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44|回复: 0
收起左侧

抗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2 10:2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浪里飘雪 于 2016-3-2 10:28 编辑


    人生犹如大海里的一叶扁舟,亦如江河里的浮萍,缺失了前进的动力,就会成为水底中的一员,或者浮游生物的盘中美餐。
    如今,我的亲家也如这大海里的一叶扁舟,又如这江河里的浮萍,前面的道路一片漆黑,脚下的深渊高深莫测。
    我与亲家的相识不过五六年的光景,那还得从女婿与女儿认识之日算起。假如实打实地计算,我们在一起呆过的时间不足二十天,甚至还要比这更短。
亲家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这是我与他第一面之缘时的最初印象,也是时下人对于乡下人的第一印象。
    而今有着许许多多的人,哪怕自己进城后脚后跟都还粘着乡下的泥土味,他本人却早已把自己定位为一个标准的城里人,一个不愿与乡下人为伍的另类人。
我对于亲家的这种印象,大多源于他的举止,他的仪表,他的言谈。因为这一切,都与我还在乡下深耕的父辈或同辈们没有两样。
    我曾经也是一个农民,是一个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的后代。只是我遇上了一个改变命运的好时代,而这个时代的转折点与我人生的转折点不谋而合,因而我和千千万万的同时代人一样,挤上了千军万马抢着而过的独木桥,颤颤巍巍地走到了今天。
    我的亲家注定没有这样的机会。因为他比我年长十岁,他那人生的转折期也与他的同时代人一样,都在狂热地进行着本该只在文化领域内进行的革命。
    看着亲家和想着我的父辈们,我的心底又多了一份凄凉。好端端的时光,人们却没有了正常工作的环境,没有了静心学习的心境,没有了可以阅读的书籍,没有了人与人实实在在的交流。狂热,浮躁,无知,成为了当下的时髦,成为了一群无知者与无畏者战天斗地的乐园。
    亲家虽然没有机会读多少书,但却有着一套让人不得不佩服的书本上没有的本领。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国人在人丁兴旺的浪潮中实现了赶英超美,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大国。可惜,这样的大国,实在有些可怜,要么浮肿得冒水泡,要么苗条得骨瘦如柴,要么就像考古专家们发现的山顶洞人的化石。无奈之下,国人又从一个极端走上了另一个极端,将计划生育写进了基本国策,一对夫妇终生只能生一个小孩。就这样,亲家也只能有一个小孩,而且是一个女儿。
    虽然亲家是三台人,而且是老盐亭人前往绵阳的必经之路——新渡口人,但是在一个小农经济成为国家经济支柱的岁月里,女儿家实实在在抵不上男孩子。因为,种地离不开担粪,煮饭离不开担水,就连向国家上交公粮也离不开肩扛背背。
    尽管在时下出现过许许多多的巾帼英雄,更出现过无数的铁娘子,但他们也只是众多女性中极少的一部分,甚至少得可以或略不计。当然,对于这一部分优秀儿女,我一直是怀着敬仰之情,发自肺腑地由衷钦佩。
    不过,我还是人为,男人与女人的生理结构就决定了两者有着本质性的差异,有些工种大家都可以去完成,有些工种男孩有着很强的优势,有些工种女孩又是男孩无法比拟的。
    或许,我的亲家看到了这一点,看到了在农村只有一个女孩的最大软肋。在高压政策面前,在经济异常拮据的时候,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想法,再要一个孩子。
    或者是上天对于执着着的眷顾,或者亲家命中本该如此,一九八七年他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一个男孩,也就是我现在的女婿。
    面对此情此景,我也常常在作人生思考,假如我也这般执着,假如我也有着这样顽强的意志,或许我的人生又会是用另一种方式书写。
    在国家政策面前,我们这群好不容易脱了农皮的人有着很多顾忌——怕因为违反政策丢失了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怕因为违反政策受到别人的嗤笑,怕因为丢失了工作重新沦入社会的最底层。
    瞻前顾后成为了我们这群人一生最大的绊脚石,或许这是读书人的悲哀,或许这是从事教育人的悲哀,或许正是这种瞻前顾后又成就了如今独一无二的自我。
    无论是有了女儿,还是后来有了儿子,亲家对于孩子们都是一样的照顾,一样的关心,一样地早出晚归,一样地开着拖拉机嘭嘭嘭地冒着黑烟,穿行于田间小路,奔走于烈日当空或月明星稀。
    从第一次认识亲家,我的心底里就谋生了一个坚实的念头,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这是一个植根于厚重土壤上的朴实人,也是一个能够将心捧给对方的哥们弟兄。
    在人生的旅途中,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独有的不良嗜好—我喜欢喝酒。或许工作中的烦恼,或许人生中的坎坷,或许久抑郁于内心的浴火,最终都在酒中慢慢地灰飞烟灭。
    其实,喝酒也是一种文化,是人与人交往过程中必不可少的催化剂。关键在于自我修养,在于度的把握。
    在与亲家交往的过程中,总有一个人时时加入我们饮酒的团队,那便是他的弟兄—老胡。
    老胡是当地一位领导,职务不大,管事不少,一个人还要时不时地种上几亩薄田。可只要亲家一个电话,他是从不推迟。开始是我认为领导或许都是如此,可时间一长我才发觉他与其他领导不一样,亲家与他之间是那种哥们弟兄的情感,而这种情感从没有因为地位的变化,而有丁点儿的疏远。
    或许正是因为亲家有着这种朴实的情感,或许正是因为亲家有着和谐的人际关系,或许正是因为亲家有着做人的原则也有着为人的坦诚,上街下街,迎来送往,总是有很多人爱与他亲切地打着招呼,他也时不时地回敬着别人,招呼着别人。
    偶然间,听女儿女婿说亲家得了病,是一种连华西医院都无法医治的疾病,且让我们不要声张,不要过问这件事情,就连电话要不要打。
    我知道,这是他们怕亲家伤心,怕我们在无意中说漏了嘴。就在女儿女婿们一边给他忙着看病,一边带他到外边走走之后,乙未年国庆节期间我还是忍不住去看了看我的亲家。
    当然,一切和过去一样,还是有他的哥们老胡,还是有着我们几人经常喝的白酒。只是,这时的亲家,我的大哥已经不再喝酒了,人也比过去消瘦许多,但那份热情依然不减。
    言谈之中,我们已经深深地感觉到,一切都没能隐瞒住我的亲家,其实他还在隐瞒着别人——他的儿女,他的妻子,还有他的老妈。因为,他同样怕他们伤心,难过。
    丙申年正月初三,我们又一次踏上了看望亲家的行程,行进中我的内心异常凄凉,不敢有过多的想象,只愿将自己的心情放飞在寒冬中的荒山秃岭,因为大哥的身体已经愈来愈不行了。
    进门后,我听到的第一句话,亲家今天已经能够下地行走!
    进门后,看到的第一件事,那是我的表婶——也就是亲家那年近九旬的老妈,正在床前为自己的儿子做着按摩!
    进门后,我还听说是三台一位老中医从另一个角度延续了亲家的生命!
    晚宴进行中,亲家走出了卧室,拉着手和我亲切地交谈。他还告诉我,明天将和家人们一同去三台看病,也去看看那位有名的老中医。
    看着眼前的一切,我不得不在心底由衷地赞叹,赞叹老中医的起死回生,赞叹我的亲家那种对于命运的不屈!
    奇迹源于内心的不屈!
    奇迹源于与命运抗争!
    抗争改变着人的命运!
    作者:李德兴
    联系电话:15928215678
    联系地址:四川省盐亭职业技术学校
    邮政编码:621600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