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66|回复: 4
收起左侧

一个人的乡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13 11: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碧水蓝天 于 2016-3-13 11:06 编辑

                                                               一个人的乡愁/散文

                                                            碧水蓝天

1.
        每逢节假日,双目总要朝高山大岭那端望去。望着望着,心底便泛起一种冲动,脚底下也有丝丝的痒感了。恨不得纵身一跃,一脚便跨进老家的门槛。正因如此,又一次犯了乡愁。
        已经不止一次这样了。莫不是某句乡音触动了我的神经,抑或熟人来过寒舍不成?寻找初生时熟悉的乡音,天空盛开的云朵,还有撂过来大把的乡语。总是这样,许是在我脆弱的神经处无意中触碰了一下。
       门前的小溪依旧不紧不慢地流淌着岁月的欢欣与饥饿。响晴的天气里,小溪少不了清亮的歌声,水草丰美的两岸挤瘦了小溪的腰身,此时,正是鱼虾活跃的季节,玩捉迷藏把戏的最佳时机。每当鸟鸣唤醒一群懵懂的少年,小溪里洒满了欢声笑语——追闹嬉戏的声浪。有时,趁着大人不防备,一玩就玩到了夕阳衔山之时,以至于衣衫浸湿,天黑不敢进家门。
       这样的时光,慢得可爱。弹指间,岁月这把无情的霜刀,在我们的脸上刻写一道又一道皱纹。四十年,在人生的长河里便是一晃而过。

       2.
        眼下,柳绿花正红。
        岁月像一把利刃,割断数个无法折返的日子。我们相见,更多的是问候,匆忙之后,各自抱紧自己的家,坐在沙发上度着慢时光,抚摸岁月的印痕。
       儿时的伙伴是胖是瘦,是洋是土,已经不显重要了。重要的是,温故而知旧,喜乐上心头。回忆是很浪漫的事,一起回顾,寻找记忆,也许,人生的长河里会再次掀起波澜,即便是微澜,也是值得珍藏与怀念的。

       七十年代的老房子,怕是要走进博物馆了。其间的修葺,砖瓦结构替代土墙时代,也曾风光一时。最让人怀念的,至今仍保留着古建筑艺术的陈家老屋,建筑恐怕要推算到民国时期。这座老屋走过岁月的痕迹,坚守着一分不可多得的顽强。屋头上的瓦葱,顶着岁月的沧桑,彰显出老态龙钟的模样。门前的场地,每次回老家,总要让我停下匆忙的步履。就是走过, 也要回头再看一眼。这是我以及更多的伙伴留下美好回忆的地方。我们的笑声,哭声,读书声,嬉闹声依稀可辨,似乎还能听到老先生的那杆烟枪捣地的警戒声。“吃饭防噎,走路防跌”这句告诫语,耳边快要起老茧了。先人说过的话,只不过在老先生的口中,有来了一次重复,声音清越。我们并不觉得因听腻了而反感,反倒起到一种提醒,一种警示的作用。这所老学堂,目送我们远行,且感读着岁月的风华。

      3.
        风扯着炊烟,在乡村的上空游荡。
        此刻,我常一个人立在晨曦的时光里,呆呆的看着。独有的风味,独特的风景,独显的个性,已经把我融入故乡的怀里。
        房子,村子,浑然一体;人声,狗吠,从烟雾中窜出。想必,这就是我怀恋故乡情结的所在。这不禁让我记起黄庭坚的“晓放白沙口,长芦见炊烟”的诗句,乡村炊烟袅袅的情态毕现;范成大在《早发竹下》曾对炊烟有一番细致的描述:“碧穗炊烟当树直,绿纹溪水趁桥湾”。可见诗人对乡村情有独钟。炊烟成了诗人的一种意象。不是观察细腻,怎会写出这么优美的诗句来。我没有那才情,却对乡村的炊烟怀有一种特别的感情。那时,我真想特制一种竹筒或是数节高大的管道,吸纳匆匆从炉灶里飘出的炊烟。我以为,那里面一定包裹着浓烈的乡土风情。
        时光总是过得很慢,慢得我找不到感觉。
        那时,一年中特有的年味一旦走上来,思绪里就飘出了浓浓的烟火味。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当然没有现在这么奢侈,档次也大打折扣。现在,总觉得年来得太快,以致于快得我们措手不及。

        4.
        那时的收成,总是瘦的可怜。
        家中的粮仓,用不着犯难装不下。满野金黄的稻穗,拖着长长的尾巴,父辈们站在田头,眯缝着眼睛,望着,掂量着一年的收成,微笑中显露出一丝苦涩。那时我们年幼,根本读不懂大人背后的叹息与无奈的摇头。失语的田野,风走过,漾起无边的波浪,此刻把目光抛向田间,又跟着匍匐下去。
        总记起月明星稀的夜晚,哥哥带我一道,翻山越岭去斑竹,将瘦瘪的布袋塞满,扛起扁担夜行的日子。那时,家中连年缺粮,食不果腹。饥饿常光顾我家。自然,借粮是普遍的事。夜归的一串脚步声里少不了心里的苦水。扛回家的粮食不经吃,夜里几个翻身,饿得人无力。玉米糊,蕨根粉,山芋粉常常是主食,一分不可多得的营养快餐。能得到这样的犒劳算是幸福的了。
        在这样清苦日子泡大的孩子就是能吃苦。不论是艰难到何种程度,都能迈过去,毅力是很强的。现在想来,经历的事情,何尝不是人生的一种财富,值得回味与珍藏!
        但转念一想,人这一辈子,越过的坎,走过的路,值得去回味,更值得惦记。蒲公英的种子随风飘逝,种下的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5.
        如今,距儿时那段时光,几近四十年了。四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变化太大,大得让人不敢相信眼前真实。
        每次去老家,路过的面孔多半显示出陌生,一打听,是某某人的孩子,原来啊,是某某同学,儿时伙伴的公子。时光简直过得太快。以至于快得我们无从找寻。
        匆匆回老家,可也没见着几个熟悉的老乡。不是进城,就是打工去了,再者,一大部分小青年跑到外地务工去了,家里留下的是几个老人,守着几亩薄地,荒草丛生,或是瓜架下吊着几个干瘪的瓜蒌壳儿,甚至大片的天地抛荒,无人兴种。这是一种现象,更是中国乡村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
        今又三月,阳光洒在故乡的每一片叶子上,显出格外的温暖。此刻,掠过心头的有风声的骚动,亦有枝头的暴绽之喜。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17 12:3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优美文字
发表于 2016-3-17 12:39:12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可以回帖了
 楼主| 发表于 2016-3-17 15: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沈老师雅赏,下午好!
 楼主| 发表于 2016-3-17 15: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你,谢谢!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