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49|回复: 0
收起左侧

[个人投稿] 我的味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 22:54: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从味蕾随了我以后,就像那些在娘家时就有点儿根根绊绊的小媳妇,总是一边跟着自己的郎君讨生活,一边又偷着回忆曾经拥有的那一点儿还有余味的巧克力,时不时偷着乐偷着笑。
年少时,渴求着离开母亲,离开母亲在我的味蕾里种植的红苕酸菜,还有那玻璃一般照得见人影的稀饭,以及稀饭里漂浮着的乌黑的干红苕叶。
离开时,总是那样决绝,没有给自己或亲人留下任何回旋的余地。哪怕是偶尔间回一下头,我的味蕾依然在催促着脚后跟:“快走,快走,这儿那有什么值得留恋?”。
就这样,我的味蕾开始了四海漂泊,走进了渴望的学校,走进了从来就不曾想去过的地方。
进入师范学校后,我的味蕾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虽然身份是学生,我们却有机会吃上白面馒头,吃上大米干饭,更主要的是三天两头有了莴笋肉片,有了蒸肉烧白,偶尔间还让我那无法满足的味蕾吃上了香喷喷的蒸鱼肉。
那时的味蕾总是很贪婪,总是见了什么就想去尝一尝,闻着什么就想去看看,管它酸的甜的麻的辣的,都想吃上几口。
我那味蕾呀,总是时常打着饱嗝,饱嗝中溢出的都是清香甘甜的味道。
就这样,三年的时间里,我尝过巍峨的圣灯山上结出的又耙又甜的柿子,我吃过老北川深山老林中采摘的清香蘑菇,我也品尝过那闻着臭吃着香的用菜叶包裹着的臭豆腐,就连安县老县城街心处像卖猪肉一样一刀一刀分割娃娃鱼时,我的味蕾也一个劲地催促:“快去,快去,迟了就看不到了”。
临别前,就连安昌河里的那清凌凌的河水,我已深深地扯上了几口。舒服,开心,那就是味蕾曾经告诉我的感觉。
唯一的遗憾,那便是看着别人分割娃娃鱼,却又不可能有我的份。我的味蕾呀,开始时冒着酸水:“不就是一条鱼吗”,后来甚至对卖鱼人有些鄙视:“你不过就是一个屠夫”,再后来我的味蕾悄悄地对我说:“假如能够让我尝一块,哪怕是生的也行啊”。
人生总是充满着戏剧,我的味蕾自然也免不了过着戏剧般的生活。
懵懵懂懂中,我又从天堂坠入了地狱,回到盐亭县最为偏僻乡镇——柏梓乡人民公社。
自从到了这儿,我的味蕾总是反反复复,时而高高兴兴,时而哭哭啼啼,像先前那种总是处于甜蜜与幸福中的日子,似乎已经一去而不复返了。
一个月供应二十来斤粮食,其间一半本地产大米,一半本地产的包谷。至于,菜油和猪肉,那总是常常难得打一两会照面。没法,日子只好这样紧巴巴地过。碍于无可奈何,我的味蕾也不好再说什么。
大凡一个人处于逆境时,上天总会垂怜,其中包括对于我的味蕾的垂怜。
看着我只有一点儿可怜兮兮的工资,时不时还有兄弟姊妹光顾,再加之后来成家后,又有了嗷嗷待哺的孩子。
无奈中,常常得到学生家长的恩赐:红苕、南瓜、豇豆、茄子,还时不时送上一点儿大米,菜油等。
对于我工作的学校,偶尔间有着几分喜欢,绝大多数还是不情愿。因为那儿是黄柏黑的中心区——柏梓。说起黄柏黑,那就是我的家乡人唾弃的地方。那儿山高沟狭,人烟稀少,就连我家乡的那一点儿稻子也没有办法栽种——缺水、缺田、又干旱,每一年高考、中考那儿总像解放战争时期的国民党部队爱打白旗。
那时的人像被钉子钉在哪儿一样,要想流动流动,似乎比登天还难。像我们这种还有着一份时人羡慕的工作,却又没有一点儿关系的人,就连比登天还难的机会也没有了。
不过,或许就是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却成就了我那更加坚强的味蕾——无论什么酸甜苦辣都品尝过,无论什么饥饥饿饿饱饱胀胀都经历过。
时而,一碗稀饭中有几块红苕;时而,一大盆仔鸡肉外加几斤白酒;时而,一碗酸汤挂面里夹杂着几根泡咸菜;时而,前胸贴着后背呱呱叫个不停;时而,抓着一块骨头走遍校园的每一个角落。
不过,我的味蕾一直在我的面前念念叨叨:“你不要忘记柏梓这块土地,是这儿给了你生存的空间,也是这儿给了你发展的空间,还让我也得到了锻炼。”
是的,对于我具有养育之恩的人和地方又怎么会忘记?尽管在我的内心,我在柏梓有过地狱般的生活,但我也有过天堂般的幸福。
为了感恩于这块土地,我知道唯有的报答那便是工作。从小学干到初中,从班主任干到少先队总辅导员到团委书记到少工委主任。从一个无名小卒干到家喻户晓。
在我的第二故乡柏梓,我的味蕾接受过烈火般的考验。柏梓盛产白酒,而且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盐亭人及其外地人都仰慕的柏梓白酒。这种酒甘甜醇厚浓香扑鼻,只可惜,这种味道早就不复存在,要想再一次品尝,恐怕只有到月宫里问问嫦娥有没有。
应该说,这种酒几乎陪伴了我近二十个春秋,与之结下了不解之缘。
尔后,我回到了家乡;再后来,我又到了盐亭县城,还到过成都、重庆。
在接下来的岁月中,我的味蕾一度膨胀,几乎吃遍了盐亭县城的每一个美食店。只要开张,必去光顾。就连成都重庆这些地方的名吃店也总是变着法子去瞟一眼。
或许是时间的缘故,或许是走的地方多了,我的味蕾已经辨不清东西南北。
尽管如此,味蕾也并非完全失去了知觉,他还清楚地记得妈妈煮的酸菜面——先舀两勺子汤,再挑上一筷子面在碗中折叠三下,然后在面上滴上几滴炼好的猪油。
真香!
作者:李德兴
联系电话:15928215678
联系方式:四川省绵阳市盐亭县职业技术学校
邮政编码:621600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