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55|回复: 6
收起左侧

吃 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1 22: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浪里飘雪 于 2016-7-1 22:17 编辑

作者:李德兴
    吃面对于常人来说就是一种生活。但是,相对于那些精明能干的家庭主妇,或者擅长于享受过程的人来说,是一种文化,一种令人钦佩的艺术。
    这种文化与艺术的形成,与同时代的政治环境,经济背景,人文环境,有着一脉相承的直接关系。
    上世纪七十年代,继三年自然灾害后,又适逢十年浩劫这样一个特殊时期。
    在这一段历史中,农业科技止步不前,人口膨胀如雨后春笋,烈日似火球般烘烤着家园,干涸的河床张开了血盆大口。    不要说小麦、红薯之类的主要粮食作物不想冒出地面,就连田边地岩那些后来疯长的野花杂草,也总是懒懒的,稀疏的,甚至还有一些无精打采。
    说到这段历史,我的眼前总会浮现出这样的情景:农历七月半前几天,生产队长就要到提前栽种的稻田边转转,时不时用手捋下几粒,在手里搓一搓,看这些稻子是否收了浆。像这样的情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几乎年年都有,有时这些真正的地方父母官还要在稻田边转上几个来回,偶尔也免不了将田边踩得稀烂。
    那时的农村,每一年每一口人能够分到手的水稻谷,好的年份一百来斤,不好的年份顶多几十斤。大家拿回家去,风晒晾干后,就在四五十斤左右徘徊。
    这样一来,人们对于能够吃上一碗米汤饭,就觉得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加之,家乡人有一个风俗,那就是每年七月半都要给祖老先人烧钱化纸,也要将一碗水饭泼在那可怜兮兮的纸钱旁边。
    敬畏祖老先人是家乡的传统,不过在那个特殊的岁月,人们还是多多少少包藏了一些私心。那就是借着为老人们献水饭的同时,也犒劳犒劳自己麻木了的肠胃。
    米饭对于我的家乡人固然稀罕,但相对于小麦以及生产出的面条,那还是要略逊一筹。
    我的老家缺水,自然会大量播种小麦。可是,那时的小麦都是一些土种,颗粒干瘪,产量低下,一旦遇到虫害严重或者干旱异常,能够颗粒归仓的自然少之又少。
    或许因为太少,人们对于小麦及其生产出的面条就倍加珍惜。
    那时,在农村做面条又叫做扯挂面,也就是现在人说的盐挂面。后来有了机器,做出的面条自然叫机器面,简称机面。
    说起盐挂面与机器面,我不得不谈及另一个话题,那就是适应。
    从盐挂面到机器面的过程,就是一个适应的过程,就是从一种味觉变换成另一种味觉的过程。
    开始时,人们总是很不适应,觉得机器面有一种怪怪的味道,不如盐挂面好吃,盐挂面才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正宗货,是不能轻易改变的。可时之日久,如今回过头来,让你天天去吃盐挂面,你又会觉得还是机器面好吃。
    我的家乡人对于生产面条,有着整套整套的好方法,甚至能够做出多种多样让你想都不敢想的面条。
    盐亭是一个农业县,但是他的主要粮食作物又不是大米和小麦,而是红薯、高粱、豌豆、胡豆等一些粗粮。
    为了让一家人隔三差五吃上一顿面条,很多人家就在豌豆、胡豆这类豆科类作物身上打主意。在每一次做面的过程中,适量地加上一些豆类,既增加了面条的数量,又不至于过分改变面条的本味。于是,就有了豌豆面条,胡豆面条,高粱面条。
    尽管小麦的产量一年不如一年,但面条的数量不降反增。不过,面条尽管千变万化,但面条中还是有一小部分保持了原滋原味。只是,这一部分原滋原味的面条,热情好客的主人从来就舍不得拿出来自己吃,而是放在稀客来时给予最热情的款待。
    人们对于面条的钟爱胜过于大米,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在七十年代面条还是走亲访友的必需品。
    过年了,小孩家搭着两三把挂面或者机面,偶尔间提上一块刀菜,奔奔跳跳地往嬢嬢姑爷家跑去。尽管去的路上有一些艰辛,多多少少还有一些不情愿,但是一旦想到那香喷喷的面条,想到还有那三毛五毛的拜年钱,心里面还是痒痒的。不自觉间,脚下的步伐明显加快,慢慢地变成了小跑。
    那时,吃面是偶尔间的事情,或许对于全家一定很重要,大家要用吃面条的方式来庆贺一番。
    正因为面条的珍贵,所以人们对于煮面条和吃面条就很慎重。
    在广大的农村地区,只要那家的房顶上冒出了冲天而起的一缕缕轻烟,随之而从上沟飘到下沟,或者从下沟跑到上沟的烟雾中还有着一种浓浓的香喷喷味道。每每在这个时候,生产队的人们就会产生无限遐想:要么这家人有什么大事情,要么这家人来了什么非常重要的客人。想得最多的还是那些孩子们,我们家的客人怎么还不来,我们家的客人什么时间才会来。
现在人一提起雾霾总是有气,可我一响起儿时的这些烟雾,心里就有一种甜丝丝,香喷喷的感觉,甚至我认为假如能够回到从前,我还要好好吸上几口这样的雾霾,让它把我的全身厚厚地包裹起来。
    煮面条是一种学问,挑面条是一门艺术,将两者发挥到一种极致,那就是人生出了精品。
    那时的人家,家境略好一点的,客人来了就要割一块猪油或者猪肉,在铁锅里煎,直到油全部流出为止,再加上诸如盐巴海椒之类。虽说没有什么其它作料,但是他的味道远胜于今日人人吹捧的大厨。家境略差的人家,同样要割一块猪油或者猪肉,只不过主人家下刀时,眼睛看得清清楚楚,不偏不斜,不多不少,正好能够给客人做一碗香味十足的面条。
    挑面是煮面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做好了又能节省面条,又能为主人家挣足面子,还能让客人感到满面容光。
    用饭瓢舀上半碗面汤,面汤里有一些不多不少的酸菜,而后用筷子挑起锅里的面条,轻轻一抖,那些弯着腰杆的自然滚到了锅里,随后慢慢地将其一波三折,叠成花卷一般。随后,将先前炼好的油辣子在面条的正中轻轻一点,一碗艺术成就极高的面条从此诞生。
    吃面,也是一种学问,能够折射出一个人的处事哲学。
    那是一个多子女的年代,一旦面条端上桌,总是争先恐后地挑着,吃着,生怕自己慢了手脚就被别人抢走了。可是,在这群人中,总有人吃到最后碗里还是面条,总有人在别人流口水的时候他才在那儿享受着生活的美好,也总有人在别人吃的时候,眼巴巴地看着他人的碗,嘴里咕噜着:“给我一点嘛,就这么两根。”
    总是在这个时候,爸爸妈妈或者哥哥姐姐把自己碗里的面条又分给他一点。
    只见他几筷子捞完后,喝掉碗里的汤,在碗边上舔一圈后,一溜烟嘻嘻哈哈地跑了。
    作者:李德兴
    联系电话:15928215678
    联系方式:四川省盐亭职业技术学校
    邮政编码:621600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 08:34:56 | 显示全部楼层
吃面,也是一种学问,能够折射出一个人的处事哲学。
 楼主| 发表于 2016-7-2 13:26:20 | 显示全部楼层
蜀道人生 发表于 2016-7-2 08:34
吃面,也是一种学问,能够折射出一个人的处事哲学。

是的,老师!
发表于 2016-7-2 14:02: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时代的印记
发表于 2016-7-2 14: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新闻流畅,推荐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6-7-3 07:31:28 | 显示全部楼层
虹外线 发表于 2016-7-2 14:03
新闻流畅,推荐支持

谢谢,谢谢!
发表于 2016-7-3 16: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甭客气,问好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