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66|回复: 0
收起左侧

走进盐亭安佛篇之四探访安佛的祠堂/陈朝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21 19:4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绝恋钓鱼岛 于 2016-9-22 17:23 编辑

               走进盐亭安佛篇之四探访安佛的祠堂

                                     陈朝伟

      祠堂是同宗族人祭祀先祖的地方。早期除了祭祀,其还有正俗、教化、权利和道德法庭等功能。不幸的是,它后来被族中最高权力者把持、利用,甚至沦为欺骗和压榨劳动人民的工具。安佛有六大姓氏,都有自己的祠堂,任、赵、陈甚至还有分祠堂。
      任氏祠堂:老幺在第一篇已给大家说过,北宋皇佑元年与文同、何荣同中进士的任伯传舍宅为庙宇,即“安佛寺”。 任姓后裔把任进士敬称为“伯传老祖”,任伯传膝下五子,其一子任玲曾任“援例职员”。五子后人主要分布于现洗泽乡蟠龙、佛龙、沙溪、玉清、石滩等地。长房居大宗庙,他姓邻人戏称“大怂庙”;二房位铁金岗;三房处两泥沟;四房于石滩沟;幺房扎根“大沟头”;五大房子孙历代皆有人由五地迁居全国各处。安佛寺文昌殿旁又一正殿,这就是进士五子后人祭祖的宗祠。该殿高悬一道大匾,匾中书“宋进士第”,后俊师尚挥毫;曾有宗旨碑一道,书碑者,四房秀才任贤。五房均建有分词,如今,总祠分堂皆化作历史尘烟随风飘散。
      赵氏祠堂:利农村和八角会龙村本同属一村,赵姓百姓一脉相承,乡镇拆拆并并造成一村分为两家人。长房后嗣居青?垭,即现在会龙11组;二房后嗣居安佛利农大富沟;八角菩提树垭周围赵氏属幺房。赵姓祠堂较多,历经岁月不一。地下街曾有两处,其中“广川庙”历史悠久,可惜毁于“八大王剿川”; 成方沟屋基嘴有一处;二组谢家沟有一处;大富沟的建设规模大,其建于民国年间,民国时曾有私塾,解放后分给赵维文等做住房。祠堂曾经镌刻对联一副:“祖生来一身胆,读书声换九甲沟。”赵子龙进出曹营,长坂坡救幼主阿斗辉映《三国演义》,其精神确实值得后人敬仰和学习。“书声换九甲沟”,民国政府1940年实行保甲制,这里属于第七保第九甲。身逢乱世,赵氏后人仍不放弃上进,朗朗读书声令他们引以为豪。“广川庙”地处底下街,毁于明末清初,是赵姓迁蜀后的落居纪念,早期定有祠堂功能。赵氏重视教育有史可稽,古时今世不乏贤人脱颖而出:会龙四组曾经桅杆高耸,这是纪念举人赵玺的;利农人赵汉章金榜题名,名扬盐亭。关于这支赵氏来历,其族谱、代代相延的口头传说也是“湖广填四川”。老幺认为其先祖宋末元初或者元末明初的“湖广填四川”可能性大,“地下街”以及“广川庙”被毁是明末清初,其祖上入蜀不属第三批“湖广填四川”。 “九龙闲人” 先生对此有独到见解,他认为这支与西充赵姓同属一支,非真正意义上的“移民”,皆为赵云次子赵广后人,为什么贴个标签?这可能与当时社会环境有关,“湖广填四川”属于国家举措,移民们享受中央政策优惠。还有一个证据表明赵姓在此地生活时间久远:老幺的四世祖来到现在叫做“河坝头”的地方还入赘赵尚书府。可见今天的凤凰村那时是赵家人说了算,时过境迁,“河坝头”已变成“陈家河边”,赵氏踪影全无。
      金氏祠堂:金氏宗祠位于金石村,金氏三房人于道光13年建集资而建(公元1833年)。这里过去林深境幽,金氏先民就地取材修成一三合院的木逗结构。建国后,这里设置为学校,盐亭林业局曾在此建立林场办事处,金石村办公室也设在此处。时光荏苒,老房不在,做过巨大贡献的校舍已人去楼空。肖儿河东来,蒲儿河南至,两河在三江口一起汇入宝马河。新村办公室矗立在河边,她深情凝望涛涛河水,流水带着曾经的荣光悄然投入西河怀抱。
      龚氏祠堂:建于清康熙末年,地址在沙溪村龚家沟,解放前后这里设置有学校。1975年,因学校改建而被拆毁。
      王氏祠堂:祠堂建于满清时期,时间久远,具体无法考证。地址在任家坝,历来为学校校址,上个世纪70年代改建,玉清村办公室曾经在这里。安佛的王姓与金孔王姓一脉相连,现残存的史料表明王姓在东关县时期就有了。
      张氏祠堂:该祠建于1846左右,张姓鼻祖名刚,“湖广填四川”入川落脚今天的张家坪。子孙繁衍,追本溯源,该宗有张鹏骞中举。族中人按惯例在祠堂外立双斗巨石桅杆彰显其光宗耀祖。祠内正中立 “百忍公堂”,追忆先祖兴家不易、为人低调。龛堂内先祖按尊卑排位,圣象光彩夺目、古朴典雅。有龛堂铭文如下:
      
       吾鼻祖张刚,以进士出身,任长叶县知县。从鄂迁蜀,创业于盐之东邻老张沟焉。世习桑农,子孙繁衔(老幺注:衍),各房皆有名儒,累获科第,策名天府。迄今二世祖举人张鹏骞迁会阳寺之张家坪,苗裔亦盛。世族宛如瓜瓞,中房分支射洪。递及高曾诸租考,励志累千金,建修“百忍公堂”,上安列祖之灵爽(老幺注:神明、神灵),下育子孙之才华,迄今各府儿女成行,员额不一,复因檬树桥路当潼顺府道,风太喧嚣,苟忽教育,恐失公风,默前清圣谕,训禁后嗣非为,此示可不遵哉。
     
           张氏祠正门高挂大匾,“文魁”二字金光闪闪……可惜的是,众多古迹毁于那个失去理性的时代。
     陈氏祠堂:凤凰、石道村主要为陈氏聚居地,陈姓第四祖入赘赵尚书家后不见踪迹。第八世祖陈廷才落脚今榉溪老崧垭,子孙繁衍,三子各为一房,各房分别在大垭上、洞坝子、双凤沟建立分祠。为追念祖先,三房在陈家庵建立总祠;1570年首建,1690年再建。今天,三分祠已毁,陈家庵还矗立在玉龟山上。1935年被称为建筑奇迹的戏楼被拆毁,1983年观音殿等被拆迁至双凤沟建学校。幸存的东岳大殿有近400年的光辉岁月,如今仍见当年建庙“功臣”人员的名字在房梁上熠熠生辉。宝马河从庙宇西侧流过,古刹与“嫘帛沟”隔河相望。说为“庵”却没有尼姑主事的记载。庙宇鼎盛时僧侣二十余人;庙产殷实,其中旱地67亩,水田有34亩。 “九龙贤人”先生的《陈家庵》有详细的历史追踪,老幺班门弄斧于年初时也整了篇《陈家庵赋》:
      
        ……唐僧西行,历尽千辛,天竺高悬佛光;我祖东来,艰涉万苦,震旦垂照紫阳。宝马源东,水磨轴北,西河南入嘉陵江。驿路穿境,旧埠余痕,字库西守陈家场。柏蜡擎天,绿茵覆地,银岚幻化山乡;田鸡放歌,古椹抒怀,金霞丽艳宇廊;佛音凌空,香客接踵,祠堂鹤立故邦。白虎踞崖,青龙盘树,灵木枝展似凤凰;嫘帛埋魂,麻布暖身,秀草叶伸如菽芒;金龟泅水,玉兔掘窟,蚕蛾翼展若姝嫱。
       向东望,庵舍完整,面积阔大,规模焉不富丽堂皇?飞角流檐,猛狮危坐,僧侣岂敢清静惰彷!广场毗田,戏楼惊天,一钉未用美名远。岁不逢时,文物遭难,三五抵售族产。今楼新立,戏台又筑,风韵何逊当年?拾级而上,庵名夺目,香炉缭缭升烟。庙门敞开,佛墙布禅,告诫百姓积德行善;木柱挺立,柱面嵌字,昭示庶民学知悟涵。提脚入内,判官肃立,阎罗中坐神态威严。右瘟神,左文昌,两壁描画地狱十殿;行善沉静,作恶生寒,阳奉阴违皮开肉绽。东岳殿后,观音送子,楹对充满期盼:上曰‘慧眼观世乐应众生祈子愿’;下对‘慈心送子近看世人合家亲’。再拾级,北为蚕娘神庙,菩萨慈眸,门楹贴切,银丝造就九州磐。东殿两间,气势不凡,玉皇殿内:华佗列左,老君居右,玉皇王母正襟视前。佛祖殿中:观音陪左,女娲伴右,如来佛祖掐指净禅;两墙罗汉,形态逼真,怒目凶煞令人丧胆。西下石梯,灵官独处,门外土地职守自然。
       祭祖宗,秉族规,祠堂特设功德坛。建庙要能工,雕木须巧匠,各房捐修英名留梁椽。旧宇保护,新堂修缮,功德尽写朱墙面。茶要杀青,方能畅饮,口余茗香品甘甜;人须积德,始谓行善,佛悦信徒诉本源。局隅沃土,孕育俊杰,陈嗣光宗,功成鼎力报恩;无数秀才,产生栋梁,朝笏耀祖,名就仗义疏钱。前人名垂青史,后辈勋盖九天。
      
          解放前,陈家庵与盐亭、西充交界的关儿山的老祠堂轮流举行“清明节”祭祀活动,老百姓们称之为“吃清明会”,实际上就是宗亲联谊会。解放后,相关活动停止。2016年4月4日,关儿山举行了解放后的第一次“清明会”,双方席间约定2017年的“祭祖联谊”活动在陈家庵举行。
       一处祠堂一脉血亲,一处祠堂一部历史。随着岁月的流逝,安佛大地只剩下陈家庵孤独地站在宝马河畔赏风叹月。当年,各姓先祖饱含热泪辞别亲人,他们携家带口越千山、涉万水,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落户生根。如今,子孙遍及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后人继承先祖顽强拼搏精神在工作岗位上不断书写自己的精彩人生,他们以实际行动来告慰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牢记你们的不易,我们努力打拼!”


                                                                                                                                         2016年9月21截稿

陈朝伟:盐亭县金孔初中教师,盐亭作协会员,文同诗社会员,盐亭416装饰公司“企业历史文化传承与发展委员会”顾问。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