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04|回复: 0
收起左侧

[个人投稿] 雨中漫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 22:5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浪里飘雪 于 2016-1-1 23:01 编辑


    远处一层又一层云雾开始懒懒散散地聚集,山和与它相连的天空生长出了一些菇状似的毛茸,淡淡地,慢慢地,又向四面散开。
    看着这些似曾相识的雨雾,我的神情却更加的凝重,我那雾霭深深的内心也更加的阴沉晦涩,我那笨重的身躯还多了份窒息般的艰难,恐怖犹如一个金钟罩死死地罩住了我的魂灵。
    湿润的空气似乎有点儿柔情,轻轻地舔食着我那厚重的皮肤,就连紧贴在我单薄的身躯上的服饰也有了一丝的滑嫩、细腻。我知道,或许是因为他们本就有一颗善良的内心,或许是因为他们知晓此时此刻的我是在痛苦中煎熬,在麻木中傻跑。
    在雨雾滋润下,我麻木的神经开始了生命的蠕动,有了被尖刀深深刺痛的伤疼,有了刀口上汩汩流淌的血液,以及鲜血中无望的悲哀。
雨雾蒙蒙的天空,水珠滋润的街道,又一次将我拉回到了无情的现实世界。
    站在十字街口,我的人生失去了前行的方向。是向东,还是向西?是朝南,还是往北?脚在等待着大脑神经的遥控,大脑似乎又遭到了病毒强而瘫痪似的攻击。
    造成大脑的瘫痪,源于晴天中那令人恐慌的霹雳。
    几天前,偶然得知一位好友身患肝病,细而问之,却是躲躲闪闪,难知下文。无赖之下,只好委托他人帮忙打听。然而,从友人口中反馈回来的信息,却是那样支离破碎,又是那样让我那衰竭的心脏一次又一次撕裂,一次又一次停止了本该有的自然收放。
    据医生讲,此病很严重,很难医治;据亲人讲,有家族病史,多人死于此病;据朋友讲,已经心灰意懒,缺少求胜欲望。
    我一向敬天,我一向敬神,因为一个罩着我们的身躯,一个给了我们生命的灵魂。
    上天啦,我始终认为您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我始终认为您是无所不能的佛主如来,我始终认为在痛苦时您能够悲天悯人,我始终认为在危难中您能够普度众生。
    于是,我将您归集于上苍神灵,在您的神位前,我常常是一跪九拜三叩首,在您的神位前,我总是高香敬奉从无间断。敬您,胜过我的祖先,敬您,溢于我的心灵。
    可如今,我才知道,您外表慈善内心麻木,您表面高高在上实际唯唯诺诺,您名为别人的天实则不管人间死活,您是一个披着友善外衣的恶魔。
    我知道,这砸向我头颅的是你的儿女;我知道,正在吞噬我生命温度的是你的兄妹;我知道,从我身上无可赖何地滚到地上的是你的爪牙。
    我不怕你,没有人性的上苍;我不怕你,上苍那没有灵魂的儿女;我不怕你,上苍那可恶的兄弟姐妹;我不怕你,上苍那为虎作伥的爪牙。
    地下的雨水越积越多,越来越深,已经汇集成洪流的它正向我俯冲而来。我的心陡然一惊,原来老天还有如此这般阴险。看着这一切,我的大脑却闪电般地确定了脚步前行的方向,向前,朝着洪水咆哮而来的方向。
    在一股又一股洪流中,虽然我有时被冲得东倒西歪;在高低不平的街道上,虽然我有时不得不重重的跌倒,但是,我始终坚信:勇敢,无畏,才有希望。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夢想在自由的飛翔,昨天遗忘,風乾了憂傷,我要和你重逢在那蒼茫的路上”听着这熟悉的铃声,我的心猛然一惊,我知道这是朋友特有的短信铃声。
    看着,看着,我久憋于心的泪水如山间的瀑布,飞流直下。
    泪水中,街道是那样的整洁,雨水是那样清澈,行人是那样友善,我的心又开始了新的飞扬。
    淌着雨水,我一路前行。
     作者:李德兴
    联系电话:15928215678
    联系方式:四川省盐亭职业技术学校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