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03|回复: 0
收起左侧

走进盐亭安佛篇之七探访安佛的民间传说和神话故事/陈朝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12 20:5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绝恋钓鱼岛 于 2016-10-13 10:18 编辑

             走进盐亭安佛篇之七探访安佛的民间传说和神话故事

                                    陈朝伟
         
         安佛这片古老的土地从来不缺诡异事件的发生,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这里又发生了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那是1985年6月,一枚球型闪电突然自操场东北方向飞来,顺着房前铁丝经窗户进入王丕伦老师寝室,迅速从后窗跃出,从原安佛乡食堂后面沿坡而上,最后在现金顶山南端的崖亭处劈断一株青?树的几根手腕粗的枝杈。这种现象罕见,但能从科学的角度予以解释。可是,古时社会生产力低,科学技术不发达,先民无法解释这样的自然现象,他们便将相关事件神秘化,将现象描述为神在展示力量,民间传说、神话故事于是应运而生。
      女娲补天,黄蚩大战,岐黄问答,蚕姑娘系列……很多上古传说流传至今。岁月消逝,一些新的怪异故事又产生了。故事对象涉及栽桑养蚕、飞禽走兽;涉及沟壑山川、花草树木、庙宇道亭……内容丰富,情节跌宕起伏。
      借此机会,老幺选择两个与大家共同分享。
                                                      
鲁班挥手建戏楼
      相传很久以前,生活在宝马河边的人们计划修建一座戏楼。
      这座戏楼拟建于离现陈家庵附近几百米远的打磨嘴,石匠们奋战十几天终将地基建好,木工们忙碌几十天也将建材备办齐全,大家请来神算确定黄道吉日上中梁。
      头天晚上,掌墨师(工程的总工程师)要求大家按捺住激动早点休息,养足精神第二天大干一场。第二天凌晨四点,一位师傅起床如厕,顺便瞧一眼工地,吓呆了:地基上堆放的所有木质建材不翼而飞。他顿时惊叫起来,众人听到叫声急忙起床,眼前什么都没有了。大家傻眼许久,掌墨师终于回过神,立即把工人们分成八个小组,要求他们四处寻找木材。天微微放亮时,其中一组人在陈家庵发现线索:庙门下新立一座戏楼,所用木料正是打磨嘴的备用之材。远近人们闻讯后纷纷赶来,他们被眼前的景象震惊:这戏楼造法奇特,完全摒弃过去的“打逗穿眼”传统做法,木料被横七竖八、一层一层地架起来。工匠们研究半天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始终不得其中的构建技法。时间过去许久,一个年岁颇大的师傅突然双脚跪地,两手猛挥,疾呼:“大家快拜,鲁班爷显灵了,祖师爷挥手搭戏楼!”众人听说连忙长伏于地……寺庙僧人拿来香、烛、供品、纸钱,在长老主持下,大家按班排辈对着戏楼行叩拜祭祀大礼。
鲁班挥手建戏楼的消息不胫而走,远近石匠、木工蜂拥而至,一观看木建杰作,二想拜师学艺,参悟其中奥秘,希望得到祖师爷的真传。有人用竹筷尝试现场搭建,忙碌半天,却是烧香摸不着庙门。千百年来,没有一个人的搭建尝试取得成功。外表简陋,造法奇特,因此有歇后语 “陈家庵的戏楼又孬又怪”传于世。
      可惜的是,这戏楼在1935年被作为族产拆毁变卖。
                                                                     熟蛋也生雏
      话说任伯传寒窗苦读终于高中,荣归故里时,他在其幼时亲植的柏树下沉思许久。这树位于其宅院旁,即今天安佛学校教学楼附近。柏树在其及家人精心呵护下枝繁叶茂,当地百姓亲切称之为“宋大柏”
      春天,阳光明媚,鲜花烂漫,“宋大柏”翠色欲流;夏日,骄阳炙烤大地,“宋大柏”树冠张开,远近很多人纷纷至树下遮阴;金秋时节,丹桂飘香,“宋大柏”摇曳多姿,人们在树下载歌载舞,欢庆丰收;冬季,寒风呼啸,“宋大柏”显得更加苍翠,无数鸟儿栖息树上,叽叽喳喳热闹非凡。
一年春天,一对鹳鸟飞来。这对伴侣在树上筑巢,过了不久,雌鸟产下三枚鸟蛋。鸟儿筑巢、产卵早被安佛寺内读书的几个顽皮学生看在眼里,一天,他们趁两鸟暂时离巢便设法爬上树偷走三枚蛋。这些顽童将蛋放进锅里煮,打算熟后分食。岂料,鹳鸟跟踪飞至,在馆檐前室哀鸣不绝。鹳鸟夫妇的异常行为惊动了学馆先生,于是去盘问学生,方知此因弟子淘气所致。蛋已煮熟,庆幸还未分食。先生责令顽徒将蛋放还巢内,鹳鸟见状也立即飞回。先生随时关注学生动向,稍发现不良举止立即呵斥。说也奇怪,两鸟从此不扰学堂宁静。学生们没有吃到鸟蛋,心中定是忿忿不平,对到嘴边的美食自然是念念不忘。他们常驻足树下,翘首鸟巢,但惧先生威严,不敢再造次。
      十几天后,三只小鹳居然在巢边鸣啾,老鹳夫妇交替外出寻找食物,来来去去,忙着哺雏。先生惊讶,学生诧异,附近乡民闻熟蛋生雏更是惊恐万分。正当大家惴惴不安时,一化缘老道路过此地,有人请来问缘由。老道来自树下,围着树漫步三周,然后两眼紧闭,口中念念有词,一手不停挥动佛尘,另一手不停掐算……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周围很安静,空气仿佛凝固了,众人在焦急中等待天机。“咦,嘘……”,老道突然发出一声长啸,众人被吓了一跳。老道慢悠悠道:“甚幸,甚幸!树上有灵芝,熟蛋所以孵小鸟,全仗灵芝奇草起死回生之神效!”说道这里,老道冷冷看一下人群中的那几个顽童,厉声道:“尔等须尽心苦读圣贤书,荒唐之举不可再为!”未等众人回过神,老道已悄然离去。
      几百年过去了,“宋大柏”枯死了,虽树冠枯枝败落,但树干和粗枝毅然矗立于此,当地人将“宋大柏”称为“干柏树”。几百年来,当黄昏降临,附近很多鸟都飞来栖息于巨大枯树桩上,黑压压的一片,场面极其壮观。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安佛公社建房,人们将千年不倒的“干柏树”连根拔起,粗壮的树干被加工成楼板,一道独特千年的风景消失了。
      山山有传说,水水含故事。安佛土地处处充满神奇,还有金龟泅渡、公子山飞鸾降笔等很多民间传说、神话故事。
                           
                                                                                                            2016年10月12日晚截稿

尾巴老幺:陈朝伟,盐亭县金孔初中教师,盐亭作协会员,文同诗社会员,盐亭416装饰有限公司“企业历史文化传承与发展委员会”顾问。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