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00|回复: 3
收起左侧

进盐亭安佛篇之二探访安佛的古场镇/陈朝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1 10: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走进盐亭安佛篇之二探访安佛的古场镇

                                                                                                               

    安佛在西陵古国的北面。在安佛,以“场”“街”或“驿”命名的地方有5处,场镇的兴起衰落反映出这个地方在史海中的沉浮。
    我们先谈谈安佛场,上文介绍过北宋皇佑元年进士任伯年舍宅为庵寺。安佛的寺庙其实有两座:一是傍金顶山岩悬空而建的巴壁寺;二是坐落在金顶山麓任老先生捐出来的安佛寺。旧时,两庙宇暮鼓晨钟,香烟袅袅,信徒众多。寺庙的兴旺催生了场镇并促其发展,安佛开场至今有300多年的光辉岁月。现在,安佛乡成为了历史,但古老小巧的安佛街仍然逢场赶集。过去是每十天三场,时间为1、4、8;1981年起,赶集时间为3、7、10日。旧时的安佛场还有专门的绸缎庄,可见蚕桑丝绸在地方贸易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民国31年(1942年),任敬容联合西充银行在此兴办“裕丰银号”,那时举国抗战,再因旧政府政治腐败,可怜的“银号”不久便凄惨倒闭、草草收场。而今,一到赶集时日,远近的四乡八邻纷纷到此。他们或采购商品;或钻进茶室把茗聊天;或步入小吃店品尝一碗具有地方特色的“安佛凉粉”;或四个人约好围桌整半天“巴吃抵挡一片黄”的川牌;或几个年轻人一起玩成都麻将,“血战到底”,激情四射。百无聊赖,消磨时光,倒也成为经典的风景。
    安佛第二处古场镇是“底下街”,这个街名有些令人忍俊不禁,但从低海拔地势而言就不觉得奇怪了。尾巴老幺记得才到安佛初中读书时,有同学在班上介绍他来自“底下街”,老幺一头雾水的同时充满羡慕:真了不起,住在街场市口。后来才知道是利农村5组,“底下街”有一条河,当地人称为老马河。老马识途,这河大致自东向西注入宝马河,宝马河是嘉陵江支流,嘉陵江最后投入长江怀抱。在欧洲,条条道路通罗马;在我国长江流域,盈盈溪水注长江;谐音谐意如此吧。不管怎样,老马河穿过“底下街”旧场址,过去河道宽阔,猛浪飞奔,如今因为疏忽清淤,河道渐窄,只余弯弯浅水潺潺流过“底下街”附近有盐矿,曾经有一口私人盐井。街址位于潼(川)顺(庆)和潼(川)保(宁)两条古道边沿。(注:潼川府,含今天三台等地;顺庆,今南充;保宁,今阆中。)。资源加交通促成场镇的兴起。可惜的是,明末清初张献忠入川,该场镇毁于战火,她从此坠入历史河底。
    安佛的第三处古场镇当属石道场,顾名思义,崎岖石道路盘山蜿蜒,石径隘口在冷兵器时代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石道村和石滩村曾经同属九龙(榉溪)的永和村,永和村过去是永泰县到东关县必经之路,以交通兴场属于她的历史机遇了。不过,该场同样因“八大王”屯兵安佛凤凰山招来清军奇袭而毁于一旦。老幺曾在该场对面的村小学教过书,曾有老人亲自对老幺说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有关部门在此旧场地址开过展销会。尽管如此,她往日的荣光不会再现了。
    安佛在古代一直是交通要冲,其境内两古道是商贾官宦、迁客骚人南来北往或东去西归的必经之路。到现在,其仍为盐亭东南边沿南金孔到北会真、西榉溪到东洗泽和西充鸣龙之间的交通枢纽。旧时的潼顺古道穿过,所以境内的店子垭以及北部和会真接壤的檬树桥成为重要的商旅歇气的幺店铺口。永泰县到南面东关县(今金鸡镇)的古道是从榉溪陈家场字库向东下石梯,经过古刹陈家庵,沿着宝马河畔到马郎溪,然后登山转折南下。东关县曾在石滩村马郎溪设置驿站,顺序号为88,取名“马郎驿”;后来新设了富村驿,此驿被裁撤。驿站的房舍于元末明初被拆除到安佛改建安佛寺。民国时期,驿馆所在地附近山坡还残存着由东向西石板驿路,因治山治水路被挖掘。几千年前,此驿所在道路是
古西陵国和岐国的交通要道,又是西陵国北出秦岭到中原包括丝绸在内的贸易通道。交通要隘,政府设驿,加上民间投资建店设铺,着实让这个地方热闹了千百年。至于逢场赶集与否,因时代久远就无案可稽了。场镇的规模肯定显现出来了的,中国古代多次战火的洗礼以及封建王朝大兴“文字狱”,所以无法从史籍中查找其往日的繁华。
    安佛北面的金石村也有一处古代驿站,其位于安佛与会真交界的檬树桥,古道潼顺和潼保都经过这里,今天出川要道“成德南高速公路”(又叫 “成巴高速”)就从附近经过。这里曾经逢场,直到现在,这里还有几家店铺在营业,肉铺店每天还可以卖出去一头鲜猪肉。人们闲暇时来此尽情棋牌娱乐;若是到了春节,这里的热闹并不比附近场镇逊色。宝马河迂回到这里烟波浩渺,经过漫长的岁月,她塑造了两岸平原大坝。这里土壤肥沃,石油天然气资源丰富,人们利用地火熬制食盐的历史比较悠久。历史传说,这里差点成为盐亭县埠,云溪镇古代的先民在泥土里加入食盐,檬树桥在称土较量中败下阵来。如果今天到此地和年岁高的人谈及此事,他们仍对称土事件耿耿于怀。无独有偶,持相同情结的还有现在的永泰人,客官如果到此地走山访水,你会发现这里的山名地名和盐亭的惊人一致,他们的祖辈也同样抱怨盐亭人在称土事件中不厚道。孰是孰非,今无从考证;由此可见,当时三地竞争多么的激烈。
    安佛的西面,位于今天安佛和榉溪乡接壤的地方先后出现过两个场镇,一是泗兴场,二是陈家场。朋友们如果从金孔出发沿 “大仁路”经八角到盐亭必见一古塔,这塔就是过去的“字库”,这里就是陈家场的旧址。陈家场的历史比“字库”悠久地多。老幺的先祖在元末明初“湖广填四川”时落脚于今天宗海和双江交界的关儿山,第四世祖走出关儿山来到这里落户,第八世祖又迁至附近谋发展。人丁兴旺,场镇也就发展起来了。陈家场在满清王朝中兴起、发展,也在大清朝中没落。如今只剩下比盐亭笔塔还高龄的“字库”,她寂寞地矗立在那里,痴痴地望着东方的陈家庵,独自在风中诉说昨天的故事。
    因资源兴场建镇故事还在继续,有的地方甚至发展为大都市,大庆、攀枝花就是实实在在的案例。安佛域内的场镇由于交通因素而起起落落,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我们可以感叹历史的凝重,可以追忆当年的辉煌,但改变不了历史的抉择,所以用不着怨天尤人。场镇的兴盛衰落也承载着厚厚的人文积淀,值得我们有关部门和民间有识之士去挖掘、整理或发扬光大,将独具特色文化品牌推广出去是值得骄傲的。


                                                     
尾巴老幺

                                                                      2016年8月31日截稿

尾巴老幺:陈朝伟,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会员,盐亭作协会员,文同诗社会员,盐亭县金孔初中教师,电话-13699604598,邮箱-1980411510qq.com.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20 17:5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朝伟!此文我将初选入《嫘祖文化》第四期,用于《巴蜀历史》一栏目里。当然,最后决定权在编委会。请自己再看看,有否增删。另,以后为文,不要用“尾巴老么”这样的谦词。祝秋安!
 楼主| 发表于 2016-9-21 19:4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廖向希 发表于 2016-9-20 17:59
问好朝伟!此文我将初选入《嫘祖文化》第四期,用于《巴蜀历史》一栏目里。当然,最后决定权在编委会。请自 ...

谢谢抬爱,因为忙,信息回复迟到,见谅。
 楼主| 发表于 2016-9-22 17:2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廖向希 发表于 2016-9-20 17:59
问好朝伟!此文我将初选入《嫘祖文化》第四期,用于《巴蜀历史》一栏目里。当然,最后决定权在编委会。请自 ...

编辑、选用全由先生定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