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25|回复: 1
收起左侧

评周明生长篇新作《古蜀宝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5 19: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评周明生长篇新作《古蜀宝墩》
杨税张 林傅钱
一部反映后远古联合国文化的力作
周明生先生是四川新津县宝墩本土的老作作家,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戏剧家协会会员,成都市第二届文联委员、成都市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成都文学院签约作家,曾任新津县文化局副局长,现任新津县文联副主席。他的新作长篇历史小说《古蜀宝墩》,由成都时代出版社2015年出版,以国家文物保护单位成都平原史前城址的发掘,尤其是面积达276万平方米的宝墩大遗址的考古发掘为基础,是目前唯一一部演绎史前现实的后远古联合国文化的长篇小说力作。
宝墩大遗址的考古发掘并不理想,出土的实物较少,普通游人认为缺乏可看性。有人提议,既然《古蜀宝墩》为宝墩文化博览园,提供了后远古联合国文化规划设计的崭新的思路,如作品在后远古联合国文化中挖掘,其恢弘、瑰丽和神秘,与现实观照契合,是耐人寻味后远古联合国文化的一部遥远成都平原的史诗,何不在未来的宝墩文化博览园中,设立一个以《古蜀宝墩》为内容的“宝墩遗址衍生文化陈列馆”,借此吸引游人,使之身临其境。如在该陈列馆中,以情景雕塑、蜡像、绘画和文字的方式,展示长篇小説《古蜀宝墩》的主要人物、相关故事的主要场景,给人以过目不忘的深刻印象。
尤其是注意设置情景雕塑,采用全景式油画展示其背景,塑造各具情态的人物圆雕,配上逼真的现实场景,并辅之以渲染氛围的音响,足以造成震撼心灵的艺术效果。还可以请画家进行连环画《古蜀宝墩》创作,根据《古蜀宝墩》的内容,创作油画和中国画,进行以《古蜀宝墩》为内容的美术作品的竞赛和展览。与影视公司合作,将《古蜀宝墩》拍成长篇电视连续剧,在相关卫视播出。这样名扬天下的宝墩大遗址博览园,便能顺理成章地成为广大游人的旅游目的地。
那么《古蜀宝墩》到底写的是什么?周明生写的是有纭国的王子纭鳌,为了逃避夏王朝的追杀,带领一帮残兵败将亡命天涯,被三星王国的国王蒲峣收留。由于纭鳌带来的先进中原夏文化帮助三星国,建起一支使用新式青铜兵器的强大军队,建的祭祀神殿在蜀西平原也无以伦比。这使仍在用石器的宝墩王国拉颇,更显固步自封。他坚持修筑巨大的城墙外郭,以炫耀国力。岂料当年即遭遇特大洪灾,造成宝墩国满目疮痍,民不聊生。蒲峣乘机要挟拉颇,令其将爱妃、绝世美人儿依娥,让给他为妾,否则兵临城下。为避免生灵涂炭,依娥自愿离嫁和亲。
三年之后宝墩王国平息了内乱,恢复到大洪水之前的富饶。三星国却遭遇旱灾和蝗灾扫荡,于是发动战争,转嫁危机。宝墩国大将军尔铁原,本是依娥的初恋情人,率领部族与侵略者展开大血战,壮烈牺牲。在内奸的协助下,三星国将宝墩国灭亡。依娥为了报仇雪恨,忍辱负重,以美色相勾引,挑起纭鳌向蒲峣争夺王位的内乱。为了掐断敌国的根脉,她纵火将神秘辉煌的三星国神殿化为灰烬,以至在烈火中献身。曾经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宝墩王国,以后被大雪所覆盖,最终毁于特大洪水,一切人类活动的痕迹尽被泥沙掩埋。
史前宝墩古城的兴亡,成了千古之谜。到湖广填四川,还兴亡轮回为啥?周明生先生阅读了典籍和今人历史文化方面的多部著述,以及许多论证史前古蜀文化的考古文章,总字数有数百万字之巨。对此的评论,杨骊教授是川大文学人类学博士,川大锦城学院文学与传媒系副主任,文学产业研究所副所长,他说,他是研究文学人类学的,更喜欢从人类学视角,来进行文学批评。
杨骊教授认为:从宏观层面,从一个时代的潮流和脉络当中来看,从整个世界的潮流来看,当今世界是文化遗产时代,文化寻根成为文学创作的诉求。目前世界上文学艺术创作方面有一个趋向,就是从远古文明里吸取创作元素。我们国家更希望能够充分利用中华文明的资源,更好地讲述中国故事,弘扬中华文化的博大丰厚。最近桐华的《曾许诺》,虚构了黄帝与蚩尤的故事,正在筹拍电视剧。王晋康的《古蜀》,以科幻小说的形式重构奇异瑰丽的古蜀历史。《古蜀宝墩》的诞生显然切中了时代的脉博,成为重述中国远古文明的先行者之一。
杨骊教授说得很对。但中国远古文明,要分远古联合国文化和后远古联合国文化,杨骊教授也许并未研究过。杨骊教授虽是搞文学人类学,也许并未认真研究过分子人类学。因为即使像复旦大学副校长兼研究生院院长的金力院士,培养出的研究分子人类学的学霸和杰青的王传超博士,2012年以第一作者,在国外《科学》杂志上发表《反驳‘语音多样性支持语言从非洲扩张的系列奠基者效应’》一文,成为反驳语言非洲起源论而提出早期人类及语言“亚洲扩张”新假说的学者,问对远古联合国起源于第二个孵抱期有一个统一的基因样本吗?也难回答。虽然在这第二个孵抱期,是游团、部落、酋邦组织形态都有的集成体,类似今天的联合国的民族组成,但前者的地域毕竟只是古巴蜀盆塞海四周及其扩散地区;在这四方都有如王传超博士的中国人有三个超级祖先的争论。然而起底王传超分子人类学真实观,也能提供远古联合国起源于第二个孵抱期的DNA基因考量。   
问题是,上海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所长朱大可教授,在《华夏上古神系》一书中说:“刘邦推翻秦帝国之后,在互相兼并和大统一的价值观支配下,一种全新的血姻叙事开始启动,大批重要史书被‘意外地发现’,《五帝德》和《帝系》应运而生,这些文本利用残剩的神话传说资源,编织出统一的上古帝王传承谱系……顾颉刚嘲笑和批判了这种制造‘伪史’的行径”。朱大可的《华夏上古神系》是把中国古代史,具体化为踏上新大陆的非洲移民群落期为“游团”;半坡和姜寨之类的原始村落期为“部落”;把夏朝视为“酋邦”;把从商朝和周朝起才划为“王国”期。由此朱大可教授认为夏、商、周、春秋战国、秦、汉等各朝统治者,都是外国种或印度移民;墨子、庄子、惠子、孔子、老子等中国古代著名文化人;都是留学外国的“海归”或印度移民后代;《黄帝内经》《道德经》《周易》以及阴阳五行等中国古代著名学说,都是“取经抄袭”于国外印度等古经典。
支持类似说法的年青学者很多。例如河南洛阳的苏三女士,主张中国文明西来说,甚至是第三等文明,即人类文明单起点具体为:中东文明是子宫;印度、希腊、埃及等是外围文明;中国是第三梯队文明。2016年4月1-12日出团在印度深度旅游,看到印度的很多古文明遗址及文物,与西方古文明更相似;就连瓦拉纳西的佛陀四圣地之一的鹿野苑,其遗存都呈西式建筑风格,而与我国佛地风貌不同。陪伴我们的国内导游,是成都一家旅行社的小青年胡菊女士,在议论到成都三星堆文明的一些文物与西方古文明相似时,她说成都学者也研究不下去;她的意思是怕把三星堆文明说成来自西方。读《古蜀宝墩》,周明生先生回答了这个难题:他虚构了从中原地区逃出来的有纭国王子纭鳌及残部,带来了中原文明青铜冶炼技术和玉礼器制作工艺,帮助三星国建立起使用新式青铜兵器的军队和祭祀神殿,并且写出了羌人、三星王国、宝墩王国,围绕着青铜冶炼技术,进行的曲折争夺,描绘出一幅多元文明融合的历史画卷。
这没有错。任何人来演绎这段历史,无论怎么写,结局历史已都是定下的:这些前后发生的先进文明,都被湮灭了。而且延伸到元末明初和明末清初的“湖广填四川”,巴蜀地区繁荣和湮灭,几经反反复复。但周明生先生说三星堆文明来源于中原夏文化,又似乎有悖论:如为什么三星堆先进的新式青铜文明会超过中原文明?因为既然中原文明是三星堆青铜文明的母地,就应该更发达,和能保持下来,但为什么在中原和巴蜀两地都失落了?
其次,为什么三星堆先进的新式青铜文明和后来的西方古文明相似?古文字和史前古蜀史研究学者钱玉趾先生说:宝墩古城存在的年代相当于大禹的年代,4000年前的社会形态、生产力水平,有没有青铜器,有没有黄金制品?应搜寻各种资料,尽力做到没有硬伤。4000年前,一般人认为当时太原始。但是实际上当时的人,比我们想象的要文明要先进。例如,在黑海的西岸保加利亚的一个墓葬中,出土了3000多件文物,总共6公斤黄金,时间是4500年前。学术界提出历史上与“丝绸之路”相对应的,还有一条从西到东传送的“金铜之路”。
看来钱玉趾先生和朱大可、苏三等学者的中国文明西来说,是暗合的,胡菊女士说的没有错。为什么成都学者走到这步?因为新中国成立开初,他们就卷入成都与重庆的政治之争。1951年修成渝铁路,邓小平领导发现的“资阳人”,证明人类文明与巴蜀盆塞海山寨城邦文明时的远古联合国文化有关。而这个远古联合国文化是在巴蜀盆塞海干涸后迁移到世界多处的,在夏商周秦汉生长出的古自然国学就来源于此。如毛主席1953年开始讲自然国学的物质无限可分说,隐含的无标度间隙弦膜圈应用实际在提醒,现在自然国学被许多“洋科学”占领。
但从历史看,我国人民保存的固有远古联合国文化,没有被撼动过,可以说在心灵里是恒古不变的。然而,当时政治与科学纠缠,“层子模型”和“北京猿人”包打天下似乎可行。2001年成都画院艺术交流中心副主任黄振富先生,在《文史杂志》第6期发表《贾兰坡和资阳人》;类同的文章《四川日报》上也发表过。他说“资阳人起起落落”,张圣奘教授发现“资阳人”头骨化石后,并没有在手上停留,而是很快直接交到了北京他认识的著名考古学家和古人类专家贾兰坡手中。原因是当时就存在有重庆大学张圣奘教授,与四川大学冯汉骥教授等关于“资阳人”头骨化石的管辖权之争。因为主政川西行署的李井泉书记和他主管的成都专家,认为资阳距成都近,应由他们管辖处理,对在远在重庆的西南局插手有意见;从而对张圣奘发现“资阳人”有意贬低,造成了后来的混乱。
杨继绳先生2016年5月21日在清华校友2016年校庆座谈会上的发言中说:历史的河套象征黄河一样;中华文明本来是向东流,流向大海,融入世界潮流,但又拐回形成有河套。当初走进这个历史的河套时,有着良好的愿望,有着当时的“合理”逻辑,有着国内外的动因。一只在弧线上爬行的蚂蚁以为自己在沿着直线行走,在高处鸟瞰才看清蚂蚁在走弯路。历史学是“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大学问,对走过的道路的回顾和反思是历史学的责任。社会思潮出现了分裂,甚至出现了各站立场、壁垒分明。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很多人彷徨、苦恼,迫切需要历史经验指明方向。这是历史学成为当代显学原因之一。
显学,是指一时在社会上处于热点的、显赫一时的学科、学说,学派。为什么历史学成为当今显学?是因为当今社会对历史有着强烈的要求。有些人通过说假话,来取得利益和维护利益。揭露真相,会伤及这些人的利益,会引起这些人的恐惧和反扑。这种较量,有时是非常残酷的。追求真相的渴望不仅仅是出于好奇心理,而是出于对真理的追求,因为没有真相就没有真理。当一个民族经历了重大曲折,需要重新选择道路的时候,就需要重新审视走过的路,以更广阔的历史视野,瞭望前进的方向。但杨继绳先生说:人类是从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和信息文明这个轨道发展的。然而他的这种死板的“轨道论”,也许是错的。何拔儒先生就提出,中华古文明是先有海洋文明,后才是农业文明的。
但《古蜀宝墩》的作者好像是支持杨继绳先生的这种“轨道论”的,小说停留在农牧民族在历史进程中的资源争夺上,以三星王国和宝墩王国的不同命运,反映因革新而强大和因保守而落后的历史逻辑。周明生先生用的很多细节,自然来自于考古学和人类学真实材料,比如依娥与尔铁在春社的狂欢细节,来自远古人们的高禖之礼、《诗经》中的野合诗,以及四川出土的汉画像砖,可印证这一礼俗的流传。又比如宝墩古国的通天古柏、古蜀人的祭祀场景、夯筑的城墙,甚至青铜和玉器的制作过程,也有考古学材料作基础,而重构了关于生存、爱情、战争的壮丽长卷。但这就是神秘古蜀历史文明湮灭的寻根吗?我们一方面向周明生先生表达敬意的同时,也想到家乡2008年大地震倒下又建起的盐亭笔塔。
2008年5•12大地震,盐亭县城中31米高的笔塔垮塌,当晚电话传到绵阳,笔者到盐亭两次前往笔塔地点察看,粉粹性垮塌仅余约9米,实际只有一层半多,只是东面至第三层还完好,露出一副完好的对联,约长两米,字约小碗口大。其中左联是:“火候文章光北斗”。我国从古至今都是地震灾害最深重的国家,从人口死亡指数上看,地震又是群灾之首。因此,“火候文章光北斗”似乎说的是,从明代科学家徐光启翻译介绍西方科技知识,东西方科学文化开始交流碰撞起,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用大地震引发堰塞湖到盆塞海的非高斯性古史“精确研究”,就已经在中国本土“生根发芽”。也许有人难以理解,为什么120年前的盐亭人,就能占到这样的高度?那么就看看建筑笔塔的背景和受到的影响吧。
1888年也称作光绪十四年,有人说那一年是濒临死亡的满清王朝,在中国历史上做了最后一次挣扎。外敌不远千里驾驶着军舰,到中国肆意蹂躏,民生不聊。 广东才子康有为,第一次上书光绪帝,吁请“变成法”。何拔儒是绵阳市盐亭县榉溪河畔珠瑙沟人,生于1862年,此时受到很大影响。他自幼家境贫寒而自励刻苦读书,30岁一举考中秀才,1885年因其成绩优异而补为廪生,一时名噪盐邑,誉满潼川。1903年他作为盐亭县历史上第一个公派留学生,在日本东京弘文师范学院与黄兴、张澜、陈润霖、杨怀中是同班同寝室同学。
由于盐亭当时榉溪河两岸距今8000年左右的山寨聚落遗址犹存,它们规模宏伟,气势壮观;围绕山寨的处于半山腰的大围坪,延伸数百里,境内文物古迹众多,这些与他读遍的古书记载的蛮荒历史无一相似。何拔儒学贯中西,以93岁的高龄于1955年辞世,人们传说他留学归乡,一生未做官,以受聘教学维持生计;他支持革命;鼓动乡绅贤达办机械化的丝绸厂。另外传说他的奇谈趣论很多,如他猜想四川盆塞海的城邦文明和海洋文明先于古希腊、古罗马;如果把当时中国西部的部落大联盟比作抗战时建立的联合国,那么五千年前联合国的总部就不在美国东部的纽约,而是在中国西部的绵阳地区。
何拔儒在出国期间,尽最大的努力,很快学会了日语、英语和俄语等多国语言,为的是破译家乡的“盘古王表”。追求和平与完善的世界基础科学,古老到来源生活高于生活,也许在原始的巴蜀盆塞海山寨城邦文明的远古联合国时代,在《盘古王表》记载的约公元前5070-4170年立足山海时期的女娲氏和伏羲氏的两代中,就已经确立。例如,古籍《淮南子》一书记载女娲氏成就的“桑林生臂手”的变化,说的就是货币类似无形之手,对社会有拉动作用影响。为什么女娲氏的“桑林”意指“货币”,是因有专论说当时的养蚕抽丝织出的绸布,类似今天金融界的“黄金”作用。而伏羲氏成就的“太极、阴阳”等传媒思维,以及古代自然国学的“无中生有”,也类似“0”量子力学的量子起伏的“正负虚实数对”,以及陈省身纤维丛的对称破缺的平凡圈和不平凡圈。
而延伸到老子《道德经》里讲的“道,可道;名,可名。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道”可视为“科学原理”,“名”可视为“科学概念”。其“玄之又玄”就类似藏象、格物致知、标度无关性。有这些基础,现代自然国学没有西方现代弦论、圈论的传播,也能在中国传统与现代科学的结合学习上,生长开来。即远古联合国文化是科学的纲领,后来科学的发展竞争比试,都是类似工匠精神。如中医,正是因有类似工匠精神,才保持到今天,在量子医学上不让西医半步。
那么从远古联合国文化,东西方的科学是怎样分开的呢?这是后来约5000年前巴蜀古盆塞海干涸,远古联合国解体,大部分上层向埃及、伊拉克、叙利亚方向迁移。在干涸之前约公元前6210-5770年之间的叩向自身时期,也有苦修行的远古联合国上层,向印度方向迁徙,成为古印度文化的先声。这解释了“朱大可难题”。而所有在干涸前后,留住的下层多数,主要是向中原、东南方向迁移。他们属于“汗族”,近似于后来的汉族。因为“汗”有“汗牛充栋”、“汗流满面”、“汗马功劳”,含有广大、多数、劳苦、下层之意。这也解释了后远古联合国文化的三星堆文明来源于中原,但中原文明也来源于远古联合国文化的难题。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7 20: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受益匪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