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69|回复: 1
收起左侧

《嫘祖风》2013年第1期(总第2期)·九寨流云·散文诗部分荐稿帖

[复制链接]

12

主题

45

帖子

116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积分
116
发表于 2013-1-18 09: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九寨流云·散文诗部分


《心在明月湖流放》(外一章)

文/唐蔓琳


明月湖,一万重碧浪,镶嵌在开江徘徊千年的梦幻中。

关于你的名字,我听得太多,而你的心灵,我却是第一次那么真切的靠近。

我看到你闪着粼粼波光的眼睛,看到你两岸青翠挺立的胸膛,看到你缀在胸口的那些映山红。你头顶的流云,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片一片,在我的仰望中开出绝美的霞光来。

明月湖,我前世一路追寻的爱人,在你的胸怀中荡漾,我竟一瞬间迷失了方向。

我在你的记忆中寻觅,听你遥远而美丽的传说,你拥我于你温暖的怀抱中,像爱抚一个初涉人世的孩子。你滔滔不绝的讲诉,你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可它多么好听啊!于我而言,那便是穿越时间和空间直抵心底的梵音。

爱,在湖上流浪,心被你热烈的拥抱窒息,而你的思绪便是度我的双桨,一次次的摇动,将我蒙尘的心灵在你的清澈里荡涤。

我该用怎样的语言赞美你卓越的身姿?该怎样表达你郁郁葱葱的生命?我该怎样陈诉你无与伦比的灵动?

明月湖,我水晶般清彻心灵的爱人,醉在你柔美而深沉的爱恋中,今生,我别无他求。


                        
    《开江望月》

在一次静寂的爱恋中,情感的轻舟穿越开江千年的历史,停泊在夜的桥头。

        
                          --题记


我也不是第一次看你,其实每一次看你都遥远而神秘。

此刻,夜色清朗,我在开江两河的柔美中穿梭,而你,静静的照耀,慈悲而冷峻。

用什么来描述你的面庞?用什么拉近我与你此刻的对望?

你静静的凝视,呼吸之间,我似乎看到你眼中盈盈的波光,你对我是怎样的情感,你对我全部的关注和守望,其实这一切,世人早已明了。

有多少个日夜的交替,就有多少种等待的理由;有多少岁月的游走,就有多少次执迷的借口。我以一种放手的方式拥抱,而你,用广博的胸怀,包容与我有关的所有黑暗。

我们在相对的距离中默然相守,你闪亮也罢,或者被乌云掩盖,对于相爱的我们,让风起,让云涌。

于是,我们在开江的两河第一次牵手,爱你,我没有退路。

《以邻为壑》(外二章)

文/蜀道人生


春阳舒暖,一只小虫,咬破网络,从黑暗里爬出。

石缝中仿佛有汨汨山泉潜行,融融无数矿物......

山沟散落的枯叶,花瓣,与石头碰撞,苔藓亲吻,随波逐流。

何处是我归宿?也许大海,或许浅滩深谷?

都不要紧,只望与你以邻为壑!



《野花丛丛》



安居荒野,不嫌贫瘠,荒芜邻伴,尽展五颜六色。

任彩蝶翩跹飞掠,只为无名小虫歇脚光顾。

借一缕山风,将馥郁弥撒云雾,拥围那座光突突的峰......


《枯叶蝶的残梦》


青绿不复存在,馨香诗句蚀溶。

枯叶蝶一样的身躯,做着残梦

你采撷时的手汗未干,体温犹存,喃喃的呓语,仍响彻耳鼓!

2012年12月26日10:59:16



《你那里下雪了吗》

文/冷禅子

赤足过河便是冬,迎面而来便是一场风,没有雨,没有雪花飘飘。
小屋子的门窗急急地挡住,我投过去一句飘零的问候。人在外,心随风起伏。
叮咛了多少次,千万要包裹好自己,不要让寒流给冻硬了。
记住,防寒重于防瘟,一经薄弱,你就无救了,当我不再你的身边的时候。
唠叨这么久,我也该问一下你了:下雪了吗?

多老套的一句话啊,这么多年了,我还是改不了我的惯性思维,面对你的时候。
我过河了,你呆在老窝等我。我也说了,在原地也要多转几个圈,不要老化了。
我刚过河,从风里迎来了冬,面值挺僵的,尽管没有雨雪。
我过河,离开那个窝,是因为要更好地生活,过河就是冬又怎么啦。
又不只是今天第一次,习惯了这么多年。过了河,就入冬,心底里更心疼你罢了。

不过,下雪也好,也能看出几分生气。
我心里想着,雪中的小屋,雪后的小屋。。。。。。

2011.12.21





     月下隐居


                                          彭艺林

       在书房里深夜读书,需要足够的勇气。
       除却灯光还需有月光,遂寻月光而卧,
       偏偏房间的窗户过高,每逢秋冬,光照的空间极其疏懒。
       能够接触到点滴月光从书页滑向手指的暗凉。
       那暗凉里,时光烧烫。

       我在读棉棉的《于忧郁的明天升上天空》。
       好像是从《盐酸情人》开始读她的文字,很洒脱的文笔。
       适合秋日深夜坐在月光下读。

       跟着她的笔尖走上隐居,从摇滚和纵欲到戒烟戒酒的斋戒。
       风景不变,内心在自我释放,四周黑暗中心是领悟的光芒。
       我便是通过光芒的指引在那些文字迷雾里走来走去。

       她说:我信了佛,
       在低眉的菩萨面前,放下了一切,包括爱。
       当时的她完全溶在我的心底,而我溶在月光之下,
       两个在隐居中溶化的人就这样寂然相遇。

       我们一起看书,喝茶,去看寺庙桃花,
       对所有戕害过我们以及依旧无法忘怀的人保持从容。
       在梦里相依为命,梦一个人就梦一生。
       可惜,梦短梦长都是无尽的离情。

       最不愿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茫然穿梭。
       似乎人群是另一座城邦,我们是另一张通行证。
       无数次反省,尝试新鲜的事情,却只空余恍惚和寂寞。

       于是,只能在田野乡村与重峦叠嶂间驻足。
       那里的草木是清灵的,山川是智慧的,
       不需要任何的语言,交流会在内心滋生。

       而坐在月光下读书,本身就是一个童话事件。
       文字是诡异的诅咒,可以让你暂时遗忘饥饿和冷暖。
       而文字又是虚无的魔法,当某种前提消失后,它百无一用。

       他们,在地上生活,他们,在地下生活,
       前者,可以获得实在,后者,可以获得实质。
       从前,总是锋芒毕露,将矛头指向芸芸众生。
       后知后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只是,后者,会活得更孤独,更纯粹一些。

       世界依然繁华如常,我一个人在月下隐居,
       有时,是冷静而且战斗的证明。



月井

文/彭三县

月——
你穿着白风衣
打我身旁风过的那个夜晚
台风 十二级台风还没有来
就不见了我花园里的井
——仿佛被你经营的不露生色的台风
不是刮到篱笆外不是刮到竹楼外不是刮到小桥外
而是刮到了我的心底 成了一口月井

一口月井
你就这样永远净化着我心灵上的阴影
在我冷湿又孤独的时候
总以软声细语
给我泛起井香花高的涟漪和慰藉
你知道 我胸怀怜悯 博爱
爱睹物伤感 爱流泪
泪过的眸子最清澈 呵 你爱……
你知道 我最讨厌灰色的天空
你是我的知心朋友 呵 我爱……
我更爱你台风兼暴雨般的来临
来吧 刮走漫天的沙尘
冲刷沙裹的污垢……

一口月井
你跟着我走我跟着你走 经年 清水盈盈


  简介: 彭三县,男,南阳人,闲时尝试垃圾诗之人,诗,乃是由上帝藉着圣灵所默示、指示,并驾驭吾手写成的。诗歌作品散见于官民刊300多首。
       联系地址:河南省南阳农业银行信贷管理科(伏牛路18号)/彭三县


四月的窗棂湿了(外二章)

文/周峰

春天我们一起去踏青,我从古旷的沙漠上走来,那一望无际的碧野,衬着沙滩的贝壳闪烁着一抹阳光,太阳照在沂河两岸,我瘦弱的心,抽悸着夕阳,渐次地将哀伤与痛楚放在了河畔的中央……

  此时,都市的风景,恰似春姑娘温柔的情愫,只是不能再有幻境。沙漠的驼铃,在我侧耳聆听时,青春已经萌动,终于,我不在困惑……

   我从乡村走近都市,来的时候,原本无意流浪,为了寻找归宿,在布满坎坷的路上,我跋涉在生命的绿荫,寻觅着初春。每一天的晨曦,湿润着尘封的冬日。

   走到异城的山岚,也在瞬间的辞别里,以少有的宁静,凝固激动。古老的乡音在耳畔响起,即苦涩悠久而寂寥,一支雁阵,掠过夕阳的黄昏,犹如我一声轻唤……

   我知道:隔夜的露珠早已失去了如银的月色,我只想让寂寞逃循,我的情绪如草。

   四月的窗棂湿了,我感触那次雨打芭蕉的声音,同样在风的情绪里播下生命中的尘埃…

   事实上我已在饱尝苦难的岁月,注定了会有一场历炼的情劫,而且会承载着生命与亲情,唯独没有真爱的故事发生…

   是的:哭泣的季节碾转不过心的旷野,记忆的轱辘在蠢动的春色,也有了承诺的相约:春天我们一起去踏青。


《冬天真的不想出去》



  冬天真的不想出去,在家独守寂寞也是好的。

     其实日子也从未大方过,可那不褐色的感觉里,依旧编排着古老而又陈旧的故事,冬天的期盼,有时会带来无言的哀怨….

     每一个夕阳渐退的傍晚,我的心就像一片相思林,有一句话,我几乎欲吐而又不能诉说。

    冬日在你的痴情略带着深奥的伤痛,也有了另外的渴盼。

    这时,我等待的心情,己记不清是第几次了。

   有时侯,心里不愿有任何浮动,因为我已认定了哀伤与孤独也是美丽的永恒。于是,也就不在乎冬日有没有绿荫与如鲜的花卉了,从此,我拣起了冬天的叶梗,也自有一番心境在图腾,春天在我苍凉的情绪里渐次地以极缓的方式,让心属于了安静……

   在寒冷时分里昭示着一种宁静, 我牵念着与你相约的日子,你却在冬天思念的季节,玩起了感情的欺骗;终于,我馈赠另外的沉默寡言,也就不期盼有任何言明的答案。

   因为我相信,萧瑟的风声,也总有人能够读懂它的韵律。

  纵然思潮不会注册了你的虔诚,你也不会真正的叩拜一次,那就让我在惶惶无期的等待中,设想一次重逢的辉煌吧,那时我真的不想失去你……

  有时真的不能幻想你会来到我的身边,但我也曾仔细的辨别着你的脚步声,纵然你的神情告诉了冬日,重逢中会有失落,但我同样憧憬过,在和谐的音调,你能陪伴着我渡过不平凡的日期,可是你没来,我也只好在叹息的背后,让寒流诉说着自己的哀愁

你,的确很美丽
你的站台也不会是我自己
我只能说:北国的雪,有时是最柔的
冬天的晚上,说实在的是有些冷,而你的问候只是一场风。
就这样,我一个人独守----冬天的轻松


《永恒的恋歌》

在云雾边,有一个牧童在牛背上驮着月色和星星,一颗流星消逝在远山.

微风多么温柔,在神秘的的天际里,夜露在滋润禾苗,云儿在洒脱地踱步,月亮在闪烁有情的神眸,只有她的亮晶双眼的柔光,给予我期待归宿的瑕想.

于是,我欲乘月色踏云,欲携情人奔向神圣的殿堂.在那里,倾听教堂的钟声回荡,看香炉的弥漫,听神父的祈祷,让神台的祝福轻拂给予你我,赐予天下所有相爱的男人/女人,在灵台前表示忠贞不渝,用我们的爱,在天地间搭起温馨的帐篷,和日月一样永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64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60737
发表于 2013-1-20 12: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剑客无剑散文诗选


《妖精》

她的军队盘踞你心中的要塞,你心河那边的月亮,还像刀一样明晃吗?
我记得河岸旁的房,住着粘香的女子,从未见过的媚
那天,她陪你与我把酒。你说“娇!散漫不容梨艳去,快快弹个曲儿,为醉着的夜风”
呀呀呀,这哪是人间曲
分明是一匹前朝的马,对着天空长长悲悯
这让我以后写到月
就想到相遇,想到一披着白衣的妖精。


《情敌》

姐姐吹响叶子,还在茉莉花上,生长着昨夜的梦境
她端坐在沙发上,如20年前般年轻
而我,已衰老的不成样子。

她静静看我。眼神,像一只鸟
飞越我没有鸟飞的沧海
像门前田里的早稻,饱满我没有作物的桑田。

她抚摸我染灰的头发,像拾掇花时的联句:一庭芳草围新绿 有情芍药含春泪
那段背诵的光阴,还墨写在枝头的纸条上,
“野竹上表霄 十亩藤花落古香 无力蔷薇卧晓枝”

我亲爱的小骗子,从后苑光脚而行
她贴着我耳朵说,把古典而光滑的小句子,加一匙超现实的盐吧
黑色的蕾丝裙,像一朵神秘的花。

整夜整夜里。她把姐姐
当成潜意识里的,第一个情敌。


《月亮之北》——写给小月

这一次,我的双脚深陷在广场
在失水占领的大理石面上
放孔明灯的女孩,在黑色的荆棘中哭泣
她在天空中行走
向漫不经心的散步者的头顶
散发白色的小花瓣
此刻,不要理解这是月亮碎了的比喻

当我想好,如何宽慰
并回想这世上仍有很多值得依恋的美好事物
我背靠的树
便游离,一片广阔的水间。
漂浮如叶的骨头,
变成她提在灯笼上的咒语。

这出逃的情节。这晚9点的人工湖畔
漂浮在月亮之北。
我想到你。
干枯的湖在尖叫。
那些黑暗,真的,
真的渐渐美好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