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45|回复: 0
收起左侧

走进盐亭安佛篇之五探访安佛的教育史(上)/ 陈朝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27 09:5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绝恋钓鱼岛 于 2016-10-14 12:11 编辑

         走进盐亭安佛篇之五探访安佛的教育史(上)

                                             陈朝伟
   
    安佛山清水秀,气候宜人,是养生的天然氧吧。处成都平原北部边沿的丘陵带,山丘众多,耕种农业必然受到限制,农业规模不大、效益不高。老百姓无法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本地人要改变自己的人生就只有勤奋学习。从古至今,安佛人都重视教育。识字明性,读书明理,教育化愚。
    封建社会时,教育有官办、民办两种,官宦、商贾的子弟能享受其时优质的教学资源;食不果腹的农家孩子没有这么幸运,他们中极少的一部分人勉强接受落榜、失魄先生的教诲。
    过去,人们多利用祠堂、庙宇办私塾,也有先生受富裕大户之邀专设学馆。教学的内容是四书五经或者其它,教学系统化程度低,标准不统一。科举时代的“学而优则仕”成为读书人“鲤鱼跃龙门”的唯一追求。寒窗苦读,不问世事,结果造成心理扭曲,蜕成“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可怜虫。即使这样还在苦读,他们期望有朝一日能状元袍着身,盼望能过上锦衣玉食的奢靡生活,幻想一天能够石桅高立、祖宗圣像流光溢彩;最终变成迂腐的“范进”和“孔乙己”。
    辛亥革命后,提倡办初等小学。私塾依然存在,农村办起短时的识字班等民众学校。1915年,国民政府决定成立初等小学,不包括私塾在内的各种学校统称保国民学校(保,保甲制度,现安佛属于那时第七、八保一部分)。乡设高级小学使用国家统一教材,其余各校仍古今兼读,教科书五花八门。1949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其时域内有保国民学校和私塾18所,入学学生718人,其中贫苦农民子女上学的仍然不多。保国民学校经费系民筹、公助,以民筹为主;私塾全是学生集资,多系地主豪强和富裕人家办的专馆,其教师全系家长因材选聘。保国民学校教师名义上为政府委派,实际还是民众来决定教师的去留。
    千百年来,在这块古老的西陵故土上,先生们培育了大量才俊。正如我在前面谈到的“焚书坑儒”和“文字狱”,大量史料损毁,所以很多优秀人物彻底湮没于史河。任伯传的事迹留在其后人代代口头相传中,要不是“安佛寺”的见证,要不是仅存于县志里《叩云亭记》的诉说,是否有此人恐怕又要引起大家激烈的论辩。事实上,很多安佛学子通过寒窗苦读走出家乡,然资料缺失,所以留名无几。虽然这片土地农桑历史悠久,但是中国政治、经济重心几千年都在北方,这里仿佛为世外桃源;19世纪后,中国的历史舞台转移到江南地区,这片土地还是背时光忘却。教育思想落后、观念陈旧、手段僵化,很少有子弟金榜题名。高中的读书人好比是山旮旯里飞出的金凤凰,一人取得成功,四乡八邻欢呼雀跃、奔走相告。
    先生在这里从教,他们大部分人如同两千年前的孔子,收入极低、经济困难、持家举步维艰。尽管如此,他们秉着奉献的心永远不变。甘愿清贫,坚守冷坛破庙;吃的是草,挤出来的却是营养丰富的牛奶。芳草萋萋,吟诵他们的艰难;羽翎翻飞,歌唱他们的不易。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天空……他们不朽的功勋被深深地植进这片土地。
    先生勤勉,学子努力,师徒共同描绘出安佛的辉煌。史海翻沉,历经岁月,部分优秀人物从过去流芳至当今:
    任伯传:约1022-1096年,其与文同、何荣于1049年齐中进士。官至“方员外郎”,六品以上,相当于现在的国务院某司副司长。宋嘉佑八年(1603年),盐亭知县李某邀请其与文同登新建的“叩云亭”,其欣然登临并作一记,直抒蜀山之妙、蜀水之浩……其记为:

     予读岳阳楼诗,滕王阁记,而知天下有登临之胜。中岁再还东蜀,尤爱其山川土风,蕃秀而美茂。然于赏心乐事,将穷四望之目,而一台一榭,无高明可居之所,以故好景淹殁,久郁而不能自伸。盖人为之素病,而不得取其远致也。
    及过永乐僧舍,攀重岩,倚上亭之亭栏,则巴陵豫章之湖隐约具体。一出于前后左右,而不知吾邦之形胜,待叩云而后显。因感事物废兴之理,所系者时焉而已矣。若夫其天开平圃,地廓奥偶。西跨凤山之高,东驰白马之深。其间苹州(老幺注:洲)橘野,凫飞雁下,渔者枻沧浪之涯,樵者斤紫翠之墟。风烟晦明,节物万姿态:或形于视,或声于听,使领傍晚。凡远近之物,皆挫于吾目。于所逐其微者,此叩云之说大抵若是,予不及敷其万一也。夫触山石,浮太虚,不可阶而升者,岂非云之谓欸?能从而叩之者,岂非取之谓欸?因过是亭,问其事而知其人,乃浮图传始募其功。集文仙君次命之名,而邑大夫李君为题其榜,是三人皆好高之士。因名亭而后能见其志,将使学佛者益高其行,事君者益高其忠,其为名也,特山川土风之娱而已哉。
    予平居燕,闲方从事赏乐。此景之新得而又知君子之所所存,因述夫高者之为,用广其意而刻以亭隅之石。

          陈书:1556-1712年,祖上原籍凤凰山大垭上,后迁水集口。清康熙二十六年,陈书被乡荐为丁卯科举人,其于1688年中戊辰科进士。投笔从戎,后去兵提笔,书写了一段传奇,有《鹃声六集》《鹃声旧草》《漫笔亭诗草》等传于后世。
    张鹏骞:约1838-1898年,从洗泽张家坝迁金石村张家坪。笃志于学,于同治六年(1868年)中举,其后人建祠立杆纪念。
    肖应鹏:金石村大湾头人,清嘉庆十二年(178/4年)丁卯科举人。
    任明善,1868-1939年,字茂芝,石滩村人。清光绪廪生,毕生从事教育,擅吟诗作对。原安佛寺乐楼及其周围楹联多为其作。有《游金顶山集景歌》、《吟巴壁寺》等流传后世,其《游金顶山集景歌》为:

       节届小阳,节届小阳,来游此地兴偏长。
    早梅开岭上,残菊骄傲秋霜。既步了三层楼阁,复登临绝顶高岗。四顾奇峰来拱向,瞭望圣地俯苍芒(老幺注:茫)。忽观古柏鸦常集,又闻灵芝醴泉香。山势迥环金顶结,水流曲折石滩忙。君不见公子乘杨武,沙溪过马郎,矾(老幺注:矶)石磷磷停庙坎,大钟叩罢念金刚。何人在,观音堂,飞仙一梦醒黄粱,两泥应有盘(老幺注:蟠)龙出,七杈须留老鹳藏,后面金龟伏,迥翔(老幺注:迴,迴翔,盘旋地飞)任凤凰,天生忠义增保障,大松树下紫云香。
    观不尽,好风光,高歌一曲意悠扬。

         任尧阶:1872—1931,沙溪村人。勤奋好学,博经史,富才华;屡试不第,毕生从教,桃李满天下。著有剧本《损身岩》、《黄莲洞》和莲花落词《杨华轩》以及诗歌《叹私塾教员终岁之苦歌》②于后世。
    任贤:1774-1862年,石滩村人。清道光十一年(1831年)中秀才,擅长“文同书法”,任氏总祠宗旨碑系其撰书,一声以教育为业。
    任英浦:生于同治二年(1863年),光绪十七年(1891年)中秀才,是任贤中秀才六十年后又一者,故族人对其敬畏有加。
    陈体三:凤凰村人,光绪童试被录为秀才,长期从事教育工作。
肖子茵:金石村人,满清宣统末期中秀才。民国初,其入法政大学学习,曾在旧政府任职,不久退居乡中执教,终其一生。
    地灵出俊杰,人杰谱华章。

备注:①莲花落•扬华轩
序:沙溪村扬华轩,生于清末民初,自小家庭富裕,父母娇生惯养。一生放荡不羁,终致家产倾尽、沦为乞丐,最后自缢身亡。
手摇片片莲花落,唱段乡里劝说篇。人生有子该当教,放任自流性乃迁。
自幼当教勤和俭,莫教奸交(老幺注:狡)弄机关。工农商学是正传,嫖赌洋烟莫许沾。
好逸恶劳多危险,安分守己赛蜜甜。娇生惯养不伸(老幺注:抻)展,背时(老幺注:倒霉)总会有一天。
败家败产成光杆,臭名要背千万年。我今新闻说一段,敬请诸位听详端。
此人本属盐亭管,安佛沙溪是家园。高房大厦楼阁转,门庭相照扁沟湾。
一份家业便宜占,得自外公任品元。兄弟二人同母产,长子名叫杨华轩。
家财富裕近万贯,不送儿郎读(老幺注:翻)书篇。随波逐流不教管,翅膀一硬约束难。
自(老幺注:从)小想进衙门坎,大操大耍随便玩。家中不怕人欺软,仗势刑房李百年。
一心只想把钱攒,谁知后人败江山。刘备基业张松献,阿斗失蜀去中原。
几句前言随风散,专表华轩身世篇。少年风流巧打扮,白云做鞋脚上穿。
头上戴的清丝缎,身上常穿绫罗衫。一笼鸡裤笼脚杆,五牌楼带锁边边。
嫌穿云头不好看,袜跟要做古老全。古肚儿现银练练(老幺注:链链),双手戴上玉石圈。
团花马褂罩衣面,撑光(老幺注:反光)眼镜搁鼻尖。热来拿把白玉扇,得意洋洋反手扇。
白铜烟袋捏手板,慢吞慢吐硬悠然。绣花手帕轻擦汗,龙摆尾路走人前。
香精胰子常洗脸,屡屡幽香扑鼻帘。天天耍吃几道饭,子肝腰子摆几盘。
隔天便炖猪脚杆,白糖鸡蛋补丹田。无事打马来消遣,赏心乐事畅贪欢。
骑马右靴掉地面,懒得下马把腰弯。左脚跌靴如飞箭,噼啪一声落平川。
与人方便己方便,让人拣去少麻烦。正月十九观音诞,赶会去到天台山。
东荡西游不爱转,肚儿饿了要进餐。奈无佳肴与美馔,叫来馒头一大盘。
只好降格将就点,聊作充饥把肚填。剥皮裹糖不遂愿,吃了几口难下咽。
又叫汤圆端两碗,嚼点糖心腻又粘。汤圆壳壳令人厌,手腕一扬摔桌前。
小叫化(老幺注:花)们一看见,争相抢夺闹声喧。华轩一见新舒坦,简直把腰都笑弯。
叫声卖家赶快点,快把汤圆与我端。几个小钱啥稀罕,图看热闹看心闲。
周围逢场都要赶,随嗨二分好舒焉(老幺注:舒服,舒坦)。寻花问柳哪个管,公子少爷绷得圆(老幺注:气势、架子够)。
日夜浪荡不回转,挥金如土手脚宽。明知差错懒计算,估倒偏往牛角钻。
赌博场中身手显,唱三喝六劲头添。大赌小赌不择片(老幺注:大小都上),输赢心中总安然。
纸牌搁倒麻将拌,红宝牌九当宝官。夯多夯少都不管,这轮输了来二盘。
包包输空不变脸,仗着公爷家有钱。这些也够瞎子算,大头还数吃洋烟。
尝到洋烟硬舒展,白天黑夜死纠缠。越吃越香越留恋,干脆开灯铺上眠。
爹妈明知也不管,还夸娃娃耍得尖(老幺注:聪明)。只有娇妻心良善,三皇五帝(老幺注:三番五次,多次)劝九番。
尽管说得莲花现,好像对牛把琴弹。如果华轩听相劝,改邪归正福无边。
一切事物不用管,庄稼活路有长年(老幺注:长工)。三餐茶饭有人办,坐吃俸乐多清闲。
风花雪月迷途远,暮鼓晨钟醒世难。苦口良药偏讨厌,逆耳忠言听不钻。
反骂牡鸡司晨旦,华轩定是畏狮男。聪明误了聪明汉,算是精灵翻了山。
两天不往街上转,毛焦火辣坐针毡。任你珍馐摆满案,不如上街吃自然。
一溜又在钻烟馆,一溜又在赌场摊。懒龙滚当形影伴,耍麻矿子耙(pa)活钱。
抬轿有术何须罕,振(老幺注:整)狗场伙(老幺注:合)挽(老幺注:绾)圈圈。长年累月把账算,玉山名下算不完。
几年工夫就振(老幺注:整)烂,鸡毛键(老幺注:毽)儿一脚掀。睡到三更和五点,思前想后心太酸。
鸦片又吃好多遍,嫖赌不过才几年。未必这样就跨杆,硬是叫人心不甘。
无衣御寒心似箭,无饭充饥头昏旋。也是树倒猢狲散,无情现实在眼前。
浪子回头金不换,转机不怕受熬煎。总(老幺注:无)奈积重实难返,病入膏肓难愈痊。
编筐打条随机便,猛然一计在心间。挤入推门把命算,不会神仙装神仙。
八字排起一版版,言迟迟钝说不圆。学问更比盘子浅,面杖吹火哪会燃?
不到两场就冷淡,只好易辙另改弦。可恨洋烟隔不断,鼻浓(老幺注:脓)口水阿欠翻。
暗求神灵许下愿,要留出路给华轩。搜索枯肠还有眼,几根骨头可周旋。
卖丁服役去打仗,剃了胡子学少年。习性已成流浪汉,兵营生活难盘桓。
冒险逃奔往外窜,另找门路往里钻。本领只会烧鸦片,能奈(老幺注:耐)仅掷幺二三。
而今楚歌声四面,满目疮痍孔万千。下苦原非本相愿,糊口只能当长年。
帮人本想展劲干(老幺注:使劲,努力),谁知一年难做穿。一来生活不习惯,二来鸦片还纠缠。
横心颇了一张脸(老幺注:即不顾颜面),讨口不是我为先。什么讨口为下贱,什么叫化无志男。
蒙面赶斋状元点,吴市面吹箫楚伍员。李旦叫化坐金殿,平贵求吃娶宝钏。
阮籍难免穷途哭,孔子遭厄陈蔡间。开始害羞麻倒脸(老幺注:遮掩脸面),习惯总会成自然。
清早起来八方看,放上长尾就开船。上批棉毯筋筋唰(老幺注:涮,吊着的样子),下着鹑衣打柳莲。
一根竹棒一口碗,上沟下沟叫可怜。爷爷婆婆喊不断,恭喜发财连连篇。
赤脚忙忙往前赶,提心吊胆抢时间。去迟恐怕脚杆短,去早口水要唱干。
讨点残汤或剩饭,津津有味如狼咽。日落西山要回转,瘪瘪肚儿要盔圆(老幺注:吃饱的情态)。
不是岩穴古洞站,就是破庙与冷坛。朽柴烂草沿途拣,点个火星御冷寒。
顽石枕头支不烂,安逸不过立灶圈。风弄竹声梦惊短,月移山影伴愁眠。
寒霜冷雾逼人颤,依靠烘笼当狐衫。臭虫虱子又大胆,不分肥瘦都要餐。
娘儿母子牵线线,痒痒索索难安眠。任你常施扫荡战,蛋蛋末末难灭完。
红白喜爱(老幺注:事)早打探,胜过娃儿想过年。几个响子(老幺注:钱)把情赶,拜了支客拜厨官。
遇到双头大白片,一口咬断命心肝。苦雨凄风常思叹,抚今追昔痛难言。
从前头戴瓜皮缎,而今草帽光圈圈。从前锦被铺花毯,而今盖罢草(老幺注:铺垫)一团。
从前华服箱笼满,而今破衣肉现天。从前高楼大厦占,而今讨口院坝边。
从前骑马怕腰闪,而今光脚皮磨穿。从前翘腿坐上面,而今在打簸箕圆。
从前生怕灰扑脸,而今灶王下了凡。从前吃的鸡鱼蛋,而今冷饭也不嫌。
从前烟赌不断纤,而今无钱汉子男。从前恭维少爷罕,而今见了白眼看。
从前温饱怕病患,而今落魄受饥寒。从前公爷派头现,而今铲不上铲铲。
秦谁(老幺注:应为“淮”)旧梦今犹念,沦落天涯忆故园。似水年华去不返,如今美眷香消残。
发财发得人不愿,背时背得挖心肝。别人背时还慢点,华轩背时闪电般。
为啥吃倒这碗饭,华轩自把石头撇(老幺注:应为“搬”)。这阵饿得晕晕窜,烟瘾发了倒路边。
悔当初来也枉然,快快走来莫迟延。别人爱把坛子唰(老幺注:涮;涮坛子,开玩笑),撞倒熟人说闲言(老幺注:撞倒,碰见)。
东里长来西里短,华轩低头口三缄。说我图吃现成饭,不交粮赋不纳捐。
说我生来是懒汉,三年不想做高官。曾记那天回家转,碰见女儿在地边。
眼看女儿红了脸,不闻不问不开言。喊得快来跑得快,越思越想泪潸潸。
不怪女儿情分断,不琢玉石是华轩。命舛时乖多坎坷,不务正业(老幺注:不做正当事情)是根源。
人多命出奸情案,强盗出自赌身边。倾家莫过吃鸦片,色字头上有刀县(老幺注:悬)。
华轩哪件不沾染,穷途末路是必然。屈指讨口七年半,今年已是丙寅年。
昔日风流烟消散,而今已到悬崖边。徒嗟浩叹为时晚,船下陡滩转舵难。
芒芒(老幺注:茫茫)苦海无彼岸,打破谜团便是禅。人生百岁死难免,不如早了今生绿(老幺注:缘)。
罢!罢!罢!……辞别楼台烟老板。罢!罢!罢!……辞别父老真汗颜。
罢!罢!罢!……辞别贤妻黄粱见。罢!罢!罢!……辞别儿女各一边。
东寻西找绳一段,成了我的引魂番(老幺注:蟠)。硬起心肠不留恋,一索勒紧丧黄泉。
唧唧虫声诉悲怨,瑟瑟金风浸饥寒。云凄凄来雾惨惨,地昏昏来天玄玄。
瞬息荣枯齐变幻,枉披人皮着衣冠。如电风声速传散,人言啧啧满街传。
手儿摸摸脚儿探,火把摇摇不敢前。来在茅房往里看,华轩吊死粪坑边。
怪到乌鸦惊叫唤(老幺注:使劲叫),这个财神升了天。人人都把华轩喊,死你活该比屁谈。
把人硬是害得惨,阿(老幺注:屙)屎阿尿不敢钻。令人猪牛不敢看,令人不敢把粪担(老幺注:挑)。
烟赌害人真不浅,家破人亡为哪般?不是善人施棺板,定使白骨现青天。
一生这样就完蛋,有何面目见祖先。三子送经(老幺注:终)好齐整,索子杠子加草帘。
奉劝世人榜样看,教儿要学窦燕山。不是说人长和短,借鉴可免蹈深渊。
俚语村言因果演,勤俭持家孝顺男。

②正月苦,离乡土,抛妻别子作娃母。不是守祠堂,便是坐庙宇。说什么忧道不忧贫,皆因手上无资斧。
二月苦,访东主,儿童多半是愚鲁。东家也苛求,劝学还欺侮。说什么议学增收笔墨钱,不过饮醇餐豆腐。
三月苦,严规矩,耳提面命尝稽古。讲解极心传,难为子不语。说什么踏青时节好闲游,只是东家还不许。
四月苦,尤难教,学生个个归农圃。秧马(老幺注:麻)田内驰,蚕事功劳举,说什么空斋寂寞任优游,柴完米尽依谁取?
五月苦,长挥蚊虫格蚤(老幺注:跳蚤)生环(老幺注:还)堵。人去吊忠魂,哪堪投角黍。说什么天中令节享多仪,馒首陈情不过五。(老幺注:天中节—端午节;馒首—馒头)
六月苦,逄(老幺注:同“逢”,塞也。)炎暑,劳人草草汗如雨。挤挤烘一堂,师似坐囹圄。说什么不受尘埃半点浸,数米炊来惭破釜。
七月苦,瓜宜茹,卧看牛郎和织女。唐宫出兰盆,世俗追先祖。说什么水源木本恩当报,归家无奈校无主。
八月苦,多秋雨,濛濛漠漠浸廊庑(老幺注:小屋)。剥枣听虫声,蝴蝶梦栩栩。说什么教员收礼过中秋,儿多情节轻如羽。
九月苦,愁肺腑,龙山欲步独踽踽。秋扇已经捐,衣袍谁缀补?说什么重九佳节菊酒香,王宏只送陶家府。
十月苦,防炊煮,可怜荆棘难摩抚。火少而烟多,眸子熏成瞽。说什么小阳天气冠婚多,愁听包锣愁听鼓。
冬月苦,水冻浦,红苕酸菜俦相与。猪儿似蛰虫,争欠凭丢去。说什么有始有终不放黄(老幺注:不放黄,地方语,指坚守约定。),亏倒先生随阿父。
腊月苦,情难赌,船头之客焉能阻?桌凳频携去,钱粮硬不与。说什么他年得变又师生,我岂无仪歌相鼠。

申明:1、莲花落词等作品转引1986年版《安佛乡志》,可能因其时排版限制,有断句、别错字之误,老幺有校正,故有“老幺注”。
2、引用作品所涉及人物系原作,原作有教育人醒世之作用,今仍有意义。老幺无意对文中人物后嗣有诋毁、嘲讽等之意,敬请谅解。

陈朝伟:盐亭县金孔初中教师,盐亭作协会员,文同诗社会员,盐亭416装饰有限公司“企业历史文化传承与发展委员会”顾问。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