茶等是国家重要的财政收入来源,政府设置专门的行政机构予以监管。几千年来,从中央到地方都严禁私盐贩卖,实行生产、运输、销售等特别管理,违法乱纪者施以重罚。盐亭盛产盐卤,东南部的八角、会真、安佛等地相关产业生意兴隆,国民政府仿效前朝在会真专设管理盐务的“盐丁”,不管是家族的产业,还是私人的作坊,产品必须卖给政府,政府再卖给百姓。
      今年“国庆小长假”,老幺路过大英,回忆起2013年在大英游玩的情形。当地人曾经自豪地对老幺说,他们“死海”的盐水是从3000米深的地层抽上来的。其实来讲,盐亭也充分具备建设人工“死海”的硬条件,与大英相比,施工的难度却小得多。安佛的盐井最浅10来米,最深不过几十米。李二井后头山的盐水浓度达到十二度,沙溪井的要低一些,也有八度;假设掘得再深一些,浓度肯定还高。谈及此,老幺不由得想起赵良田先生的一篇文章,他在文中就寄望打造一座名副其实的盐亭“死海”……愿有识之士能把这变成现实,这样的话,富含嫘祖文化的盐亭又多了一处休闲的地方;当然取名不能再神马“死海”了,可美其名曰“中华欢乐湖”等等。
      安佛的盐卤文化、蚕桑文化等源远流长,这些乡土文化靓丽了盐亭历史的天空。

                                                                                                                                                    2016年10月9日截稿

尾巴老幺:陈朝伟,盐亭县金孔初中教师,盐亭作协会员,文同诗社会员,盐亭416装饰有限公司“企业历史文化传承与发展委员会”顾问。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